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围栏上的影子(修改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26 13:38: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重庆霜儿 于 2019-5-9 14:33 编辑

围栏上的影子(微小说)
         
冬日的阳光似中了风寒一般,软软地,照得李师傅灰暗的脸更显疲惫、沧桑。斑驳的铝板围栏是一堵城墙,把满地枯草、垃圾、菜地及断桓残壁围成了一座城。而李师傅,就是这城里的王。他脚边脱瓷的脸盆和热水瓶、缺脚的靠背椅、木条拼成的桌子、和发黄的劳布包,就是他的臣民与士兵。而斜倚在围栏上的那株歪脖子腊梅树,就是他的华盖,正轻轻盈动着缕缕暗香。  
李师傅是名理发匠,是这个地方的原住民,七十多了,很精干。几年前,村里土地被征收了,他跟村里人一道,住进了配置的新楼房。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他却得了一种怪病,心头堵得像塞满泥土似的。去医院检查又查不出问题,他认为是想家造成的。每天晚饭后,他都要半小时路到这里,在推土机的轰鸣声和钢筋混泥土的缝隙里,去寻找记忆中的村庄。
这一找,他还找出了门路。
村庄施工后变成了黄沙漫漫的废墟,没有店铺。工地的民工要跑老远去邻村理发,很不方便。他眼睛一亮,回家把扔进杂物间的理发家什一拾掇,在工地旁摆起了地摊。这一摆,就是五年。
五年里,一幢幢高楼像雨后春笋般冒出,一批批住户如潮水般涌来,大大小小美发屋栉邻次比,形成了繁华的商业街。物管和城管对商业街加强了管理,禁止占道摆摊经营。李师傅就像蚂蚁一样,围着工地不断辗转,最后转到了这个围栏里。他转到哪儿,他的顾客就跟到哪儿,生意一直很红火。
有人问他,人家店里起步价就二、三十,你天天在这儿晒太阳喝西北风,五年如一日只收五块钱,挣得到几个钱哦?他用锃亮的剪刀手柄顶着胸口,说了句不着边儿的话,这儿,不堵了!
今天,是年三十,也是他最后一次理发。因为,围栏内是商圈的最后一个基建项目,过完年,就要修建市民广场了。一动工,他就失去了摆摊的最后阵地,要失业了。这段日子,他心里揪得慌,恨不得把时间捏揉碎了捏在手里,不让它往前走。一大早,他不顾儿女们阻拦,硬背着家什来摆了摊。
从早上到现在,他一刻也没歇过。虽然民工都回家了,但小区的老人和孩子还很多。他觉得今天的剪刀格外沉重,平时爱吵闹的老伴计们也变安静了。咔嚓咔嚓,他握紧剪刀,专注地剪,细致地刮,连手上渗出冻疮裂口的殷殷殷血丝,他也浑然不觉。每一颗斑斑白发的头,他都像剃婴儿头一般小心、轻柔。而时间终是毫不留情,转眼就到了中午。顾客们相继离去,围栏内只剩下他和他的影子。
太阳似一顶桔黄色皮帽,斜斜地戴在他头上。已是午饭时间了。手机不止响了十次,他支吾着久久不愿离去。他把双手拢进衣袖里,缩着脖子,跺着脚,眼睛紧紧地盯着围栏上那道窄窄的门洞。
他还有最后一名顾客。
那是名拾荒者,不知道来自哪里,叫什么名字。拾荒者看人的眼神直愣愣的,嘴里成天嘀咕些别人听不懂的话,大家都叫他疯子。李师傅见他比自己显老,就叫他老哥。
李师傅认识老哥,是三年前。大热的天,老哥拎着只蛇皮口袋在工地上转悠。他衣服上的洞比蛇皮口袋上的还大,虬结的头发像乱麻一样散披着,脸黑得像锅底。李师傅是个热心人,拿来儿子的旧衣服给老哥换过,咔擦一刀剪断了他的头发。从此,老哥就成了他的陪客,每天都要到他摊上坐一坐。到年三十,帮老哥理完发才收摊,就成了铁打的惯例。  
看着空荡荡的围栏,握着明晃晃的剪刀,李师傅心里直发慌。以往这个时候,老哥早来了,今天不知怎么到现在还没现身。已经两个多月没见过老哥了,他不确定他是否还在这里,还会不会来。想起最近的恶劣天气,他不由得打了个冷噤,弯下腰慢慢地收拾起剪刀、梳子、热水瓶等理发工具。
你是李师傅吗?
李师傅眼睛一亮,迅速抬头望着声音的来处,疑惑地问,你理,理发?
不,我找你。站在他面前的中年男子,穿戴整齐,大背头顺滑地贴在脑门上,自我介绍说他叫陈贵德,是老哥的儿子。他递给李师傅一张名片,上面赫然印着总经理的头衔。
    李师傅扫了眼名片,冷着脸说,恁么大个老板,老汉还捡破烂,遇得到哦!
陈贵德的脸红到了脖子根,急急地说,都怪我!我老汉有失忆症。自从我们村开发成商业区后,他总迷路。也怪我粗心,忙着做生意,没照顾好他,害他走失了。三年了,我好不容易找到他,他却、却……陈贵德抽泣起来。
原来,老哥病了,带回家没多久就走了,走前一直叫着李师傅。
叔,一点小意思,你收到!陈贵德突然跨步走到李师傅跟前,恭恭敬敬地递上一个厚厚的红包。
做啥子哟?收回去。不要,不要!李师傅像被蛇咬了一样抽回手,直往后退。
陈贵德尴尬地道,叔,这、这是我老汉的遗愿,你不收,我啷个交待嘛!
两人推辞了一阵,陈师傅忽然定定地看了陈贵德几眼,挠着花白的头发,腼腆地说,要是你真想谢我,就、就让我帮你理回头吧!
陈贵德愣了愣,旋即屁股坐到木椅上,朗声道,好哇!今天,我就代我老汉来理个!
李师傅一把抓起围兜,迎风抖开,套在陈贵德短短的脖子上,拿起剪刀,咔擦咔擦地剪了起来。
太阳似战胜了雾霾的公鸡一样,发着红亮的光,高高地挂在空中。他们的背影投射到围栏上,和斑斑花影重叠,组成了一幅传统的水墨画。

