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驼背表哥(修改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1 13:41: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黄兴波 于 2019-3-7 21:12 编辑

驼背表哥



       驼背表哥是母亲堂姐的大儿子,自我记事起表哥就是个走路低弯着腰,脊背上顶着个大凸的残疾人。按娘家排行母亲是老三,我们喊驼背表哥的母亲叫二姨。二姨家离我们村只有上十里路,二姨在世时,姊妹间就来往得非常贴心、亲热,用母亲的话说:“我和你二姨隔个肚皮跟亲姊妹一样。”驼背表哥自然是我们家里的常客。 驼背表哥腰虽残疾,但有个农村敲敲打打、修修补补的手艺,加上他为人和蔼可亲,村里村外人缘很好。
       那时候物资匮乏,既是三五块钱,农村人看得都非常贵重。我们家做饭的一口小铁锅,锅上圈烧的时间长了烂些小眼孔,做饭时灶火里的火苗直往上窜,高粱杆扎的锅盖被灶火燎得焦糊焦糊的,一口新锅几块钱,母亲迟迟也买不到家。坐在灶火里帮母亲烧火的驼背表哥硬要塞给母亲几块钱让买口新锅回来换上,母亲知道表哥一家日子过得也很不容易,说啥也不要。表哥忽然想起他家前几年换下一口烂了边的大号锅还闲放在那儿,把烂边裁掉能顶小锅用!驼背表哥量好两个锅的尺寸,用手钳咬住锅边一点点往下掰。那时没有电动工具,他花了整整一天时间把一口大锅改成了个小锅,锅边用砂轮打磨得平整光滑,改好的小锅严丝合缝地架在原来的灶圈上。
       邻居家有口头号瓦缸,压酸菜时从上到下撑开了一条长缝,砸扔了可惜,想请驼背表哥给修补下,驼背表哥满口答应,回家不几天就带着工具来了。驼背表哥小心地用手钻沿缸缝两边隔一段并排打两个细眼,用短节中号铁丝把缝隙两边连牢,再用桐油加石灰做成的油调灰勾缝,一口烂了的大缸经驼背表哥修修补补又可以装水装菜了。那时,农村里的小手艺人帮忙干活,主人家也就管几顿便饭,没有钱不钱的事。
       会这个手艺,驼背表哥在家里是个闲不下来的人,东家的水缸漏水了,西家的瓷盆破了,还有找他磨剪子、磨菜刀的,请他去家里或把东西拿来让他修补,他都会应承下来,他觉着乡亲们请他帮忙是对他的信任,人面值千金啊!谁也不能拒绝。苦在脊背弯成了一张弓,站着坐着时间长了那根弯了的腰脊骨像压上了千斤重物随时会断裂似的。身材高挑、面貌姣好的表嫂成了他的帮手,忙乎完这些杂活,表嫂就麻利地把所用工具样样捡拾好,放进小木箱里带回,整齐地放在家里的一角。知恩图报的乡邻们也没忘记驼背表哥夫妻的情义,一些挑担磨脚的重体力活,人们总是争先恐后地找上门抢着帮他们干。
       驼背表哥因走路不方便,出门办事或走亲访友,表嫂多是一路相伴。路上不认识的人听说眼前这个皮肤白皙扎着两个羊角辫的漂亮媳妇就是驼背表哥的内人,惊讶得瞪着眼睛直咧嘴,当面还是夸赞驼背表哥有艳福。表哥表嫂听了这些话只是一笑了之。
       我长大点后,母亲闲下来时喜欢给我聊天,有次聊到驼背表哥和表嫂,我好奇地问母亲:“驼背表哥天生就那样吗?表嫂长得那么漂亮,咋看上表哥的?”我的话好像一块石子扔进了母亲平静的心湖里。
     母亲激动地说,  你哥哥这辈子命苦啊!好在老天爷睁眼,给他了个疼他、愿跟他过一辈子的人。你娃子啥时候也不要小瞧你哥哥,你哥哥年轻时长得人高马大,十九岁那年去验兵,领兵的第一眼就看上了,和我们村建华的爸爸同一年到部队上当兵的呢,母亲的话茬子像倒豆子一样打开了。
       建华的爸爸我咋不知道,他现在是我们镇上的供销社主任,村里的人们找他走后门买点便宜布啊、糖啊什么的,能办的从不拒绝,在镇上住宿上学的孩子们找他买些便宜煤油做饭,一年要省不少钱,风光的让人羡慕极了。
       母亲说,那年代正赶上饿饭,地里的野菜都捥吃个净光。你哥哥当兵的营房就在表嫂家附近,你表嫂的爹连病带饿去世了,撇下你表嫂两个年幼的弟弟和她妈,一家几口人,刚开春就没啥粮食了,只有到山上找些野菜和别的能吃的东西回来充饥。那时,你哥哥在部队食堂做饭。粮食普遍紧张,部队上的伙食也不是很好。知道你表嫂家的情况后,心肠好的他每天把洗锅的净泔水攒在一个水桶里,桶底下总能沉下几粒米,说是把泔水提给表嫂家喂猪,实则让他们一家吃野菜时能搭个五谷味,就这样,你表嫂一家算是渡过了饥荒。
       你表哥常常给他们家“送饭”,假期里还帮他们干些重活,时间长了,不到二十岁的表嫂暗暗地喜欢上了你表哥。她担心人家是部队上的人,有文化,人又长得英俊、潇洒,不会瞧上自己,她就把这份心事藏了起来。
