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周庄的魅力(散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30 17:34: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荷锄叟 于 2019-1-30 18:01 编辑

56ac0ac544a173ae759f7.jpg         

        那天听友人说刚从南方回来,给我捎来了一点江南名吃,放门卫了,让我去取。取来看时,是一盒“万三蹄”,不禁又让我想起那个充满魅力的江南小镇周庄来。
   早有耳闻,那是人间的天堂,世外的桃源,那是一个令人向往的地方,江南古镇——周庄。那一年的初春时节,我走进了周庄。
   完全是偶然,事先根本没有计划,甚至连想都没有想,这次到上海,我能到周庄,又游览过一处人间美景,又了却了一桩小小心愿。尤其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么美好的一处去所,居然离我们那么近,近到你根本不敢相信那是真的,近到你从来没有把一个现代化国际大都市,与一个似乎应该属于上一个朝代的小村落联系在一起。我们从上海到周庄,只用了一个半小时的车程,见到她时,我似乎还没有做好准备,还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就跟她撞了个满怀!
   周庄的魅力在哪里?我说不好,但在这次不期而遇以后,沉淀回味,似乎可以粗知一二了。
   周庄是淡雅的。她没有浓墨重彩,就连春天到来了,也是一袭淡妆。那拂堤的杨柳,清新,娇嫩,在春风中无声地飘摇,淡绿中透些微黄,一点都不张扬;那江南的民居,白墙,灰瓦,偶尔一两点的大红灯笼点缀,完全的水墨丹青,一点都不扎眼;就连那两家富可敌国的沈厅、张厅,也一样把门脸深藏在窄窄的小巷里,灰头土脸,让游人一不留神就跟它擦肩而过,即使它们的内容都是极其丰富的,一点都不炫耀。“轿从门前进,船打屋后行”,有谁家的宅院里还能够行船的?石板路,石拱桥,小木船,木门窗,踏踏实实,简简单单,淡雅却不呆板,清新而不矫饰。
   早就听说发现周庄的是当代的一位画家,他叫吴冠中,是画油画的,我曾经有过他的油画挂历,画的正是这个周庄。我不知道他是怎样用那些西洋的油画料,将中国的民间风情相结合的,又是运用了怎样的技法,将油画画出了国画的效果,反正看到挂历上的景色,便一下子被周庄的魅力吸引了去,而且固执地认为,那就是江南。
   吴冠中发现了周庄,周庄的百姓们让他成为周庄的名誉村民,因为他给原本不知名的一个小渔村带来了巨大的财富,是他改变了一个村子人们的命运。我不知道还有哪个艺术家——哦,应该是原来也不知名的艺术家——能给这么多普通百姓带来这样的福祉的。当然,吴冠中也因为周庄而成名了。
   周庄是含蓄的。我想,财富不外露,应该是周庄人的宗旨。
   周庄的地理位置可谓得天独厚。她把自己深藏在淀山湖的一个小小的半岛上,只有一条小路与外界联通,如果你不是本地人,或者你不熟悉这里的掌故,就绝不会进入她的腹地,就连近代以来在上海一直燃烧不息的连年战火,也没有延及于此。周庄的含蓄,让她逃过了一次次的劫难,才得以如此完好地保存下来,供现代的人们游览、消遣、瞻仰。
   周庄的缔造者们可谓用心良苦。明代的沈万三,他早早就被让那个洪武皇帝瞄上了,不是因为他的才干,而是眼红了他的万贯家私,因而五次三番要找沈富豪的茬子。于是,沈万三不得不逃到周庄,悄没声地建起了自己的私宅。这座沈厅的庭院是七进的,门厅、会客厅、休闲厅、卧房、书房、厨房、工作间,一切大家想到的一般家庭应该具有的都有了,就连私塾、祠堂、后花园,这些一般家庭不能拥有的,他家也有了。而且,还另外开辟了只能自家家人自由出入的通道,联系着各个功能房间,家人完全可以在客人无从察觉的情况下,自如地从事一切活动。后花园紧挨书房,太湖石、湘妃竹、名花异树一应俱全,尤其是那条联通外界的水道,平添了主人初建宅院时的心机。据说,那是他们预备遭遇不测时,全身而退的后路。到现在,联通书房与后花园的画廊石板桥下,还泊着一条小船呢。宅院虽然每一进都是那么紧凑,但那规制,足以展示着那个江南富豪的家底。然而,沈厅的门脸却是再平常没有的了,几乎混同于临河的小巷子里的任何一家。我们由导游第一次带入沈厅,吃完午饭,回过头来到那里再次集合时,居然走过了。
