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小说《捐献》,作者:索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28 19:41: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捐献》
        
        作者:索付
        
         一
        
        小镇从前是个小村,村后有座大山,山上物产丰富,野果、蘑菇、蕨菜、还有金银花、车前草之类的药材。祖祖辈辈生活这里的人们,对这些东西并不稀罕,但这些野生植物,很受外地人喜欢。
        一传俩,俩传仨,都纷纷前来购买。人们这才明白大山是个宝,于是家家户户做起山货生意。
        小村火了,村后这座大山,让村民们富起来。后来,政府招商引资,外商将山承包下来,修条山路,在山脚下建个野生菜厂。
        菜厂大量招工,本村人不够,就招外地人,外地人越来越多,逐渐发展成镇。镇很热闹,街头巷尾、旮旯胡同,叫卖声、音响声、车鸣声混成一片。
        镇中间有个小广场,一到晚上,广场舞就开始了。男女老少都聚集这里,有的欣赏舞蹈,也有散步的人来这图热闹。
        歌声伴着舞蹈,加上围观的人,像一场盛大的晚会。白天人车拥挤,晚上也不逊色,白天为生计,晚上为娱乐。
        人群周围,烤肉串的、拌凉皮和做麻辣烫的,以及卖其它食品的,连成一大排。经不住美味诱惑的人,都会吃上一点,解解嘴馋。
        其中有个小吃车围的人最多,车是电动棚车,车内整洁干净,灯火通明,热气腾腾。水蒸气扑到车窗上,出现密密麻麻的水珠,“满河煮蛋”,四个显眼的鲜红大字贴,在车窗上被水珠粘满,灯光照射下,一闪一闪的。
        卖主是个四十出头的男人,个头不高,偏瘦,面相有些老气,一身白色厨师服将他衬托得很精神。做为一个厨师,不足的是没戴厨师帽,站在窗口,面对顾客,用牵强的笑脸遮挡暗淡的眼神。
        车门里的拉手上挂着一沓方便袋,方便袋是特意印的,顶部是“满河煮蛋”四个大字,下面有满河头像,是注册商标。商标下边是广告语和联系电话,联系电话没啥特别,广告语让人一看就有食欲:“满河煮蛋,嘴胃香甜”。
        他卖的蛋不按斤算,一圆钱一个,多买两圆钱三个。卖的方式看似简单,但他就一个人,没人帮忙打下手,从蛋煮锅,到装方便袋售出,要面面俱到。
        满河卖的不是普通煮蛋,是中药汤煮的乌鸡蛋,中药汤,是他自己摸索着配制的,鸡蛋,来自他养的乌鸡。
        煮出的蛋很好吃,一些胃口不好的人,吃后逐渐好起来。他煮的蛋能治病?虽说没科学根据,但消化不良的人吃后好了,是有目共睹的。
        买蛋的,也有不爱吃的人,小镇一多半人都知道,他有个女儿得了绝症,买蛋,换句话说,是捐款。
        满河看下手腕上的表,九点半了,每晚这个时间都必须回家,今晚也不例外。他拿起扩音喇叭,抱歉地对排队的食客说:“对不起,今天不卖了,我得回家。”
        排队的人都明白,他女儿一个人在家,需要照顾,于是,大家伙异口同声地回答:“赶快回家吧!我们明晚再买,”之后纷纷离开。
        满河曾在菜厂上班,还是个班长,工资不低。女儿满芳生病后,为照顾她,辞职了,开始自谋职业。
        街边摆摊卖蛋卫生局和城管都不允许,他就买个小车,成为流动卖主,白天走街串巷,晚上停留在广场舞周围。
        他是中午看女儿喝过药从家出来的,每天,他都会给女儿床头放两个苹果,酸甜的苹果可以去除嘴里苦药味。
        最近一段时间,女儿身体不如从前,昏昏沉沉的总是睡觉。从查出脑癌到现在两年多了,因没钱,除在医院化疗两个疗程,一直在家保守治疗。
        女儿是满河这个世界唯一的亲人,他每天都祈祷,求女儿平平安安好起来,冲出死神魔爪。
      
