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两棵槐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8 21:00: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两棵槐树
  洋槐树,村里人都这么叫,老家院里的洋槐树听父亲说是爷爷种下的。
   在我小时候,这棵树长的郁郁葱葱的。夏日,每到饭点,哥哥就会把圆形的小饭桌搬到他浓郁的树荫下,一家人纳着凉吃着饭,惬意的很。
   秋天,他会结出长长的豆角,豆角垂着,一团一团的很稠密,风一来,豆角会欢快的跳起舞来。年幼爱玩耍的我们不会从他的树干爬上去,而是从他伸到矮墙上粗壮的枝桠上“走”到树上,摘下豆角把里面的豆子剥出来,再找一个刚刚滋长出来的梧桐大叶,把叶去掉只留下中空的叶柄,抓一把豆子放在嘴里,然后叼住梧桐叶柄用力的吹出去,豆子便像出膛的子弹飞向小伙伴,于是小村的街里是一群互相追逐着打着“嘴仗”的孩子们……
   洋槐树结出的豆角不仅给我们带来欢乐,同时也是我们的收获。那时上学,放假了需要勤工俭学,老师会让我们收集各种草籽和树的种子。于是我会等到洋槐树高处的豆角成熟后用竹竿将其勾下来,然后放到一起用小棒槌将里面的豆子敲打出来,然后梳理干净装到小布袋里,开学后交到学校。
   冬天,他落尽了枝叶,雪花在他的枝头绽落,我会和哥哥妹妹在树下面堆雪人玩,而强壮的哥哥常常趁我和妹妹不注意,用力的撼动树干,枝干上的雪瞬间落下,我和妹妹的身上便全是雪了,于是我和妹妹联合起来一起给哥哥打起了雪仗……
   不知道什么时候,家里的鸡喜欢上了这棵树,经常在树杈上落着,于是母亲便在树杈上挂了两个竹篓,铺上草,做成了鸡窝,让鸡在里面下蛋。这样我们姊妹三人又有了新的“工作”了,每天会争着从矮墙的树桠走到树上去拿鸡蛋。随着我们渐渐的长大,家里原先的鸡窝竟然废弃了,所有的鸡一到晚上都会落到树上,一年四季皆如此。
   哥哥参加工作我上中专的那年的春天,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发出满树的嫩芽,只是最顶端的一个枝桠长出了几片嫩嫩的叶子,其他的枝干整个春夏都安安静静光秃秃的伸展着。我问父亲树怎么了,父亲说也许他老了该休息了,噢,原来他进入了暮年,像老人一样失去了年轻的活力,我这样想着。
   以后的多年他依旧像个沉睡的老人一样,只在最高处迎着春风开出几朵淡淡甜香的槐花,那几个稀疏的豆角舞不动秋天了。后来,家里的房翻盖了,围墙重新垒高了,院子里的枣树移栽别处了,重新种上了柿子树和葡萄,但这颗洋槐树依然在那里,即是盖西房时他有些碍事,但父亲也只是把碍事的枝桠锯了一截。此时,我已经参加工作并结了婚,妹妹也出嫁了,家里只剩下父母和那棵树,父亲闲来无事便养了鸽子,于是树上除了鸡窝还有鸽子窝,树上怎一个热闹了得。
   一个周末,我带着妻子和孩子,妹妹带着女儿相约一起回家,那天的午后夕阳将尽,我和妹妹如往昔般坐在曾经的小圆桌旁,我猛然抬头,浓密的枝叶涨满了我的眼,这棵多年沉睡的树竟然苏醒了,从前一直没有叶子的枝桠像疯了一样长着绿绿大大的叶子,我惊奇着生命的惊喜,父亲在院子里逗着孩子们在玩,落日的余晖在他满脸的皱纹上跳跃着溜进了厨房,我转过头看到满头华发的母亲,金黄色的夕阳在母亲的头上却闪着银色的光。噢——原来父母在我不经意的岁月里已渐渐老去,我别过头,泪已晶莹,我多么希望他们能像那棵树一样重新焕发青春的活力呀。
    笨槐树,老家的人说这是本地的槐树,村西头的水井旁长着一棵很粗大的笨槐树,我张开双臂都无法环抱住,不太高的树干从上到下裂开一个大口子,中间竟然空着,但顶头的枝干却一点也不少,浓密的叶子裹着枝干伸展在水井的上方,打水的、洗衣的、坐夜的都享受着他带来的阴凉。我问过父亲这棵树几岁了,父亲说不太清楚,反正你爷爷说他小时候这棵树就这样了,细算一下有百年多了,不由得让我对这棵树多了几分注意。
