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儿时年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29 20:09: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陇耕 于 2019-3-29 20:12 编辑

【投稿】

                            儿时年味

                               陇耕

       我们村口有一株腊梅树,当山上树叶凋零时,它便已开满了洁白、浅黄的花蕾,在寒风中举眉高歌,似乎在提醒人们:腊梅报喜,春节将至。于是,房前屋后便被浓浓的年味笼罩起来,和着童年的记忆在空气里蔓延开来。
        杀猪是村里的传统年俗,在我小时候是很盛行的,如今已很少见了。那个时段,一般的农户,只有在娶媳妇或盖新房,才会杀猪。唯独过年是个例外,即使家里没有养猪,也要去街市卖上一头回来宰杀。村里经济条件好一点的,一户人家就得杀上一头。家境一般的,就会与亲戚邻居合伙,几户人家杀一头年猪。我们这些孩子,就远远地望着大人们“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残忍行径,边看边跺脚,事后还免不了唏嘘一阵子。年猪被大卸八块后,会送一些给村里上了年纪的老人,来往较密的邻居也会送上一些。过年前大家就先围坐在一起吃上一顿,联络感情,好好热闹一番。
       村里的春节离不开爆竹,一串串火红的鞭炮,犹如一条条响尾蛇。盘在门前,缠在街道,吐着火舌信子,被激怒只需要一秒。胆大的就直接划火柴去点燃,胆小的就会先点燃一根香,然后缓缓靠近引线。特红的爆竹,引线很短,一不留神,它会炸到自己,尽管威力不怎么样,但总归会让人猝不及防,虚惊一场。我们这些小伙伴们,会买各种各样的爆竹、摔炮、划炮、冲天鼠、降落伞……这些爆竹能上天、能下水、让人防不胜防。有的小伙伴还会特意找堆牛粪,把爆竹往上一插,火光一点,拔腿就跑。跑得快的,毫无损伤,跑得慢的,就该遭了殃,回家换洗衣服是免不了的。
        春节都离不开春联。 红红的春联,如同酿成的甜甜的蜜。这时候,裁红纸,买浆糊,村里几个会写毛笔字的老人就要忙碌好一会,家家户户都要排队请他们写春联。门楣上贴好了火红的春联,窗户里沾上了漂亮的窗花。粮仓、畜圈、柜子等处的春联,都是表示热烈的喜庆与希望。另外还有单联,内容也不尽相同,如每个室内都贴“抬头见喜”,门对面贴“出门见喜”,树上贴“根深叶茂”等等。
       年三十的年夜饭,是一年中最丰盛晚餐,这一整天家里的“大厨”都围着厨房转。炒菜、红烧鱼、炖猪蹄、酿豆腐、血鸭、冬笋腊肉、红薯粉……大锅里炖着整只鸡,整个房间都飘着香味。每道菜端上来时,我都要轻抬下巴,好像一不留神口水就会流出来了,接着是一阵狼吞虎咽,让人不觉感慨:夕阳西下,吃撑的在老家。
       除夕过去,就要拜年了。过去拜年都是走家串户,而且要早起。天还没亮就要起来,跟着小伙伴们,踏上拜年的旅途。尽管此时天色还是漆黑的,家家户户却已经在烧炭盆烤火了,我跟在队伍后面,嘴上不停地喊出一句句祝福语。被拜年的人,笑容满面、出门握手寒暄,相互祝福,接着就往我们口袋里塞糖果、花生、瓜子。告别了这家,我们又匆匆跑向下一家,追寻幸福。
       正月十五以前,爷爷总要带上我去往邻村或邻县的远房亲戚拜年,家里也要留个人,原因是可能会有亲戚到我家拜年。对于那时的我而言,拜不拜年不打紧,重要的是许久未见的小伙伴,以及长辈们塞过来的压岁钱。有时候,小伙伴去其他地方拜年了,满心期待却不见的我,整个一泄气的皮球,脸上再也找不到拜年的喜悦。大人们刚吃完中午饭,就要撒野闹回家,任由亲戚如何挽留,也无济于事。
       爝火燃回春浩浩,洪炉照破夜沉沉。当我还沉浸在回忆的喜悦中,不知从哪飞出一道悠扬的鸣笛声。我知道,列车该出发了。



(姓名:陇耕;电话:15818284605;地址:广东省惠州市惠城区水口街道大西洋服装厂附近; 邮编:516000)
发表于 2019-4-5 19:38:29 | 显示全部楼层
年味之深,尽在文字中尽显端倪。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