        二

        满河卖蛋,他却不吃蛋。
        满河小时家穷,好吃的只有鸡蛋,可鸡蛋除留给辛苦养家的父亲补身体,还要卖钱买柴米油盐。逢年过节,母亲罗彩霞才能给满河吃一点。
        父亲满堂是个矮胖子,脸色红里透着黑,脑门有个指甲大的黑痣,好像二郎神有三只眼睛。他丑也没高大身材,但胆子和力气非常大,是个宰杀牲口的屠夫。
        满堂拿着尖刀、斧子和钩子,走村串户。人家说屠夫杀生害命,作孽,可满河觉得父亲相当强悍和威风。
        满堂每天早出晚归,回家离老远就喊儿子乳名:“万子,”每当这时,满河戴着前进帽,都会迎出房门抱住爸爸大腿。满堂会将儿子举上头顶,转上几圈,再亲几口。有时,会从背兜里拿出块肉给满河看:“万子,爸爸给你带回肉了,进屋炖着吃。”
        有肉吃的时侯,满河都会跑到邻院去找干爸黄大力。
        黄大力是满堂的好哥们儿,身材高大,眉清目秀,只是说话口音不和本地人相同。每次满河来找他,他也会像满堂一样将干儿子举上头顶,转上几圈,再亲几口。
        满河和黄大力的感情,令满堂嫉妒,他对黄大力说:“万子对你这个干爸比我这个亲爸都好!”黄大力用玩笑的话语气他:“我有拉拢万子的秘密,不告诉你。”
        满河一天天长高,村里人都说他和黄大力长得很像,满河问母亲是啥原因,罗彩霞解释说天下无奇不有,相貌相似的人很多,不能说明什么。
        那是个秋天,凉凉的风摇动树的枝条,落下纷飞的叶片。满堂去外地宰牲口走一个月了,满河每天放学吃过饭,都会到村口等父亲。
        这天,满河天黑回到家,见屋门插着,里面没开灯。满河觉得不对劲儿,为啥关灯插门呢?他来到窗前,一边呼喊妈妈一边敲窗户。
        屋里灯亮了,透过窗户,他看到黄大力和母亲坐在炕上慌乱地穿衣服,他们这是干什么?满河不明白男女之间的性事,但他知道,干爸和母亲这样是不可以的。
        罗彩霞神色慌张地打开门,满河进屋没看到黄大力,难道是自己看差了,不可能,他定是躲起来了,于是开始翻找。罗彩霞阻止儿子:“你丢啥东西了?乱找啥?”满河不回答,继续找,找到后屋,后门开着,满河断定从后门跑了。
        满河质问母亲:“我干爸是不是从后门走了?”罗彩霞没有解释,从柜子里拿出两个煮蛋,塞到满河手里:“万子,吃吧!今晚这事不许告诉你爸爸。”满河不要,狠狠地将蛋摔在地上,吼道:“不行!我要告诉爸爸。”
        罗彩霞见状,威胁儿子说:“这事要告诉你爸爸,妈妈就和你干爸走,不要你了。”满河吓哭了,他不想失去母亲,成为没妈的孩子。
        这事以后,满河没再理过黄大力,黄大力为讨好他,不停给他买好吃的。满河不要,心情不好时,会将东西扔得老远。
        罗彩霞和黄大力的丑事压在满河心里,让他喘不过气来,他觉得自己是罗彩霞和黄大力欺骗满堂的帮凶,于是不敢面对父亲,开始躲着他。
        次年春暖花开时节,一天,满河放学回家,见房门和窗户的玻璃都碎了,屋里家电东倒西歪,锅碗瓢盆都飞出屋外,一片狼藉。村里人围得里三层外三层,像观看一场盛大的演出,大家七嘴八舌,指指点点。
        黄大力和罗彩霞坐在屋地上,衣服不整,头发凌乱,胳膊和脸有部分淤青。满堂拿根木棒,站在屋门口,脸色吓人,吼声像滚动的沉雷:“你们这对狗男女,对得起我吗?”
        黄大力和罗彩霞死猪不怕开水烫,低着头,听满堂数落。
        满河吓得哇哇大哭,村长来了,将满河带走,接下来发生的事,满河不知道,也没人告诉他。
        次日晚上,罗彩霞和黄大力将满河叫出学校,说要带他去外地。满河不走,罗彩霞拿出几个煮蛋哄骗满河,说只要跟她走,天天有蛋吃。满河恨他俩,吼道:“我不吃蛋,以后永远都不会吃。”
        罗彩霞和黄大力见满河油盐不进,开始强行拉满河走,满河大呼救命,两人怕喊声招来人,无奈地跑了。
        满堂被头上的绿帽子压得抬不起头,整日借酒减压,一年后病了,去医院检查,是酒精肝。医生让他戒酒,他不听,仍每天喝得东倒西歪,一阵风似乎都能吹倒。
        满河也因父亲的绿帽子颜面扫地,慢慢的,他开始憎恨和恐惧帽子。
        一个寒冷的冬夜,满堂去商店赊酒的路上,掉进粪坑里。满河和左邻右舍找了一夜,第二天发现他时,已经冻死了。
        满河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村里人见他可怜,伸出援助之手。
      
