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太极女(10159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7 08:45: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方世开 于 2019-3-7 15:48 编辑

          人们对老歪当年夏天巧识太极女传奇一般的故事至今仍然记忆犹新,常常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说起来眉飞色舞。
   “那天晌午,大伙儿放下手里的锄头,去旁边的树林子吃午饭。山上离家远,出工时从家里带来的饭就放在树林里。”
   这句开场白已经被说过和被听过了几十年,但仍然具有足够吊起人们胃口的非凡魅力,俨然成了新的经典话题。
   老歪是第一个走进林子的。他一进树林,就傻呆呆地站立不动了。
   一个野人模样的女子,正端着他的饭狼吞虎咽地吃着。
   后面的人陆续走进树林,也惊诧于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巴全都张成了“O”字形。
   那女人抬起头来,大伙儿看清了她的面目:二十四、五岁的样子,一部乱蓬蓬的头发,衣服极是陈旧。最特别的是她的脸上有一块红色的胎记,像极了一幅弯鱼一般的太极图案,几乎覆盖了她的整个左脸。
   女人站起来,响亮地打着嗝,讪讪地笑道:“谁的饭被我吃了。我已经两天没吃饭,实在是太饿了!”
   大伙儿被这意想不到的情景弄得忍俊不禁,忍不住笑出声来。老歪则是一脸哭相,比他死了爹娘的时候还要难看。
   女人走近老歪,比他足足高出半个头,看上去大约一米七五的样子。
   女人低头轻声地说:“不好意思啊,吃了你的饭。”
   有人坏笑着高声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哈!你吃了他的饭,看你拿哪样东西来还!老歪,你中奖喽!”
   老歪的脸“唰”地一下红了,一副手足无措的尴尬相。
   女人看了看老歪,低声说:“我有的是力气,要不我替你锄地吧。”
   又有人弦外有音地说:“老歪可是干活儿的高手,让他给你锄地还差不多!”
   大伙儿听了,前仰后合地笑得死去活来。老歪窘得无地自容,咬着嘴唇瞪着拿他开涮的人。
   吃过午饭的人们又开始锄地。女人抢过老歪的锄头,麻利地锄起草来。大伙儿像看猴戏似的,远远近近地围成一圈。女人们对着她指指点点,低声议论着什么。
   那女人的活计干得有板有眼,不仅草锄得干净,不伤苞谷苗,而且速度还极快。
   太阳真大。不多时,女人已经汗湿衣衫,衣服贴在肉身上,显得前凸后翘。
   男人们起哄着,纷纷挤眉弄眼地朝坐在树荫下叼着烟杆抽烟的老歪递去坏坏的眼色。老歪靠在树上,说不清脸上是什么表情。是尴尬?还是无奈?抑或是今天的意外情况超出了他的想象,让他无所适从?大概是兼而有之吧。总之,老歪一脸懵相,眼神怪怪的。
   太阳下山的时候,生产队长吹响了口哨,高声招呼大家收工回家。
   老歪从树下站起身来,走到地里,从女人手中拿过锄头,扛在肩上,红着脸转身就要走。
   “你们都走了,我一个人咋办?”女人急了,跺着脚喊道。
   男人们几乎异口同声地说:“跟老歪走噻!”
   老歪回过头来,说:“你咋办跟我有哪样关系嘛?”
   女人瞪圆了眼睛,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大声地说:“天都快黑了,你总不能叫我睡在这荒山野岭呀!”
   男人们撺掇着起哄:“就是,就是!跟老歪走嘛,他反正也是一个人!”
   老歪吓得面如土色,拔腿就跑。
   女人身手极是敏捷,扑过去将老歪紧紧地拽住。
   老歪哭丧着脸说:“你缠着我干哪样嘛?我又不是你的什么人。饭让你吃了我不计较也就算了。”
   男人们大声说:“把她带走,你不就可以成为她的什么人了吗?”
   女人虽生得丑,却有一副伶牙俐齿,不依不饶地说:“吃你的饭咋了嘛?我没替你干活儿吗?你还没给我工钱呢!”
   男人们七嘴八舌地说:“说得在理得很呢!老歪,天上掉下来的林妹妹,你可得把握好机会呦!妹子,老歪可是富有得很咯,有三十五年的积蓄嘞!”
