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马莲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27 14:47: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木古木支 于 2019-3-27 14:52 编辑

马莲花
  “明天周日,回来把洼地的玉米收了吧,你爹腿不好,不愿意干活了。”母亲对回家接孩子的我说,“行——”我说:“你和爹年纪都大了,以后别种地了,也不缺这点吃的。”母亲却说:“就剩这点地了,不种?难道看着它荒着。”
    第二天,我自以为起了个早,谁知到家发现母亲早已经去地里了,父亲一人在家洗漱。我知道父亲有些磨蹭,便自己开着拖拉机先走了。原先熟悉的满是石头的岗坡路早已换成了平整的水泥路,临近地的拐弯处却发现路被村里养鸡的一户人家用铁丝网拦断了,心里老大的不痛快,无奈只好开到一条小路上。走着走着,小路就不是路了,长满了荒草,走了十几米便不敢走了,草几乎和拖拉机一样高了。但感觉方向是对的,便硬着头皮继续走。终于,当我看到那绿油油的身影郁郁葱葱的长在路的中间时,一颗心终于松了下来,我知道我到了。我停下拖拉机站在它的身旁,回望开过来的路,不过短短的二百米,在没有看到它时,却感觉像走了两万五千里的长征。
   它,小时候母亲告诉我说叫“马莲”,一种叶窄而狭长的植物,开淡兰色的小花。那时候,路两旁的草都被勤劳的人们割走或者被牲畜啃得连长都长不起来,而它却倔强地生长在路上,绿葱葱的。我曾好奇地沿着路寻找,发现它只生长在这一段路上,其他地方却无踪影,而且它只长在路上,路的两旁却没有,任凭人畜踩过,车辗过,却依旧倔强的结实地在路上生长着,浓密地根系将她牢牢地钉在了路上,用手无法拔起。我曾移栽过一棵到家里的花盆里,却在不久后枯死了,我想也许它只适合生长在那条路上吧!
   地头上母亲掰下来的玉米堆在一起,我喊着母亲,母亲在地的中间应了一声。当我开始掰玉米时,妹妹和妹夫也来了.我们三人一人四垄掰了过去,不一会儿就追上了母亲,我有些惊诧,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上学的时候和母亲一起掰玉米,母亲经常把我们兄妹落的很远。
   抬头看着母亲,发现白发已快将母亲的黑发吞噬干净,上面沾着玉米碎叶,母亲回头看我们,秋日的暖阳在她那满是皱纹的脸上跳跃着,忙碌的我竟然没有发觉母亲已老了,身躯竟然有些佝偻。我再次劝母亲不要种地了,母亲却说:“不种,难道看着它荒着,就剩这点岗坡地了,种点花生、谷子,你们兄妹吃的小米和油就不用买了。”
   晌午的时候,终于干完了,装好了车,指着路上的马莲我问母亲:“小时候,您告诉我这是什么花?”母亲走过去用手抚摸着狭长的叶子说:“这是马莲,开一种小兰花。”母亲的汗水静静的滴落在绿葱葱的叶子上,我看到那汗滴在秋阳里竟闪着七彩的光。
   回到家,妹妹去做饭了,而母亲却坐在玉米堆前开始剥皮,我说歇歇吧,母亲却说:“不累,你妹妹做饭,我闲着也是闲着。”我生平第一次注视着母亲的手,每根指头的关节都肿大变形了,我惊诧的问母亲手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妹妹在厨房听见了,对我说道:“我们兄妹都生在寒冷季节,月子里洗衣做饭养活我们,怎么能不落病!”母亲却一边剥着玉米一边满不在乎的说:“这都好多年了,早不疼了,就这样了,干活也不碍事。”
   我看着不停劳作的母亲,仿佛看到一株倔强地生长在路上的马莲,开着那淡淡的小小的兰色的花在风中舞动着属于自己的季节……
(作者:李胜国  河北省邢台市临城县梁村学区   13930998612)

发表于 2019-4-5 19:48:44 | 显示全部楼层
此篇第三自然段与第二自然段的衔接有着明显的不自然,给人一种变换过快的感觉,且主旨不明。个见,切勿见怪。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9-4-5 21:11:3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版主回复,会继续打磨改进。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