        三
        
        满河是菜厂招的第一批工人。
        这批工人,只有一个女人,叫黄冰卉,也是年龄最小的。黄冰卉容貌和身材都非常美,舞跳得也好,因为她这些优点,没分配到车间,去了厂里的小剧场。
        也不知咋的了,满河脑海里全是黄冰卉,一天见不到她,就吃不香睡不好。满河翻阅很多资料,结合自己现状,得出结果是暗恋。
        剧场每晚都会按时演出两小时,目的是提高工人文化素养和工作积极性。演员有固定演员和临时的观众演员,头一小时,由固定演员演。固定演员是厂里聘请来的,因专业学习过,节目质量非常好。
        第二小时,由积极热情爱好表演的观众来演,节目要求完整,没有反党和脏内容就行,质量不需要太高。
        黄冰卉虽舞跳得好,但她没专业学习过,剧场领导让她给节目配舞,剧场人手少,忙不开时,也要干点杂活。
        满河不会唱歌跳舞演小品,为接近黄冰卉,演节目,他选择朗诵。
        满河几乎每晚都要朗诵,成了第二小时固定节目,固定节目影响力大,领导为让他节目美观一点,让黄冰卉在他身后伴舞。满河乐坏了,可以和黄冰卉近距离接触了。
        灯光调好,音乐响起,朗诵开始了。满河语音不洪亮饱满,也不会用情,黄冰卉在他身后翩翩起舞,仙女下凡一样。人们一看,像前面一个丑小鸭,后面一个白天鹅,十分滑稽可笑。
        满河和黄冰卉成为搭档,不久混熟了,满河开始追黄冰卉,可黄冰卉看不上满河,她交的朋友,除领导子女就是富二代。
        一天,满河发现黄冰卉和个一身名牌头戴鸭舌帽的男人在街上热吻,围观的人一大堆。满河傻了,这晚,他喝得烂醉如泥,骂自己无能,苦追已久的人,居然轻易被人夺走了。
        这以后,那个男人每天开着奥迪轿车送她上班接她下班,没听说两人结婚消息,却老公老婆相称。
        人穷志短,满河不再演节目了,躲着他们俩,像躲瘟疫一样。厂里人见状,背地里骂满河是胆小如鼠的懦夫。
        一个月明风清的晚上,满河走在上夜班的路上,他家离厂子三里多地,骑自行车大约十几分钟。
        今天步行,自行车昨天坏了,推到修理部,修车师傅说缺车坏的零件,要等两天零件才能进来。
        这三里多地,先是穿过一片庄稼地,再途经一条河,这个路线,他闭眼睛都走不差。
        庄稼地静静的,成熟的稻谷沉甸甸地垂着穗子,偶尔传出几声蛐蛐鸣叫。村里护田的人坐在地头,披着长衫,吸着旱烟,火星闪闪发光。
        前面就是小河了,夜风有些冷,他开始加快脚步。忽然,他见前面河边隐隐约约有个人影,那人在河边干什么?满河心里画上个问号。
        河水很深,菜厂洗菜的水就来自这条河,以前,村民吃这条河里的水,自从安装上自来水,就没人吃河水了。河里鱼多,白天,人们偶尔会来捕鱼,曾淹死过人,夜晚,通常是没人来这里的。
        莫非那个人想轻生,满河加快脚步往前走。离河越来越近了,他见河边那个人穿着风衣,目视河水,披肩的头发在风中飞舞。
