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遇见长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4 14:08: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遇见长丰
□ 赖咸院

  长丰的位置有点特殊,它位于芦溪、莲花、湘东三地的交界处,距离芦溪县城三十五公里。这个地方是典型的山地,说得诗意点,这里是山清水秀,山峦叠嶂。我能想象一千年前,甚至是更久远的年代,长丰还是一片蛮荒之地,山峦叠着山峦,而那座叫做斗涧山的山峰,还是一片被芦苇遮挡住的湿地,后来经过流水的冲蚀、潜蚀和崩塌,让这里形成了一座1100余米的高峰,那些石峰、石穴和溶洞,也渐渐开始清晰起来,而所谓的地势雄伟,则成为长丰的一种隐喻。
  一年前,我去到长丰,仅仅是想找个地方走一走。最先进入我眼帘的是磨桥村以及村里那座古老的桥,当时我认定是磨桥,其实不然。而至于说到蓝天白云、青山绿水,我更多是以一个行走者的身份对它报以最简单的微笑。当时我并没有所谓旅游或者游玩的意思,只是觉得自然世界美妙无处不在,萍乡城里,洁净清爽,萍乡城外,更有一种“小桥流水人家、半江渔火半江瑟”的诗意,所以我去长丰并没有要发掘美丽的意思,当时长丰于我来说还是隐秘的存在。
  行走于这片隐秘的土地,我更像是一个与世无争的孩子,望着蔚蓝的天空,那片浓郁的树林,那条涓涓流淌的溪水……此时,正张开翅膀,迎接霞光的照耀。长丰,这母性的词,这透着坚毅和温柔的词,在我的内心中,如黄河长江翻滚般存在着。如果可以,我愿意是它脚底下的一只蚂蚁,慢慢地爬行,感受这这片开放的土地上,母性的光辉。时光藏在身后,向着远方慢慢推进。我是这时光中的一员,正享受这长丰带给我的温暖,和不可言说的爱。这爱,来自一片土地的厚度。这爱,来自一座小镇的宽度。
  我是沿着一条河流走进长丰的,它叫长丰河。
  时至今日,我仍然认为遇见长丰河,是我在长丰的一个大收获。当我第一眼看到它流淌的样子,我认定它是一条只剩记忆的河流,用唐朝的韵脚押着,宋朝的节奏拍着,远走天涯。沿着长丰河一直走,我将这里的人们的记忆重新拾起。我发现,每一个记忆就是一朵娇艳的花,那么婉转,那么含蓄。像少年时代,隔壁家那个流着鼻涕的小女孩。脚步踏过这条河流,一种奔腾的感觉涌上心头。太阳的灵魂。远离的水,以及逐渐模糊的日历,潮湿的裤管像那轮月亮。谁轻盈地飘落,表达内心的悲与欢。鹅卵石,水鸟,房屋的影子,闯入我眼中的流水,我不明白,它流过了几千年,或者更久。
  我能想到,天空变成蓝色,蝴蝶落在我的肩上,总是那么充满深情与感慨地望着我内心最柔弱的地方,让我再也无法逃离被触动的神经。那些消隐无踪的脚印,在长丰河,我看见一连串的脚印,顺着河水流淌。两岸的风景像永不褪色的童年,闪耀光辉,映着长丰安静入睡。那时候,我真正感觉到天地间的自由气息,那是一种没有边界、没有束缚的自由。我可以在长丰的任意一个方向行走,可进可退,可走可停。一个人占据着这片土地,躺下来,望着蓝的不能再蓝的天空,感受着草地、树林、流水、石头进入我身体的快感。
  我抵达锅底潭时,正好夕阳无限好,淡淡地照着那一湖水,波光粼粼中有一种神秘。我停下脚步,细细地品位着这属于我一个人的湖水,当然它有一个自己的名字——锅底潭,土气,但并不妨碍它美丽。八洞罐就在锅底潭,只因为潭中有一个形似巨大瓦罐的地方,而罐内刚好有风洞、乞丐洞、和尚洞、娘娘洞、蝙蝠洞等八个天然溶洞,于是自然就叫做了八洞罐。还有仙人坐石、雾露洞、夫归桥、鬼射潭等景点。每一处景点都有着一段神奇的历史传说,至于到底是怎么样的历史传说,我倒没有去细究。八洞罐的名字跟锅底潭一样土气。我置身于锅底潭,望着被夕阳斜照的湖面,心底有一种说不出的愉悦。
