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打车(小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1 13:45: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正在拜访客户的我,意外地接到公公电话,说有重病的婆婆发病了,要我火速赶回家。
  我去的是一个偏僻的工业区,很难搭车。从客户处出来,在路边等了很久,偶尔拦辆车,要么漫天要价,要么是我忌讳的黑的。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一眨眼就过了半个小时。公公的电话一个接一个,催命般,催得我心头的火熊熊燃烧。而出租车,却似遗忘了这个角落,迟迟不见踪影。
  情急之中,一辆破旧的蓝色出租车迎面开来,我忙伸出了手。出租车在我面前缓缓停下,从车里探出一顶鸭舌帽,我顾不得细看,急急报了目的地,谈好价钱,打开后门,迫不及待地上了车。
  车子启动,工业园从视线里消失了。
  我坐稳身子,抬眼看去,只见车内没有任何营运牌照,司机的帽子很旧,卡其布帽子上一层乌黑的汗垢,已看不出底色。目光下移,一撮花白的头发从帽沿斜逸而出,耳根显得松驰而暗哑。再定睛细看,司机握方向盘的手枯瘦如柴,暴突的青筋像一条条蚯蚓——
  老人。黑的。
  我的心悬了起来,车子性能好吗?他视力正常吗?体力充沛吗?反应敏捷吗?如果……这可是黑的。一时,关于黑的肇事的新闻报道如脱轨的列车在心底奔突,我额头直冒冷汗。
  我想下车,可车子已行到更偏僻的路段,想到等车的艰难和发病的婆婆,我打消了念头。
  我不安地盯着司机,只见他后背挺得笔直,眼睛专注地盯着前方,双手沉稳地握方向盘。车子在马路上行驶得很平缓。
  我深吸口气,自我安慰起来:既然这把年纪还开出租,他一定有过硬的水平。几十分钟车程,路况又好,不会有事的。
  这样想着,我悬着的心勉强落下来。正想跟司机攀谈两句,公公又来电话,告诉婆婆稍稍稳定,让我别急。在电话里跟公公讲了用药和护理的一些事,老公又来电话催促。我说坐了辆黑的,正在往家赶,老公立马吼起来,说黑的能搭吗?
  老公的吼叫唤醒了心底的列车,我再次紧张起来:坐过无数出租车,也背着老公乘过黑的,可花甲的哥,还是头一次遇上。我注视前方,司机笃定,车子也平稳。我的心情又平复下来,觉得担心是多余的。那么多黑的,出事故的毕竟是少数,而且通常是酒驾。
  人一放松,眼睛就架不住,靠着后背沉沉地睡了。迷迷糊糊醒来,已是五点过。
  我揉揉眼睛看向窗外,只见车子在一条村道上行走,房屋零落,车辆稀少。我以为司机抄近路,不经意地问:
  “师傅,还有多久?”
  “就到了!”
  这一说,让我彻底清醒过来。我家在工业区,附近工厂密集,车流量大,跟眼前的景象完全不同。此路段这么偏僻,莫非……我脑子瞬间涌现出各种抢劫杀人的桥段,后背发冷,拎紧手袋,大声喊:“停车!”
  我的声音一定充满惊恐,只见司机一个急刹车把车停在路边,转过头疑惑地问我:“怎么了?”
  “我……我……你……你干嘛?”
  “送你回家!”司机灰暗的脸上没什么表情。
  我脑袋嗡地一声,缩紧了身子,牙齿打颤,结结巴巴地说:“我没……没钱!”
  司机大概看出了我的心思,冲我一笑,露出几粒残缺的黄板牙,和善地说:“别怕!我不是坏人。”
  我依然紧张:“这是哪儿?”
  “兴业路啊!”这回轮到司机惊讶了。
  “错了。我到兴一路。”我松了口气,但心底的愠怒迅速窜升,搞什么鬼,我可是要赶时间的。
  “我听错了?”司机咕哝着,转头发动了马达。
  “你干嘛?”我厉声问。
  “送你回家!”
  “我家不在这儿。”
  “我晓得。是我听错了,我得负责把你送到家。”
  说完,司机一踩油门,掉转方向,往前驶去。司机不停地抢道,避开红绿灯,专抄小路,如蛇一样七拐八弯穿过巷子,擦着肩越过人群……虽然平稳,但却像赛车一样险象环生,吓得我的魂散了一半。
  车子到家时,停了几分钟,我的魂魄才聚集回来,心也踏实了。
  我忍不住问道:“老人家,你多大了?”
  “六十!”老人伸出枯瘦的手,颤抖着比划了下。
  “怎么干这个?”
  “啥?”老人的声音很大。
  “为什么这把年纪还开出租车?”
  “要养孙子啊。”
  “孙子该儿子养嘛。”
  “儿子,走了……”
  “去哪儿了?”
  “出了事故。儿媳妇跟人走了,就我老两口和孙子……”老人说得很慢,声音轻得像从车外传来的。
  我心里一梗,轻声问:“孙子多大?”
  “读初中了……”
  “听话不?”
  “好,好着哩!”老人抬起头,声音一下子清亮起来。
  我想了想,递给他五十元钱,没等找零就打开车门下了车。
  “等等,找你钱!”才走了两步,老人从后面追来,手上捏着十五元钱。
  “不用找了!”我继续疾步往前走。
  老人一把拉住我,硬把钱塞到我手里。我不要,说他多费了油,权当给他孙子买支笔。他固执地拒绝多收,并一再道歉,怪自己耳朵背,误了我时间。
  “老人家,你留个电话,以后用车我找你。”老人回到车里,我才想起追过去索要电话。
  “好,好哩!”
  老人脸上的褶皱堆成了一朵太阳花。报了电话号码,又说了一堆感谢的话,才摇上车窗,在一地尘土中缓缓驶离。
  蓝色的士迎着夕阳的余晖拐了个弯,从我的视线消失了。但那蓝色与金色撞击出的绚烂却烙在了我心上,熠熠生辉!  

