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2019-3-6 11:26: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琴 月
     725日,晴而热。
琴月坐在屋里缝着衣服,天气的炎热令她有些烦躁,于是便扔下手中伙计,拿了蒲扇坐在门口的青石上纳凉。
守寡的她独自住在村落的后山坡上,由于丈夫在新婚的第三天上山砍柴被野兽咬死了,村里人都认为她是克夫不祥之人,没有人愿意与她来往,何况“寡妇门前是非多”。
琴月独自享受着地势带来的凉爽,此时人们多已午睡,小山村显得格外的宁静。远处,村外的小路扬起了尘土,一群人向山村走来。不久便进了村,顿时小山村沸腾了,琴月听到了小孩的哭声和老人的哀嚎声,当这群人走进山坡时琴月才看清,原来是一队日本兵。这群日本兵虽然有些狼狈但不是抓着鸡就是赶着牛羊,琴月知道外边在打仗,但由于小山村地处偏僻,所以一直没有受到战火的摧残,这伙日本兵不知从什么地方闯进了山村,琴月见这伙日本兵朝山坡来了,慌忙回到屋里拴上了门。
       一阵嘈杂的脚步和叫嚣声涌进了小院,鸡的飞鸣和猪的哼叫,琴月知道这个年难过了。“咣当——”屋门被踹开了,两个日本兵闯了进来,看见琴月就如疯狗般扑过来,撕扯着琴月的衣服,单薄的衣衫被扯开露出了里面的红肚兜,肚兜上绣着一朵清新的莲花。
“八嘎——”一声大呵,进来一黑大个日本兵,在黑大个充满敌意的眼光里,两个日本兵胆怯了,灰溜溜的退了出去,黑大个对两个日本兵喊了句什么,两个日本兵丢下鸡和猪溜出了院,随大部队上山去了。黑大个回身看了一眼衣衫不整呆立在炕边的琴月,竟用一口流利的中国话说:“你的云髻好美”,然后转身走了。
这队日本兵在山上驻了下来,有时去村里抢些粮食和牲畜,有时就在身后的山里打猎,村民无奈只有忍受。但没有日本兵骚扰琴月的小院,琴月感觉是由于黑大个的缘故,因为他经常坐在琴月门前的大树下发呆,看着琴月在院里忙活。
7月29日,日本兵来的第三天,晌午。
琴月在院子里喂鸡,黑大个从门外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两个野兔放到了琴月的面前,并向琴月要了碗水喝就走了。
以后的两天黑大个或中午或傍晚都会送打来的野味,有时来了坐在屋口看着琴月在炕边做针线活,琴月没有和他说过话,但没有了害怕,感觉黑大个的眉宇之间好像有些什么。
8月3日,傍晚。
黑大个给琴月送来了一大块鹿肉,黑大个转身想走,琴月喊住了他说:“这个肉我不会做?你帮我炖了好吗?”黑大个脸上掠过一丝喜悦,麻利的卷起袖子开始拾掇起了鹿肉,琴月在灶边生起了火,和黑大个一起炖鹿肉。
天也黑了,鹿肉也炖好了,黑大个用大腕盛了一碗放在桌子上,而琴月则盛了两碗米粥说:“一起吃吧。”黑大个没有说什么就坐了下来。琴月看着黑大个低头吃着,便试探地问道:“那天为什么救我?”黑大个抬起头眼里有了不一样的光芒,“你很像亚子,”黑大个注视着琴月说:“亚子也爱梳高高的云髻,而且……而且也有一件绣着莲花的腰卷”,琴月脸一红,起身坐到了炕边。
话已开,黄色的烛光为屋里增添了些许温情。黑大个说自己叫小野春郎,家住在日本长崎,家里都是农民,战争一开始就被征兵来到了中国,离开了新婚一年的妻子池边亚子,几年里自己都中国化了。由于自己就是农民所以知道中国人的疾苦,在中国打仗这几年里从没有抢过老百姓的东西,没有欺负过中国的老百姓。由于另类,部队里的人都不喜欢他,但由于自己长得黑壮,所以也没有人欺负他,反而有些怕他。小野从衬衫里拿出一张相片,上面是他和妻子亚子的合影,相片里的亚子梳着高高的云髻,穿着和服,脸庞和琴月很像。看着小野眼里透露出的欣喜、思念还有淡淡的忧伤,琴月的心底竟涌上了莫名的哀愁,夜里琴月梦见自己在丈夫的怀里哭泣。
接下来的几天,小野经常来,带的野味也比往常多了,并帮助琴月收拾院子,修补院墙什么的,有时也下地帮干些农活,村里人看着眼里闲话说在嘴里,但没有人愿意接近琴月,也惧怕小野。小野有时就在琴月家吃饭,而且吃饭时经常说起自己以前的生活。
8月6日,天有些阴。
小野一整天都没有来。晚上,山上传来哭泣哀嚎声,小野白色的衬衣上沾着血走了进来,脸色十分难看,进来屋一把抱住了琴月,琴月一惊想挣脱,但小野的身子开始颤抖久久不能平息,琴月呆呆的站着,任小野抱在怀里,慢慢,慢慢……小野平静了下来,放开了琴月。
小野坐了下来,琴月打了点水让小野洗了把脸,小野长出了口气,说道:“日本的广岛被美国炸没了,人全死了,部队里的士兵很多家都是那里的,他们先是痛哭,接着好多都自杀了。”小野右手紧紧捂着装着相片的口袋继续说道:“我们这几十号人本来就是溃退的部队,躲在这个山沟里缺吃少穿的,人人都想回家,可如今他们的家没了,怎么还能活呀!”琴月默默的听着,默默的看着眼前这个悲伤的男人。
以后的几天虽然小野照例来帮琴月干活,但话明显少了,有时站在那里发呆,琴月看得出他的担心和忧愁。
8月9日,多云,小野没有来。
8月10日,有风,小野没有来。