        满河没看到那人的脸,但他确定是个女的,是谁呢?他刚要向那人打招呼,就听“扑通”一声,那个人跳进河里。
        这女人要干什么?他急忙跑向河边,见那个女人惊恐地在河里扑腾,像个落汤鸡。那女人定是后悔跳河了,看到河岸上的满河,一声连一声地呼喊救命。
        满河不会游泳,此时周边无人,往回跑找护田人来不及。现在刻不容缓,也顾不上自己安危,纵身跳进河里。
        河水冰冷刺骨,满河扑腾到那女人身边,一看脸,吃了一惊,原来是黄冰卉。她为啥要自杀?满河来不及问,用力往河岸上拉她。
        黄冰卉积极配合,幸运的是,半小时后,满河将黄冰卉拉上河岸。黄冰卉意识清醒,冷得趴在地上缩成一团,湿透的衣服和头发,紧紧粘着他的身体和脸。满河累得动身的力气都没了,大口喘着粗气。
        休息片刻,满河来到黄冰卉身边,问她:“你为何事想不开?跟我说说。”黄冰卉听后哭了,起身趴到满河怀里:“我男友不要我了,满哥,你愿意娶我吗?做我未出生孩子的父亲。”
        这样的事,没有男人愿意,可满河愿意,他紧紧搂着黄冰卉,连连点头。
        人家说满河追黄冰卉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满河吃到了,是只受伤的天鹅。
        婚后,黄冰卉迷上微信聊天,白天聊晚上也聊。经常聊天,满河觉得不对劲,问她:“和谁聊呢?”黄冰卉不耐烦地回答:“是朋友,你不认识。”黄冰卉认识人多,交际广,满河觉得应该正常。
        离预产期越来越近了,手机辐射对胎儿不好,满河劝她停用。黄冰卉不听,就在进产房前一小时,还在发信息。
        孩子出生了,是个女婴,起名叫满芳。满河将孩子视为己出,非常疼爱,黄冰卉见他对孩子好,就将自己的秘密隐藏下来。
        满芳两岁这年的一天,因厂里机器故障,上夜班的满河提前下班。到家门口,见门口停着辆摩托车,谁的车呢?满河带着疑问往屋走。
        快到屋门口时,他听见屋里有女人叫床的呻吟声,屋里在干什么?满河心里七上八下。打开屋门,他惊住了,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黄冰卉正和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在床上亲热,满河闯进来,吓得他俩惊叫着坐起来。
        满河感觉天旋地转,忽然,他看到个绿帽子,从门外飞进来落到头上。他要摘掉这个帽子,于是,拼命地拽头发。
        那男人和黄冰卉不知满河为啥要拽头发,觉得挺逗人,笑起来。笑声中,满河清醒过来,他意识到飞进来的帽子是幻觉,自己头上什么也没有。
        床上笑声,让满河感到极大的羞辱,也不知哪来的胆量,跑到厨房,抓起菜刀,饿虎一样向床扑去。那男人和黄冰卉吓坏了,顾不上穿外衣,慌乱地跑出屋,起动摩托车就逃。
        可能是惊吓和夜晚视线不好的原因,没走多远,和一辆迎面行驶的货车相撞,那男人和黄冰卉当场身亡。
      
