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石磨豆浆》修改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6 22:16: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泽理 于 2019-3-7 14:43 编辑

  《石磨豆浆》
  
  王辉
  
  张妈忙完手中的活儿,歇下身来,正念叨着李婶怎么好久没来了,李婶就推门进来了。
  
  坐定后,两个老姐妹就东拉西扯聊起了家常。
  
  聊着聊着,聊到了吃豆浆。李婶说:“以前的豆浆就是好吃,那是用石磨一圈一圈磨出来的,可见功夫了;光看那稠稠的白色浆液从一条条石槽里缓缓淌下来,就已经很享受了,用细纱布过滤了,放入锅中煮开,满屋子飘香,美美喝上一大碗,比喝啥都过瘾。唉!现在都用机器了,没了以前那种味道。”
  
  张妈说:“我家倒是有一个石磨,多年不用了,在院子里躺着,你若喜欢,就拿去吧。”
  
  李婶说:“你们不磨了?”
  
  张妈伸出自己的右手说:“你瞧,多年的关节病,手指都弯曲变形,老头子又常年卧病不起,谁来磨?”
  
  李婶心想,这倒是个好机会,便说:“我不能白要你的,三十元买了。”硬付了钱,把石磨抱回家。
  
  过了两天,张妈的老伴突然对老太婆说,他很想吃石磨豆浆。这下可把张妈给难住了,这石磨刚卖给了李婶,街上又没有买石磨豆浆的,怎么办?张妈想来想去,也只有麻烦李婶,用一下她家的石磨了。
  
  张妈硬着头皮,敲开李婶家的门。
  
  说明来意后,李婶面露难色,“这个这个……”
  
  张妈心里格登一下,但还是继续说:“你也知道,老头一辈子磨豆浆卖豆浆,眼看他的日子也不多了,这点小小的心愿我总该满足他吧?”
  
  李婶说:“干脆跟你实话说了吧,这石磨被我亲家借走了,啥时候还也不知道。”
  
  张妈心一下凉透了,那有这么巧的事,这不是明摆着不肯吗?她强装笑容地说:“既然这样,那就算了。”说罢,掉头就走。
  
  张妈真没想到李婶这人咋变得这么小气?当初自己就不该背着老伴卖了石磨。她后悔得什么似的,一边跌跌撞撞地走一边不停地责怪自己,觉得很对不起老伴。
  
  第二天早上,张妈正在给老伴做熬药,突然门铃响了,开门一看,竟是李婶,只见她手里端着一只大杯子,笑容可掬地站在门口。
  
  李婶递上杯子,说:“这是我做的石磨豆浆,你们尝尝。昨晚,我亲家就把石磨给还回来了。”
  
  张妈一愣,不好意思起来,脸微微一红,说:“谢谢啦。”
  
  李婶说:“昨晚我想过了,你有关节病,还要照顾老伴,以后豆浆我帮你们磨。”
  
  张妈说:“不不,那不是太麻烦你了?”
  
  李婶说:“谈不上麻烦,反正我们也是天天磨,你们这点也就顺便带过了。”
  
  张妈说:“那真太谢谢啦。”
  
  李婶说:“不客气,咱们是多年的老姐妹了。”
  
  打那以后,每天,在张妈老伴的早餐中便多了一份香味可口的石磨豆浆。
  
  一个月后,老人带着微笑安祥地走了。
  
  张妈料理完丧事,首先想到该好好谢谢李婶,便提了一袋东西,前往李婶家。
  
  老俩口都出门了,只有他们的孙子琪琪在家,一边喝豆浆一边看电视。
  
  张妈随便问着:“这豆浆是你奶奶磨的吗?”
  
  琪琪摇摇头,说:“这不是豆浆,是豆奶。”
  
  张妈说:“自家有石磨,为啥还买豆奶吃?”
  
  琪琪指了指搁角落里的石磨说:“打买来那天起,就一直搁着,没磨过。”
  
  张妈一惊:“为啥?”
  
  琪琪说:“盘底有一道裂缝,不敢磨。”
  
  张妈忙走到墙角,把石磨翻过来一看,果然有一道裂缝,问:“那你奶奶每天送的豆浆是哪来的?”
  
  琪琪说:“奶奶每天起大早,跑到郊外的一个磨坊磨的。”
  
  张妈听了,一下呆住了。
  
  浙江湖州吉山95幢301室,王辉,邮箱hu2872519@163.com手机13235723205
  
  
发表于 2019-3-7 20:54:3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感觉这样要合理一点。
发表于 2019-3-8 14:41:22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从善如流,让人钦佩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