   顺便说一下,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叫这里的宅院为厅,门票上、导游标识上都那么写着。看那大门上的匾额,是繁体的,分明应该是庭院之“庭”。
   还有,周庄的经营者的理念中规中矩。且不说周庄居民整体搬迁出景区,就看现在的管理,你会触摸到他们经营的理念——中规中矩,不盲目扩张,不掠夺性开发。景区里的生意人,依然保留百年以前的淳朴,悠闲地敞开自己的摊位,不鼓噪,不生拉硬扯。那些摊位保留原貌,板门、敞间,铁匠铺挂着锄耙等农具,篾匠店正在编织竹篾箩筐,布衣坊里纺花织布的老太,不时停下手中的活计向外张望,绣鞋店里五颜六色的各式绣花布鞋,招引着城里来的现代女性驻足把玩。
   周庄是小巧的。周庄本来就是一个小村落,偏安于上海与南京之间,小到几百年来都无人问津的地步。我们知道的,除了当年朱元璋与沈万三斗法的事情以后,再就是吴冠中了,之间便是那漫漫几百年的沉寂。
   说到斗法,那是导游和餐馆老板嘴里的烂熟于心的故事。
   朱元璋早就觊觎沈万三的财富,憋着坏要算计他。那天,朱皇帝大驾光临,席间有意刁难沈富翁。他先指着那盘酱焖肘子问那是什么。朱皇帝心里清楚,只要沈富翁敢说出“猪”字,那就是犯了我“朱”皇帝的名讳,那就是犯上罪,治了你的罪,就不愁你的财富不姓朱。沈万三早就出汗了:明明是猪肘子,却不能说。他只有说自己,于是就说那叫“万三蹄”。朱皇帝没能得逞,但不依不饶,接着出难题——让沈富翁当场给大家分割那“万三蹄”。沈富翁明白,这一招更损,这是要命来了。你想呀,他怎么敢在皇帝面前使刀?那可是谋逆罪。可是,没有刀子怎么分割?沈万三忽然记起那猪肘子中是有一小骨头的,于是,就用筷子扒开已经焖得很烂的肘子,挑出那根细小且薄的骨头来,很轻松地完成了上命,也暂时躲过了一劫。
   在餐馆,我们吃到了那肘子,它已经是周庄的名牌商品,叫“万三蹄膀”。酥烂不必说,小巧也确实,看着菜碟里的那个著名的蹄膀,竟不能与猪相联系,我们一行五人,二男三女,居然没有动上几筷子就完全解决了。当时就在想:怎样秀气的小猪才会有这样秀气的肘子呀?大概这也是周庄小巧的一个映照吧。
   周庄的街道让不太宽的水道占去了大半边,窄窄的,只能容下三五个人并行,有时,人们不得不为了让路而侧一侧身。水道也不宽,小船在水中央划行,人在船上似乎一跃就可以跳到岸上来。小桥更是袖珍,几条石板就可以搭建一座,因此随处可见。那些店铺也是小小的,一间或两间一个单位,或临街,或傍水,一律为板打门面,撤下门板来,店面就全部打开,从小街上走过,随便向里一望,铺面上的货物就一览无余了。
   周庄的船娘也独具特色。她们的装束完全是民国风格,红底或蓝底白花的斜襟短袄,宽松肥大的蓝布长裤,头上再罩一方蓝底碎花的帕子;脸上黝黑,不施粉黛,半老徐娘,身材不高,但个个结实。客人上船,微笑应对,倘若想听船歌,得要付费,不想听,也不勉强,只做憨厚的微笑。
   周庄的魅力还有哪些?我真的不知道该怎样去说,反正这许多年来,江南水乡我只去过此一处,而后就做天南地北的云游,然而,周庄却一直在我的心头沉睡,即使是最轻声的呼唤,她就会立马醒来,让我重回那个小桥流水人家的所在。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槐中路554号27中  贾晔
电话:13313113093
邮箱:yejia_27@sina.com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