 楼主| 发表于 2019-3-26 13:40:32 | 显示全部楼层
新银一枚,发个帖子报个到,辛苦斑斑们砸砖!
发表于 2019-3-26 18:37:23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霜儿 发表于 2019-3-26 13:40
新银一枚,发个帖子报个到,辛苦斑斑们砸砖!

欢迎霜儿老师来核桃源发文。
发表于 2019-3-26 18:48: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篇很温暖的小说。场景,细节描写很出彩,李师傅一个普通人的形象立了起来。高亮一下,欢迎大家围观
发表于 2019-3-26 20:03:08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9-3-26 18:48
一篇很温暖的小说。场景,细节描写很出彩,李师傅一个普通人的形象立了起来。高亮一下,欢迎大家围观

确实不错,支持高亮!!
发表于 2019-3-26 20:04:1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再提点建议,开头别那么多景物描写,容易冲淡主题,可以以李师傅的期盼开头,设置悬念,更容易引起阅读的兴趣。
发表于 2019-3-27 08:43:08 | 显示全部楼层
作品节奏舒缓,主题温馨,文笔流畅,支持高亮!
 楼主| 发表于 2019-3-28 12:37:17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9-3-26 18:48
一篇很温暖的小说。场景,细节描写很出彩,李师傅一个普通人的形象立了起来。高亮一下,欢迎大家围观

谢谢冰凝老师评点!辛苦了。上茶
 楼主| 发表于 2019-3-28 12:37:18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9-3-26 18:48
一篇很温暖的小说。场景,细节描写很出彩,李师傅一个普通人的形象立了起来。高亮一下,欢迎大家围观

谢谢冰凝老师评点!辛苦了。上茶
 楼主| 发表于 2019-3-28 12:37:20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9-3-26 18:48
一篇很温暖的小说。场景,细节描写很出彩,李师傅一个普通人的形象立了起来。高亮一下,欢迎大家围观

谢谢冰凝老师评点!辛苦了。上茶
 楼主| 发表于 2019-3-28 12:38:04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9-3-26 18:48
一篇很温暖的小说。场景,细节描写很出彩,李师傅一个普通人的形象立了起来。高亮一下,欢迎大家围观

谢谢冰凝老师指正!辛苦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3-28 12:38:56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9-3-26 20:04
我再提点建议,开头别那么多景物描写,容易冲淡主题,可以以李师傅的期盼开头,设置悬念,更容易引起阅读的 ...

谢谢波澜老师!多指导!
 楼主| 发表于 2019-3-28 12:39:57 | 显示全部楼层
古琴 发表于 2019-3-27 08:43
作品节奏舒缓,主题温馨,文笔流畅,支持高亮!

琴姐,我跟来了,么么哒!
 楼主| 发表于 2019-3-28 12:41:09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9-3-26 20:04
我再提点建议,开头别那么多景物描写,容易冲淡主题,可以以李师傅的期盼开头,设置悬念,更容易引起阅读的 ...

谢谢指正!老师说得对,回头一看,前面占的比例太大了,回头修改一下。再次感谢!
发表于 2019-3-29 11:33: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霜儿来了,理发匠仿佛就在眼前,因为俺也常在街边让人家理发,五块钱,比屋里的便宜多了。支持高亮。
 楼主| 发表于 2019-4-1 10:35: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改乱了版,修改好后再发上来。谢谢老师建议!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