       几年后的一个秋天,你表嫂家后山上的几棵柿子树,没等柿子泛黄,就被人们偷摘的所剩无几。部队上放假,你表哥路过此处,看到表嫂十一二岁的弟弟正要爬上柿树,去摘树顶高处人们够不到摘的那几个柿子,他急忙上前从树上扶下表嫂的弟弟,自己脱了鞋子爬上树顶帮他摘。表哥把一抓柿子摘到手,换手时因站立的树枝太细,只听“咔嚓”一声树枝压断,表哥因一只手拿着柿子没来得及抓住树枝摔了下来,腰部正好平垫在柿树下一个大石头尖上,顿时流血染红了这块大石头,表哥当场昏迷不醒。部队医院检查的结果是,腰脊骨碎成了几截,恢复得好,能站起来弯着腰勉强走路,恢复不好将终生卧床!
       表哥遭此厄运,二姨一家如晴天霹雳塌了天,表嫂一家也是悲伤万分。在医院几个月的治疗和表嫂一家的耐心照料下,表哥最终能驼着腰站起来走路。表哥身落残疾,不能继续在部队当兵,只有退伍回乡。因表哥在部队上立过功,表现好,这次又是助人为乐引发的灾祸,民政部门决定每月发给他一些生活补助金。但表哥这样一个残疾人,回到农村,注定要打一辈子光棍。表嫂私下死心,毅然决定要跟表哥一起回老家伺候他一辈子。
       开始表哥是一毛不拔,死活也不同意。他想,自己成了个残疾人,前路茫茫,不能这样自私害了这个好女孩。伤前伤后,表嫂对他的那一番特殊的好他也不是没有察觉到。
       临出院那天,表嫂为了表明自己的决心和意愿,在医院里当着病人和两家大人的面“扑腾”一声跪在表哥面前说:“我们全家的性命是你给的,以后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会跟着你伺候你一辈子,你啥时不答应,我就跪到啥时!”站在一旁的表嫂母亲也是情义切切,让表哥答应表嫂。在众人的劝说下,表哥不情愿地让表嫂跟着他回了农村老家。
       那时候农村的条件都很艰苦,表哥是老大,下面还有两个近二十岁的弟弟未成家,表哥把祖上传下来的三间瓦房让给弟弟们,他和表嫂在村边简单地盖了两间草房先住。表哥表嫂待人热情大方,小时候我和姐姐总喜欢到他们家去。表哥腰残,在生产队挣不了高分,一家的日子过得很艰难,住的草房子遇到夏季狂风暴雨天,屋里漏得藏不住人。表哥性格和善、言语幽默,把表嫂看的跟宝贝似的,他有一手做饭的好手艺,平时总是变着法把农村一些不起眼的饭菜做得美味可口。表嫂爱吃甜食,表哥到镇上领那点生活补贴,背着表嫂,执意去供销社称个几两、斤把糖带回去。两人恩恩爱爱,从未红过一次脸,日子虽苦,过得却像蜜一样甜。
       表嫂生第二个孩子时, 临到要生的前几天,肚子疼得不行, 村里接生孩子的老娘婆上下摸着表嫂的肚子,满有把握地说,孩子的脚朝下,头朝上,胎位不正,怕是不好生啊!表哥听了这话吓得慌了神。那时,山区农村的交通非常落后,别说到县城了,就是到镇上也没个步行的好路走,生孩子都是在家里找村里的老娘婆接生,遇到难产,大人孩子只好听天由命。去年,村头老李家的孙媳妇就是难产大出血,大人孩子都没能保住。          表哥当机立断要把表嫂送到镇卫生院检查。他驼着腰,岔着嗓门在村里喊来几个人,找木杠的找木杠,找绳子的找绳子,不大功夫就绑成了一个软兜子,表嫂躺在兜子里面,几个小伙子轮流抬着到二十多里路外的镇卫生院。
从屋里走时天已擦黑,抬表嫂的人照着亮急急地在前面走了,表哥驼着腰远远地跟在后面。由于摸黑路,加上表哥心里急乱,走到半路一处小石崖,表哥一脚踩空摔了下去,幸好拽住一棵小树没滚下山坡。表哥身上到处划的是血口子,一只鞋子也摔得无影无踪,他担心着表嫂的安危,不知哪来的劲,打着赤脚摸爬到路上继续艰难赶路。表嫂送到医院,经医生检查无事后,就让抬她的人转过来接表哥,表哥到了医院里,已是深夜两三点钟,见表嫂安然无恙,悬着心算是放了下来。一切平安就好,爱幽默的表哥提着一只鞋子,对表嫂做了个鬼脸,两人会心地笑了。
       以后,我们全家搬到城里居住,和驼背表哥表嫂家来往的少了,母亲时不时会提起驼背表哥和表嫂,只要听说是他们那一带的老乡,母亲定会刨根问底,从那些人的嘴里打听驼背表哥和表嫂的消息。后来得知驼背表哥七十三岁那年因病去世,耄耋之年的母亲难过了好长一阵子。表嫂跟着儿子儿媳们住,孩子们都很孝顺、正干,让表嫂心里宽慰了许多。
       岁月轮回,时光垒加。虽然多年没见过驼背表哥和表嫂了,可他们在我脑海里仍是那么清晰。


通联:湖北省十堰市白浪经济开发区白浪中路38号 黄兴波
邮编:442013




发表于 2019-3-2 17:12:49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物叙事中的情感还应该丰满些~
 楼主| 发表于 2019-3-3 11:13: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黄兴波 于 2019-3-4 21:25 编辑

谢谢老师点评!我再修改下。
 楼主| 发表于 2019-3-6 09:24: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黄兴波 于 2019-3-6 09:35 编辑

文后添加修改了下,请老师们再看看。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