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我爱桃花山的春天(散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8 14:42: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刘浪流浪 于 2019-3-11 14:25 编辑

我爱桃花山的春天(散文)
作者:刘浪流浪
      岁月的步履匆匆,人生的年轮叠叠。又一个崭新春天开始的时候,踏着无限春光,我登上了重返桃花山的路。              多年的记忆中,桃花山的春天,山风习习,绿树成荫,桃花、李花、梨花争芳斗艳;明媚的阳光倾洒满山温暖,和煦的轻风吹动一地芳香;山涧瀑布飞溅,流水潺潺;莺燕啁啾,蜂蝶漫舞;好一派“世外桃园”美景。
  想当年,初次涉足桃花山,漫步鲜花翠绿丛中,幻如孙悟空遨遊花果山。心旷神怡,惬意至极。桃花山的美景让人流连忘返,桃花山的“桃花仙子”更让我沉醉——她那灿烂的笑容和青春四射的美丽,一直镌刻在我人生的记忆里——她,就是我高中同桌——桃花!
  记得,第一次登桃花山,是因桃花而去。那是一个情窦初开的懵懂少年,对于美丽天使的崇拜与向往,更是炽烈的青春憧憬迸发出的情欲释放。
  还是高中毕业那年。
  高中期间,我们班上有两个“出类拔萃”的同学,成为全校的皎皎者。一个是成绩优异的我,一个是美若天仙的桃花。
  我所以榜上有名,全得益于那股“教育路线回潮”风。那之前,学生读书不用考试,更不搞什么成绩排名。老师教学只是走走形式,学生能否学到知识,全靠自己的自觉与努力。就在我们进入高中的第二期,不知上面吹来了什么风,教学秩序紧了,教育质量严了。期中、期末考试都非常严格,每次考试成绩全校同年级排名公布。而每次张榜,排在第一的总是我。这样,我这个“书呆子”出尽了风头。
  而桃花,则比我更火爆。她的优势,并不是学习成绩优异,而是如天使般的美貌。桃花家住桃花山中,那里的好山好水养育了她的人生精华,塑造了她的天生丽质。她高挑的个头,嫩白的皮肤,白里透红的脸蛋,一双毛桃子样的大眼睛,樱桃小嘴……彰显出她的与众不同,总让人联想到美丽的桃花朵儿。她的美丽,让不少同学白白浪费了许多宝贵的读书时光,也让像我这样的“书呆子”更加潜心学习——读书的也好,不读书的也好,其实都是想招蜂惹蝶,引得美人的青睐,以满足自己的虚荣。面对一双双追逐的目光,桃花像高傲的公主,陶醉在幸福里,飘然于忘形中,竟把读书放到了脑后。学习成绩越来越差,差得一塌糊涂。记得,那时张榜的成绩榜上,总是出现这样的情景:排在第一的是我,排在末位的是她。龙头龙尾都被我们班独占,弄得班主任老师坐不住,不得不找桃花和我谈话。
  找桃花谈话天经地义,可同时找我谈话,却让我疑惑了一阵。原来,班主任老师是要我与桃花结对子,一帮一助她学习进步。这让我很兴奋。我想,如果真能如此,那肯定是我人生一大幸事。毕竟,我有了比别人更多近距离接触美女的机会。但转念一想,又觉得有如梦幻。我们都是同学,要让我成为桃花的小老师,能成吗?她本来就目中无人,会接受吗?可不知怎么的,那次的桃花,面对班主任的安排,却一扫往日的傲气,变得像一头驯服的小绵羊。
      桃花的驯服,让我很不理解。那么高傲的公主,怎么会低下高贵的头?直到后来,在我辅导她的作业时,她才悄悄告诉我:其实,她也知道学习知识的重要,有时也想埋头读书。可面对那么多男生投来艳羡的目光,她心中就有一种“万绿丛中一点红”的自豪感,以至于自我陶醉,飘飘然,再也没有心思静下来读书。她说,她骨子里,还是很崇拜像我这样的同学,希望从现在开始,能和我一起走下去。
  桃花一番诚恳的话,仿佛一滴剔透晶莹的露珠,让我看出了她的内心世界,也坚定了我助她学习的信心。为了帮助她搞好学习,我挤出了很多时间,耗费了不少精力,和她的接触多了起来。慢慢地,我们成了知心朋友。经过我的帮助,桃花进步很快。那以后,她的名字再也没有在张榜的末位出现。为此,我不知引来多少羡慕和妒嫉的目光。
  挑明她爱我,是我们毕业前夕。那之前,我们之间的交往其实很纯朴。除了学习上互相交流外,其他任何玩笑话也不曾说过。可毕业考试结束后的那天傍晚,桃花悄悄塞给我一张字条。我打开一看,顿时懵了。字条上写着:浪,我爱你。明天同我一道回家去见我父母吧!
