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四季之声(散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5 09:21: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武如 于 2019-3-5 09:23 编辑

                                                                            四季之声(散文)
  
                                                                 文/武保军

                                                                【一】  春
  
  春,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
  著名作家王蒙在描写春时说:“咣当”一声,春来了。这已成典范了,其实,作家笔下的春是千姿百态的,主要春自身更是千姿百媚,妩媚多姿,就如同欣赏一个美人,因角度不同,落眼点不同,我们看见的美人便各具神韵,或娉婷或婀娜抑或是娇媚,我要说的是,春,就是一个美人,是一个未出阁的少女。
  春的到来,你说是悄无声息也好,还是于无声处,胜有声也罢,总之,春,就是一个飘然而至的美人,诗人说:春江水暖鸭先知。这已是老黄历了,应该是:春江水暖女人先知,在春寒中,姑娘们早已去窥视自己放在箱底下的裙子,对美丽的渴望,对展现自己美好身材的欲望,早已变得跃跃欲试、亟不可待……
  春是美的象征,春是美的霓裳。
  春节过后,农民们就开始掂量自己一年的土地,盘算着一年的收成,筹划着自己一年的日子,一年之计在于春。农民便忙碌了,倒腾出自己的农具,收拾自己的心情,对光景的渴望溢于言表,其实,春是被农民勤劳的双手牵引而来,是农民走往田地上喜悦的脚步踏来的,是吆喝牲口的鞭子,那脆脆地鞭花声撼动而来的,春感知于农民的勤劳,农民感动着春的律动,如要把一年盘整为人的一天的话,那么春就是这一天最最重要的之晨了。
  春的温暖带给土地的萌醒,春的温馨带给人愉悦,和煦的春风迎面洒在每个人的脸颊上,就如同粉扑子撒香粉于面颊,在春风淡淡地香甜中,每个人都感到春的舒坦;大地开始伸展腰身,树木花草也在抖抖一冬的懒散,开始舒筋活络,然后笑了,舒心地笑着。
  你看吧:花儿树儿赶着拨儿在打理自己的腰身,最先急不可耐的是急性子的荠荠菜,它深知先入为主的道理,在春寒料峭中首先把自己献给土地,献给日月,白色的小花就为了装扮着春的发髻,给人以清新之感,同时又是人们最爱吃的野菜,它便有了野菜之王的美誉。到了杏花桃花梨花开始露峥嵘时,那更是春的一个高潮,花骨朵可以说是在自己的母体孕育了一个冬季,随着春的胎动开始自己的成长,胎衣的包裹终究会让花神的婴儿展露出自己的四肢,人们最爱桃花了,尤以桃花的妖冶、妩媚而让人陶醉,故此,描写桃花的诗句比比皆是,俯首即拾,历来为文人骚客所谓垂青,著名的诗句有:满树和娇烂漫红,万枝丹彩灼春融。何当结作千年实,将示人间造化工(唐吴融:《桃花》)。就是连人们邂逅的爱情,也往往称之为:交了桃运,可见人们对桃花独有的青睐。
  桃花在自己艳丽、热情奔放的外表下,深深地掩饰着内在的娇羞和温存,如此,桃花就是一个少妇,而杏花看似像是一个冷艳的寡妇,满含淡淡地忧伤,然而,其内在的芬芳与感情,忧掩于自家淡白的面颊之下,其感情的丰沛丝毫不逊于妖冶的桃花,但是,诗人们总是赋予了杏花一种似愁似忧的魂魄,这是因为诗人爱在忧伤迷离中去表现杏花的芳姿,如诗:恻恻轻寒剪剪风,杏花飘雪小桃红。(唐•韩偓《寒食夜》,因为杏花到来于春寒中,是一个早起者,红杏最先出墙来,杏花的颜色是白里透红,远看这红很有一些浓烈之情,近看这红却似有似无,就如韩愈描写草色的诗一样:“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然而,春的使者又不完全是那些花儿,因为春的体香会陶醉所有的生灵,就连那些看似孱弱的小草也在春风中“吹又生”,撒着欢儿、争先恐后地从地下钻出来褪去自己焦黄的外衣,戴着绿绿的翠帽,赶来赴春的约会;弱柳在春的召唤下,从没有晚来一步的习惯,在春的亲吻中开始酥动,一直飘扬着自己的喜悦:“柳径无人,堕絮飞无影。”
  在这个季节,如有一场春雨的到来,那是极为可贵的,复苏的土地,蒸蒸日上的万物,都急需甘露的滋润,春雨贵如油。你看吧,一场春雨过后,大地上的万物就会撒着欢儿地伸展自己的腰肢,向春向大地摇摆自己的惬意。
  春,就是以土地的复苏,花儿的开怀,来开始自己的使命,这是生命的一个开始,是春由少女走向少妇的开始。
  
