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歌唱》(外八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12 09:57: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散文诗:歌唱(外八章)
□聂难
歌  唱
飞鸟依靠翅膀在蓝天上以飞翔的姿势歌唱生命,河流借助坡度在大地上以奔跑的速度歌唱追求,春天以花朵的名义在灿烂的阳光下歌唱馥郁的芬芳。
而我,一个在诗歌道路上跌跌撞撞磕磕碰碰的天涯游子,一边恋着生于斯长于斯的故土,一边想着遥不可及茫远迢迢的远方。
有时我用目光歌唱山河的壮丽画卷,有时我用心灵歌唱天空的湛蓝深邃,有时我用诗歌歌唱祖国的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沃土,更多的时候我却用掷地有声的脚步歌唱理想和向往。
我的歌唱纯粹而又浪漫,没有一丝杂音,不带一粒沙尘。或许我的歌唱永远不为人所知,永远埋藏在内心的暗角,即便对月独酌也不会泄露。
我从未改变自己歌唱的方式,因了我坚信:我的歌唱必将迎来最美的时刻,到那时,我必将打开心灵的闸门,将深埋已久的歌词和盘托出,还付出一个圆满的答词,还过去一个辉煌的未来。
有时候
有时候,我总是想着大海,想着大海在晚风下翻卷浪花,摆弄着那些潮湿的碎片。尽管夕阳把黄金倒进海面,浮动的光泽却怎么也不可能让我产生错觉。作为一个孤独的舞者,大海永远只是斜阳的墓碑。
更多的时候,我想起溪流,想起故乡的群山之间叮咚作响泠泠淙淙的溪流,她们欢快的步伐执着而坚定,动听而神秘。那些溪流翻山越岭,一刻也不停留憩息,不贪恋路边的风景,不抛弃最初的信念。她们始终向太阳升起的方向突围。
    没有溪流哪来的大海,我是无法从灵魂深处删除对溪流的崇拜和敬畏,无法用合适的手段或者方式完成对溪流最彻底最诚挚的颂美。
    于是,常常就有了这样的情况,站在海岸,澎湃的海浪并没有让我啧啧称赞,而那些隐藏在群山之间的溪流却敲击着我的心扉,让我在冥想中肃然起敬!
阅  读
阅读让我找到人生的豁口,让我看到生命的灼灼华光;阅读给我带来丰沛的情感,将我带出孤独的黑色陷阱;阅读启示我不断创造新生活,诱导我在生活的道路上始终向前。
山高人为峰,读山,大山的精神教我做人要做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大山上的一草一木告诉我不要在温柔的臂弯里迷失了自己的方向。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读海,大海的广袤启迪我做人要心胸宽广不要斤斤计较鸡肠小肚,大海洁白的浪花警示我处事要注意轻重缓急黑白分明。
读雨,读到的是雨丝里淌出来的绝妙音符;读花,读到的是花蕊里珍藏着的一个美丽新世界……
最美的风景往往不在春天,而在落叶纷飞的秋天;最动听的声音往往不是出自于小提琴演奏家的手下,而是来自于灵魂深处对眼前风物的领悟。
世间万象,只要我们用平静的心态倾心阅读,都可以读出其中的奥妙玄机和蕴含的深刻哲理,让我们受益终生。
落  花
推开窗子,我看到一瓣落花,静静地躺在阳台上,像是夏天寄来的一张并不完美的信笺。
她真的不能承受生命之轻么?蝴蝶的羽翼曾经给过她安抚么?春天妩媚的阳光是否给她递过温馨的问候?那股袭人的香气呢?
注视着这已经凋落下来的花瓣,我原本平静的心不禁掠起一串串疑问,不禁让我想起那些在骄阳下纷纷争妍斗艳毫不羞涩的花朵,她们尽情展演着无穷的魅力。
是啊!她们多么鲜艳耀眼,多么妖娆灿烂,站在她们之间,让人如痴如醉如饮佳酿。
而如今,她们在前进的路上一朵朵渐渐失去最初的光华和诗意,陡然跌进春天深处,再也爬不起来,再也跳不上枝头,演绎动人的舞蹈。
方  向
太阳东升西落、河流从高向低、时令由春而冬……总是有一些事物的行走方向似乎是命定的,不可改变。
而一个人的方向必须靠自己去发现,一旦误入歧途,一生便失去价值和意义。迷失方向的人就像脱离群体的大雁,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再也挽不回失去的青春。
方向并不能决定一个人的成败,可是方向能够左右一个人的行为。选择了正确的方向,并坚持不懈义无反顾地走下去,才能赢得鲜花和掌声。如果在前行的路上遇到一些沟沟坎坎就望而却步甚至打道回府,那么这个人必将被旁人耻笑。
一条小河穿越丛林叮叮咚咚地跳往大江大海,漫长的旅程不知要丢失多少分子,而小河永远那么自信那么兴奋那么快乐,我们从来听不到她叹息和伤感,看不到她郁闷和退缩。
每个人都必须放下架子俯下身子谦虚而虔诚地像小河学习,学习小河选定了目标便勇往直前的大无畏的精神,学习小河在抵达目标的路上不知疲倦的精神!
