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人生三节草(散文,2300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24 12:14: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张洪能 于 2019-3-1 08:27 编辑

人生三节草
                   云南/张橙子
想起母亲,就想起苦难的岁月。在遥远的1960年代,每个家庭都面临着吃不饱穿不暖的窘境。那时,在我幼小的记忆里,我家庭中的成员相互协作,战战兢兢地应变着来自生活的围困。而母亲,是一切的引领。有了母亲,我们兄弟姊妹几个对未来总是充满了信心。
作为一个资深农民,我母亲说过许多富有哲理的话,“人生三节草,不知哪节好”便是其中的一句。粗看起来,这好象是对某种宿命的描述与认同。其实不然!要知道我母亲说这句话的时候,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正是一家人的日子陷入困境之际。我母亲说完这话后便出去借粮去了。此后,当一家人再次遇上困难时,母亲总是这样告诫我们这些年幼的孩子,这使我们的小心脏莫名地强大起来,熬过了那些艰难的岁月。
母亲是一个文盲,她的智慧来源于她不可复制的生活。那时的村会计总是有意无意地把我家的账算错,使我家少分一些粮食。我母亲于是学会了“咬牙账”,只要问清了分配方案,她就会用几个晚上的失眠进行反复的心算,得出我家应分多少粮食,然后向村会计提出来。村会计再一计算,每次都能证明我母亲是对的。久而久之,我母亲的名气就大了,连村干部都敬畏她三分,再也不好乱算我家的账。
然而,在那些物质匮乏的年代,我母亲的长项在大多数时候一无用处,所以一家人除了省吃俭用外,常常也免不了要忍饥挨饿。我们大一点的时候,家中各种开销也随之增加,母亲手里总没有钱,于是感叹道:“挣钱好比针挑土,用钱好比水推沙!”母亲的日子充满了艰辛,每天一睁眼,就要面对各种各样的困难。家里田里,到处是她匆匆的脚步。尤其让人无语的是,虽然母亲一生勤劳,却最终也没能抓住属于她的那一节好的“草”,一曲突兀的唢呐就撼动了生命的旗杆,她的容颜在夕阳里无声黑白,岁月被荒冢所收藏。好在,“人生三节草,不知哪节好”这句话如同家训,一直在激励着我们,带给我们无穷的力量。带着对美好生活的无限向往,我们学会了隐忍,学会了安贫乐道,更学会了在艰难困苦中奋斗。我们用拼搏开创自己的未来,每个人都坚信:属于我们的那节“好草”终会出现。后来,我的兄弟姊妹中的几个真的开创了能够光耀祖宗的事业,使得母亲的话成为了箴言。那时我才知道,母亲的话就是让我们去验证的!
由于母亲的缘故,我一直对那些为着一家人的生计或梦想而努力打拼的人心存敬意。多年以前,我居住的地方靠近城郊,每天凌晨五点左右,即使是大冷的天,总有一架马车穿过有些坑凹的道路,它得得的蹄音总是准时地惊醒我的梦幻。车夫也不更事,每次临近居住区时,总是要大声地吆喝一声,然后甩几下鞭子。一开始,因为这马车总是吵我瞌睡,所以我每每为此懊恼不已。但不久以后,我就开始为车夫坚持不懈的勤劳而感到敬佩。你想,黑更半夜的,一个人赶着一架马车,每天准时去往一个方向,必定是有着一件放不下的事要完成。而每天这样起早趟黑,又需要多么大的毅力啊!特别是冬季,寒风在旷野里打转,田地中一片霜花,谁不留恋那温暖的床铺?谁不期望一觉睡到大天亮哪?然而,为了生活,为了给老婆孩子一个温馨的家,有的人确是不得不辛苦一些。我后来了解到,车夫是为了拉泔水养猪,每天必须按时赶到城里的食堂去,所以起得这么早。我于是放下了懊恼,每天平静地聆听着如约而来的打扰。久而久之,便成了习惯。倘若某一天,马车的声音不能如约而至,我反而会担心起来:是不是车夫病了?是不是他遇上了什么事?……只是,由于我后来搬了家,也不知那扰人的马车声延续了多久!我心里默默地为他祝福,希望他的勤劳能够给他的一家带来富裕与尊严。
也由于母亲的缘故,我在选择婚姻时做了一些功课,所以娶了个勤快的女子。几十年来,这个女子总是用一双闲不住的手编织着我们平淡的生活,各切琐事都被打理得井井有条。在我家,确实如原生态歌舞《云南映像》的台词中说的那样:“男人歇歇吗?歇得呢。女人歇歇吗?歇不得,火塘会息掉呢!”直到现在,妻子也一直习惯于早起,晨跑回来,煮早点时顺带把中午的菜择好、洗好,有时还要把卫生打扫一下,好让中午的时光不至于太忙碌。等我这样的“懒虫”起来时,就只能“饭来张口”了。我有时开玩笑说:“你能不能少勤快点?”妻说:“勤快的人运气好!”说话的神态让我想起母亲,心想: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当然,遗憾的是,我娶妻时母亲已经病逝,我生命中的两个最重要的女人并不曾见过面。但,她们都有着同样的智慧与执着,平凡中永远秉持着对未来的不灭的信念。想想早些年一起走过的囧途,那种在逆境中体现出来的坚韧,其实正是我们老张家的女人所共有的。妻曾经是个美女,只是岁月摧毁了芳颜,自叹是“一胖毁所有”的类型。我有时会安慰道:“不怕,丑妻近地家中宝嘛!何况你曾经是美人呢,只是现在美得不明显了!”妻说:“你说的不错!”说话的时候,手里还拿看拖把。我相信,这么多年来,正是有了妻子这一股向上的力,我们的家景才得以一天好胜一天。
如今,在我的居所的附近,租住着许多外来的务工者,其中有夫妻俩,带着两个小孩,大的七八岁,小的三四岁,居住在简陋的铁皮房里,也不知做的什么营生。但是每天,那家的女人忙里忙外,把个家这里打扫一下、那里打扫一下,老公和孩子的衣服也是三天两头地洗,然后晾到一恨细细的铁丝上。瞧那女子,长得似乎有些丑,但她的勤奋叫人油然而生敬意。这与我们熟悉的某些整日地打麻将,这里混出、那里混进的所谓美女有很大的不同。我指与妻看,妻也说:“一家人住在铁皮房里,也真不容易!不过,他们现在还年轻。咱妈说过:人生三节草,不知哪节好!”我于是附和道:“何况,勤快的人运气好!”我们于是相约,希望看到她的未来。我们都有一个愿望,就是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愿天道酬勤,带给她一家好的运气,让他们早一点搬出夏天很热、冬天又很冷的铁皮房。
若干年过后,他们真的搬出了铁皮房。
发表于 2019-2-24 18:53:56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三节草,不知哪节好”便是其中的一句。

淳朴好文。来读。记忆是个宝库,其中总有取不完的乡土情怀。
发表于 2019-2-26 20:37: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朴素的语言,倾注十分的感情。问好张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19-2-26 20:56: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文杰 发表于 2019-2-24 18:53
“人生三节草,不知哪节好”便是其中的一句。

淳朴好文。来读。记忆是个宝库,其中总有取不完的乡土情怀 ...

谢谢老师读评!
 楼主| 发表于 2019-2-26 20:57: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情系平民 发表于 2019-2-26 20:37
朴素的语言,倾注十分的感情。问好张老师~

谢谢老师读评!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