                                                           【二】夏
  
  夏,一个孕育的季节。
  春的开花都是为了孕育,而这个任务就交给了夏,但是,它又是一个狂躁的季节,之所以狂躁因为它肩负着大地的许多嘱托,承袭了春的脚步,而又承载着到秋的过度,一条扁担担两头,其责任可想而知。
  夏,就是一个粗壮憨直的汉子,其实更像一个少妇,汉子们的劳作就是让自己的女人为自己孕育,点豆成金,洒水成河。
  农民们的劳作强度在这夏天里丝毫没有减轻,各类作物的成长需要管理,他们希望就在于,自己的手上付出多少,将来就该有多少的收获,这时的农民对自己未来的收成还在敲小鼓,在秋里是不是丰收也在忐忑中,虽然一如既往地付出自己对土地的感情和汗水,然而,夏的狂燥,暴雨的无常,或是夏吝啬自己的雨水,这都让庄稼的长势变得飘忽不定,庄稼需要雨水,过了就涝,少了就旱,有时付出的劳作不一定能获得完全的丰收,因为夏的脾气古怪,没有定数。然而,庄稼需要太阳热烈的感情,只有这热烈对于世间的万物不是虚情假意,大地需要的就是浓烈炙热的感情。
  农民更需要夏的友情。
  夏天的雨,也是狂躁和桀骜不驯,小时候在乡下的田地里,每当乌云突变,那天空中的云就像突然冒出来的一样,立时就在天空生成,翻滚着开始聚集,空旷的田野上似乎要被乌云压垮了一样,田里的人们无处躲藏,让你感到恐慌。乌云聚集到了一定的厚度,那雨就要来了,这时的天空会发出一种呜呜中略带着些许清脆的响声,由远而近,向大地袭来,仿佛这时汹涌的洪水要奔了过来一样,这就是雨头,这是一种神奇的景象,勤劳的农民,听到雨头的鸣叫,才义无返顾地开始往家跑,雨头追赶着慌慌地人们……。
  另一个景象就是东边日出西边雨,夏天的雨虽说狂躁但也神奇,一条路就能阻止雨水的过界,那边暴雨如注,这边艳阳高照,不见雨水的莅临,实在有趣。
  一场暴雨过后,被滋润过土地上的庄稼感受到了惬意,你从玉米地旁走过,“咔咔”之声就会落入你的听觉范围,这清脆的拔节声就如同是庄稼的笑声,庄稼人最爱听这音乐般的声音了,如同是少妇的胎动,带给丈夫的永远是合不拢嘴的笑意。
  农民咯咯的笑声来自庄稼的茁壮和大自然的风调雨顺。
  大田的土地,满满当当地种满了希望,每个垄之间都被塞进了勤劳,空气中氤氲着汗水的味道,田间地头留下的是希望的脚步。
  夏天里,农民在劳作与祈祷中用自己的汗水浇灌着每一棵的庄稼。
  夏天的风没有柔和,夏天的太阳没有了和煦,夏天的一切都在茁壮着,一望无际的绿色,一望无边的希望在大田里飞奔。
  夏天的一切,让诗人没有了更多的词汇,我发现,诗人的语句少了,是不是因为夏缺少柔美,更缺少浓烈的脂粉味道,但是,夏日里的荷花,多情善感的文人们是一定不会忘记的,映日荷花别样红,让他们爱得癫狂,搜肠刮肚地赞美芙蓉国里的那些妩媚。“吟罢清风起,荷香满四邻”。(唐•裴度)“月明船笛参差起,风定池莲自在香。”(宋•秦观)诗人们爱花,总会用这个季节标志性的花卉来吟诵自己的情怀。
  其实春花和夏花各有各娇美,各花入各眼,赶着趟儿的花固然有其自己的思考,不去应景凑热闹的花儿更是有自己独到的情怀和考量。荷花以自己独有的绰约风姿,为夏的火热贡献了自己独有的风景,你说它争不过桃花的妩媚吗,它没有杏花的冷香吗?其实,聪明就是各安其位,各自的神韵才能露峥嵘。
  夏,胸怀宽大母亲,在自己的威严与慈祥中包容了万物的恬噪,允许他们在各自的轨道上自由自在地生活,贡献着自己的那份火热,蝉不在夏里鸣叫,那蝉还叫蝉吗?
  其实,我喜欢夏的性格,在狂野中又不失一份温柔,在炙热中不失阴凉,刚柔相济正是夏性格,这样的性格,让夏在日月的交替中没有失掉自己的个性。
  
