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四季书(组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15 11:37: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四季书(组章)
                                         张道发

                                               
                          
                            听朋友说起她乡下的韭菜园

她笑着说,在乡下,她有一个韭菜园,一畦春韭长得可旺啦。
     韭菜园有一坪那么大,离家不远,小草路两旁栽着红月季。这个季节,月季花都开了,黄蝴蝶、粉蝴蝶落满菜园的树篱,风一吹,花到处开,热热闹闹的。
     她笑着说,平素最爱做的事情,是去韭菜园里拔草,草丛里的虫子叫得真好听,母鸡在里面唱蛋歌。
     有时候听得入神,一抬头黄昏就来了,夕阳照得韭菜园油绿绿的,空气中满是韭菜的清香。
     韭菜园旁边是一条村河,蛙声和小荷铺满河面,夕阳钻进河里洗去一身的汗腥气。
     她接着说,每年春上头道春韭割过,用锅膛里的草木灰盖住韭茬,两三场小雨,再晒几个日头,过不了半月,又长出一园子旺旺的韭菜。韭菜炒土鸡蛋可好吃啦,香味灌满半座村······
     我羡慕她有那么好的一畦韭菜园。累了,可以坐在里面拔拔草,听听虫鸣,闻闻韭菜的味道。
     在皖中乡下,我也曾有一个韭菜园,妻出门后一直荒着,许多年了,不晓得能否再种出一园子韭菜。
     打今年春天开始种吧,我的韭菜还会回来。

见到活泼的灰喜鹊了

见到活泼的灰喜鹊了。它们三只两只地飞,怀着一颗初恋的心,绕过尚有积雪的田野,寂静无声。
毛杨叶刚刚泛青,一丝小雨擦亮芽叶,初春看上去那么新。
穿彩衣的儿童摇着自行车铃声上学,她发辫上的蝴蝶结颤颤欲飞。车轮下泛起一条细长白亮的水线。
大路闪着微光伸向远村,那里的狗叫声隐约可闻。村中最高的那株杨树上,鸟巢正在泛青。
此时,更密的雨驮在灰喜鹊的翅羽上,雨的回声清亮。蛙在池塘里刚开始叫。
这是初春在耳边说话呢,听懂的人已然懂得了爱情。



我常常回忆这样一个场景

晌午,变暖的阳光仍是淡青色的,照在小村些微泛白的土路上。
三两蛙声来自野桃树下的池塘,小风走过水波间,银亮的小鱼儿浅浅地跳跃。麻鸭在近处的水沟觅食,间或,一只公鸭猛地骑上母鸭的宽背,母鸭嘎嘎叫唤也不反抗,蹲伏在浅水处,翅膀扑出的声音多么欢快。
不时有犬吠从幽深的村巷传来,不紧不慢的那种节奏,想来是熟人路过家门口。
勤快的人家开始煮午饭了,热气从开着桃花的房檐下漫出来,捎带米饭半熟的香味。闻到饭香的人不免想到自己的家,也该升起炊烟了吧?嘴角露出难以察觉的微笑。
这时候,母亲从河边的菜地回来,臂弯的竹篮里盛着今年的春韭和黄心乌。
她的身后跟着自家的小花狗,卷尾巴不停地摇晃,花蝴蝶逆风飞舞,天那么蓝。


                           新麦

新麦陆续登场,黄澄澄的阳光浮出新麦香。馋嘴的雀鸟围着麦场转悠,土黄的翅膀扑出轻尘,有蠓虫抱团飞在低空中,不时撞人的脸。
父亲坐在刚打下的麦秸草上,草帽檐歇着一只青蚂蚱。他用手搓搓麦粒,嘴里喃喃自语,目光是那么满足。
远天,一座座白象似的静止不动的云山,云雀从那里翻过。
树荫里的鸡鸣声,一遍遍为平静的生活抒情,麦香味的空气震颤不已,间或听见新麦在阳光下轻爆的悄响。
各色瓜花叮当着挂满树篱,青藤上的茸毛亮晶晶的。
倘若你此时路过我家麦场,那就敞开口袋,兜一些这样的声音回家吧,用它洗洗心上的尘埃。

