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野玫瑰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17 07:06: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清风剑 于 2019-2-25 10:29 编辑

                   野玫瑰花
                     清风剑
  “翠嫂子,想啥呢,那么投入?”

  翠一颤,见是臭皮,装着唬起脸喝道:“死臭皮,赶着投胎去?也不到嫂子家来玩了。”

  “忙啊嫂子,欠一屁股债,哪有空闲!”

  翠知道臭皮老婆病了三年,刚死没多久,撇下个十二三的姑娘,心里免不了升起同情和怜悯。遂又想起头几年,和臭皮在一个菌箱里接菌,还真快乐得不行。

  臭皮爱开玩笑,没接几箱就熟了。臭皮接得慢,就殷勤地师傅师傅地喊。翠就笑:“我可不收你当徒弟,一点好处也没有!”

  旁边就有接话的:“咋没有?让他先买四合礼,给你磕头拜师父,再不像杨过那样喊姑姑也行!”

  等都乐完,臭皮故意涎皮赖脸地说:“杨过最后娶他姑姑了呢,我喊她姑姑,虽不能娶了,可怎么也得那么一下吧?”

  笑声中,有人继续插话:“不嫌臊得慌,你是拜师父还是找小三?”臭皮嘿嘿地笑:“兼而有之,兼而有之……”

  翠踢了他一腿:“想得真美!”

  “想想还不行啊?嘿嘿,我最喜欢漂亮的脚丫,《倚天屠龙记》那个序幕,有一个脚丫,就像刚从蜜里捞上来,脚丫弯成弓形,蜜慢慢顺着脚尖滴进水里,溅起水珠,水珠再溅进水里,哎呀呀,稀罕死个人!”臭皮闭上眼,头一摇一摇的,哼哼起“洗刷刷洗刷刷……”

  “你老婆又不是没长,回家抱着啃去。诶,就是别像啃猪蹄那样,把皮都给啃喽……”翠没说完,就伏在菌箱上乱颤,笑得喘不上气来。

  “哟哟哟,瞧你那点出息,一个脚丫就稀罕成那样!”其他女子叽叽喳喳一起攻击他。

  后来臭皮经常去翠家,即使她家那个不在家,他也坐下,和翠说笑一会儿。一次,正赶上翠坐在炕头涂脚趾甲,他一下呆住了,半天用山东话喊“俺地个娘”!接着又变成东北话说:“你的脚丫就跟电视里一样!真好,摸摸行吗?”

  翠见他手伸过来,也没说不行,只是含着笑说:“你可真能夸张,有那么好看?”

  “有!有!有!”他俯下身,先是小心翼翼地摩挲,唯恐摩挲坏了,轻轻捏着脚趾头,“你看,多像开在雪地里的梅花!”他捧起脚掌,摩挲着脚面,眼里透明清澈,就像在把玩一件艺术品。痒像电流一样,直击翠的内心,她既受用又舒服。她深深地体验到“女为悦己者容”的含义,不忍把“艺术品”缩回来。

  “明天跟他们去采蓝莓吗?我刚跟人家订好。”臭皮低着头,搓着脚下的小石子。

  “去,咋不去?赶紧挣点现钱,好给儿子交学费。”

  “净苦穷,俺不借你的。”臭皮也知道翠家那个,去年从树上掉下来摔死了,虽然留下一笔钱,但翠一个女人,也不容易。

  “哎,臭皮,你别让你大菌房闲着,做两年菌,那点破饥荒还不轻巧还上?”

  臭皮叹口气:“谁肯再借给我钱?”

  “哎,你看这样行不行?”翠往耳后掖了掖刘海,抬眼见臭皮正注视着自己,又犹豫了下:“嫂子借给你,但是……”臭皮像盲人见到曙光一样,赶紧追问。“三轮车,嫂子也不会开,到时候你帮嫂子出锅,给你工资也行,帮你出锅换也行,不做菌哪成!”

  臭皮眉里眼里全是笑,一连说了好几个“行”。

  两人坐着人家的三轮,跟着去了远处,采着蓝莓,把做菌的事进一步落实。臭皮终于驱散满脸的阴霾,露出昔日灿烂的笑。翠也喜滋滋的,好像又年轻了,劲头就像满山刚要飘红的枫叶。

  两个人在互相帮着出锅时,彼此关照着对方,感情也在一直升温。

  一转眼,木耳菌都上山摆立完,可以短暂地歇歇,翠就约臭皮明天采野玫瑰去,也不知是谁先当茶喝的。

  晚饭后,翠用冷水洗完脸,拿起暖壶兑了些热水,然后把盆放在炕头,转身去柜里捏一撮野玫瑰,洒盆里。脱鞋上炕,把脚丫一只一只慢慢放水里。隔着一点一点还原的花,认真地端详起来。想起臭皮稀罕的光景,心里突然涌动起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来。她自言自语地叨咕一句:“臭小子,竟有这样的嗜好!”

