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2019-1-23 23:05: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人类的进步就是是不断解放自己,直到,在宇宙深处毁灭自己。
淘宝,京东,亚马逊,拼多多不同的电商造就了一个新的行业:物流运输。在这行业最底层的就是快递员,他是物流打通电商与客户最后一道关口的关键,电商的疯狂让物流运输也有些饥不择食,你只要有能力,能吃苦受得了可种公司与客户的发难,你就会有一份不菲的收入。然而,电商对于物流的求越来越高,规则也越向客户倾斜,物流的分拣向自动化发展,这让分拣工的劳动力强度减轻了不少。最终于这一天,机器人人也可以上阵送快递了,物流运输的自己动化撤底打通。快递员对于老板也开始变得低眉顺眼起来。有一天老板说,咱们的成本增了,所能你们的派件费不能一元了,给你们九毛,行就做,不行就走人。
未来,无论是春风得意的人还是困窘到极致的人都会对未来充满希望,未来有多远?也许是明天也许三五年,也许是二三十年,在未来到来之前,所有的人还得努力工作生活。直到有一天,你在镜中看到自己的白发苍苍,有一天,你的孩子比你高了,有一天你做了一天工,在第二天还是有些疲乏,有一天,你再也吃不下平常可以吃下的五个大包子你知道未来来了,你的境遇还是一如你的父母,或是还是没有你父母好些。但是,我们想像的生活还是实现了,比如,我曾经在1980年幻想在二十一世纪,也就是在2000年能够可以在家有电灯电话,楼上楼下。可以和城里人一样做工回来可以去公园。我为这个目标努力,父母也为我这个目标出力又出钱,可是,在1999年,我们还真是害怕了一阵子,那就是我们用的电脑有了千年虫。好在一场虚惊之后,2000年就来了。 我不但有了比当初畅想的电话,而且还更好可以聊天,可以看电视的手机,可以轻松地换一个新款的。我也在城里做工了,每天也是准时来去,我多年来就是没有去看过一次近在一步之遥的公园,也没有去过让外地人欢呼的光岳楼,也没有做东昌湖的游艇。在我看看到白发的时候,我也看到我的过去,我的现在,我的未来就是现在吗?那么下一个二十年是我的未来吗?我会有几个未来?
这一天,人们所期盼的这一天终于来了,大家上多了许多的人,工厂里再也没有车水马龙的影像了,大街上车辆也少了三分之二还要多。在铁鎝,原来冷清清的街头现在突然间就多了很多的人。就是车少也是拥堵不堪。小商贩也来凑热闹。可是,生意却没有几个可以称得上好的。老周说,早在我小时候我来里的时候,那个人多呀,一个小路要走上很久。大街上摆摊的,简直是赶不上拿。最让人担心的是那些冲你笑的人,那说不定就是笑驴,他们冲你笑,你的钱就到他手上了。大街谁踩了谁的靯,谁推了谁一下,是没有人在意的。一天下来真是高兴,也是累。最气势磅礴的是卖彩票的,搭了个台子,把电视,自行车,手表各种东本摆上来,不时还让请来的人来一场表演。有的人一会就抱了个电视,还有的几张彩票都中奖了。每一个大奖出来,就出现抢着买彩票的一阵热闹。可是热闹了一下,有些人也就是中了一些洗衣粉一类的小东西。见人们的热情似火的样子败下来,就又会有人中奖。于是,人们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全然忘记自己买了多少彩票。也有几个人,在一边看,到后的时候,还有大奖在,又只有不多的彩票,他们就会上去问,你的这些东西全在彩票里吗?卖彩票的说,是啊。你要吗?要,我全要的话,那这些东西就归我了?是啊,你啥子意思?我是谁你还有多少彩票?我全要了,这些就是我的了。不待人家说话,就把人家彩票全搂了下来。卖彩票这才知道遇上道行高的了。
每个月初银行就挤满领取补贴的人,每一个人看上去很高兴,在几天以后,不同的人先后开始沮丧起来。一张账单发到了手机上,这些补贴又回到了银行,如果不是算计有度的话,有的人还会倒贴钱,虽然他们可以从大佬可以不用任何抵押就可以拿到数额不一的钱。这些对于大佬或许就是一堆数字,也许证明他们又有了多少的奴隶,也许证明他们帝国是何等的牢固。这一天终到了,人们还没有找到下一个落脚点,资源如同一株大树,在末梢开始枯萎,有的蔓延到了主枝干。推行不动的新能源也在强力之下,推动开了,私家车对于拥有者不仅仅是地位的象征也是财富的证明。只有微乎其微的人拥有,大家上再也没有那么的拥塞。天一下子也变得明朗了。所谓的能源大户被国家收归一起,就是值得一提的也关门了。大街上,不知道是谁点燃了一挂鞭炮,有一个老人说,这不是在过年么?我多少年没有闻到过这个味道了。有一个年轻人也跑了出来,他呼叫:原来这就是鞭炮?可是你还要命么?你这样会被上刑场的。
然而,鞭炮又响起来,不是一处,这里,那里,整个的地球都响了起来,而天依然如故如水洗一样的蓝天。假如飞机掉下来话,没有人会说这是鞭炮的事。
老周说,这晨曦中的光还是和几万年前是一样的就像是月亮无论从哪里看都是一样的有阴晴圆缺。只有人一瞬就不一样了,无论如何,所有的人无论是有没有遗憾都会与月亮诀别。老周说,看看这大河的水,这大江的水,谁也不会手捧一捧水洗脸了。大河上下的树也是变化得让人无法靠近。老周说,我还记得在法院上,那个大企业家说的话,他说,我是历史的罪人吗?我养活了这一个城市大部分的人,你们几乎有多半人的工资是从我的企业里拿走了,你们几乎每一家庭都有一个人在我的。可是,我投入到海水净化的项目不是成功了吗?如果没有我的投入,也会有今天的,那时的日子是不企业里生活,我是历史的罪人吗?我是这个城市罪恶之源吗?我的这个企业是我的吗?我的每一个项目就没法打标不一样可以有合格证明?曾几何我一度想关停几个能耗大的企业,可是来自于这个城市的大领导不是不同意吗?我的所有的检测证明都是如实写的,最后是谁它通过了?所有的废水导入地下,所有废气导入地下。在白天休息,在晚上大干。大领导还有大领导的领导不是也来过吗?那一张张照片,那一篇篇报道说明了什么?有问题吗?直到大河大江的水再也没法使用,地下的水无论多深也没法用是比现在更难过?大领导你们谢谢弃了,大领导的领导你们你弃了,再大的领导你们就无语了。这都是我的错吗?是我一个人在呼吸这里的空气?还我一个人让大家没有好日子?
在一声清脆的枪响之后,日子还是一如从前。
这就是你的家,你给我说的家?你说的和画一样的家,我没有见到花香引来的精灵,也没有能够可以让人高兴的树。天要比你说的要蓝,空气比你说的要好。你的家没有杀戮吗?一个所谓的国家可以对于另一个国家找一个理由进行屠杀,一个国家也可以找一个理由对于另一个国家进行报复。私欲在这里变得让人失去了生活的意义,一个又一个的人在私欲面前沦陷,如同他前面的人是虚无,他根本不知道他正在走前面的人的老路。是没有看见?是私欲,让他们义无反顾。就是末日来临,也无所顾忌。
老周看看爱人,说,你们的人没有感情,还需要用大清洗来维护,还需要用监狱,更何况是有温度的人。
难道这就是你们可以让私欲横行霸道,滑顾忌的进行掠夺?这不是理由,我放弃了永恒,不知道这是一场错误还是我的眼睛没有睁开。
在很多年前,一直到后来,我都见到过,丢在地上的东西没有捡拾,无论是多好的东西只要是有主的东西,哪怕是一堆牛屎,只要画一个圆,也不会有人来取走。据说,这是周文王拘而演周易时留下来的遗迹。
你说在很多年前,现在还有吗?无所顾忌的掠夺是一时吗?你们的历史说到就是一部掠夺的历史。一次次进行摧毁公共的底线。直到所有的东西沦为个人。