   男人们笑得捂着肚子直不起腰来,一副要断气的样子。
   女人们大概是不喜欢自己的男人出现在这种场合的,骂骂咧咧地赶他们走。
   剩下一对男女僵持着,一个想要挣脱,一个紧抓不放。老歪红着脸,恨不得地上裂条缝钻进去。
   僵持了好一阵,老歪看了看渐渐暗下来的天色,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说:“我的祖宗,跟我走吧!”
   女人转怒为喜,咧开嘴笑了,但抓着老歪胳膊的手并未放松。
   女人双手箍着老歪的胳膊,走在黄昏的山路上。要是不明真相的人见了,一定会认为那是一对亲密无间的情侣呢!
   路上,老歪忍不住问女人怎么跑来这里了。女人说她家兄弟姊妹多,没饭吃,被人用一袋苞谷换到这里的大山中做了媳妇。男人有肺痨,又缺营养,没多久两腿一蹬去见阎王爷了。男人家的父母兄弟嫌她晦气,将她赶出去给了别人,换回半袋苞谷。后来,她又被换了三次,一次换的苞谷比一次少。
   “我晦气啥子嘛!我被他们家从千里之外买来,现在却无家可归了。应该是他们家给了我晦气才对!”
   “嗯,嗯!”老歪胡乱应付着。他看了看被女人抓着的胳膊,说:“你可以把手放下来了。”
   女人一听,立即显出警觉的神情,抓得更紧了。女人说:“你当我是傻儿啊?告诉你,你要是想跑,门都没有!反正今天我就是死,也要吊死在你这棵树上!”
   老歪哭笑不得,对此奇遇,他只有连声叹气的份。
   进了家门,老歪摸索着点亮了煤油灯。
   “哟喂!大哥,家里就你一个人啊?”女人打量着破烂而脏乱的屋子。
   老歪轻轻地点了点头。
   女人拿起屋角的扫帚,打扫起屋子来。
   老歪从蛇皮口袋里盛出一碗苞谷面,准备做晚饭。
   女人放下扫帚,挽起衣袖,说:“你去烧火,我来做吧!”
   一会儿功夫,一大盆苞谷稀饭上桌,两人埋头呼呼啦啦地吃了起来。
   吃完饭,女人烧了洗脸水,盛到木盆里,端来放到老歪面前。
   老歪说:“我就一张床,今晚我们各睡一头。”
   女人洗着脚,眨了眨眼睛,嘴角挂着微笑,没有说话。
   床上,女人不停地翻身,脚在老歪的腿上蹭来蹭去。这让老歪的心狂跳不已,身上燥热难耐。
   女人“咯咯咯”地笑了,翻身起来,压到老歪的身上。
   “要不得!”老歪喘着粗气,紧张得全身直流大汗。
   “你光棍,我寡妇,咋个要不得嘛?”女人边说边扒老歪的衣服。
   老歪沉闷而压抑的低吼,被屋外嘈杂的蛐蛐儿和蛙鸣声淹没。
   事后,女人问老歪:“他们说你有三十五年的积蓄,咋还住这么破的土墙房子呀?”
   老歪上气不接下气地答道:“刚才都交给你了噻。”
   女人怔了一下,随即“噗嗤”一声大笑起来。
   那一夜,尝到甜头的老歪在女人的挑逗下,“吭哧吭哧”地干了三次。
   第二天早上老歪起床,刚打开门,便看见一群人对着墙缝往里看。
   大伙儿看见老歪,一个个眨着鬼眼坏笑起来。
   女人边扣衣服边走了出来。有人笑着问道:“老歪的嘴歪,下面没有歪吧?”
   女人指着那人骂道:“你家爹下面才是歪的,要不咋日出你这么个歪心眼的东西来!”
   见讨不到便宜,那人转头去撩老歪,说:“老歪,钻井安逸不?”
   不等老歪开口,女人接过招来,虎着脸骂:“你爹日你妈,要是不安逸,会日出你这个畜生来?”
   众人看着女人脸上的胎记,红红的怪吓人。更被她绝杀一般的骂呛得哑口无言,鸟兽般一哄而散。
   老歪对女人说:“等下做了早饭吃了,你走吧。”
   女人怒目圆睁,两手叉腰,大声叫道:“你说啥子?想赶老娘走?你那玩艺儿扯出来就不认账了?”