联系方式:重庆市江北区大石坝红原路138号首创鸿恩生活区
联系人:何霜
联系电话:15730121608
QQ: 984343930
发表于 2019-4-5 11:09:59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抱歉,最近学校开运动会,现在才来拜读,万望见谅!!
发表于 2019-4-5 11: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前面的铺垫很好,结尾就显得有些拖沓,不用交代这么详细,因为前面已经都交代清楚了,结尾简洁一些,反倒更有效果。
发表于 2019-4-7 05:17:3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黑车的题材见过不少,老师却写得更多波折,挺有看头。
 楼主| 发表于 2019-4-8 22:4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9-4-5 11:09
真是抱歉,最近学校开运动会,现在才来拜读,万望见谅!!

谢谢老师百忙中慧阅!生活是第一位的,这个不急的。多多保重身体!
 楼主| 发表于 2019-4-8 22:49:05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9-4-5 11:13
前面的铺垫很好,结尾就显得有些拖沓,不用交代这么详细,因为前面已经都交代清楚了,结尾简洁一些,反倒更 ...

嗯嗯,老师指点得是,谢谢!我再斟酌斟酌,按老师的提议修改。祝好!
 楼主| 发表于 2019-4-8 22:50:08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9-4-7 05:17
这种黑车的题材见过不少,老师却写得更多波折,挺有看头。

谢谢冰凝老师留言鼓励!还不太会写小小说,学习中,拜望多指教!遥握!
发表于 2019-4-14 11:13:54 | 显示全部楼层
霜儿的这篇,人物内心冲突描写细腻,向相儿学习,好久都不写小说了,今天也发一篇吧!
 楼主| 发表于 2019-4-25 11:17:45 | 显示全部楼层
甄小竹 发表于 2019-4-14 11:13
霜儿的这篇,人物内心冲突描写细腻,向相儿学习,好久都不写小说了,今天也发一篇吧!

谢谢竹儿,你来了,有伴了。么么哒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