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2019-1-11 15:15: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遇见
          清风剑
从屋里出来,冷沁沁的寒气迎面扑来,老王激灵灵打个寒战,本能地一缩脖子,赶紧拉紧脖子下的拉链。老婆把着门拉手,顶着从门缝灌进的冷风,探出头,娇里娇气地喊:“巧巧,照顾好俺老公。”小巧每逢遇到无法回说或不置可否的,总好习惯地用嘴吸溜一口气,像似牙疼,抿着嘴,只是笑。
出了院门,老王心里轻轻舒了一口气,手搭前额,到处都是皑皑白雪,有阳光的地方,格外刺眼。看着巷道上一串脚印像刚犁开的垄沟,一直蜿蜒往西,情不自禁地责问小巧咋出来这么晚。
“晚啥晚?只要去,就比‘那些’不去的强!”老王知道她说的“那些”是指她家二傻子和老婆,遂白了她一眼说:“要去就赶早儿,跟人家屁股后,捡屎去?”小巧迎着老王的目光,歪着脑袋,似笑似嗔,夹住丝袋子,边整理小绒帽边说:“捡多些是多!”老王上树不厉害,面对粗而高的树,直转圈子。保护区矮墩的老头树,少之又少,老婆虽然也着急,但从不鼓励也不督促,不像个别贪财的娘们儿张口就骂,直骂得男人硬着头皮往上拱,结果还是滑下来。老王搂着树想上,老婆每每还总是拦阻,上不去就别上,这不是逞能的玩意儿。这便是老王特钟情老婆的地方。眼下好不容易逮到捡的机会,老婆又不能跟着,自然心急。他看了看她小绒帽上的两个小球球不安分地逛荡,穿着那件天蓝色旧羽绒服,虽不妩媚,但也不失干练:“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唉,孩子上初中,不适应新环境,一个劲地催,老婆偏拿孩子当眼珠儿,今天又去陪读,你说多耽误事?”他想着满山的松塔被人捡了去,恨不得长出翅膀,再生出三头六臂。他匆匆上了公路,公路上还没有车驶过,像一张洁白的宣纸。他顺着脚印伸长脖子,往山头过河处的窝棚张望。距离太远,有两个黑影,一前一后下了公路,朝小河边走。窝棚上一缕轻烟直上云霄。小巧紧跟在后面:“孩子固然重要,但也不差这几天,再过一阵,想挣钱……”她又嘶地一声,吸溜一口气。
公路两旁光秃秃的枝条上压满了雪,树枝密的地方压得弯弯着,老王思量松塔肯定压下来很多,心里不免更着慌,顺口说:“就是。昨晚和她吵半天,忙这十多天,赶平常小半年了,想想就恨得慌。”小巧接过话:“现在恨了?当初咋光知道往漂亮的脸蛋儿上盯!”老王睃了小巧一眼,扬起头:“谁不喜欢漂亮的?咬哪哪香,亲着就是舒服。”
小巧嘶了一下:“你舒服了?没看见你在人家面前直起过腰?”
老王像被蜂子蛰了一下,直愣愣盯着小巧,虽没老婆丰润,但也绝不算丑。老王呵呵笑了:“谁在美女面前不是躬躬着腰?再说现在都是女的说得算,找个媳妇得花多少钱?光有俩破钱还不行,唉,你看咱小林场就有多少光棍儿!我直不起腰,正常;可你咋还像个小媳妇儿似的?”
她家二傻子就连吃饭都跟上饭店似的,菜不端,碗不拿,吃完一推,还说菜没滋味,四仰八叉在沙发里,拿起遥控器啪啪不停地换频道。除了上树厉害,家里锹镐不动。
小巧一下子暗淡下来,轻轻叹口气,说:“同是天涯沦落人,咱俩谁也别笑话谁了。”老王的心一紧,莫名升起一股冲动。恰好到窝棚了,掀起门帘,就问结账的大姐,进去的人多吗。
大姐是山下的,钱杠杠滴多,和副厂长合包的保护区这个林班。她穿着军用大衣,围着大铁炉子,熏得黢黑的水壶在铁炉子上吱吱地响,壶嘴咕嘟咕嘟冒着热气,她站起来叽里呱啦地告诉,进去有几十口子了,听看山的说,压折不少树头,松塔满山都是。并说一袋涨十块钱。转而问小巧:“你跟着凑啥热闹?跟人家上不去树的抢啥?等雪化了,你家爷们儿多上几棵就有了!”
刚开始打时,小巧出来结账,大姐每次看着票子上的数额,就惊喜地问,几个人上树。小巧吸溜一口气,如实回答。大姐惊讶地上下打量身材匀称的小巧,并问她能背动一满袋青塔子。小巧只是微微地点一下头。大姐瞪大眼睛又问:“都是你自己捡,自己装袋,自己缝,自己背?”
小巧又只轻轻地嘶了一声。
从此,大姐认识了小巧,通过小巧,也见识到二傻子的尊容。
这场大雪来得比较早,刚过十月一,先下了一阵雨,接着下了一整天的雪。
