收起左侧

何来安宁岁月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26 09:40: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何来安宁岁月长


              鲁氵言


     老周仰望着70多层的高楼,脖子酸了,也没有看够。老周站在这栋楼的顶上,下面的人或是连蚂蚁也算不上,风驰电掣的汽车也变得的迟缓了许多。

   一阵风吹来,老周的脖子有些发痒,老周伸手从脖子后面摸出了一只蚂蚁。这就是上帝之手?这个季节还有这个?老周往下一看几乎惊出一身冷汗。

   电梯在38层突然间停下来。尾随老周的保安现在也顾不上老周了,拼命向下奔跑————烟雾从说不清的地方涌过来,漫过去。大家都在向下奔跑,有的人就忘记了方向,然又跑回来,没有出路,就又跑开。老周一脸的茫然若失。那些衣冠楚楚的人也是在这乎这个呀。所谓的一切在烟雾前变得模糊,变得无足轻重。老周感觉到火的声音,甚至连火焰也有味道了,晃动的火苗变得狰狞。拐弯处,有一个女孩倒在地上,没有人拉她起来,她站不起来,还不断有人跑来,她的手被一双,一双,一双的脚踩上去。老周要冲上去,几次都被人推回来。最终,老周挤到了那个女孩面前。老周用背挡住冲撞的人。老周感觉到他的背疼极了,火灸烤着他,还有人一下下在冲撞到他。一切如同一场默剧。老周拉住了女孩子的手还没有站起来,就从楼梯上跌落下去。

    老周抱着女孩坐在墙角。那女孩看着老周没有任何的表情。

    老周再一次站到了着火的楼层,打开了房间。

      老周把房间的余火扑灭,站在窗台前,外面还有人在不断地跑动,越来越少。老周看到火又一次燃烧起来,他冲出了房间,他与进来的消防队员撞在了一起了。老周被人一声喝斥,老周站起来看到了墙角的那个女孩。
老周回到出租屋,大街上的电视上正在直播现场的大火的救援。主持人说的眉飞色舞,面露痛苦。老周的心一阵颤动。转过角,老周看到了他的行李被人扔在了街头,路灯下挤满了人。而那边的救火还在继续。老周住过的屋子成了瓦砾。不时有人送来东西,不时有人露出恶狠狠的样子,也不时有人面含忧虑,也不时有人要欢呼雀跃。

   车辆从老周的身旁驶过,也不时有人拿出手机,然后手机的图片一闪而过,就再也打不开了。老周透过网络看到了世界在黑屏之后,就是一派平静的样子。就像从来没有这样的一场正在燃烧的大火。明亮的灯光昏暗下来,清冷起来。老周再一次醒来的时候,要早餐。清冷大街上,可是他们再也没有找到豆浆油条。

    老周去的地方,一个,一个,一个,一个,一个,最终,他把行李扔进了垃圾箱,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老周在车站看到多年前他来的时候做过的车还是如原来一样,似乎他走后这车就从来没有出现在这个世界。老周看看这个城市的高楼,再看看还是高楼,他的故事始于他对这个城市的好的奇,直到他一身的风尘,忘记了家乡话,白发丛生,故事就终止了,如同他当年坐三轮车或是在高速行驶被抛弃掉一样,那时还有痛苦在身,可是现在他连痛苦还没有来得及生出就被碎掉了,那时的抛弃还有一块石子,而现在呢?老周闭眼都不会走错的地方,他从走过的人发出的气息中就可以感觉到城市中人的善良,然而,现在这个城市的绿化带也在变成马路,坐人的台阶也消失了,只有撒水车在不分刮风不分下雨,不分日月地洒水。没有了工厂,没有俗气的鞭炮,没有了烟火气,人们的喉咙却在一天天地痛,他走在大街上,几乎所有的人都在看着他向他伸手,向他致敬——他没有带口罩。小说就总是把人物写的一波三折,还要虐上几遍,可是故事中的人物总是希望自己能平安一生。

    离家越近,老周反而生出更加强烈的陌生感。虽然,一切没有太大的变化,老房子没有了建起造价不低的二层小楼,老周想起他读小学时的课文,那个时候,有一篇课文憧憬21世纪:楼上楼下电灯电话。那时就想那个可真是美死了。可是现在想来呢?他看到小楼上半人高的草——老周不知道他在救火的时候,另一场大火在他居住地着了。他居住的房子曾经住过多少怀揣梦想的年轻人,有多少的人梦想成真,有多少人客死他乡,有多少人还在奔跑。有多少的人还在向这里奔跑过来。可是,这一切因为这为大火让所有的一切终止,在的人摸着还有温度的墙壁,自己就差一步了,而来的人看到这场大火,他们却回不去了。那房子豪华后面的破落,也从此不再了,留下的就是那首《春天里》来给这里画上了最后一个终止符。
世界上的关注还是在为韩国的总统,在为以色列的首都,在为中国的长空利箭,在为遥远太空中的另一个文明。关于老周的故事就再是一初大剧又如何?没有站在世界中央的老周,越来越小了。

