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春天的证词(散文诗10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2 12:00: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阿风 于 2019-1-12 12:09 编辑

春天的证词(散文诗10章)
□封期任


春风,从远山吹来,温暖的不止是山川、田园,还有我的眼眸。
惊蛰的雷,携着一场清凉的雨水,以一种俯冲的姿势,切入到原野的深处。土地、河流、山脉、花草、虫鸟......
纷纷敞开胸怀,虔诚地接受一次洗礼。
春叶,不再柔软。
所有关于春天的故事,灵动而灵性。
所有关于生命的言语,宁静而安详。

我不再把自己,和自己关乎于生死的东西关在逼仄的屋里,让潮湿的空气,霉变我的灵魂。
此刻,那些叫理想和信仰的东西,早已穿过冬天的床圃,在燃烧的词藻里,淬炼出一根坚硬的骨头,刺穿冬日的皮囊。
于是,我的歌声,便在翠鸟的羽翼上亮开了嗓子,奔突而出的音符,雄峻而高亢。
还有我那在河流里奔跑的思想哦,舀起一柱素洁的水,洗刷灰尘密布的门楣。
我登上山坡,听一丘丘麦地反复吟唱着一支永恒的歌。
听一群牛马,用扬起的四蹄,刨出万千花朵,绽放一地的爱情。

我的村庄,随风而动。
我亲爱的村庄,在花香、草香、麦香中浓缩成一条缝隙,蜂蝶的曼舞中浓缩成一条缝隙。
我在芳馨的缝隙里仰望我的故乡,一片欢腾。
欢腾之下,春光擦着祖辈留下的陶罐行走,一头扎进村庄,看一群山里人拉起二胡、吹起笛子、跳起广场舞,把叫卖掩藏。
我呼吸着温暖的麦香,抚摸着心底的柔软,沿着花开的方向,找到了一枚春天的证词。


无法触及到的春魂

我抽着一根肋骨,把远方的辽阔与苍莽串联起来。那些血色的花朵,便染红一地的苍白。
我拔出一根发丝,编成一根长鞭,牧放着一群牛羊,漫步云天,在一片深蕴里探寻一叶知春的秘密——
蜂蝶,在花蕊上翻飞。
骨朵,在老树上狂欢。
低飞的燕子,把一种精气深入到季节的骨髓。卑微的生命,随即长成一茬茬的麦子和油菜,长成一道道目光悉数的高亢。
我在一地金黄里,听一声鸟鸣,无法再去为冬日的落寞找一个托词。只能把空中倒挂的思想,植入到闲游的云彩里,让已付的时光渗出殷红的血液,把乡亲们漏落的哲学淬炼成一把银镰,向着香醇的生活。
我走在散发着油菜花香的田埂上,在炊烟晕染的花海中,浔郁举过头顶的阳光,褶皱万顷金黄。这喂养精灵的黄啊,凝结泪与汗的交融,血与火的思索……
我信手翻越春帷遮掩的竹篱,任欢喜的泪水,落在一朵花一根草一片叶上,描摹出原乡的模样。让晾晒的春天,在我的肋骨下酣畅淋漓。
而属于我的,是一首诗无法触及到的春魂。


春天的蹄声

我以梦为马,围着冬天壁炉煮出的诗歌,
踏断生冷文字的构架,听春天策马而来。
蹄声撞破沉寂,把候鸟的行程丈量。
蹄声撕破老树的皮囊,奔突而出的芽孢,
惊起一场烟花杏雨,淋湿土地干涸的眼眸,
长出一叶新芽,透露出一个季节隐藏的秘密。

蹄声过往的地方,都是一簇青草与一群牛羊的真情对话,都是一垄麦田与一片雪花的深情告白。
都是蚯蚓拱出的臆想,同苍鹰一起,在云天上飞翔,划出的一片深蕴和湛蓝。

这蹄声,在母亲的锅台前响起,随缓缓升腾的炊烟,用母亲的体温,暖和雪地里踏出的小径。
这蹄声,在父亲的木犁下响起,一地的翠绿和金黄,穿过父亲的眉宇和胡须,穿透泥土的香醇。
这蹄声,在新娘舀起的水花中响起,那盈盈笑语,把太阳举过头顶,让一地的暖意改变风的走向,一抹深情,随列车一起轰鸣。

漂泊在外,我枕着蹄声入睡。
而惬意的鼾声,已砸出万千花朵。
我站在蹄声深处,悉数地收集这些蹄声叫醒的花朵,装饰我的心窗,我的门楣。
我在梦想的蹄声中,同春天一起醒来。


向阳坡上

三月,一些别致的音符纷纷扬扬,撒在农谚的五线谱上。
妻子点播的瓜豆,便在季节更迭中,把拔节的音调,提高到一个敞开的嗓门。
瓜秧,崭露头角。
茎叶,蓊翳泥土。
蚯蚓拱出的臆想,在热烈的雨水中,把阳光分享,把母性的土壤里蕴藏的温存分享着。

