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隐喻的骨骼(组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4 11:13: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阿风 于 2019-3-28 09:30 编辑

隐喻的骨骼(组章)

文/封期任


隐喻的骨骼

最后一个蝶影,散尽秋风,穿过暮色,在天空,划破一片浩渺后,
把农事翻晒出一脸的沧桑,和草木的枯黄。
日夜守望。
那条小路消瘦成一把剪刀,裁剪出草色的血,洇染一根隐喻的骨骼,刺穿远眺的眼眸。
突围而出的寒鸦,在村口那棵皂角树上,把白露凝结为霜,把寒霜揉搓成雪。
一声、一声地盘算着归期。
一声、一声啼碎季节的暗影,用一纸神谕,悲悯柔软的草、纤弱的云,
放牧一枚阳光,庇佑一群牛羊。
挺拔山岗、原野、土地和河流,以及村庄弯曲的脊梁。


时光碎片

荣华褪尽。我在日渐消瘦的季节里拾起时光碎片,组合成一些长短句,叠进渐次枯黄的草丛。
借山后飘来的一缕菊香,把劳顿过后的犁耙、锄头、镰刀,和老牛抒写。
我知道,这样的抒写难以平和跌宕的心灵或情绪,思维或意识。
难以慰籍时光磨瘦的身影,和那粒飘摇的炊烟。
难以抚慰苍老的鼾声回落成均匀的呼吸,搭在檐口。
我依然用尽平生的柔软或坚韧,描摹一场雪,覆盖忧伤的叶子,吮吸泥土里的晴暖,普降一道福祉。
找寻丢失的母语,用分行或不分行的方式,把一个村庄飙升的情感褶皱在棱角分明的季节里。
尽管桦树、枫树、槐树,以及万千物种毛发脱落,可它们依然像老父亲,身子一样硬朗。
依然像老母亲,用灶塘里的火苗,把尖啸的风烹饪成岁月的暖意,无须落墨,
风干的蝴蝶,自成诗语。


青春是否散场

所有的血色都退隐到山脚时,雾霾便把残阳包裹。
山顶上的枝丫,四目乱跳。
伸出的根须,卷曲得像一条条蚯蚓。
神情恍惚。紧紧贴着岩石。
石壁残照中吸收一点余温,暖和一下哆嗦的身子,以及那头牛,
垂怜的一点温存。
尽管身子日渐消瘦,目光依然矍灼。
比如那只鸦鹊。
歌台楼榭后,从后台走向前台,敲打着铙钵,拷问青春是否散场?
扯开嗓子——
喊春……


比如一根草

纸鸢,随着秋风飞走了。
流下的血,把我的愿心、我的希望洇染。
那些叫理想的东西,被霜染白。
那些没有姓氏的草叶,被风刀剪成魅影。
那些大豆、高粱和玉米,以及稻子,留下一地稗草,填补光阴的垛口。

很多人和事就像浪,突如其来,一个赶着一个。
最终落入漩涡,沉入海底。
即使幸存。
生,犹死。
当海神敞开慈悲的胸怀时,浮在海面上的单体细胞,便吮吸太阳分娩时的经血,长成海鸟,或人的模样。

我还有资格去说诗和远方吗?
能够抓住一根水草,便是一种幸事。便可以依附已经变异的单体细胞,叙述暗伤,和苟活的痛。
许你说,这是一种耻辱。
许你说,这是一场自我救赎的祭祀。  
我不用对着天空发呆。
我不用看着一条巨鲸惶恐。
我不用面临一场即将到来的冻雨,将新生的芽孢掐灭在根茎。
我用尽一生的柔和与平缓,努力把自己修成正果。
比如一根草。


沉静,及爱

听冬叶飘落的声音,像感受金色的震撼。
不管是银杏,还是枫树,都在茫然里悉数曾经的过往。
悉数的寂寥,是自己经年的旧根,还是来年的新枝?
我不知道风,落向何处。
而心波上堆积的瓦片,早已寂寥。
我们懵动。
我们像一片冬叶,远离是非,活在自由里,震撼整个冬天,承接屋脊上的疼痛。

承接的冬天,云彩和瓦片是斑驳的,像一件盔甲,穿在大地身上。
让我真实地感受到蠕动的虫蚁,同有趣的动物和植物一起疯长,抖落雪花,化成水,滋润干涸,和渐次合拢的羽翼。
我爽性地吮吸这些雪水,净化灵魂深处的浑浊与污垢。
哈出一口气,暖和生冷和咸涩,把往日的陈旧融化。
把喜爱的故事带到尘世的旮旯角落,衍生一个新梦,写意一片冬叶的桀骜。

不再怀疑春天的遥远。
不再怀疑老人疏松的筋骨能否挺过冬季。
不再怀疑那片冬叶会徒生许多伤感。
不再以一个教父的口吻,去指点那些碎裂的文字。
我只捧起一片冬叶,写下一些短句,告诉地下的亡灵——
冬天不是一个爱情的季节,而拥有的草木香可以承受所有情感的份量,
换来一片冬叶的沉静,及爱。


生命的赦令          

冬日,潜伏在雪地,孕育着下一个季节的明媚。
山后,拔节的声音,像竖琴上流淌的音符,打破一个沉寂的世界。

怀抱冰雪取暖的人,走出低矮的工棚——
砖刀与砖,开始碰撞。
塔吊与搅拌机,开始旋转。
手里攥着的,和安全帽上擎起的时光,棱角渐次分明,色彩渐次清丽。

生命的赦令,斑斓如画,攥在他们手里,
浸出了汗。
尽管殷实的日子,被雾霾掩埋。
尽管都市的霓虹,把赦令涂抹。
他们依然相信,雾霾终会被阳光切碎。蛰伏在雪地里的草籽,终将在下一个季节,亮开彩色的羽翼。


