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初春(外三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4 21:44: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岷江河畔 于 2019-3-4 21:50 编辑

初春(外三章)
     杨发勋


        刚过立春,这才几天的阳光,季节仿佛就在迎娶夏日的新娘。
        我那忙碌了一冬的防寒服,只好悄然退隐,羞于见人。


        以春为轴,季节忽左忽右。昨夜,北风敲门。两只猫叫着对方的名。我蜷缩在被窝里,只当没听见。
        清晨,天空展开的宣纸遮蔽了混沌的世界。那件防寒服,再一次挺身而出,伴我出门,给我以温暖。
        原野上,蓓蕾像锥子,在宣纸上戳出无数蜂窝眼。


        毕竟这是春天。即使再来一场雪,“也不能让一棵禾苗倒退着,走回到种子,让一朵花的绽放嘎然而止。”


枯草


        草,把身子分作两半。枯,仅是冒出泥土那半,已走到了尽头。
        于黑暗中挣扎,摸索,不断扩充的那半,从泥土里吸取所需。
        那里有它缔造的持久而庞大的帝国。在雪尚未溃败之前,只是暂且不露声色。它一直揣着破解冬天的密码和与春天接头的暗号。


        春雷炸响,原野上
        绿油油一片,全是它输送的生力军。


冬山


        瘦身后的冬山,活像
        修面理发后,一个男人的中年,看上去,年轻了十岁。


        脱下身披的浮尘,放下手里的乾坤 ,自然也放下了一片片落叶。
        不卑,不亢。
        敬重心中的神,敬重那些卑微、弱小的生命,敬重诗和远方,
        入定一方水土的淡远与宁静……


        静候冬雪护肤,
        遥望春风过境。


存在


        沙漏里最后漏下的一粒沙,落成沙丘最高的海拔。翻转续漏,我已分辨不出
        又是哪一粒作为先行的勇士开始新的轮转。
        钟表的时针,分针,秒针,按照各自的步子不停地转动,时间一如我正说着的话,一字一句的消失。

        我所认知的同类,总是“从自己的哭声开始,在别人的泪水里结束。”
        中间这那段时光,可用来笑对人生。而我,从一部名著里,读到了钢读到了铁,读到了最好的注脚——
        不因虚度而悔恨,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


        远山,是一把永不锈蚀的钥匙。
        人死时,就会想到它。
        为此,有的人升上了与神共舞的天堂,而有的人却掉进了万恶不赦的地狱。


        不分贵贱,
        不分好坏,
        入土的人骨都有肥效。

        2019.3.4

发表于 2019-3-6 11: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以春为轴,季节忽左忽右。
欣赏
发表于 2019-3-6 11:16:06 | 显示全部楼层
春雷炸响,原野上
        绿油油一片,全是它输送的生力军。

赞一个
 楼主| 发表于 2019-3-13 00:06:2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老师阅评。祝安好。
发表于 2019-3-15 11:42:07 | 显示全部楼层
沙漏里最后漏下的一粒沙,落成沙丘最高的海拔。
 楼主| 发表于 2019-3-16 16:36:26 | 显示全部楼层
河南棠棣 发表于 2019-3-15 11:42
沙漏里最后漏下的一粒沙,落成沙丘最高的海拔。

谢谢老师鼓励。祝安好。
发表于 2019-3-18 11: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流畅,遣词生动,构思独特,笔墨饱满, 韵味独到,余味不尽,点赞问好!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