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春天的来信(组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11 23:30: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春天的来信(组章)
文/鲍伟亮

春天的歌

东山还没有采撷到绿的讯息,鸟儿已迫不及待,矗立枝头,歌唱着、嬉闹着、飞舞着,唤来一城的春风。
瞧!春风十里,白云也变得轻柔起来;看!暖阳明媚,额头的皱纹渐渐散去刺骨的陈旧;听!流水淌出佩环厮磨的笑声。这一切无不预示着——春天即将到来!
雀鸣依旧清脆,那些鸟儿,是春天的使者,他们告诉世界,来自春天的友好接洽,他们携来春天的信笺,高声读进每一个生灵的心坎里。
还在等待什么呢?脚步情不自禁,路上有了行人鲜活的足迹。那些轻易的身影,没有目的地,只为感受着春天的前奏。
阳光为每个行人披上一层希望,崭新的生活啊,即将属于我们。田间地头中播种的农人,车水马龙中奔波的梦想家,一切工作都变得有奔头,一切活计都让人有了劲头,一切为了彼此的他她它。
鸟儿拉着杨树枝一起舞蹈,天空越发湛蓝。生灵和春天都是这个世界的客人,是啊,世界更加热闹了,不久,桃红柳绿,草色盎然,这种彩饰独属于春天的赠予,是自然的礼物,不带一丝钢铁的气息,更不会产生伪装造成的累累伤痕。
春天距离我们还有多远,每个人都在心中盘算着。——不远了,不远了,只有一张纸的距离。
也许,下一刻,“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跃然纸上;也许,下一刻,“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即使离别也有了寄托;也许,下一刻,“胜日寻芳泗水滨,无边光景一时新”,恍然间万象更新,如梦如幻,已与春天心心相印。
鸟儿还在歌唱着春天的信笺,坚守着属于使者的信仰。而我,已嗅到,一场春雨的味道,是的,随风潜入夜,明日的泥土将透着新绿的芬芳。

乡关何处

离开这座城,由陌生到熟悉,今夜,我将再次走向陌生。我是南飞的雁么?霓虹太过于绚丽,以至于不知道该停留在哪处,装饰我温暖的巢。
今夜,没有下雪,我孑然一身,坐上5017号列车。
清晰和混浊自由转换,成年人的世界里,并不需要刻意抹除自己存在的痕迹,时间会将一切打理的有条不紊。
少年,少年,你还是你吗?我撕心裂肺的呐喊,却没有声音传出,只有寒风呼啸依旧。曾经的那个少年,将阳光像雨露一般传递给世界,人们会怀疑是精灵鸟停留在人间,或者是春天忘却了成长。
星星说:今夜,他走了,拖着满身的疲惫;今夜,无眠,这浩浩荡荡的大军中,他是最不起眼的一个。
所有人都是平凡的一滴水,在春节的返乡大潮中苦苦挣扎,如果可以自由的选择,如果没有现实的枷锁,谁会在这里,在这个本该普通、本该静寂的凌晨……
所有人都保持自己的喧嚣与沉默,记忆太过于纷杂,理想太过于飘渺,如何才能让冰冷的氛围融洽,急不可待之后,是一本密密麻麻的日记,悲欢离合,都暂且上浆封存。
异乡、故乡,究竟是什么呢?是青年人的迷茫还是中年人的沧桑,亦或是老年人,说着说着,笑了,然后,泪流满面。
乡关何处,思考这个问题已然三年,我知道,自己正在完成一个由异乡人赶至故乡人的过度,那些陪伴我一同成长的故乡,和她的一切,正如走远的童年般,化成一缕炊烟,在人间烟火的不断稀薄之下,悄然飘远。
一切都会好的,望着乡关,眼睑湿润,我相信这是每个人不可倾诉的心声。
谁愿孑身一人走远,谁会陪谁走遍天涯?
总会好的,一杯薄酒饮下,一朵泪花,悄然飘出,随着雪,在窗外、未知的异乡扎下根。