8月11日,小雨,虽然是白天但天有些灰暗,让人感觉好像一整天都是傍晚。独自呆在屋里的琴月有些心神不定,不能久坐,时不时站在屋门口向外张望,自己都感觉自己有些奇怪,怎么担心起小野来了。
雨天让夜晚早早的来临了,琴月想睡了,刚铺好床房门被撞开了,小野身上湿漉漉的,脸红红的,眼神涣散而无光,像宇宙的黑洞,摇摇晃晃的走到了琴月的跟前,琴月闻到浓烈的酒味,琴月刚想说什么,小野已经将琴月扑倒到了床上,并开始撕扯琴月的衣服,琴月本能的反抗起来,才秋的衣服还是有些单薄,不几下上衣被力大如牛的小野撕掉了,露出里面绣着莲花的红肚兜,莲花在摇曳的灯光下竟然有几分艳丽,野兽般的小野盯着莲花突然停了下来,琴月借机推开了小野站在炕边。小野像个孩子一样跪在琴月跟前,双手死死的抱住了琴月的双腿,将头埋在琴月的腰际哀哭起来。琴月没有管敞开的衣襟,而是轻轻的抚摸着小野的后背,许久,许久……哀哭变成了抽泣,随后抽泣的间隔越来越长,小野竟睡着了。
清晨,小野醒来时,琴月已经做好饭,而且将自己沾血的衬衣洗了,床边放着一件干净的粗布小褂,便穿了起来。“那是我丈夫的。”琴月见小野穿着小褂挺合身的便一边盛饭一边说,昨晚尴尬的事谁也没有说,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吃饭的时候小野说两天前自己的家乡也被炸了,家人都没有了,部队里的士兵又有几个自杀了,他一连醉了两天。昨晚又把自己灌醉便冲下了山,说到这儿小野低下了头,琴月没有言语只是剥了个鸡蛋放到了小野的碗里,小野抬起头注视着琴月,眼里竟有了泪光。
8月15日,晴空万里。
一大早小野就来了,黑色的脸膛没有表情,没有和琴月多说话便干起了活,把小猪拱坏的圈墙修补了,把鸡舍的栅栏加密了,小野说这样可以防着点黄鼠狼。又将西屋脱落的泥墙补好了。中午还特意回了趟部队背枪到山后的树林打了一次猎,傍晚时分带回了许多山鸡和野兔,并亲自下厨炖了一锅兔肉。琴月感觉小野的举动有些怪,但没有问还是象往常一样吃着饭。小野往琴月的碗里夹了块肉说道:“部队等来了命令,今天晚上撤离。”琴月的手抖了一下,低下头慢慢的嚼着肉……
饭后,琴月像往常一样收拾着碗筷,小野默默看着眼前劳作的女人,竟是那么熟悉和温暖,不由得慢慢站起来从背后轻轻地抱住了琴月,琴月没有抗拒而是顺势靠在小野的怀里,“别走了,留下来过日子好吗?”琴月在小野的耳边喃道,小野将脸紧紧的贴在琴月俏红的脸蛋上。
窗外,天空中的月亮亮的挂着,皎洁的光柔柔的洒在了床边的红肚兜上,上面的莲花竟是如此的柔美。
远处的山上,日本兵在慌乱中退去……
这一年是1945年。
(作者:李胜国  地址:河北省临城县梁村学区  联系电话:13930998612 邮箱:ai3801008yi1sheng3@msn.com   QQ:601983207)
发表于 2019-3-6 20:50:09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老师,你写这个不怕有人说你美化侵略者?
发表于 2019-3-6 20:50:34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小说的角度说,这篇作品的情节进行得有点快,过于简略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3-7 11:14:54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化?没有想过,只是觉得,这是一场互相伤害的战争,不管是那方,都会有失去亲人的痛,而造成的伤痛是深邃的,也许唯有爱才能抚平吧.
发表于 2019-3-8 15:08:0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感觉这篇小说还是很不错的。战争只是某些政客的战争,与百姓无关,即使是被迫参军的士兵,也与他们无关。他们会思念家乡和亲人。这篇小说应该就是在这种理念下写出来的。因为琴月与妻子的相似,让小野回归了人性。并有了后来的这些故事。故事情节设置还是不错的。
发表于 2019-3-8 16:13:0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一篇战争背景下的爱情小说。爱情没有国界。狭隘的民族恨下面也不是不可以爱情。关键是小说除了虚构艺术,还需要合乎情理,不能违背一般人的思维。
作品中日本鬼子进了小村烧杀抢掠,另一面这个女人却对一个侵略者心生情愫。不管是不是真爱,我个人觉得不符合那种环境下人们的正常情感,而且那个黑个的行为也不是源于对这个女人的爱慕,可能是疗伤……
 楼主| 发表于 2019-3-8 20:19:3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万分感谢版主的回复,您们的回复是我写作的动力,受益匪浅。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