老周站在瓦砾上,那“拆违”如同人身上的肿瘤不痛不痒了多年,突然间被医生确诊为恶性肿瘤,做了手术,才发现是个脂肪瘤,医生脸上的表情难以言喻。哪怕你是地标,画一个拆字也就会被连根拔起。老周在街上睡了一宿,那他以为很矫情的《春天里》,现在倒让他感动了。电视上出现他的面孔。说他是个英雄,老周摇摇头,如果那是英雄的事,那他还是不是老周?

    在老家。

    老周没有找到一个可以说话的人。整个村子里透出肅杀。街头的大门洞里有几个晒太阳的老头。当年,他在家没有事常常去听这些老头讲古,让老父一阵臭骂,那都是排队等死的人,你去算啥?这些老头可以说得来十里八村奇闻怪谈,却对他们自己的故事记不得了。入冬的白菜也搬进了屋子,这个时季,外出打工的还没有回来。偏偏老周回来了。弟弟妹妹也去外村打工了,老周反倒成了一个闲人。那曾经淌水的河现在没有了。就是那池塘也成了别家的宅院。最初的几天还有人向他问城市里的事情。如上一回厕所还是五毛钱?城市里录像厅多还是车多?老周说的口干舌燥,听到的人不厌其烦。在热闹了一阵后,就是父母也对他有了厌恶之色。老周递出去的烟也被人推了回来,就是小孩子也不再围着他,期待从他这里换得美味。

   天色没有亮,老周来到父母的窗前说,我去了。母亲咳嗽了一阵,老周听到了一种窃喜:儿啊,你天亮再走吧,吃了饺子再走吧。老周没有吱声大步起来,月白星稀,偶尔有一声狗吠,鸡鸣就一声音连一声来了。老周站在桥头,村子里响起了鞭炮声,一家,一家,一家,又一家,过年似的。

    老周坐在车上,响起了鼾声。

    老周看着开出的微薄的工资,高高的房租,心生恐惧。然而,记者见到老周,知道他是求助,眼中的神色暗淡下来,好在他们还是给老周找了一份在报社的工作,住在报社的车库,工资还是如秋风中的落叶。老周再一次走在大街上,有人向他示好,有人与他合影,但是,依然有无数如他一样的人在这个城市被做为一种伤,玩着猫鼠游戏。老周的故事似乎从来不曾有过,而他的又一次到来,却没有了他的位置,如同他在老家一样。老周睡梦中,看到自己悬在了空中。

    还有些日子就是春节了,人们的穿戴的虽然臃肿,但是吹在脸上风不再那么的刺骨了,大街上的小吃摊也羞羞答答地出现了,所有的奔波对于所有人来是一样的,如同空气,无论是谁都在呼吸着这让人抱怨的空气,如同时间,没有人可以把24小时变更一样,如同每一个人要上的厕所,那里的味道之于谁都是一样的。
老周也学会了,在大街扯了嗓子唱着《春天里》,有人在合,有人毫不理会,有人心生厌恶,可是老周依然吼得有滋有味。在路口一辆渣滓车飞驰过来,同时有小贩也在奔跑。后面的交警与城管起了争执。在一阵急刹车之后,世界失去了声音。老周不知道一封关于家人重病的信正路上,同时另一个地方正有一份巨额的保单也在路上向老周奔跑过来。

    虽然老周心里兴奋极了,但是他这一时刻疲倦极了,他张了张嘴,声音极其绵长无力却又清晰镇定地轻轻地喊了声——娘—,他听到娘也发出了一声极其绵长却又清晰的大喊——儿啊——儿——




发表于 2018-12-27 18:55:0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说的语言非常不错,而且叙事的角度很特别,留言里说这个是新闻小说,我想大概是有实际发生的事件做支撑的,那么问题也可能出在这里,小说想融合进去的东西太多,显得有点庞杂,反倒使得真正想表达的主题有点不够明朗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6 09:41: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新闻小说,请大家指正 。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9 21:43:1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作品我想把说的东西收一下,所以就在故事上多了些枝节。在以后的作品中,比如小说,亮色中就好了些。谢谢指点迷津。
发表于 2019-1-8 08:29:26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8-12-27 18:55
这篇小说的语言非常不错,而且叙事的角度很特别,留言里说这个是新闻小说,我想大概是有实际发生的事件做支 ...

赞同老师的看法
 楼主| 发表于 2019-1-9 21:52:4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一直在为这个老周找一个好故事,一直在为老周找一个归宿。老周生活不好,但是也有希望在里面。谢谢大家的关注。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