不常回家,不知老家的墙壁,是否爬满妻子眸子里长出的藤蔓?
不常回家,不知向阳坡上那只苞谷雀,是否把妻子掌心里栽种的瓜豆叫响?
我只见,蒲公英吐出白色的丝线,纺织的梦想,是孩子在妻子褶皱里茁壮成长的一叶新芽。

我静静地走在田埂上,从东,到西。
草色,由浅入深,那些稠糊的汁液,染绿了温存的苍白,和失去灵性的词藻。
草底的蛙鸣,金黄的麦穗,打麦场上的鸡子,在向阳坡上唱响妻子一生吟唱的歌谣——
我的开心,孩子的快乐。


春天里

在每一处自由地光景里感受鸟兽鸣啼。不知道是春姑娘弄湿了脚踝,还是时间脱下了衣裳,
在那树枝上摇曳了四季的变迁,伸出了嫩绿的枝叶。
红火的春天,像个孩子一样,把歌声打碎在这个美好的季节。

谁愿意成为春天的第一支绿色,缓和人类的不解。
在每一棵真实的摇曳里,感受坚强的泪珠,曾记得在那冬天的狂风中无数次的摇曳,
我积淀着我寒冷的梦乡来到春天,渐渐的,在我的发梢剥落了一片春的树叶。
落叶,在这个春天里我发现了第一片落叶,可那些长势茂盛的枝叶,
依然奋力向上前进,像一支支绿色的队伍。

想着——想着——
想到那些如梦如诗的文字,遍随着光阴的记忆,在岁月里沉浮。
在春天放逐自己,像放逐一颗牧草。
在春天放逐自己,像放逐一种声音,
那些坚韧不拔的,那些自由没落的。

我渐渐的在春天醒来,不知道何时才能打开梦里的风箱,
让那旺盛的火苗,点燃在心底的深处。

春天里,我的朋友,你可知道我的吼叫,像一支支莽撞的野兽。
可我必须在这里安下心来,好让那些个春天的种子,
待到来年,出现在自由的田野上。
悉数岁月的年轮,这里又有一个新的开始,只听闻湖面上 一声律动,让我醒来在一个早上,辗转,
便站在那湖水的一旁,一切是那么情切,亲切的像儿时,母亲的笑容。


春蚕

那些不自由、自由的故事像一只只飞蛾一样,悄悄地死亡在春天里。
我静静地站在黑夜里,看着春天里那些骄傲的生命。春天的蚕茧,
像雪花一样洁白,凝视这些生命,思考那些真挚的语言,像一片片可爱的落寞。

这个春天,望着这些春蚕,我忘记了那些琐碎的,疲惫的事,
一切经传的,不经传的事,纷纷落入了这个季节。
没有人因为憔悴而看望那些惊讶,而是惊讶而变得憔悴,像瞬间吐出的蚕丝被剪断。
做一只春蚕吧!我没有怨言,
但我希望活在一个自由世界里,尽情的展示自己的艺术和生命。

做一只春蚕,我没有歌声,但不代表的生命多么的平淡,
因为我也朝着一腔热血奋进过,像那些说不出如何时候。
你是春天的雪花,没错,和我梦境一样,
但你不是那些死态,而是一个个有生命力的,
一个个顽强,有着温度的雪花,白色的,
是那样茫茫,是那样让人怜惜的容颜。

春蚕,我迷迷糊糊的来到春天,我不知道何时才能离开蚕茧,
但我深深地渴望,我眷恋清清的暮色,我渴望朝露的低落,
或许我不便阅读这些美丽的景象,可我的心时刻在燃烧着,像一个暖和的指点,
虽然我只是一只蚕,只是一只为人类吐丝剥茧的生命。

春蚕,这个春天,我试着睁开眼睛,
从缝隙里,看望花开花落。


走向沃野深处

麦秸,点燃绿雪,点燃冬。
一缕清风馥郁,抚平了冬日的褶皱。桃的芳菲,握住你写诗的手,意象是睛空的云彩,是阳光下的麦芒。
拉伸的疼痛在麦田里断裂。抽穗的故事,不再有沧桑的朦胧。
一个农人扶犁,走在睡醒的田埂。弯腰捡拾云霞,编成金黄的梦,装帧岁月的门楣。

轻柔的风,拂过喧闹的山崖。
跟在牛犁的背后,拾缀漏落的光阴。
踉跄的脚步,铿锵。豪迈。
一步一步地走向沃野的深处……

                                   
生活的大幕

立春,为寒冬打一个结。柳条,拉开季节的幕帘。
一片翠色,浸染清风。所过之处,盎然诗意,花瓣里灵动。
雨水,干涸中涌来。惊蛰的雷声,穿过云天。
燕子南飞,羽翼如剪。
出巢的蜂蝶,与云霞,空中握手言别。