  此刻,翠也觉得自己的脚丫,真的跟书上描写的“肤如凝脂”差不多哎!早没注意,尤其是大脚趾甲,晶莹剔透的,上面那个白月牙,跟真月牙一样!翠突然想起水中月,镜中花这两个不好的词,赶紧呸呸,心想,我要捞月,霍地把脚丫抬起,自然而然地弓着,滴滴答答一阵后,到隔一会儿滴一滴时,她觉得如果拍下来,加点特效,肯定不次于《倚天屠龙记》里那个镜头。

  涂抹完脚趾甲,自我陶醉了一会儿,出去倒洗脚水时,已是满天星斗了。恰好,一颗流星划过,她泼出去水,放下盆,低下头,默默地许了一个愿。然后抬头望天,寂静的夜空,只听见蛤蟆在池塘里哇哇求偶。

  此刻,臭皮也正站在院外,面对翠家的方向,几次三番想迈开大步,可是腿上仿佛绑着千斤重物。想起稀罕翠脚丫的那一幕,不禁面红耳赤。那是他见过最好看的脚丫,脚面柔滑的程度,可比玉和奶油。想着,心里一阵阵悸动,怎么,心里咋存了这非分之想?当那颗流星划过的时候,臭皮也许了个愿。

  吃过早饭,翠翻箱倒柜找出来只戴过一次的红纱巾,对着镜子系好。左照右照,捋了捋刘海,又抹了点腮红,遮盖住那几粒不太明显的雀斑。再抿了抿唇上的口红,方满意地走出门去。老远,看见臭皮在院门外靠着摩托,痴望着这边。待看见了翠,便撮起嘴,逗电线上啾啾的鸟。

  翠到近前,见臭皮有些不自在,自己也跟着不自在起来,嘴唇微微地翕张,又不知道说什么好。臭皮噗通噗通踹了好几下,摩托才响起马达,他跨上后,示意翠上。翠攥紧他的衣服,跨上后,摩托突突地冒着蓝烟,直奔他家窝棚。下了摩托,一前一后穿过菌地,爬不是很高但很陡的山。臭皮手脚并用,还是站不稳,就听翠娇声喊“拉我”!臭皮抓住树枝,回过身拉住翠的手,禁不住一抖。翠立刻感应到,她也觉得奇怪,为何跟臭皮撒娇?就是跟“他”生活那么多年,也从没有过。

  臭皮不是推,就是拽,两个人谁也不说话,生怕把这温馨打破。可一转眼,到山顶了,两人同时觉得,山要是没有尽头多好。

  回望山下:公路、菌地、绿树、小河;近处有花、草、怪石、还有鸟鸣。“要是在这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该多好!”

  翠说:“是呀,相中谁了?‘嫂子我’给你介绍去。”臭皮听“嫂子我”三个字语气重,一时不解,故瞪大眼睛在翠脸上仔细搜寻。

  “咋,跟嫂子还不好意思说?”翠反倒被看得低下头,挽弄着红纱巾,娇声问:“好看吗?”

  臭皮眨眨眼,面对翠一双灵动的眼睛,连连说“好看”。翠说:“这条红纱巾还是姑娘时买的呢,就第一次相亲时围过。”霎时,眼里流淌出蜜样的柔情。“扑棱棱……”两人同时一惊,翠不自主地把身子靠向臭皮。只见一只鹰从跟前树枝上,经头上向山下急掠,才呼出一口气:“吓死我!”臭皮似抱还没抱翠玲之际,也看清了鹰,也跟着嘘了一口气:“也吓我一跳!”为避免尴尬,臭皮跟着说“采花去”。

  山后有一片近乎空地,拉拉杂杂有几棵要枯死的云杉树,树下则像是绿色的波涛,漂浮着片片红色的帆。俩人一丛一丛采起“帆”来,说的话都是遮遮掩掩。臭皮几次想表白,又觉得这不是用嘴说的玩意。翠则想,你不说,反正自己也不能主动。

  “别采了,怪热的,要依着采,没够!”臭皮看看翠的小袋,没自己的多,抓一把塞她袋里:“我有点就够。”

  翠也没太谦让,跟着他回到山头,顿觉微风扑面,翠一屁股坐在树根腿上,解开红纱巾,说:“凉快凉快,歇会儿再走。”

  他顺势歪倒在矮草甸上,面对着她,抚弄脸跟前一丛蓝色的马兰花:“花挺香啊。”

  翠扇了几下:“该穿裙子了。”放下红纱巾,解开鞋带,把黄胶鞋脱下来,“太捂得慌!”

  臭皮看见穿着透明丝袜的脚丫,一下直起身子,放开花,轻轻地伸过手去。

河北省廊坊市霸州市华鑫道399号搏强塑料厂王善林
手机13273233809
QQ2950124325
发表于 2019-2-17 18:20:1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描写生动有趣,人物形象鲜活!!
发表于 2019-2-17 18: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高亮推荐,请大家都来品读!
 楼主| 发表于 2019-2-20 08:11: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9-2-17 18:20
不错,描写生动有趣,人物形象鲜活!!

谢谢波澜老师,祝元宵节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9-2-20 08:13: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9-2-17 18:21
高亮推荐,请大家都来品读!

辛苦波澜老师,谢谢鼓励支持。
发表于 2019-2-21 14:23:30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9-2-17 18:21
高亮推荐,请大家都来品读!

支持高亮,一篇人物刻画非常好的小说。
 楼主| 发表于 2019-2-22 19:21: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老乡的支持,俺会继续努力。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