   老歪一脸苦瓜相,哀求道:“我的姑婆哎,我求你了!家里的东西,你看中哪样拿哪样,就算是我补偿你的。”
   女人抬起手,狠狠地抽了老歪两个嘴巴,怒道:“你当老娘是卖身的?!”
   老歪嗫嚅道:“昨晚不就那么三次......”
   女人说:“别说是三次,哪怕是一次,跟一百次、一千次有啥子区别?昨天我说了,我就吊死在你这棵树上!你信不?老娘要是吊死了,也要把你这棵歪脖子树吊断!”
   女人的脸涨得通红,扬起手又要打。老歪吓得抱着头躲开,不敢再说话了。
   女人说她姓张,四川大足人。大家对她的籍贯深信不疑,这从她浓重的口音里能够得到证实。她多次对人说过自己叫雪莲,可是没人肯信。人们说雪莲不是长在雪域高原么,怎么会生在低海拔的大足呢?有人笑道:“太极祖师爷不是张三丰么?这女人正巧姓张,脸上还生了个太极图,真是深得祖宗家传啊!就叫她太极女好了。嗯,太极女,好!哈哈!”
   女人不知道什么是八卦,也不知道什么是太极,人们叫她什么,她倒也不放在心上。
   家里添了张嘴,吃饭成了大问题。队里便指了一处荒山,量了面积叫老歪开垦出来作自留地。那荒山全是沙土,极是贫瘠,连棵树都不长,贱茅草倒是长得疯。老歪嘴笨,叹着气算是默认了。太极女却是不依不饶,架着梯子爬到屋前的大槐树上,把队长家的祖宗八代操了三天三夜。什么话脏,她就说什么话;什么话毒,她就拣什么话说。那三天太极女脸上的太极图格外红,唬得白天太阳不敢露面,晚上月亮星星不敢显影。
   全生产队的人算是见识了这个女人,不仅长了太极图的脸丑,而且还是个招惹不起的母老虎,一个活脱脱的母夜叉!
   老歪坐在门槛上,脑袋埋到了裤裆里。这个女人的到来,他无法想象将来的日子会过成什么样。
   “遇上这样的女人,是上辈子做了缺德事哩!”老歪心里打起鼓来。他清楚得罪生产队长可能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可怕后果,只差没跪下来求女人住嘴了。
   太极女吐了一口痰,骂道:“人家都骑到你脖子上拉屎拉尿了,你还这么软蛋,还是不是男人?老娘就是要骂!叫她钻到我肚子里来,老娘重新把他生出来,看他还是不是杂种!这狗日的没良心,不干人事!”
   骂归骂,生活还是要继续的。太极女带着老歪把荒地垦了出来,比原先划定的面积大了不少。老歪心里不踏实,说:“垦得太多了,怕是要倒霉呢!”
   太极女脸一板,大声骂道:“熊包!你没长卵子!我倒是要看看哪个不要命的畜生敢来找老娘的麻烦!”
   太极女不仅勤快,而且精力旺盛得出奇,仿佛是一台不知累为何物的机器。她不仅在床上把老歪招待得没有下床的力气,而且趁天色刚放亮还没到队里出工时间的空档,背上一篓篓牛粪、草木灰到自留地,作了种土豆的底肥。
   夏天,他们的土豆取得了第一次收获,足足装了五背篼。
   老歪看着太极女忙碌的背影,心里由衷赞叹:“这娘们儿,还真是要得!”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就入秋了,队里的苞谷一天天开始成熟。这个时候正是青黄不接的季节,夜晚常有饥民偷苞谷棒子,叫做偷秋。为了守护用以救命的庄稼,生产队在山上的苞谷地里搭建了简易的窝棚,每家每户晚上轮流去看护,叫做守秋。
   老歪这几天得了痢疾,肚子拉得厉害,人都变形了。这守秋的活儿责无旁贷地落在了太极女身上。
   半夜,睡得迷迷糊糊的太极女听见苞谷林里有异常响动,立即意识到有人偷秋了。她心里叫了声“不好”,一骨碌翻身起来,冲出窝棚,循声朝苞谷林里跌跌撞撞地奔去。
   一个模糊的影子正在掰苞谷棒子。
   “住手!”太极女大喝一声。
   偷秋人转身就跑。太极女哪里肯舍,朝着那团模糊的身影扑了过去。
   太极女从后面抓住了偷秋人的背篼,用力一拽,那人一个趔趄倒在地上。
   偷秋人从地上爬起来,朝太极女扑了过来。两团模糊的影子扭打在一起。
   许是太极女过于强悍,许是偷秋人心里胆怯,最终,太极女将其死死地摁在了地上,动弹不得。太极女的拳头雨点般地落到偷秋人的身上。
   “妹子,饶过我吧!”偷秋人气喘吁吁地求饶。
   太极女一听这熟悉的声音,心道:“这不是邻院的老吴么?”