                       通往松岗河的路上

通往松岗河的路上,一堆干牛粪上立着一只乌鸫,它翘起的尾巴像一朵阳光晒黑的花,随风起伏。
村野寂静,庄禾蒸腾出的浓烈气味在游移,忍不住吮吸一口,再吮吸一口。
走着走着,撞见一河滩的牛哞声,遍地的野花之上,红蜻蜓来回飞舞,甚至听见它们在空气中触碰薄翅的悄响,不由得叫人留意。
喜鹊的欢叫打远村传来,侧耳时又是稠稠的虫鸣,干牛粪的、草木味的、庄稼味的······一一回到安静下来的心里。

                      白棉花摊了一地

白棉花摊了一地,阳光在上面越发干净。
今年的鸡雏正在长大,一只只钻在棉花上觅食虫子,两只蹭到一起时就相互鹐起来,白棉花里的阳光被翅膀和爪子撩拨着,散发清甜的香气。
屋檐下、树篱上都是新剥的玉米,已晒出了一身暖黄。
不远处有一架紫扁豆花,蛐蛐在里面叫唤,紫扁豆花边枯边落。吹过来的凉风夹杂着草籽,院墙头晾晒的布鞋窝里也落了几粒,它们会被主人捎到更远的地方。
家门口的晾衣绳站满了麻雀,它们俯视院外的稻田,叫声一片金黄。当脚步渐进,麻雀们呼啦啦飞走,在远村的林子里下一场阵雨。
河岸的苇草在阳光下泛出雪色,与白棉花融在一起。远天的云朵堆厚了,要不了多久,绵绵的秋雨又将来临。

                    月光亮堂堂照了一夜

月光亮堂堂照了一夜,河边洼地里的霜又厚了些,看鸭人的棚屋落了一层薄雪。
枯干的棠梨果不时落在棚屋顶,“啪”的一声两声,清寂的回声带着寒气。
河面上的波纹,尚能映出几颗颤动的晨星,鸭子们簇拥在河心,看上去像一片枯荷,吹过来的风捎来鸭身上的腥湿气。
偶尔的一只鸭忽然被什么惊动,开始大声叫唤,接下来是翅膀拨动水响。鸭子的欢叫声连成一片,瞬间消融四周的清冷。
一条条小路在晨光中游出来,打鸭棚走出来的中年人,踩着嘎吱嘎吱的霜朝村庄走去,他身上的烟味儿被风搅得更浓了。
鸭子在身后一阵一阵叫唤,跟他道别似的。

                    霜降第二日

在离村二里半的一块向阳的坡地,我看见今年的第一只野兔,它躺在巴茅上磕着米豆,耳背粘带的草籽,来自附近的芝麻田。
第二茬芝麻花热热闹闹地开了,野兔从垄沟跑过压低秋风,丘陵的天空仿佛又高了些。
转过一道岗,来到野塘口,我碰见村中一个红衣少妇。我们侧身而过时,她朝我抿嘴微笑,臂弯里的竹篮滴着水,小葱小蒜好闻的味儿漫过来。少妇的红衣下摆挂着一角阳光。
母亲从今日起,播下今年的小麦,我用锄头替她挑开泥土,她三粒两粒地点播,匀称的湿土上,我们的脚印渐渐汪满秋光。
麦苗将从那里齐刷刷钻出来,顶着今年的霜。
母亲忙一会儿,坐在茅草田埂上,望着远处的丘岗发呆。她捶着双膝小声叹一口气,扑面的风搅动更深的凉意。

                   野蜂巢结在棠梨树上

野蜂巢结在河边的棠梨树上,因硕大的葵盘而使整个枝条微微下坠,每个孔眼都回荡着蜂鸣声。
河水已然咬手般凉了,水影里的野蜂巢依旧热气腾腾的,羽毛长齐的麻鸭从远处结伴游过来。奇怪的是,它们竟逃也似的绕过这丛树影,溅起的水花惊起更多的野蜂飞舞。
待水面平静下来,芦花漂白了河面。
田里的庄稼大多回村了,留下几块迟熟的谷子,被秋风不紧不慢吹着。
棠梨树掉下今年最后一片叶子,夕阳也坠入远村的鸟巢。
至此东岗村提前结束了秋天。
发表于 2019-2-16 09:09:23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的诗意。诗意的生活。欣赏学习。问好老师。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