   上小学的时候,母亲在井台洗衣服,我便爬到树上,交错生长的树枝像一座桥伸张到水井的上方,我会坐在树枝的尽头,看着村边的小河欢快的流淌着……
   上中学的时候,家乡的小河干涸了,水井也没水了,没有人再光顾他了,他孤独地生长着,伸展的枝杈依旧把水井罩在他的树荫下,而我也渐渐淡忘了这棵树。
   上中专的第一年的秋后回家,我无意间望向村西边,发现刚入秋的他竟然没有了叶子,我不由得走到近前,发现他中空的树干黑黑的,约三分之一处已经烧成了炭状。到家后问父亲那棵树怎么变成这样了,父亲说谁谁家的孩子在树洞里点火玩,把树给烧了,幸亏发现的早,大伙齐心把火扑灭了,但叶子全落了。我责怪着那点火不懂事的孩子,心里很不是滋味,不由得再次走过去,静静的站在他面前,看着他孤零零的枝干无所着落的停在空中,好久好久,我的心竞无法平静。
   好几年他都十分安静,在别人满树枝浓郁的时候,他孤独地在春风中、秋雨里、夏阳里、冬雪中原先伸展如桥的枝桠慢慢枯死,掉落,只剩下粗大的树干,我想他在百年后竟然会死在几个懵懂的小孩子手里。
   ……
   参加工作的我在一个夏阳刚炙的上午带着刚刚蹒跚学步的女儿回家,一下车无意间向西边望了一眼,便再也无法转头,我抱起女儿就走,妻子问我干什么去,我没有回答,径自走向那棵古老的笨槐树,我伫立在他面前,仰望着他不太高的树干,那顶端一枝如拇指粗细的嫩枝上长满了叶子,那叶子绿的让周边的树都变得无色了。
   “他竟然还活着”我不由得赞叹生命的惊奇和顽强,女儿在我怀里斜着身在向树伸着手,我慢慢靠近他,女儿两只手结结实实地扶在那苍老的树干上,回过头来对我笑着……而我的眼里好像有泪。
   接下来的日子,这棵树像步入了壮年一样,疯狂的生长着,整个夏天把自己的树杈塞满了整个天空。
   那个月的农历十五,这棵树周边的住户在他的树干上系上了红布条,焚香上供。我知道那不是迷信,而是对生命的敬畏和尊重。
(作者:李胜国  地址:河北省临城县梁村学区  联系电话:13930998612 邮箱:ai3801008yi1sheng3@msn.com   QQ:601983207)



发表于 2019-3-9 22: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哥哥参加工作我上中专的那年的春天没有像往常一样发出满树的嫩芽,只是最顶端的一个枝桠长出了几片嫩嫩的叶子,其他的枝干整个春夏都安安静静光秃秃的伸展着。我问父亲树怎么了,父亲说也许他老了该休息了,噢,原来他进入了暮年,像老人一样失去了年轻的活力,我这样想着。
哥哥参加工作后面应该加上“是”。既然说的是洋槐树,他字应换上第三人称“它”
发表于 2019-3-9 22:12:29 | 显示全部楼层
哥哥参加工作我上中专的那年的春天没有像往常一样发出满树的嫩芽,只是最顶端的一个枝桠长出了几片嫩嫩的叶子,其他的枝干整个春夏都安安静静光秃秃的伸展着。我问父亲树怎么了,父亲说也许他老了该休息了,噢,原来他进入了暮年,像老人一样失去了年轻的活力,我这样想着。
哥哥参加工作后面应该加上“是”。既然说的是洋槐树,他字应换上第三人称“它”
 楼主| 发表于 2019-3-13 10:46:46 | 显示全部楼层
情系平民 发表于 2019-3-9 22:12
哥哥参加工作我上中专的那年的春天,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发出满树的嫩芽,只是最顶端的一个枝桠长出了几片嫩 ...

最初用的是“它”,后来特意改成了“他”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