        四

        满河开车到家门口,见屋里没开灯,他感觉不对,每天女儿都会亮着灯等自己回家,一种不祥预感涌上心头。
        他慌乱地打开屋门,开灯后,见满芳倒在地上,手里抓着个渔夫帽,帽子不远处,还有两个煮蛋。
        满芳因化疗掉光头发,有点丑,好心人送她顶渔夫帽。满芳很喜欢那帽子,满河不许她戴,买来头巾给她,满芳听话地绑着头巾,没再戴过帽子。
        满芳喜欢蛋,满河不许她吃,她就不吃,每次看到别人吃蛋时,都会流出口水。
        从现场看,女儿定是趁自己不在家,找帽子和偷吃蛋时突然晕倒了。他赶忙将女儿抱上床,见女儿呼吸微弱,身体冰凉,脸色发青。他不停地呼喊女儿名字,可就是醒不过来,情急之下叫来救护车,到医院,经过抢救,满芳苏醒过来。
        主治医生将满河叫到诊室,表情沉重地说:“你女儿的癌细胞已扩散全身,生命没多长时间了,我给她注射针杜冷丁,她减轻疼痛后,精神状态会好一些,你们有啥话赶快说吧!”
        满河感觉像天塌下来一样,拿着几个煮蛋来到满芳病房,他控制自己情绪,尽量在女儿面前不流露一点悲伤。
        满芳知道自己即将离开人世了,看着蛋,冒出一句满河想不到的话:“好香的蛋!爸爸,我能把它带到另一个世界去吗?”
        满河没有回答,眼泪控制不住了,流了出来。满芳见爸爸哭,吃力地坐起来,用满是针眼的小手给爸爸擦泪。边擦边说:“爸爸别哭,你应该为我高兴!死就不会有疼痛了,只是我有些怕,你要常去坟前看我。”
        满河紧紧将女儿搂在怀里,千言万语此时都说不出来。满芳想了想又说:“爸爸,我想念书,你要把书包带给我。”
        满河哭成了泪人,说:“如果生命能替换该多好!爸爸愿意替你去死。”满芳用手捂住爸爸的嘴,说:“爸爸,我不要你为我悲伤,你要好好活着。”
        满河不语,满芳没听到爸爸答应自己,再次说道:“爸爸,你听见没有?要好好活着。”满河为让女儿放心,点了点头:“爸爸答应你!”
        满芳见爸爸答应自己,放下心,她感觉好累,累得身体不听使了。她想休息会儿,用微弱嘶哑的语音对满河说:“爸爸我累,你扶我躺下,扒个蛋给我吃。”
        满河说好,赶忙扶女儿躺下,之后拿蛋扒皮。当他将扒好的蛋掰一小块放女儿嘴里时,满芳已昏睡过去,手里攥着个纸条。
        满河打开纸条一看,惊住了,没想到女儿竟有如此高的境界,随后,他将纸条交到医生手里。
        满芳心跳将要停止的时候,医生将她推进手术室。
        
        五
        
        安葬完女儿,满河因悲伤过度病倒了,他不想治病,想到另一个世界陪可怜的女儿。
        可想到女儿临终前让他好好活着,满河坚强地站起来,病好后,有了找母亲的想法。他恨母亲这么多年,如今女儿的死,让他知道亲情大于天,一种莫名的思母心冲破心中怨恨。
        人海茫茫,哪里去找?几十年过去,母亲的样貌,在他脑海里已经模糊了。找人需要照片,母亲曾留下很多照片,小时都让他烧了。他翻箱倒柜,找出一张幸存的黑白照片。
        去派出所查户籍,和母亲罗彩霞同名同姓的人好几百,可能是年头太长,母亲变了颜容,户籍上的照片和他的照片都对不上。
        满河的一个同行出主意,说现在上网的人多,在网上登个寻人启事,或许能有线索。
        满河采取他的意见,在个比较出名的网站,登篇寻找母亲罗彩霞的寻人启事。一个月后,有个自称黄冰玲的女孩打来电话,说她妈妈也叫罗彩霞,满河要找的人,从名字和照片上看,和她妈妈十分吻合。
        满河惊喜万分,说我想见下老人,女孩就把她的地址给了满河。路程遥远,满河坐两天火车,来到黄冰玲的地址所在地。
        这是个偏僻的小村,被大片的松柏林包围着,此时是寒冬季节,阴沉沉的天空飘起雪花。
        在个温暖简陋的农家小屋里,黄冰玲母亲出现满河眼前,他见是个弯腰驼背的老太太,身体瘦得像皮包着骨头。这是母亲吗?满河不敢确定,心中质疑随着明亮的目光传出来。
        这么多年过去,满河的颜容早变了,老太太也不敢确定是她想见的人,有气无力地问:“你是万子?”满河见她知道自己乳名,确信老人就是母亲。
        母亲走的那年是花开烂漫季节,现在是雪花飞舞的冬天,时光匆匆如水,转眼几十年。
        那时花开这时雪,几十年间,自己从个毛头小孩变成个成熟男人,母亲貌美如花的颜容没了,变得满脸皱纹一头白发,彼此都改变不小。
        满河给罗彩霞跪下:“妈,我是万子,我吃您煮蛋来了。”罗彩霞听后,一行老泪流下来,赶忙将满河扶起来:“万子,妈对不住你,几次回去找你,都没脸进村!”
        满河也哭了:“妈,对不起,我来晚了,”老人抢话说:“孩子,你不晚,妈天天煮蛋给你吃!”
        娘俩紧紧拥抱在一起,诉说着离苦。
        平静下来,满河问起黄大力,罗彩霞伤感地说:“一年前去世了,临终前不停念叨你,他是带着遗憾走的,没能见你一面。”
        满河吃惊不小:“没想到干爸对我感情这么深!”罗彩霞听后告诉满河:“你干爸是你生身之父,”满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忙问母亲是怎么回事。
        罗彩霞讲起往事,说他和黄大力是同学,读书时就相爱了,因满河外公外婆和黄大力父母有怨恨,拆散了这对鸳鸯。在嫁满堂之前,她怀上了黄大力的孩子,这个孩子就是满河。
        满河对黄大力有感情,突然从干爸变成亲爸爸,他虽没在言语和表情上出现排斥,但心里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六
        