                                      【三】 秋
  
  秋,是一个收获的季节。
  经过一个夏季的妊娠,秋到了,终将要分娩,这秋就变得踏实了。经过春种夏播的劳作,农民这时终于露出了自己期盼的笑脸了——可以舒心地笑了,以往对于收成的纠结与担心,在这时都失去了水分,换来了一个踏实的秋,终于有了分晓:壮硕的秋之婴儿就此诞生了。
  汗水换来了沉甸甸的秋,望着被压弯筋骨的稻谷,农民这时可以站着颔首而笑了,你可以看到,一个个不甘心被包裹的玉米露着自己金黄的牙齿,争相展示自己的圆润,秸秆怀抱着自己的婴儿骄傲地立于秋之原上,向着秋风,向着大地,向着耐心侍弄过自己的主人,无不骄傲地舞动着;棉花,每个农民为之精心打置的宠儿,在自己的枝叶下开始“吐丝”,一朵朵的洁白如同一个个秋之眼,窥视者大地,如果在月光下你去欣赏,这一朵朵的花就是像是大地上飘动的星星,充满了诱惑和神秘,棉花的秸秆已是瘦骨嶙峋,这就是付出后的秋,没有索取的奉献。
  果园里的苹果如同一个个婴儿的小脸,红扑扑地在树枝上荡着秋千,这里满是欢笑,满是秋实的浓郁芳香,这是果农实实在在的秋,因为挂在树上的果实就是果农那汗水的结晶。
  秋,充满了果实的芬芳,这是一个投桃报李的季节,农民们没有伤感只有喜悦,粮食满囤而溢,这是过日子踏实的底气,一个快乐的后盾。
  翻整土地,收去果实,种下麦子,就又播撒了希望,年复一年,这希望、这收获就在日月的往复更替中,充实着我们的粮仓,殷实着劳动者的家底。
  一切收割完毕,这秋就开始向寒冷滑去。
  我常常一个人去踏秋,我喜欢秋之原,空旷的四野因有麦苗的衬托从不显得孤寂,这时秋的尾巴没有被割净,秋风飒俐,还可以嗅到这秋浓烈的余韵;站在寂静的土地上,放眼望去,喜鹊在树上叫着,放羊的老者吆喝着,把鞭子甩得声脆,深秋的土地还没能睡去,这绿油油的麦苗为它打着昭魂伞,树叶做着最后的抗争,水渠里的水被这秋厚实的躯体吮吸的几乎干枯,水洼中一群麻雀在嬉戏……
  空旷的原野上只有新起的麦苗还在翠绿着,其它的都在裸露着,原野的空旷显得更加地遥远、幽深和深邃。伫立田头,你能无限地释放自己的情绪,你可以想象着来年,你也可以啥也不想,尽情地让秋的风撩去你的郁结。
  欧阳修著名的《秋声赋》中对秋声的描述极为生动和形象,但他也借秋声告诫世人:不必悲秋、恨秋,怨天尤地,而应自我反省。我有时也想,历代文人总是把秋表述为萧杀之色,难道他们不喜欢秋的收获?而是把秋风扫落叶的伤感带到自己的忧烦中?
  我认为,秋是一个睿智的中年人,很是有情有义。
  深秋的菊花以其特立独行的品行,百花尽,汝独来,魏然立于秋风的刀尖上,不畏萧瑟,宛若春风拂其身,其傲骨和我们民族的性格相吻合,所以,深受志士仁人的喜爱,有了菊花的铮铮傲骨,这飒飒的秋风也就不显得萧瑟了,“花开不并百花丛,独立疏篱趣味浓”。“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菊花有如此的傲骨,对这秋,哪里还能说是萧瑟的!
  若果说秋实是秋的本质,那么秋菊就是秋的旗帜。
  一场秋雨一场寒,一阵阵凉风紧凑地刮着,这到了一个令人伤感的时候,树上的树叶开始飘落,无声无息,就如同一个感伤的瘦的诗人掉下的泪水,这时:“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有时绵绵的秋雨确实能让人触景伤怀,虽然秋雨不是贵如油,但也是好雨知时节,这时的土地急需雨水的滋养,刚刚播下的种子待着发芽,这秋雨秋风正是催春的号角,把自己带入冬的考验,以强建自己的筋骨。
  这时,冬就要来了。
  