   太极女松了手,问道:“老吴,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来偷队里的苞谷!”
   老吴坐在地上,带着哭腔说:“我家已经断粮好几天了。”
   太极女说:“那也不能偷噻!你晓得的,今晚是我家守秋,要是我放过了你,队里将来要扣我家的口粮呢!”
   老吴“呜呜”地哭了起来,说:“娃娃们饿得直叫唤,我也是没法子才走这一步的呀!妹子行行好,千万别到队里告发我,要不然,以我家的地主成分,挨批斗不说,搞不好还要坐牢呢!”
   太极女沉默了一会儿,最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扶起倒在地上的背篼,对老吴说:“吴大哥,我知道你家的难处。背上这几个苞谷快点回去吧,煮了给娃娃们填填肚子。”
   老吴说:“队里要是扣你家的口粮啷个办?”
   太极女说:“你不用管,我自有办法。”
   老吴大喜过望,朝太极女深深地鞠了一躬,背上背篼消失在浓浓的夜色里。
   太极女长叹一声,自言自语地说:“地主也是要吃饭的啊!”
   太极女将被掰了棒子的苞谷杆一棵棵折断,然后摸回窝棚躺下睡了。
   第二天,队里就有人偷秋的事开会。
   队长问太极女:“昨晚你就没有看见偷秋的人是什么模样么?”
   太极女扫了一眼耷拉着眼皮的老吴,站起来说:“是一群猴子糟蹋的。等我追去,它们抱着掰下的苞谷棒子风一样跑了。你们也亲眼看见了,猴子把苞谷杆都掰断了。要是人弄的,自然不是这个乱糟糟的样子。”
   老吴抬起眼皮,红着脸向太极女投去感激的目光。
   队长用狐疑的目光看着太极女,说:“猴子晚上偷吃苞谷,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呢,真是千古奇闻。该不是你编的聊斋吧?”
   太极女脸色一沉,愠怒道:“人饿疯了都会去偷秋,何况是猴子呢!不信你去问猴子嘛!咦,你该不会怀疑是我偷的吧?”
   队长看着太极女脸上因激怒而急速抖动的太极图,急忙摆手道:“我没怀疑你噻!”
   此事不了了之。

   得益于两人的勤奋耕耘,老歪攒了三十五年的积蓄很快就收到了丰厚的利息。他们的第一胎孩子出生了,是双胞胎儿子。
   生下头胎后,老歪看太极女也顺眼了许多,毕竟她给自家延续了香火,大功臣呢!况且,这个太极女除了丑一点、凶一点以外,其它还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仿佛生顺了一般,上一个还抱在怀里吃奶,下一个又迫不及待地赶来。太极女接二连三又生下了四个儿子。人们对老歪说:“啧啧,你们家七男一女,简直就是八仙聚会啊!”
   家庭人口的急剧增加,逼仄的住房已经无法让一家人容身。太极女带着老歪和了稀泥,做成泥砖,晒干后在旁边盖了一间偏房。老歪找来两根大木棒,搭成一间通铺。除了还在吃奶的小儿子跟爹妈睡在一起,五个孩子横成一排,躺在上面。早上太极女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拿出破了的铁盆敲起来,唱歌一般大声喊道:“娃娃们!快点起床,趁早天凉;割草打柴,放牛赶羊!”孩子们一个个醒来,揉着惺忪的眼睛“噗通噗通”地跳下床来,各自忙去。
   六个孩子就像山上的茅草,见了阳光雨露就疯长。他们一天天成长,饭量和奶量大得惊人,逮什么吃什么,任何食物都吃着香。
   太极女再怎么强悍,但毕竟不是吃草挤奶的母牛,需要吃东西才能维持体力。
   太极女让老歪去生产队会计家,希望从队里的储备粮中借点来应急。粮没借着,反倒被人家跺脚板脸地奚落了一番。
   会计家这下可是捅了马蜂窝。太极女将吃奶的小儿子往屋檐下的柴草垛上一扔,跳着脚骂骂咧咧地冲到会计家门口,把他家夫妇俩骂得大门紧闭,不敢出声。
   “还远亲不如近邻呢,扯毬淡!老娘就不信你家万事不求人!你们这家比毒蛇还毒的坏东西,没人性呢!”
