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六十年后,我们会在哪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14 22:44: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六十年后,我们会在哪里?
我没有买过保险,妻子也没有,有了儿子后我同学的爱人在做保险业务,三番五次上门宣传说服,推荐几项“最适合我”的险项。说实话我不太相信保险,再说已经为儿子买过一个险种了,我就以没有钱为借口加以推辞,而她却说;“没有钱我可以帮你垫付,等你有钱了再给我”。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我只好答应,与其说是对保险公司的信任到不如说是对老同学的信任。那天我遇见同学又同乡的伙伴,他一听说老同学在推销保险就说:“啊那你应当买,就是老同学了讨饭讨到你家门前你也不能一毛不拔呀!”“是的,是的”我心里庆幸道:多亏我买了,老同学说得朴素自然有理有情。当她再次登门时我把全年的金额一次性支付了,临行她告诉我:以后你就自己去公司去缴纳,按月缴按年缴都行。
人都是感情动物,但感情却有亲疏远近之分,在父母之间我更重对母亲的感情,也许地是从小就跟着母亲长大的,母亲的勤劳善良宽容一直感染着我。父亲讲起来是老革命,军人出身现已离休,明显粗暴一些,他最大有缺点就是自私,无论什么事都先为自己打算,花钱时只有等我母亲的钱花光了,他才依依不舍地掏出钱来。用母亲的话说,要他的钱就等于要他的命一样。而我特喜欢孩子,自从有了儿子我就有了快乐也有了负担与责任,在小家庭里爱妻子的那份热心明显转移到孩子的身上,这使让我娇贯已经的妻子产生疏远感,失落感,我不得不告诉她:有了孩子以后,孩子是家庭的中心,以后的一切都得围着孩子转,因为孩子是爱的结晶和生命的延续,也是以后唯一能记住我们的人。其实从广义上讲我对谁都一样,无论是总统还是乞丐在我眼里都是平等的,他的行为首先都是一种谋生的手段。在感情上有分寸有亲疏之分,但并不影响人之间正常的交往与亲近,每年发奖金我都先把投保的钱准备好,再计划如何打年货,给亲戚买礼品,备好打发侄男侄女的押岁钱,再困难也不去动保险的钱,过了年就去保险分司把钱缴上,那一天是最快乐的日子之一,能为所爱的儿子尽点责任,做点什么,是父亲的最大荣兴。但我对妻说:“你不要让儿子知道他老有所养了,以免他有了依靠而不思进取,影响他的人生事业与对理想的追求。”一年一年不知觉中交了十四年了。
我三十岁出头才成家,就象好友开玩笑说的:“你是老牛吃嫩草,骗了一个小你九岁的女孩子。”现在儿子上初二了他的成长让我高兴也让我有一种莫名其妙伤感。特别是02年分流下岗剥夺人们劳动权最疯狂的日子里,工厂可以搞下岗破产,机关垮不了就搞“轮岗”、“待岗”“末尾淘汰制”来剥夺职人工作的权力,这也叫解放思想开拓创新,被待岗就没有奖金,三年后算自动离岗,而且只许地呆在家里反思不许乱跑(以免上访),不许做生意,不许到单位去,成了囚犯。待岗终于变成另一把屠刀架在小人物的脖子上也架在我的脖子上,整整两年,钱少了只有省吃减用,照样把投保的钱缴付了,这成为人生一个美好的寄托。父母不可能再陪着孩子过一生,有朝一日我老了上了归天之路,只有孩子的血管里还流着我的血,孩子的身体里还保留着父母的遗传基因,甚至会展现父母的外形、性格与兴趣爱好。随着年龄的不断增大特别是遭遇侵权之后,对生命的思考更加频繁而深刻,紧迫地感到人从出生那天起正一步步走向死亡。
两年后我重回机关,从前是的领导纷纷退居二线或退休,才猛地发现许多年青的同事陌生的面孔,而对镜子发现就这上访的两年不光是头发白了,连胡子也白了许多。那天刚发了工资股里来了一位85岁的老工人上访,无儿无女无家(租的房子),他要求申请特困职工救济,说130元低保吃药都不够,拉了一辈子小板车,由于企业垮台现在自己老无所养了,就这二十年自己靠拉小板车送送货,一天挣个十块八块补贴生活,可从去年起实拉不动了,连走路也困难了。看着他八十五岁老朽的样子,讲话没有声音,也讲不清了,让人想起空心枯朽的老树,自己老了会不会也象他这样不幸?人都会老的,给儿子买保险是对的,当儿子六十岁时就可以拿到养老金。每当接儿放学回家,帅帅的儿子背着书包一路跑上楼去,而我却赶不止他了,上小学四年级时他在前面跑我还能追上他,五年级时我就赶不上了。
那天我一个人来到桩园整理园地给盆景剪枝条,心里却思绪万千,六十年后我还会在这里悠闲地载花种草剪枝吗?那时我在哪里?山上水里还是海里?变成了灰装进了木盒子,送进山里林中江河海湖…………有人说孙子还记得你,以后呢?就没有人记得你了,所以有些人就消极地活着或贪婪享受,铺张浪费地挥霍财物和生命。我不会那么消极,我要与众不同地活着,我做什么?如何生活?还是上班当跑差当领导的“公仆”,八小时之后还是载花种草种蔬菜,晚上在线上网写诗与友人聊天,因为,与其在充满欲望和惶惶不安等待死去,还不如平静而坦然地挥笔、植树、造林,让后人乘凉,还可以俯视目睹聆听乘凉者的快乐,从中获得欣慰,或变为花草抚摸过路者的衣角,握一把人们采花的手,或象含着热泪的白云,在高山之巅遥望人间善良者的快乐与幸福;象叮咚的泉水思念着死去或活着的文朋诗友;我不希望在另一个世界与他们相聚拥抱。六十年后,儿子永远也找不到我了,你的儿子了找不到你了,只能在记忆深处找回几个零碎的片断,她们永远也不会知道有人在默默地保佑祝福着他们!
发表于 2019-2-26 21:22:48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随笔,情感无处不在~
 楼主| 发表于 2019-2-28 22:18:4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关注!问好!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