        两日后,黄冰玲带着满河去给黄大力上坟。
        来的这两天,雪一直下,今天更大。飘飘洒洒的雪花,像风吹起的鹅毛,在满河和黄冰玲的衣帽上越聚越多,远处一看,好似两个会走动的雪人。
        满河跪在黄大力银白色的坟前,脑海里浮现出童年时和黄大力的点点滴滴,泪水模糊了双眼。
        回来路上,黄冰玲将瞒在心里的事说出来:“哥,咱妈得了尿毒症,没多少日子了,”满河傻了,刚团聚,就要永别。
        满河要摘肾救母,幸运的是配型成功。一个月后,母子分别进入手术室,手术很顺利,没有出现危险。然而一个月后,罗彩霞病情突然恶化,生命进入倒计时。
        罗彩霞拉着满河的手,说:“儿子,你有个妹妹叫黄冰卉,小时被人贩子拐跑了,你要将她找回来。”
        满河听后,感觉有成百上千的针扎进心脏,他哆嗦起来,之后眼前一黑,就啥也不知道了。
        满河醒来,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黄冰玲在床边抹眼泪。他问妹妹:“我睡多久?咱妈咋样?”
        黄冰玲用呆滞的目光看着哥哥,语音是嘶哑的:“你睡三天,咱妈昨天走了,临走时捐出眼角膜,她说借别人的眼睛,看咱俩将冰卉找回来。”
        满河想起睡觉时做的梦,梦到自己前生做了很多孽事。满芳临走时捐献了眼角膜,如今母亲也捐出眼角膜,自己将来有那么一天,也要将眼角膜捐献出去。

        

        作者简介:索付,本名:刘索付,男,生于孝庄皇后故里。十五年前开始尝试文学创作,现今已在《草地》、《辽河》、《椰城》、《短小说》、《牡丹》、《有荷文学》、《长江诗歌》、《潮头副刊》、《边城副刊》《内蒙古日报副刊》、《通辽日报副刊》、《通辽电视报》、等大陆及港澳台文学刊物,发表小说、散文、现代诗歌、古体诗词500余篇(首),并多次获奖。
        作者索付通联:内蒙古通辽市科尔沁区大林镇邮局索付信箱收,邮编:028018,手机:15247501052

发表于 2019-2-28 20:16:3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赐稿,欢迎加入核桃源!!!
发表于 2019-2-28 20:46:53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的情节很曲折,我也就自己的观点提点建议啊,小说又三个故事构成,满河父母的故事,满河的爱情故事,满河和养女的故事,三个故事时间跨度很大,似乎不是一个短篇小说可以承载的,所以感觉小说有点简略,还有可以挖掘的空间。其次,我感觉情节有点过于巧合,虽然说无巧不成书,但是过于巧合的情节是会影响小说的可读性的。
发表于 2019-2-28 20:47: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些浅见,希望对您有所帮助,不当之处还请海涵!!
 楼主| 发表于 2019-2-28 23:32: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9-2-28 20:47
一些浅见,希望对您有所帮助,不当之处还请海涵!!

谢谢老师!
发表于 2019-3-1 18:47:07 | 显示全部楼层

别客气,我说的不一定就对啊,咱们可以商榷
发表于 2019-3-1 19:25:03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9-2-28 20:46
小说的情节很曲折,我也就自己的观点提点建议啊,小说又三个故事构成,满河父母的故事,满河的爱情故事,满 ...

波澜老师的看法很有道理
发表于 2019-3-2 15:03:49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老师,欣赏老师佳作
发表于 2019-3-2 15:0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情节曲折离奇,充满了巧合,仔细打磨一下,应为佳作
 楼主| 发表于 2019-3-2 19:36: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9-3-2 15:05
小说情节曲折离奇,充满了巧合,仔细打磨一下,应为佳作

感谢老师的鼓励。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