   老歪觉得太极女太过分了,实在看不下去,上前踢了她一脚。太极女怔了片刻,随即转身抓住老歪的衣领,老鹰叼小鸡一般将他拎起来,绑到屋前的大槐树上,一边骂,一边用细竹条抽,抽得他杀猪一般嚎叫。
   “还他妈男人呢,只敢凶自己的女人!算个毬!”
   六个孩子放开嗓子,比赛似地嚎哭。
   太极女骂够了,也抽累了,抱起草垛上哭泣的小儿子,对着他说:“幺儿,哪个敢欺负你妈,我们就跟他拼了,对不?”
   小儿子自是听不懂太极女的话,张着小嘴在她平板一般的胸前乱拱。
   经过这一顿疾风骤雨般的惩罚,本就蔫不拉叽的老歪彻底泄了,从此在太极女面前再也没有一点男人气了。
   这还没完,太极女气冲冲地跑到会计家屋后,将他家瓜架上的佛手瓜摘了半背篼,回家一锅煮了,放了盐,让娃娃们吃了。
   第二天,会计和他老婆怯怯地开门出来,发现自家大一点的佛手瓜没了,只剩下指头般大小的部分。他们看着太极女的孩子们拉出的绿莹莹的屎唉声叹气,却又无可奈何,更不敢去找她理论。
   娃娃们的饭量还在不断飙升。为了一家人吃饭,老歪连死的心都有了,成天长吁短叹。太极女骂道:“叹气有啥用?叹气日子就好了?你长个卵子有啥用?还不如割下来喂狗算了!”
   太极女带着老歪在生产队出工的空档,都在自家自留地里精耕细作,土豆间作苞谷,边角栽种南瓜。苞谷收了种上麦子、蚕豆,不让土地闲置。人勤地不懒,这句古话说得真是没错。太极女家的自留地跟她的肚子一样,一直没有闲着的时候,不断产出粮食和菜蔬,虽然不多,但汤汤水水凑合着也能让一家人吃些时日。
   双胞胎儿子上学后,晚上要点灯写作业,煤油的消耗多了不少。太极女到供销社打煤油的时候,卖煤油的麻子李隔着柜台笑嘻嘻地问:“你男人的嘴歪成那样,你们亲嘴是啷个做到的?你学一个给我看看噻!”
   太极女一听,脸上顿时晴转阴,将手里的空瓶子砸过去,砸在麻子李的头上。
   麻子李恼羞成怒,吼道:“反了你!老子的煤油不卖给你了!”
   太极女怒不可遏,伸出手抓住麻子李的胳膊,将他拖出柜台,摁在地上好一顿暴打。麻子李被打得鼻青脸肿,大声求饶。
   “还敢侮辱我男人不?”
   “不敢了,不敢了!”
   “煤油卖给我不?”
   “卖,卖!要多少给多少!”
   “可要记住了,以后要是再说我男人嘴歪,老娘见你一次打你一次,非把你的臭嘴打得歪到后颈窝去不可!”
   围观的人大笑起来。麻子李哼哼唧唧地给太极女打煤油的时候,大家看见他的双手抖得异常厉害,煤油洒了一地。
   坐在煤油灯下,飞针走线纳着鞋底的太极女对双胞胎儿子说:“煤油干贵得很呢,抓紧时间做作业哈!我的儿子们乖,好好读书,将来有出息了当国家干部,拿国家工资。这样爸爸妈妈就有靠头了。”
   夏夜,太极女让孩子们搬出凳子,一家人坐在院子里纳凉。这个时候是不舍得点油灯的,月亮或星光就是夜灯。老歪叼着烟杆抽烟,太极女则给孩子们一遍又一遍地讲狼外婆的故事。故事讲完,太极女已是泣不成声,一边抹眼泪一遍幽幽地说:“我想你们的外婆了。”
   孩子们觉得奇怪,问道:“听人说你是被她卖出来的,她比狼外婆还坏嘛,你啷个还想她?”