  还有另一个湖泊,或者说水库,叫做碧湖潭。关于它的描述,有一段诗意的话:“一潭碧绿碧绿的湖,隐藏在深山之中,有如世外仙境般宁静,可与九寨沟的水媲美了。傍晚时分,漫步在沿湖栈道,一抹湖面吹来的凉风,潮湿水汽夹杂着自然的芬芳,迎面而来,沁心凝神!碧湖瀑布流泄下来,像一帘幽梦一般,素湍绿潭,回清倒影,飞流溅沫知多少,回崖沓嶂凌苍苍。”这种描述更多是发乎于内心的感受,还有另一个描述,也同样有意思:锅底潭是江西省21世纪初建的第一个中型水库,是到2008年为止萍乡市贮水量最大的水库。蓄水库容达2450立方米,集水面为71平方公里,水路周长10公里,淹没线海拔高度达457米。它的建成不仅缓解了萍乡城内的供水危机,还具有防洪灌溉等多种功能。当然,如果有一种更俗的说话,我愿意是那一句“库区周围的奇美风景得到同济大学专家学者高度赞扬”。
  长丰有竹海,这是很自然的事情,而更美的竹海却是在长丰的羊田村。在这里,浩浩荡荡的翠竹万亩令人眼花缭乱。或沿溪逆流而上,或沿路信步而走,只见漫山遍野,远者苍翠连绵,近者横笛竖箫,其乐悠悠。呼吸着大自然清新的空气,倾听着林间清脆委婉的鸟声,任天籁般的旋律一点一滴地沉浸于躯体。我想,竹林应该算是长丰的一大特色吧。漫步竹林,脚下踩的是微湿柔软的土地,上面覆盖着枯黄的竹叶。仰头,零零碎碎的光从叶与叶之间的间隙里透出来,在地上印出一小块一小块的光斑。那一大片翠色,正合我此时心如止水的颜色。
  我惊讶于长丰的美丽和有序,这种美丽和有序来自于天然,来自于一种神性的召唤。羊田有竹海,但梯田却长在了半山村,这是很奇妙的事情,似乎是造物者有意为之,但却又感觉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当然,我并无意探讨这种有意或无意,而更想着好好欣赏这自然的美景。放眼望去,梯田整齐有序,线条婀娜多姿以曲线为主,让人不禁联想到这些梯田好像是天上飘落的彩带。也只有这个时候,那些诸如景色秀丽、如诗如画的语言才开始焕发生机。
  去长丰的某个村里,走一走,转一转,必然会有一些意外的收获。火烧云把天边燃得通红通红,空气中有一种朦胧的香味在那些琥珀色的透明的光中流荡。而我伸长着脖子,竭尽全力想要靠近,但却也只能痴痴地看着小小的云霞慢慢地隐去……而这时的群山,层层叠叠铺展开去,宛如一个跋涉于漠漠大荒的骆驼方阵,高昂着头,步伐稳重而坚定,仿佛从苍茫的远古走来,扬起一路征尘,踏出一派迷茫,走出一路苍凉,走出一路悲壮。
  我望着眼前的小村庄,在夕阳中更充满了生活的和谐。养蜂的人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喂养蜜蜂,贤惠的主妇扯起嗓子呼唤着自家的孩子和男人回家吃晚饭,那声声的亲情回荡在无限的夕阳中;村里的人都是端着大碗,走东窜西,相互品尝着别家的小菜,无所顾及的谈论着电视里的所见所闻或东家长西家短的闲唠一阵,整个村庄都活了起来。
  至此,我确信长丰或许是萍乡版图上最袖珍、最独特的小镇了。清新,幽静。对于“久居樊笼”的城市人而言,从城里驱车不过半小时的路程,便是一处最适于徜徉流连、漫步静享的休闲胜地。
  如果让我对长丰作评价,我以为是天生丽质,不事雕琢。在这里,聚拢这数不胜数的小景点,令人垂涎。只要来到长丰,不管是忙是闲,有心无心,你都置身于青山碧水之间,成为画中人了,也让你相信,长丰,是大自然馈赠于人类的一件匠心独运的得意之作。
发表于 2019-1-15 12:55:37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优美,情景交融。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