                                       【四】 冬        
  
  冬是季节的喘息。
  冬来的豪爽,来的奔放,来的造次。
  人们还沉浸于秋的萧瑟中,冬,就来了,不知是谁首先犯规,仓促地过界,秋的地盘还在人们的想象中,冬的地界已开始存在于人们抵触的世界中了,然而,这冬,就迈开自己的脚步踏了过来,人们喜欢也好,讨厌也罢,这冬就这样粗枝大叶地来了,它没有春“咣当”一声的报警,不会理会人们的感受,这就是冬的脾气秉性。
  其实我也蛮喜欢冬的精气神,它没有造作的柔情,就像一个性格粗壮的汉子,讲究实力,讲究真实,虽然冬有着生物杀手称谓,伟人毛主席说过:冻死苍蝇未足奇。这冬天委实是大自然的保护者。
  说起冬天,人们最先想到的就是雪花的飘飞,这确是冬的象征,“风吹雪片似花落,月照冰文如镜破。”历代文人骚客把雪描写的淋漓尽致,佳句迭出,我们不用想象,当你踏上“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原驰蜡象”雪后的原野时,你的感受会是多么的神怡,有的诗人说:在平原上吆喝一声很舒服。在站在白皑皑的雪地里,不用吆喝就感到了舒坦。
  雪给土地盖上厚厚地一床棉被,田里的庄稼开始了自己的睡眠,呼吸着土地的精气,拥着雪的灵光,畅想着自己在春到来时,如何撒着欢儿去赶春的大集……
  雪,是大自然的精灵,是大自然泪腺里的结晶体。
  我喜欢冬的另一个原因:因为冬还是春的桥头堡,英国诗人雪莱说:“冬天来了,春还会遥远吗!”这冬就是春的外衣,一旦脱去,春就会跳进我们的怀里。
  冬闲可以让土地翻个身,四脚八叉舒服地睡上一觉,也让农民有了算计生活的闲暇。
  我们赖以生存的土地是多么需要冬给自己这个喘息的机会,一个汉子累了不管有多么地强壮,总有微恙或者是奔波累的时候,这就需要歇息,这冬就是土地的港湾,同时也是农民歇脚的季节,只有在这个时节,勤劳了一年的农民才可以停下自己赶往田地的步伐,坐在炕头上,欣喜地细算着自己今年的收获,盘算来年的花销,憧憬着下一年的好光景,筹划着自家的房子何时翻盖,有谁比这时的农民更喜欢冬了?
  冬,并不是死气沉沉的冬,它有着自己活力,这活力在土地里,在雪花飘舞的婀娜中,在枝头蛰伏的绿色中,甚至在草儿心里,更在傲雪盛开的梅花中,这冬天的梅花和雪花一道称为冬的并蒂花,因为梅花在冬雪中开放,实在让人叹为观止,“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宋代卢梅坡吟诵道: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这些都是对梅花的赞誉,伟人毛泽东更是对梅花有着自己的深刻的理解“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
  梅花是冬的精神,雪花是冬的灵魂。
  我们赞美着冬天,春就在冬的母体里孕育,没有冬,春姑娘就不能落生,更不出落成一个俊巴的俏姑娘。
  我在这里赞美四季,它委实是我们人类的寄生体,让我们在每个季节里都活色生香,没枯燥,因为,每个季节都有自己标志性的花儿来出班竞赛,为此,四季总是丰富多彩,不会贴上枯燥的标签。
  四季,高奏着自己的歌声,优美动人。
  

通联:武保军。河北衡水市经济开发区顺兴街1499号恒大城2号楼1303
电话:13031839460
邮编:053010
微信:13031839460
邮箱:1149368945@qq.com

 楼主| 发表于 2019-3-5 09:24:26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大家喜欢
发表于 2019-3-5 14:30:53 | 显示全部楼层
春夏秋冬复一年,周而复始是轮回。该文对四季的描述和解读非常生动,欣赏美文!
 楼主| 发表于 2019-3-5 15:28:49 | 显示全部楼层
情系平民 发表于 2019-3-5 14:30
春夏秋冬复一年,周而复始是轮回。该文对四季的描述和解读非常生动,欣赏美文!

问候首版,感谢高评,谨记于心!祝福!
 楼主| 发表于 2019-3-7 08:19:27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点评,谢谢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