   太极女抚摸着孩子们的头,说:“傻娃娃,你们的外婆可不是狼外婆,她是好人呢!她和你们的外公要养八个娃娃,没法过日子呢!”
   孩子们满院子追捉萤火虫,笑声不断。太极女轻声地唱:“萤火虫,挂灯笼,飞到西来飞到东……”
   太极女对老歪说:“希望我们的娃娃,永远都是这样快乐,没灾没难,不受任何委屈。”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太极女的孩子们极是懂事,放牛、牧羊的同时不忘母亲的叮嘱,总能采点野菜、蘑菇之类的野味回来。生产队收获后的庄稼地里,是少不了这几个孩子的身影的。他们挥着锄头,从地里掏出大人们没有挖干净的红薯、土豆。太极女在大铁锅里一锅煮了,一家人围在一张桌前惬意地吃了起来。这些红薯、土豆金贵得很呢,皮是万万不可剥了扔掉的,得吃下去。土豆、红薯乃是胀气之物,吃了容易放屁。土墙房里此起彼伏的放屁声,惹得一家人既是尴尬,又是那么开心——毕竟肚里有食才放得出屁来啊!一家人相互瞅瞅,不约而同地笑出声来。
   一家人虽是尽了最大的努力,但肚子总是嫌食物不够,不时吼叫着抗议。
   那年月,人们最盼望的是救济粮,尤其是在青黄不接的时候。
   大队支书到队里调查情况的时候,绕着老歪家走——太极女的凶悍路人皆知,他不敢以身犯险。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太极女似乎有未卜先知的特异功能,她要找谁,谁想躲几乎是不可能的。这不,大队支书被她堵在水库边了。她回头一声招呼,六个赤着脚的孩子便风一样扑上去,将支书围了起来。
   “支书,咋个说嘛?我们家跟你申请救济粮的事,得有个说法噻!你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得面对现实噻!”太极女双手叉在腰间,像一头母狼一样盯着支书,仿佛他就是自己追踪了很久的猎物。
   一边是深不见底的水库,一边是狼群一般的太极女和她的孩子们,支书料定今天是无法脱身了。他哭丧着脸,硬着头皮说:“粮食指标太少,实在是没得办法呀!”
   太极女两眼冒着火光,脸上的太极图剧烈地抖动起来,样子极是骇人。
   “老娘不管!为啥队长家有,我家就没有?”
   支书说:“人家……困难……得很嘛!”
   太极女一听,火气更大了,说:“他家困难不假,难道比我家还困难?娃娃们都好多天没吃过一顿饱饭了!你信不信,我的娃娃们饿得现在连你都想吃!他们要是吃你,骨头渣都不会剩下一点!”
   听得母亲的话,孩子们朝支书一步步逼近,眼看就要将他逼进水里了。
   支书不得已,大声告饶,说:“好了,好了,我把指标匀一匀,分点给你们!”
   太极女说:“匀多少?”
   “五十斤。”
   “为啥队长家一百斤?”
   “好好好,就给你家一百斤!”
   “不行!要两百斤!”
   “你不要得寸进尺嘛,有粮食给你家就已经不错了,人不能太贪!”
   “说啥子?我得寸进尺?我贪?不要红口白牙地给人扣帽子哈!队长家才四个人,我家八张嘴呢!大人挨饿倒也不说了,娃娃们正长身体,扛不住呢!难道他家的娃娃是金屄屙的,我家的娃娃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一百五十斤,多一两我都没办法答应了!”支书一咬牙,无奈地说。
   太极女板着的脸松弛下来,笑了笑,说:“好吧,你也不容易,我也不想太难为你了!”