生命的蓝调

最漫长的黑夜开始了,所有的目光都在远眺。
就像那头鹰,远眺一个蓝调,走出黑夜。
远行的步伐像一首蔚蓝色的诗,落叶、虫蚁、雀鸟,以及蜕变的蝉蛹,在诗歌里徘徊。
鹰说:谁跟上我的步伐,我将献给他最美的曲调。
将让他感受天空的浩渺,以及蔚蓝色的美好和绚丽。
感受生命的强大,把黑夜击碎。

时间乒乒乓乓落下,落在冬季,落在那截枯木上。
散落的碎语,像冰块,像雪花,像云彩,掉落满地。
我骑着马儿,赶在猎人前面,不让上膛的猎枪把这只孤鹰击毙。
我替它捡起时光碎片,揣在身上。
期望有一天,这一切,能给我和它,以及所有的弱小带来自由的欢快。

我把这个念想定成一个蓝调。
我把黑色,写成一首蓝色的诗,同破碎的时空放在一起,愿那些不自由的故事不再发生。
也许今天,还没露出什么端倪。
而我看到前方渐次露出了蓝色的光,尽管相距甚远,但越发与我接近。

我知道,黑色是沉睡的符号。
时空的蓝调,消失了黑暗的字眼。
时空的凄厉,像一群母狼看着死去的孩子,突然发出长啸。
我和这只孤鹰就此划上悲伤的音符,像一个洗礼者,像一个优雅的骑士,走进雪莱的平仄。
我的散章,在冬至的饺子香里渐次别致有味。
渐次像一个生命的蓝调,把所有的黑,
擦亮。


阳光骨血

时光穿过散落的叶片,在一地黯然里把一些鲜明的且有个性的辞藻,琢磨成一缕晦涩的风。一些白色粉末,纷纷扬扬。
一只寒鸦,背负村庄的嘱托,在邂逅一场雪。把隐含的守望和焦灼演变成一首朦胧诗,缠绵悱恻,在银装素裹的土地、山岗和河流上,张开想象的翅羽,擦拭天空和云彩一样的门楣。
雕琢一支寒梅的光芒,辉耀一地的苍茫。那颗受伤而亟待修复的心,与一头眼睛发蓝的老牛,把越冬的稻草和秸秆,以及屋檐上缭绕的炊烟,嚼成一首童谣,吮吸着阳光的骨血……


坚守的寂寥

雪的私语,说透了许多物事。
一些难以取舍的情事,像那棵老树,被剥光了衣服,光溜溜地站在雪地。
昨夜的忧伤,潜伏在一只麻雀的羽翼里,赶赴一场雪事,把白色的肉体碎屑堆积成美幻绝伦的臆想,风中飘摇。
不说麦穗丢失秋光而引发无限延伸的悲哀。
不说镰刀闲话门庭而无处抵达深邃的苍凉。
只说叶片褶皱的阳光,翻晒零落成泥的自由与浪漫。
是落地的优雅,还是落幕的离殇?
老树的枝丫迎风唱响季节的挽歌。
怀揣兀自倾怀的爱意,突破无端的误解与绑架。
此刻,坚守的寂寥,葳蕤着雪花飘扬的潇洒,也染白了树干的孤傲。
瘦成一条新路,突破雪的围困,更上云霄……


抑或意识流

故事的链条断了。
断裂的辞藻,穿过枯叶,
一场心灵的祭祀,在草垛上开始。
祭师举起血酒,挥着招魂幡招引假想的炊烟成像曼舞的雪花,覆盖山岗、土地、河流。
几条黑色的狗,用锋利的爪子刨开雪地,撕开白雪掩埋的箴言,穿过季节的坯胎。
散落的光斑洒在山脚,朗照风的嚎叫,以及那些怪异的狂啸。
尽管阳光的背影挡住了眸子。
尽管远处的梵音雪地里短路。
树梢上一只寒鸦咯出一滩红血,染红了荒径,染红了尘土,染红了精神的宗教。
萌发新生的芽孢,听一声鸟鸣……


地址 贵州省兴义市富瑞雅轩小区G2幢21——3 封期任
邮编 562400
手机 18608598932
微信 186089598932
发表于 2019-3-6 11:12:28 | 显示全部楼层
注入了情感的写作,亮起,推荐阅读
发表于 2019-3-6 11:13:42 | 显示全部楼层
多有精彩之笔
发表于 2019-3-8 09:38:04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厚实的韵味,赞,问好封兄。
 楼主| 发表于 2019-3-9 12:45: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飞非 发表于 2019-3-6 11:12
注入了情感的写作,亮起,推荐阅读

谢谢荐读!
 楼主| 发表于 2019-3-9 12:45: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飞非 发表于 2019-3-6 11:13
多有精彩之笔

谢谢赏析!
 楼主| 发表于 2019-3-9 12:45: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青海李朝晖 发表于 2019-3-8 09:38
精彩,厚实的韵味,赞,问好封兄。

谢谢点评!
发表于 2019-3-18 11:24:26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流畅,遣词生动,构思独特,笔墨饱满, 韵味独到,余味不尽,点赞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9-3-28 09:26: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杨长华 发表于 2019-3-18 11:24
文笔流畅,遣词生动,构思独特,笔墨饱满, 韵味独到,余味不尽,点赞问好!

谢谢赏析!
 楼主| 发表于 2019-5-6 12:14: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河南棠棣 发表于 2019-4-4 23:04
大手笔

谢谢点评!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