        我被震惊得不轻。这怎么可能呢?不可否认,在我们朝夕相处的那些日子里,我也因她的美丽冲击而产生过某种遐想,青春的心也有过瞬间悸动,可那毕竟只是稍纵即逝。我无时无刻不在告诫自己:我与桃花,永远只能是同学和朋友。这倒不是自己不爱她,这样美丽的花朵,谁不想捧摘?但我深知,我们之间的差距太大。
  我和桃花之间最大的差距——她是城镇户口,我是农村的孩子。那时,城里人与农村人之间,简直隔着一条万丈沟壑,就是有“愚公移山”、“精卫填海”的决心与勇气,也不可能填平。我哪有那样的非分之想?尽管那之前,教育质量抓得紧,老师们也放出过可以直接考试升大学的信息,让像我这样学习成绩优异的农村学生,内心有些蠢蠢欲动。可就在毕业前不久,上头突然来了一个“反回潮”的文件,掀起了“反”的浪潮,一下将我们一丝幻想无情打入冷宫。毕业后,我们还得老老实实回家当农民。
  面对桃花的幼稚与天真,我很淡定,只苦笑了一下,便一声不响将小纸条搓成团,吞进了肚子里。吃过晚饭,我约桃花到校园一避静的树林间谈了一次。除了感谢她对我的喜欢和信任外,我将自己所思所虑全说了。我希望她能冷静地回到现实中来。
  哪知,桃花还没听完我所要说的话,顿时委屈得哭出声来。她一边哭,一边撕扯着我的衣襟,嘴里不停地指责我“坏”。她肯定以为我在耍弄她。
      看着她那被泪水冲涮得湿淋淋的桃花脸,我心里也很不好受,鼻子酸酸的,嘴里咸咸的。但还是忍住了。我掏出手帕,为她擦干了泪水。我问她是怎么想的。难道没有考虑过我俩之间的“鸿沟”?难道她父母会同意?
   见我问起这些,桃花平静了许多。她告诉我说,其实,好久以前她就看上我了。说我人长得帅,又稳重,书也读得好。她觉得,我就是她要找的终生伴侣。以前,之所以一直没有表露心迹,是因为怕影响我的学习。她还说,只要相中了人,她是不会考虑什么“鸿沟”问题的。人生一辈子,在哪里也是生活。至于她父母那里,她说得更加自信。她说,她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只要她高兴的,父母从来都会支持。要我放一万个心。
        桃花的话,虽然有些天真,但很实在,让我感觉不出半点做作与虚伪。我实在不忍心再让她伤心。我想,为了全成我心爱的美人,就是遇到什么风险,也无妨。如果她父母反对,就当同窗好友去她家玩一次罢了。我边想边自我安慰,胆子就大了。沉默一会儿后,我答应了她。
  见我同意了,桃花很兴奋,趁我不注意,猛扑倒在我怀里,抱住了我。她那极具弹性的樱桃小嘴,在我脸上“啵”个不停。我像全身通了电一般,热血沸腾。于是,顺势将她紧紧搂住。这是我们的第一次肌肤接触,都沉浸在幸福中,拥抱了很久。
  可没想到,那次前往她家所遭遇的,却是另一番景象。
  第二天下午,经过近两小时的山路,我偕同桃花一道回到了她的家里。他们家在当时公社的街道上。父亲是公社领导,母亲是商店的职工,还有一个哥哥也在镇上工作。她的家人得知桃花回家时,都高兴地迎出门来,“宝贝”长、“宝贝”短地叫喊着。那种阵势和氛围,让人感到无比温暖与幸福。我当时还想,难怪桃花那样自信的,真是一点不假。
  可是,还没等我回过神来,情势的急剧变化却给了我一个措手不及。她的父母和哥,发现桃花身后跟着一个陌生的男孩——我时,顿时脸上的喜悦像被风卷走了,随即乌云密布。他们用警惕的眼光打量着我,连家门也没让进。
  桃花还未来得及介绍我,他的父亲便盘问开了。他的问话很直接,直点要害——你是不是农村的孩子?我没隐讳,轻轻点了下头。他父亲顿时就落下脸,语气十分严厉:你想过没有,我们家就这样一个宝贝女儿,难道会让她嫁到农村去?
