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月光洒满生命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6 16:54: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祁敬君 于 2019-3-6 16:58 编辑

                                                                                            月光洒满生命路(字数1932)


                                                                                                            祁敬君



       月是故乡明。然而,我却从没见过故乡的月亮。
      18岁前,生活在辽东一个山村。我熟悉那里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熟悉那里的乡邻,那里有我的童年。长大后,外出读书,在沈阳工作定居,一住就是40年。我爱沈阳,这里有我的事业,有我的妻子儿女,有我的同事朋友,还有傍晚去漫步的古老的北陵公园。
      但打记事起,母亲就告诉我,故乡在山东。于是,山东文登山前村成为我幼小的心灵魂牵梦萦的思念。山前村,镌刻在我心里的故乡,不仅是我的出生地,更有我的救命恩人-----
       我2岁那年,发烧,没钱看医生,就在家里用湿毛巾退热。几天过去,不但没退烧反而更加严重。母亲请来村里的郎中给瞧瞧,老郎中说这孩子眼看不行啦,得赶快去文登城。
       当时,连发霉的地瓜干都不管饱,哪有钱去医院啊。母亲从一早跑出去借钱,直到日落西山,手里攥着几十元钱,灰头土脸地拖着疲惫的双腿摇摇晃晃跑回来。母亲抱起我,与父亲一起奔向文登城。
深秋季节,夜幕降临。母亲与父亲几乎是一路小跑。夜,静极了,只有父母急促的脚步声。淡淡的月光,洒满去文登城的土路。母亲担心我死了,一路上,时而掀开小被,借着月光,看看我是否还有呼吸。
      东方露出鱼肚白,终于到达文登医院。尽管秋风瑟瑟,母亲与父亲的衣服都湿透啦。母亲的双腿木头一般,脚板满是血泡,不听使唤,再也迈不动了。医生接过奄奄一息的我,母亲一点力气没有了,瘫坐地上,凌乱的头发上沾着几片落叶。
经过一系列检查,很快确诊我是小儿肺炎演变为脓胸。病情十分危急,救治不及时很容易导致死亡。医生厉声训斥母亲,你这妈妈咋当的,孩子病成这样才来呀!
       母亲泪流满面,羞愧难当,有苦难言。
母亲每天抱着我,看着护士从我的肋骨缝刺入粗针头,抽出几大管脓水,心如刀绞。
经过半个多月穿刺引流,我的病情好转。这时令人焦急的消息传来:从家带来的几十元钱,用光了。母亲与父亲急得团团转,不知如何是好。没想到,医生依然如故每天给我治疗。20多天后,病愈可以出院了。但,欠医疗费好几十元。60年代初,好几十元,对我家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母亲与父亲,一筹莫展。
       不料医生却宽慰我母亲别急,医院派人去我们村了解了,知道我家5个孩子,就父亲一个劳动力。欠下的医疗费全部减免啦。
我听到这里,早已热泪盈眶——故乡啊,文登城医院,挽救了我的幼小生命,恩重如山,爱如海深。
        屋漏偏招连夜雨。我出院不久,父亲患胃癌病逝。为养活5个孩子,35岁的母亲领着我们闯关东,改嫁到辽东这个我生活了16年的小山村。
小时候,母亲忙乎一天地里农活,晚上坐在炕上做着针线活。一缕清柔的月光透过窗子,洒在窗台。我会时常听到母亲哼起她自己能听懂的小调。我知道——母亲想老家啦。我问母亲老家是啥样的?
       母亲告诉我,山前村是个古老的村庄。那里不仅有历史遗迹,还有很多传说故事。村庄坐落在遮羊山南低矮丘陵间,房屋随坡就势建造。是清代建筑风格。
      村子中部,有我们家族的祠堂,建于1911年左右。为胶东四合院式建筑,是村民祭祖的场所。每年春节和正月十五这几天,族人就带着饽饽、点心、香纸到这拜谒先人。
      相传东汉末年,有两只金羊从佛爷顶淘金沟跑到这里,人们时常看到两道金光在山林里穿梭。于是,大家都到山上找羊,一找它就躲到柘荆林子。柘荆林把金羊遮住了,人们就叫这山遮羊山,后改为柘阳山
      柘阳山原来建有柘阳寺。整个庙院占地百亩,除佛祖、菩萨、李龙爷及龙母四个大殿,还有90多间房屋,为胶东地区最大的寺庙。寺庙宏伟巍峨,富丽堂皇,铜钟响声阵阵,香纸青烟袅袅。每年的阴历三月初二,成千上万的民众从四面八方聚集到这赶山会。柘阳山成为胶东地区名噪一时的仙山。
哦,故乡历史悠久,文化底蕴如此深厚。在千百年的繁衍生息中,淳朴的故乡父老用自己的勤劳和智慧,创造了内涵丰富的历史文明。原来故乡如此美丽,我陷入无尽的遐想。
       每每讲起故乡,母亲脸上总是会掠过一丝思乡的愁容。
       母亲从故乡走出,一直没有再回去过。那时,我们都小,经济拮据。直到母亲73岁那年,她张罗好几次,要回老家看看。
我们再三考虑,没敢让母亲回到她日夜思念的老家。因为,在我们这地方,有个传统说法,就是老人忽然想回故乡,等返回来后,往往会不久人世。虽然没有科学依据,但身边的例子举不胜举。
       后来母亲加入基督教唱诗班。有一首歌曲委婉动听,每当她在家唱起时,我躁动的心顷刻即得以抚平。
        当年走旷野
        曾经有人迷路
        四十天路途
        走了四十年的路
         ------
      我问母亲歌曲叫啥名字,母亲说《生命路》。
      母亲就是这样,唱着《生命路》,平静地活到92岁才驾鹤西去。文登,最终成为母亲回不去的地方。
      现在,我也快到花甲之年,常常与哥哥姐姐聊起故乡,想回老家看看。登柘阳山;走洒满月光的那条生命路;拜谢文登城医院;祭奠长眠在那里的先人-------但,总有事耽搁,一直未能登路启程。
       有一种月亮,叫故乡。我,一定回去看看。



                                     通联
祁敬君
手机15242071555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皇姑区白山东路2号.佐客超市
邮编:110034

发表于 2019-3-12 14:34:45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乡是每个游子心中最美的风景。问好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