   救济的苞谷扛回来了,两口子架起石磨,磨了一些。那天晚上,太极女家里飘出了久违的苞谷稀饭的香味。孩子们兴奋地叫着,把脸埋进大碗里,喝得极是痛快。最后,孩子们把碗也舔得干干净净,肚子圆滚滚的像一个个罗汉。
   小儿子也到了上学的年龄了。一个孩子一块二角钱的学费,六个人就是七块二角钱。吃饭都成问题,哪来这么多钱?老歪想一想头都大了,蹲在地上抱紧了脑袋。
   太极女在老歪屁股上踢了一脚,骂了声“软蛋”,便带着孩子们往河边走去。
   这条河说是河,其实不过是一条小溪,只有到了夏天丰水期,还有几分河的样子。枯水季节,河水浅得只能到小腿肚子。
   太极女带着孩子们掘开河岸,挖了一条二、三尺宽的水沟,将河水引出去。母子几人搬来石头,将小河拦断。
   人们看见太极女和她的六个儿子,在河里蹦跳着驱赶鱼儿。无路可逃的鱼儿被逼进水沟里,顺着流水进了水沟尽头的背篼里。
   太极女回家,对老歪说:“明朝拿去街上卖了,给娃娃们交学费。”
   老歪看着装了半背篼的小鱼,砸吧了几下歪嘴,打心里佩服自己的女人。
   “啧啧,这个婆娘真是不简单咯,总是有办法过日子!”队里的人们对太极女大加赞赏,包括那些被她骂过的人——他们在背地里咬牙切齿地说要日她家的先人板板。
   人世似乎有一个定律,越是困苦的人,麻烦也就越多。上帝总是喜欢拿穷人开涮,以此向世人说明人生艰难的不灭真理。
   为了一家人的生计,太极女和老歪已经超负荷地挑起生活的重担,是两匹再加一棵稻草就足以压倒的骆驼。
   老歪病了,查出来是肺痨,天天咳痰不止。
   太极女一听这病,本能地哆嗦起来,甚至在梦中都会声嘶力竭地喊叫:“我现在可是残花败柳,一颗苞谷米都值不起了!”
   孩子们要吃饭,男人要吃药,巨大的生活压力下,太极女的体重直线下降,没多久就瘦得只剩下皮包骨了。她个子本来就高,瘦下来后两条腿往地上一站,简直就是一只活脱脱的丹顶鹤。她脸上的那个太极图也黯淡了下去,由紫红变成酱黑,让人见了瘆得慌。
   出工的时候,太极女心事重重,懒洋洋的打不起精神来,干的活比别人少了不知多少。
   “出工不出力呢!”队长心里嘀咕着,却是不敢说出来。
   大家休工的间歇,太极女仿佛换了一个人,突然来了精神,一眨眼就跑出了人们的视线。等她回来,大伙儿看见她的背篼里,多了些何首乌、羌活、天门冬之类的药材。
   老大、老二已经能够干一些挑水、做饭、喂猪之类的家务了,太极女因此可以腾出一些空闲时间来。只要是不出工,太极女就到山上去挖药材,晒干了卖给供销社,挣点钱给老歪抓药。
   队里有人还记得那天的情形。太极女出门的时候精神头不错,扛着锄头,背着背篼往山上去。对于太极女来说,老歪的病有好转,感觉又燃起希望了呢!后来人们仔细一想,才明白那是典型的吉相凶兆,跟人死前的回光返照有惊人的相似之处,都是阎王爷放出的烟幕弹,故意糊弄人的。
   那天到了天黑,一家人仍不见太极女回家。
   当老歪带着孩子们打着火把从山上一路找下来,在山脚下发现太极女时,她躺在地上已经只有进气没有出气了。
   老大和老二轮流背着他们轻飘飘的娘回了家。
   一家人大呼小叫,太极女终于慢慢醒了过来。她看着老歪,嘴唇轻轻地翕动着,声音极低。
   老歪将耳朵贴近太极女的嘴,听见她说:“狗日的......山神......真不是......好东西,他不让......我......挖药材……挣钱......给你......看病,把我......推下山了。”
   老歪心里疼得厉害,却又不知道该怎样安慰自己的女人,只是握紧了她的手。
   太极女喘了一会儿气,问老歪:“你……晓得……我为啥子……那样凶不?”
   老歪看着太极女,摇了摇头。
   “我……穷......怕了,被人……卖......怕了,遭人……欺负……怕了!”太极女的眼里闪着泪光,“很感激你……在我……最危难的……时候……收留了我,下辈子……我愿意……再……照顾你,再给你……生一堆……娃娃,给你……传宗……接代。”
   太极女停了停,看着老歪,说:“你知道……我当年……为啥……缠住你……死活……不肯放?”