    我一听全明白了。桃花说父母视她为掌上明珠,那是有选择的爱。在女儿的终生大事上,他们的底线是明确的,坚定的。他们不可能让自己的宝贝女儿爱上一个农村的男孩。桃花要我去,也许只是对她父母的一种倒逼手段。面对尴尬场景,我只好自找台阶下,忙解释说:我是桃花的同学,只想来桃花山看看。
   这时,她母亲瞪着一双很凶的眼睛,下了逐客令。她说,那好。你们一路过来,桃花山都看了,你可以走了吧?  
        面对她父母的淫威,我顿时呆了,手足无措。看着我一副难堪的样子,桃花的脸一阵灰白,但终究没说出一句话。看来,她也无法碰触父母为她设置的“红线”。直到我转身要离开时,她才鼓起勇气,说要送我一程。
  桃花说要送我,她父母并没有阻止。也许,看在我和桃花是同学的份上,他们最后留了点面子。就这样,在我俩心情都极不痛快的情况下,桃花还是送了我一程。
  在回程的路上,我俩一直都沉默不语。桃花想了些什么,我不知道。可我心里只有两个字:悔恨。悔恨自己太懵懂,太莽撞,真的就不该去。    
      送了很长一段路程,桃花也没有停下的意思,仿佛要将我一直送回学校。这时,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走过一个拐弯处,我停下脚步,劝桃花说:别再送了。回去吧。不然,你父母会担心的。
  哪知,一直保持沉默的桃花,却突然发起飙来。她一下抱住我的脖颈,放声号啕。她边哭边央求,要我带她走。她说,她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就是浪迹天涯,她也愿意!
  面对她的疯狂,我的心一阵发紧。毕竟,我俩都有了心心相惜的依恋,如今在此一别,也可能就是终生的“再见”……我再也抑制不住情绪,和她紧紧拥抱在一起。我将泪脸缓缓贴向她桃花般的脸蛋,埋进了湿漉的花蕊里。她也将我抱得更紧,似乎担心稍一松开,我就跑了。那场景,简直宛如一场生离死别。
  就在我们难舍难分之即,桃花的父母和哥突然从拐弯处冲过来。他们气势汹汹,手里挥舞着桃木棍,边跑边喊“抓流氓”。
  按我们当地的乡俗,桃木棍是用来驱鬼的。我知道,他们是要将我当作魔鬼收拾了。见状,我感到了被侮辱,也害怕,什么也顾不上,一把推开桃花,拔腿就朝山下跑。我边跑边回头看桃花,她朝我追赶了几步,一下瘫倒在地上。我的心像被刀戳了,故意扯开嗓门大叫:桃花,你等着,我一定会来接你的!
  ……
      那是我最后留给桃花的一句话。从那以后,我再没去过桃花山,没见过桃花,也没有她的一点消息。
      人生几十年一晃过去了。几十年间,世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桃花山已经开发成旅游景区,更加美丽——桃花山的山色比过去更葱绿,鲜花比过去更艳美,瀑布比过去更壮观,幻若人间仙境。我也从曾经被城里人瞧不上眼的农村孩子,变成了城里人。曾经风华正茂的青年小伙,如今已是两鬓斑白,儿孙绕膝。可唯独没变的是,自己曾经在这里经历过的人和事,却一直深藏于心底——桃花如今在哪里?又生活得怎么样?弄清她的现状,是我此行要达到的目的。
  揣着内心的隐秘,我们在桃花山的景区转了半天,将所有的景点都看了。看完景点,我让儿子将车开到了镇上,在一个拐角处一栋旧平房旁停了下来。这里是桃花曾经居住的地方。我不知道现在还是不是她的家。
  刚下车,正准备进屋打探,那堂屋正面墙壁上,一个绕着黑纱的大相框跳入我的眼帘。我一眼就认出来了,那不是桃花吗?她还是那么年轻漂亮,微笑还是那样甜美动人。她为什么会以这种方式迎接我呢?难道……我顿时热泪盈眶,差点就冲上去呼唤起她的名字来。
        这时,从旁边一栋楼房门口走来一个与我儿子年龄相仿的男子,样子与桃花有几分像。男子见我很激动的样子,似乎猜测到了什么,便问我是不是他姑姑的高中同学。我很快稳定了情绪,反问他怎么知道。他回答说,是猜测。
        男子告诉我们说,以前一段时间,他姑姑高中时期的许多同学来景区游玩,都要来这里看望她。这些人年岁大了,对同学的感情越来越深厚,对他姑姑也十分同情……只是我去晚了一步,没能和他姑姑说上一句话。
       原来,男子是桃花哥哥的儿子,就住在隔壁。他说着,眼圈红了。
  接着,男子诉说了桃花一辈子的不幸——自从桃花高中毕业时,与一男同学的恋情被父母强阻后,她就精神失常了,几十年也没恢复正常。几十年里,她一直沉溺于对那个男孩的幻想中。临终前,她还在不停叨念:我的浪去了哪里?他说好了来接我的,怎么还没来?