春天的来信

深冬的这场雪,让一切变得格外深刻。
不是每一片叶子凋零,大地都会预知到时间的谜底,哪怕是秋天、冬天,或者是已经注定了的结局。
未知永远是已知的襁褓。如今,已是尘埃落定的结语,扫除了所有可能的辩解。是的,不会再有下一个春天,陈旧的胳膊不再会晒到太阳,被人欣赏那些皱纹也已经皈依于岁月的褶皱。
他去哪儿了呢?五百里外,天气像水墨淡远的留白画,不染纤尘,他还在人间呀。
消息像一柄利刃切中心肺,血液溅满眼睑,涌出一地的雨水;记忆是今天这列火车的路标,一片片走近,又走远,让人心疼,疼得深刻又疲倦。疲倦,是不再归来的起点。
突如其来是成年世界中的常客,波澜不惊则是对隐藏的一种赞誉,哪怕是这一幕幕接踵而至,我离故乡的距离依然是五百里……
念想飘过脑海的一瞬,我已经不再去抓取了,抓不住,一个夜晚的一个眼神的呆滞,便将已长满荒草的轨道全部划上了句号。期限:永远。
冬天之后是春天,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我在等谁呢?等一束春花,带着阳光和雨露的问候,寻一处清香平坦的草地,将每一株鲜花的疑惑捋顺,告诉她们,他曾来过,并不算太匆匆,依然还有人记得,那份笑容。你的下方——大地的深处,有他生命最纯粹的气息。
今夜,对着窗外道一声晚安,霓虹依旧璀璨,这个世界还在匆忙的运转,并看不出任何的改变。我还能做些什么呢?遥望天际,我要选择一颗星并为她祈祷——烟火人间,你要快乐、幸福的活着呀!

独白书

白日依山尽。远方,天空微微闭合的眼睑,是雀鸟飞歌的天堂。
北方的深冬,每一声鸟鸣都是珍贵的。婉转的回响,如同磁石吸引,人性的灵动窜破心中封闭的雾霭。
天是未加渲染的画纸。正午与黄昏的中点,选一条路,眺望,血液沸腾随长路奔驰,留下草叶,不知所措的沙沙声。
曾几何时,长路弯腰的至高点,是人几欲攀登的山。
树在变矮,草在变矮,童年已无法捡拾,一去不返。
质疑是空虚的岗哨,空虚填补了成长的脊椎。
原来,长路不远,长路非山,长路是行走的一种形容。行者如同奔走的蚂蚁,不知落入了哪只玩笑的眼中。
迷茫成为一种常态,空旷适合冥想,咳出旧年瘀血,留下一副伤痕累累的皮囊。如果迷茫是一座刻碑,我将刻写:你只知道失去什么,而对自己的得到一无所知。
迷茫是棉花,行走是踩着棉花上找寻错过的实地。
我要告诉你,这不是一条坦途,多少心血滋润的土壤,才能滋养出一株花朵,并告诉世界,抵达不了的,是鲜花遍地的草原:他们歌颂太阳,便会得到五谷,他们是一群天使照料的宠儿。
地狱又何曾不是某些人幻想的天堂,一旦羡慕压不住质疑与欲望,任何辩证与冲动,都是对弱点与恶忠诚的诠释。
回归自己,空旷、清澈;回归行走,自然、踏实;回归深冬,炽热足够纯净,可坐拥一份闲适,共鸣脑与心脏,做自己的王。
风声晃动的午后,万里晴空,斜倚着梧桐,等待阳光落尽,大星闪现……