小巧脸一沉,嘶地一声,转身掀门帘就走,几步就上了两块跳板搭的桥。小河不宽,河边结了冰,中间的河水哗哗地向南奔流。过了桥,小巧嘴张得挺大,声音却很小:“操她祖宗的,说我抢?她不来包山,咱们都往家打,今年得多挣多些?”
“也差不哪去。不包山又早早地掠青了,挨着累,兴许还挣不过现在呢!”老王看她生气,觉着好玩,又故意气她,但说的也是实话。
小巧走得飞快,忍不住回头,鼻子里笑道:“你……”
“你啥你?”老王上前推着她走了几步,而后拦腰抱起,放在新倒在小道上的树上。小巧咯咯地笑着抓爬过去。走了将近一个小时,过了第一个窝棚,小巧看脚印还一直往里,就停下来跟老王商量,不如顺着这个岗腿子去捡,没人来的话,也够捡了。
老王正有此意,点点头,跟着踏着雪钻进像高粱地一样的红松林。还好,坑洼的地方,总有几个焦黄的塔子,在雪地上裸露着。凡有折树头,总能多捡一些。捡到下午一两点钟,俩人攒完袋子,五袋零大半袋。俩人面对面坐在倒木上,小巧从衣袋里,掏出月饼,就着雪,吃起来。老王也掏出牛舌果子,说:“刚才,你看朱二那眼神,还有三的媳妇儿,回家指不定咋白话咱俩呢?”
“老了老了,还能弄点绯闻出来。幸好咱俩在一起,要不,他们一个个非得停下来。你看他们一个个惊慌的样子,脚不沾地地滚了!”小巧说着,得意地笑起来。
“可我也没碰你,就弄得像晴雯似的,冤不冤?”老王眼里含着坏坏地笑,直视小巧。小巧捋一捋刘海,嘴角微微上翘,低下头,咬了一小口月饼:“那怨谁?”
老王身子往前凑,歪头从下面往上看:“怨不着谁,但我得抱你一会儿,才不冤。”
“别闹了,快点吃,吃完把袋子凑满,好回家,鞋早就湿透了。”说着,小巧避开老王的眼光,痴看着远处。阳光从树的缝隙照在小巧脸上,小巧的脸,红扑扑的。
“现在不抱,恐怕以后再没这样的机会,可是,不是自己的,抱了又如何?”老王这样犹豫着,又想起老婆温温柔柔,娇里娇气惹人疼的样子,终没伸出手去。

发表于 2019-1-12 20:28:42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人物描写生动形象,笔触细腻,好!!
发表于 2019-1-12 20:29:13 | 显示全部楼层
唯一的遗憾,是觉得结尾有点含糊,似乎像是一个中篇或者长篇的节选,而故事还远远没有结束。
发表于 2019-1-12 20:30:4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给您高亮一下,请大家都来品评!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 08:15: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9-1-12 20:29
唯一的遗憾,是觉得结尾有点含糊,似乎像是一个中篇或者长篇的节选,而故事还远远没有结束。

老师,结尾应怎样修改?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 08:17: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9-1-12 20:28
小说人物描写生动形象,笔触细腻,好!!

谢谢老师夸奖。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来迟,老师见谅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塑造了两个互相扶持,互相帮助的已婚男女,虽然彼此清清白白,却被人误解。小说结尾留白很足,让人有遐想的空间。支持高亮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9-1-15 15:24
拜读来迟,老师见谅

咋还客气起来?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9-1-15 15:34
小说塑造了两个互相扶持,互相帮助的已婚男女,虽然彼此清清白白,却被人误解。小说结尾留白很足,让人有遐 ...

谢谢,真心谢谢。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