      男子说,他们一直没弄明白,姑姑叨念的那个男同学究竟在哪里。
  显然,男子半点也不知道,桃花叨念了几十年的那个“浪”,其实就是我。此时,我不便自我暴露,只用下颌对他示意了一下,让他继续说。
  男子又说,那时,他的爷爷奶奶见桃花病得那样,还骗她说,他们已经帮助找过,得知那个名叫“浪”的男孩已经死了,想以此让她回心,可始终也没起到作用。就这样,为了那个男孩,桃花将自己的一生葬送了。为了照顾桃花的生活,他们家几代人都接力承担了沉重的责任,直到十几天前她去世。
    男子说得很伤感。他指着墙壁上的遗像又说,他姑姑这辈子真是太惨了。她年轻时多漂亮!如果不是那样,她一定会多么幸福呀!还说,本来,按他们这里的风俗,桃花的遗像是要取下的。但一想到她人生遭遇的不幸,他这个做晚辈的就不忍心那么做。并且,他也想让姑姑的同学们来这里时,能看上她一眼。说不定哪天,那个叫‘浪’的同学也许会来……
        听着男子的诉说,我的心都碎了。我做梦也不曾想过,桃花竟一辈子也没放下我。为了我的那句话,她苦苦等候了几十年。我几步走过去,恭恭敬敬站在她的遗像下,默默低下头,任泪水涮涮流满脸颊。
  这时,站在我身后的儿子似乎看出了什么,灵机一动,取出相机,提醒我说:爸,你和同学阿姨来一张合影吧,留个纪念。
  在儿子的摆弄下,我取下桃花的遗像镜框,竖在左肩头,让她的笑脸和我的老脸紧紧靠在一起。随着几道光亮闪过,我与桃花的合照就留存在了相机里。这是一张姗姗来迟的合影,虽然看着让人揪心,而对于我来说,它却显得弥足珍贵!
  接下来,在儿子的提议下,我们在镇上买了花圈、鞭炮和纸钱,和桃花的侄子一道,来到桃花的坟地,为她进行了诚挚的祭奠。
  自从看到镜框里的桃花,我似乎变成了一个木偶,一句话也没说,只有沉甸甸的心疼。在她的坟头,我默哀了很久很久……
  离开的时候,桃花的侄子依依不舍地目送着我们。就在车子刚开出不远,突然从后面传来他的呼喊声:叔叔,你是不是……就是我姑姑的那个男同学啊……
  难道,他突然有了灵性,觉察出什么来了?但我没能回应他,只有将内心的痛楚埋得更深。
  下山的路上,我的心情有如波浪般翻滚。我将目光投向车窗外——山中的景色在眼前一一闪过,我的思绪在花丛中狂奔——桃花山的美景胜似天堂,周而复始,一年更比一年美。可人的生命只有一次,青春不可能重塑。那镜框中的伊人,永远也没有轮回。她天使般的笑脸,只能定格在我记忆里……珍惜生命吧,珍惜人生的点点滴滴——所思、所想、所求,让生命之花在更大空间绽放,分分秒秒展现出精彩!
  别了,可爱的桃花山!别了,永远的桃花!
        
        
        
联系方式:
姓名:李新洲(笔名:刘浪流浪)
邮编:414000
地址:湖南省岳阳市人大常委会机关
电话:17773042791
邮箱:yyrdlxz@126.com




 楼主| 发表于 2019-3-8 14:53:23 | 显示全部楼层
劣作一篇,请各位老师赐教。谢谢!
发表于 2019-3-9 22:29:45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感人真挚,叙述流畅,但文章第一自然段有些多余,望稍作处理,尽量简洁精炼。问好李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19-3-10 11: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情系平民 发表于 2019-3-9 22:29
文章感人真挚,叙述流畅,但文章第一自然段有些多余,望稍作处理,尽量简洁精炼。问好李老师~

真诚感谢版主老师的关心和肯定。根据你的指导意见,我对第一自然段进行了适当修改,还请老师再次赐教。谢谢!祝好!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