   老歪摇着头说:“我一个穷歪嘴,年纪又大,你看中我的哪样?”
   太极女抬起手,抚摸着老歪的脸,艰难地露出笑容,眼里放出柔柔的光芒,颤声说道:“我当时……就……看出来了,你是……嘴歪……心正。听人……说过,身体……有缺陷……的人,往往……心肠……好。我……那一招……险棋……算是……走对了。老天……怜悯我,让我……找对……了人。”
   老歪感到一股暖流从心里淌过。多好的女人啊,至情至性!但他不善言辞,无法表达出来,只是感激地望着妻子。
   太极女的眼光扫了一遍围在床前的儿子们,用手指指他们和自己的心脏,想要说什么,嘴唇动了动,终究没有说出来就断了气。
   老歪没有哭,只是神情黯然地坐在床上,反复摩挲着妻子脸上的太极图,仿佛抚摸一件爱不释手的稀世珍宝。
   孩子们一齐张嘴嚎啕大哭,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咽了气。

   几十年过去了,队里的人们仍然经常说起太极女。除了打心眼里佩服她的勤劳能干和敢爱敢恨的泼辣性格,以及感叹她多舛的命运外,没有一个人记恨她的,甚至没有人说过她的一句坏话。
   前几年,老歪几乎每天都要到太极女的坟前坐一坐,说一些别人听不清也听不懂的话,将墓碑擦得一尘不染。太极女的儿子们都已有了自己的孩子,有的还抱了孙子。他们不愿意在人前说起自己的母亲,甚至讳莫如深。在他们的心目中,母亲只是一个符号,代表的是一段不堪回首的疼痛往事和记忆。
   如今,老歪已经是九十多岁高龄的老人,走不动路了。他每天拿着重孙子的彩色画笔,颤巍巍地站在自家屋前,周而复始地在墙上画鲜艳的太极图。他画了擦,擦了再画......

 楼主| 发表于 2019-3-7 09:44:56 | 显示全部楼层
编辑功能很不好用。
发表于 2019-3-7 20:10:46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江南老师!
这篇小说比较接地气,展示了上世界六十年代以太极女为代表的平凡小人物的命运,塑造了太极女有血有肉有个性,不甘于屈服命运又无奈改变现实的悲剧形象。全文语言活泼,雅俗共赏,情节曲折,写法简练。跟老师交流一下,是不是后面的节奏加快了,细节还能更细?
仅做交流,江南勿怪哈。
发表于 2019-3-7 21:11:58 | 显示全部楼层
古琴 发表于 2019-3-7 20:10
问好江南老师!
这篇小说比较接地气,展示了上世界六十年代以太极女为代表的平凡小人物的命运,塑造了太极 ...

我也感觉后文的情节进度快了一点,不如前面的生动。
发表于 2019-3-8 14:48:4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塑造的太极女很形象很生动,一个为生活所迫的女人,为了活下去,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那个年代,不讲爱情。但是行文到最后,太极女和老歪却情深难舍。这就是老一辈的爱情吧。
 楼主| 发表于 2019-3-10 10:18:43 | 显示全部楼层
古琴 发表于 2019-3-7 20:10
问好江南老师!
这篇小说比较接地气,展示了上世界六十年代以太极女为代表的平凡小人物的命运,塑造了太极 ...

再拓展一下写成中篇也是可以的。我是觉得写到这样已经足以刻画太极女这个人物形象,如若再写下去,有些浪费笔墨,亦难以产生新意。当然,这只是我的想法,未必对。
谢谢古琴点评!
问候!
 楼主| 发表于 2019-3-11 23:34:20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9-3-7 21:11
我也感觉后文的情节进度快了一点,不如前面的生动。

谢谢批评!晚上好!
发表于 2019-3-14 14:36:46 | 显示全部楼层
方老师厉害。
 楼主| 发表于 2019-3-15 12:13:32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9-3-7 21:11
我也感觉后文的情节进度快了一点,不如前面的生动。

谢谢批评!问候!
 楼主| 发表于 2019-3-24 20:52:59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9-3-8 14:48
小说塑造的太极女很形象很生动,一个为生活所迫的女人,为了活下去,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那个年代,不讲爱 ...

 楼主| 发表于 2019-4-1 10:37:18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