害  怕
花朵害怕似火的骄阳,于是纷纷用果实挽留岁月的诗情;河流害怕重山的阻隔,于是在夜幕降临的时候还匆匆赶路。
而我,害怕风吹乱了平静的思绪,害怕雨打湿了对生活的热情,害怕夜掐灭了通往明天的灯火。于是,我总是躲在背风的港湾,渴望天空永不哭泣,在夜晚的稿纸上写下前程写下向往。
我既害怕别人在暗处利用我的愚笨谋取私利,又害怕别人在明处无视我的存在为所欲为。那么多的害怕纠缠着我,让我惶惶不可终日,让我无法拥有属于自己的时间和空间,让我难以在生活面前保持冷静。
一棵树的孤独
一个人的孤独永远无法与一棵树的孤独相比。
一棵树的孤独最初来源于一阵不经意的风,是风把一粒种子带到绝壁之上,是雨滋润它萌发了新芽,是锋利的岩石让它学会了在极其艰难贫瘠的环境下生存。
虽然较之于峡谷里的树阳光总是最先照临在它贫血的身上,但是它缺少鸟儿的歌喉在晨曦中为它问早,它没有同伴可以倾诉内心的苦痛。
在岁月的河床上,它总是那么坚强和刚毅,总是那么孱弱和渺小。没有一双脚抵达过它的所处,没有一个人想象过它的孤独,没有一颗心崇拜过它的精神。
这棵树似乎一直那么瘦小,仿佛一阵电闪雷鸣就可以将它拦腰折断,让它从此脱离孤独的无边苦海。
而事实是,一年、两年,十年、二十年……它依旧在享受着自己的孤独,依然在生命的道路上隐忍着狂风暴雨猫腰前行!
私  语
上帝分给我的时间那么少,那么有限,我必须赶在岁月的风霜查封我隐秘的思想之前,靠我的双手和智慧敲出自以为最完美的诗句。
或许我必须常常通宵达旦,管它肩周炎还是颈椎病,哪怕双目失明也要在诗歌帝国里潇洒地走一遭。太多的往事不堪回首,太短促的生命又无法开创出更值得骄傲和自豪的事业,那么就在键盘的嘀嗒声下沿着思想火花的烛照一直走下去吧。
让夜色突围一切世俗的偏见,让孤傲的灵魂驾着想象的骏马飞奔。我相信,不远处,一定有属于自己的山水和田园,房舍和牛羊,鲜花和云朵。
就这样,我放弃安逸和享乐,放弃幸福和私情,一个人坠入黑夜的深渊,在寂静的陷阱里挖掘个人的黄金,不知疲劳,忘却伤痛,无怨无悔……
作者简介:聂难,本名聂顺荣,男,1976年出生于云南省新平县,汉族,现任教于云南省玉溪市新平县扬武中学,系中学高级教师,玉溪市作家协会会员。1997年开始文学创作,在《散文诗》《星星﹒散文诗》《散文诗世界》《文学与人生》《河南诗人》《中国诗人》《葡萄园诗刊》(台湾)、《北美枫》(加拿大)等报刊发表作品500余件。多次获奖,作品入选《抒情中国》《2006中国最佳网络诗歌》《中国当代网络诗歌选本》等,著有散文诗集《小小的太阳》。
通联653405)云南省玉溪市新平县扬武中学      聂顺荣
电话(微信):13150506090

发表于 2019-2-16 09: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推开窗子,我看到一瓣落花,静静地躺在阳台上,像是夏天寄来的一张并不完美的信笺。
发表于 2019-2-16 09: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人的孤独永远无法与一棵树的孤独相比。
发表于 2019-2-16 09:11:2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问好兄。
发表于 2019-2-16 09:11:30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问好兄。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