 楼主| 发表于 2019-1-23 23:06:30 | 显示全部楼层
此为第一节。全文约二十节左右。
发表于 2019-1-24 20:27:28 | 显示全部楼层
内容随意性很强,显得有点没有层次,也没有头绪。
 楼主| 发表于 2019-1-24 20:58:03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9-1-24 20:27
内容随意性很强,显得有点没有层次,也没有头绪。

这个是有一定的结构的,只是我现在上传的是一个开头,写完之后,会做下局部的调整的,但是这种多线条进行,枝干开花的结构是不会变的,有点尤处西斯的样子,只是个人认为哈。
发表于 2019-1-25 20:47:07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驾驭文字的能力很强,点赞!
 楼主| 发表于 2019-1-25 21:06:18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9-1-25 20:47
老师驾驭文字的能力很强,点赞!

我只是不愿意重复自己,想有一个突破口,不断地突破而已,当然这种突破不一定是好意义的,我只是想让人看第一眼就知道是我写的。别无它意。
发表于 2019-1-29 16:04:47 | 显示全部楼层
纸本阅读闻书香 发表于 2019-1-24 20:58
这个是有一定的结构的,只是我现在上传的是一个开头,写完之后,会做下局部的调整的,但是这种多线条进行 ...

尤利西斯用了大量的象征手法,过于难解读,不太建议用。
 楼主| 发表于 2019-1-29 20:36:21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9-1-29 16:04
尤利西斯用了大量的象征手法,过于难解读,不太建议用。

无论怎样写,重要的是如何把作者心中的况味更真实的表达出来才是必要,至于读的问题那是另一个问题。有些解读确实是要时间,也许我是等不到了,或是根本就没有人来解读了。谢谢你的意见。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