冬韵

该是多么清脆的歌音,融透这冷寂、冬雨洗过的午后。
菊容褪尽,冬至退至小雪以南,趁着雪瓣飞奔的间隙,他,撬开了黎明的大门。
雨,想必深谙中庸之道,飘飘洒洒,大小相宜,当正午的倦意来袭,吻透的三分路面,倒映着天空的姿容。
梧桐是上空难得的点缀,浓绿是脉络远去的回忆,古铜色的黄韵已悟透暮年生活的哲学。稀疏的叶,犹如标本,睿智摇曳着一腔秋风。明艳,一览天地小。
天地间,鸟鸣演奏着弦,诉说,柳枝泛黄的一段风流,落叶铺陈的幽深,天空静无波澜的湿雾,驶向地平线外的一队列车……冬日,生命依然保持着自己的方式,奔向繁荣亦或走向衰老。
一场雨洗净杂质,劳作者依然保持着姿势,沉默,前行。
原来,生命如斯,偏守自己的小世界,和那片美妙的天空,划归自己的日出日暮。尤是冬日,失却纷扰的掩映,露出三棱镜反射之外的真谛。
风,吹奏笛声。
眼眸在林中苏醒,雨水仍在落叶上生长。
上空的那些勇士,飘零的冬依旧不曾随风逐月,留在枝上站立成一道风景,吼出,我的炽热!

远行吟

时钟归于沉寂,体温一缕缕被抽离,太阳毕竟还没有被鸡鸣唤醒,露珠已经含着笑睁开双眼,给予一场饱含仪式感的送别。
今夜,想必是万家灯火,华灯煌煌。一盏、两盏、三盏……灯火的递增数列中,哪一盏属于我,这异乡的过客。
这人间的繁星,终究是不可琢磨,可念不可及。我遥远的爱,都在这草木掩映的凡尘。
指针每一步都走得这么深刻,我的心惶惶不安。9点25分的绿皮车将草木渐渐甩远,带着胜利者的吼声滚滚向前。
成熟与消逝是时光的双面,未知的法杖从不曾兀自远离。且问命运:可不可以让所有离家的列车都晚点,能不能让所有目送的身影都消失得慢一些?
远行的人啊,别忘了回家,跋涉过天涯,哪怕在异乡开花,也要带着故乡的根。
远行的人啊,有没有看到今秋飘零的叶,想起那些贫寒的年华?走到今天,你还好吗?
此后余生,要记得幸福,既要坚强得像个大人,又要开心得像个孩子。
岁月从不败美人,风筝线越来越长,记忆的回眸越来越短。分离是重逢的钥匙,那些歌,让草木破土发芽。
远行的人啊,请守护幸福,斟破一生,还种十里桃花。

忏悔书

心火焚烧,空虚是最洁净的燃料。心事七冲八撞,寻找挣脱的可能。
逃到何处?托以庇护的,必是承受着煎熬的牢笼。从一个牢笼掉进另一个牢笼,是溺水者最后一次的呼救与喘息。
救赎与叩问是并行的利刃,了却昼与夜、故我与真我。
今夜,我将忏悔。
忏悔走失的灵魂。缤纷装点的世间,灵魂沉浸在欲望的瓶底。成功与绝望的镰刀,断绝灵魂自我的生长。随波逐流,浑浑噩噩,我的悲嚎,被躯体绣成了标准的笑容,默默泣血,在无尽空虚中,吐出一片荒原。
忏悔迷失的躯体。流光溢彩是孤岛的别称,沉默奔走像闹钟一般卡着时间,伤痕累累维持着现状,未改变的一如既往。躯体是相信来生的,那些未曾抵达的角落为轮回说提供了信仰,皮囊的色系源于何处,迷失在时间的夹缝中。
我将忏悔,忏悔笑容、哭泣、沉默与喧嚣,忏悔我所拥有的一切。怎可轻易判别人之善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秘和花园;怎可轻易断自己之生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善恶和风景。
如果时光不曾静止,绝对的对错如何觅到生存的土壤?忏悔是知行的锁,反省如衣食,是不可少的钥匙。
无止境的行走,灯在路的尽头。
不留尘埃,人间尽是小事。

远行书

1、
时光无言,将遭遇什么呢,在未来的日子?
离别是一种常态,当我明白,检验情感的时刻如期而至,我知道,可能山高路远,不知何时忘却便会无声降临到存储有限的心间,我们将忘记今天的彼此,还有那些欢笑和歌声。
你不会再是我的歌者了,朋友,我不再是聆听者,这就要远走,对于挽留,总是隔着薄薄一层纸,不能戳破,只有将答案留在未来才够坦荡。
是的,你的未来我不会再参与,我的未来于你也是。
这就要走了,今夜,你会不会在梦中折柳,赠一缕春风予我。