父兄磨亮镰刀,俯瞰葱绿的麦地。举起禾锄,身后的泥土,渐次松动。
几粒种子,挣断光阴的锁链,褶皱成灵动的诗句。
喊山的声音,山壑中回应——
喊出过往的疼,隐忍,苦痛,在叶芽上成了欲滴的雨露。

一场谷雨生动活泼。
细柔的雨滴,神龛上,窜上窜下。
生活的大幕,阳光中次第拉开。
村里村外,一声吆喝,引领着炊烟和犁铧,走向季节深处。

                             
抵达一种深邃

冰释的河流,从高山流下,从内核流出。
壩上鸿门的英雄遁化了,垓下豪杰的玄机蜕化了,斧钺相碰的绝唱喑哑了。历史的栈道上,啸叫远逝。
峥嵘的刀斧沉淀下来,斑驳的神像沉淀下来,火色的文字沉淀下来。沉淀下来的还有打坐入定的老树、恬噪的昏鸦、放牧的青羊。 

喧闹的土地沉寂下来,摊成一本厚厚的线装书。风吹开雪中的断草和那些散乱的纸片。感叹。神伤。扼腕。
生命的骨架像一对钢轨,横卧成拥挤的通道。过往的烟云,来往的众生,多元的形态,哪一样逃得过盘根错节的法眼?哪一样逃得过苍宇微闭的明目?

获释的太阳,把所有的光芒洒向大地。
睿智的思想,把所有的光环投向天空。
头颅立成通向天堂的路,发梢是标签,发根是路牌。  
羽翅的寒芒,点亮没有星光的夜晚。羽毛上的光泽,辉耀夜的迷茫与惶惑。一排雄劲的雁阵,在高天之上扇动着遒劲的文字。它们,高唱着太阳的宣言。
——大雁的灵魂,在淬火中淬炼成离弦的箭,穿越水和种子,以及它们以外的形式,栖身于高山之巅。注视血红的季节之果与晨钟对话,与暮鼓话别。
想起永远的骊歌,在笛孔开成美丽的童谣。
想起落英缤纷的壮举,在飞瀑直下的瞬间,来一次完美的蹦极。
想起冬天无垠的雪被,在羽翅划过天宇的霎那,演绎麦穗高于阳光的传说。

——季节的尽头。
篝火熊熊,燃红旷野,燃红天边那些零星的残雪。枯枝。碎叶。堆砌成风景和路。风景在路上延伸,路在风景里拓展。
蜕变的羽毛一片一片落下,随岁月的青烟腾飞,缚住蓝色的火焰。


献给春天的诗

残冬。残雪。残风。
斧钺般地挥舞,撕咬着枯瘦的肉身。
我,一个孱弱的精灵,匍匐前行 。困乏的目光,渴望着苍茫的雪原,有一片梅花飘扬。
春天的手指,为我开启缪斯之门,受伤的信仰得到修复。
寒冬里的疼痛,和因疼痛带来的沉沦与彷徨,瞬间,在二月的春风中幻化成我一生的低声浅吟。
沧桑的文字,脱去了霉变的外衣。郁闷的意境,在燕子的呢喃里有了施特劳斯钢琴曲的悠扬。飘散的音符,倒挂蓝天,倒挂白云。
有时,我在想——
假若没有春风送暖,我枯瘦的魂灵会不会走出一片雪地?

假若没有山火燃烧,我熄灭的焰火会不会奇迹般地复燃?
假若没有春天晴暖,我垂危的思想会不会神奇般地复活?
现在,我什么也不用去想,也不愿去想那些揪心的事。
只想为春天献诗。春天是生命的伊始,是稚嫩的灵魂日渐走向成熟的季节。
可我恨,恨我年轻而笨拙的笔端,只能流出一些浅显的文字。


地址:贵州省兴义市富瑞雅轩小区G2幢2103 封期任
邮编:562400
手机:18608598932

发表于 2019-1-13 19:37:4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抽着一根肋骨,把远方的辽阔与苍莽串联起来。那些血色的花朵,便染红一地的苍白。
我拔出一根发丝,编成一根长鞭,牧放着一群牛羊,漫步云天,在一片深蕴里探寻一叶知春的秘密——

欣赏
 楼主| 发表于 2019-1-14 18:08: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飞非 发表于 2019-1-13 19:37
我抽着一根肋骨,把远方的辽阔与苍莽串联起来。那些血色的花朵,便染红一地的苍白。
我拔出一根发丝,编成 ...

谢谢欣赏!
发表于 2019-1-23 15:08:26 | 显示全部楼层
春意盎然,文采飞扬。问候封总
发表于 2019-1-23 15:08:30 | 显示全部楼层
春意盎然,文采飞扬。问候封总
 楼主| 发表于 2019-2-9 13:47: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河南棠棣 发表于 2019-1-23 15:08
春意盎然,文采飞扬。问候封总

谢谢点评!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