2、
躯体折射出冰冷的空气,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味道,我如同嚼到了冰块。
油腻、肥胖、糟蹋,我有无数的形容词可以形容一个人,包括他身上风霜的触角、故事的坎坷还有来源于各种牢笼里的咳嗽声。
三十而立,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年纪,前往的路上渐渐容纳下那个曾经自认为无法容纳的自己。
那个臃肿且透着疲惫的男人,会是未来的我们么?在凌晨的车站,我有着比夜的幽邃更深的恐惧。如此匆匆,他们失去了脸,失去了躯体的温度,心脏微弱的跳动还牵扯着远方,放不下的,是清晨闹铃重复提醒的担当。

3、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如同年轮的延伸,不断选择分享的数量和质量。这里嘈杂拥挤的人群,告诉所有人,亦或者是告诉他们自己,这是属于他们的世界。
车站是个神奇的地方,经过一程的等待,故事又多了一件,担子又重了一分,细胞透露出积攒已久的疲惫。
人生如路呀,这就要上车,可以前行、倒行,却不能停止。尘埃落满了不羁的信念,疲惫是理想落下的花,忍不住去看,眼睛终是陷入泥沼,怎样的外力才能激发拔身而出的勇气?

4、
离开了,车站外有更大的空间,和更空旷的冷。当然,还有太阳高悬的晴日,湛蓝的天空,和褪去逼仄的交流。
天空下,有早起的炊烟,与晨雾袅袅升起在宁静村落,有多姿的晚霞,与归林的雀鸟相应和,也有高楼林立下钢筋铁骨中的温馨,和万家灯火时的笑语……天空,是风声的无际,是竹海的汹涌,是目光的期盼,是阳光下的可能,当然,也一定会有雨,可能是春雨如油的珍贵,也可能是秋雨绵绵的凄寒。
未来隐约可见,未来又无从预测,此刻每个人都保持着自己的镇定,列车启动,将要远行,长途漫漫,莫问前途,一直走下去,奔向那处梦一般闪烁的城堡,便是远行的意义。
前路飘渺,脚步踏实。灯火万盏,心有锐光可争辉。

姓名:鲍伟亮
手机号:17852098401
通讯地址: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双岭路中段临沂大学
邮编:276000
邮箱:1455247322@qq.com
微信:dy1455247322
发表于 2019-3-13 21:31:11 | 显示全部楼层
雀鸣依旧清脆,那些鸟儿,是春天的使者,他们告诉世界,来自春天的友好接洽,他们携来春天的信笺,高声读进每一个生灵的心坎里。
发表于 2019-3-13 21:31:14 | 显示全部楼层
雀鸣依旧清脆,那些鸟儿,是春天的使者,他们告诉世界,来自春天的友好接洽,他们携来春天的信笺,高声读进每一个生灵的心坎里。
发表于 2019-3-14 14:20:28 | 显示全部楼层
无止境的行走,灯在路的尽头。
不留尘埃,人间尽是小事。
——好句子,拜读,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9-3-15 10:10: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松林湾 发表于 2019-3-14 14:20
无止境的行走,灯在路的尽头。
不留尘埃,人间尽是小事。
——好句子,拜读,问好。

问好老师,多多指教
 楼主| 发表于 2019-3-15 10:11: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飞非 发表于 2019-3-13 21:31
雀鸣依旧清脆,那些鸟儿,是春天的使者,他们告诉世界,来自春天的友好接洽,他们携来春天的信笺,高声读进 ...

问好老师
发表于 2019-3-15 11:37:44 | 显示全部楼层
语言感觉很好。但一次发太多了。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9-3-15 22:35: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河南棠棣 发表于 2019-3-15 11:37
语言感觉很好。但一次发太多了。问好。

问好老师。谢谢老师提的建议,下一次分开发,以便于阅读
发表于 2019-3-18 11:22:55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流畅,遣词生动,构思独特,笔墨饱满, 韵味独到,余味不尽,点赞问好!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