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烛火和稻草人的爱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1 07:49: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作者索付 于 2019-6-1 07:57 编辑

       《烛火和稻草人的爱情》
        
        作者:索付
        
        北方八月份的麦子,脱掉它们绿色衣服,换上金装,全都挺直身体,好像一排排穿金甲的士兵在立正,非常壮观。风来了,它们一片连一片地舞动身躯,发出“沙沙”的响声,像是一边跳舞一边歌唱。
        麦粒颗颗饱满,像小宝石一样密密麻麻地镶嵌在麦穗上。拽下穗麦子,用手搓掉麦芒,将金光闪闪的米粒放嘴里嚼一嚼,满嘴都是米香。
        馋嘴的鸟雀,用贪婪的目光,盯着麦穗。为防止减产,麦田主人做一些稻草人,用车拉来,插在麦田东西南北的各个角落。这些稻草人,身穿艳衣,头戴毡帽,张着两个手臂,像是为麦子们领舞,同时,也是保卫它们的警察。
        有这些守卫的警察,鸟雀们不敢来了,麦田主人可以放心地干一些其他事情。夜晚还是要看管的,稻草人吓不住的人,会在这时偷麦子。
        一个满星无月的夜晚,麦田主人开车过来,打着手电筒,接替稻草人岗位。从南到北,从东到西,手电筒的光随着麦田主人脚步,循环游荡。糟糕的事发生了,手电筒不知哪里出现问题,突然,不再用它发光的眼睛冲击黑暗。
        无奈之中,麦田主人从车上找来蜡烛,点燃后,固定在田埂上。蜡烛失业很久了,它拥着温柔的风,旺燃起来,一跳一跳的,展示它兴奋的舞姿。
        麦田主人累了,坐在烛火边,看着眼前亮光,感觉像天亮升起的太阳,心中警惕逐渐消失。安全感让眼皮打起架来,他拉不开架,越打越凶。最后,鼾声平息决战,两个眼皮紧紧相拥,成为不打不相识的朋友。
        烛火的舞蹈,惊扰了旁边一个稻草人的安睡,稻草人注视烛火,感到陌生和好奇。心中产生疑问,它是什么?怎么站我面前?居然也能发出光亮。
        这个稻草人暗恋手电已久,它怕黑,崇拜手电,羡慕它冲破黑暗的本领。
        烛火被稻草人吸引了,这个金色天地里,它怎么与众不同?高大身躯和亮色的艳衣,加上张开像要飞翔的手臂,与传说中的天使有些相同。难道它是天使吗?开始对它产生好感,跳动的亮光,向美丽靠拢。
        稻草人问烛火:“你是谁?怎么有手电的本领?”烛火没想到它不认识自己,虽说自己和手电都有发光本领,但从能力上,远不如手电。烛火不敢报名字,怕稻草人轻视它,便顺水推舟:“我就是手电,今天换件衣服,你认不出我了吗?”
        稻草人十分惊讶,以往,手电总是从它身边经过,不会站它面前,和它说话。此时,这个站它面前说话的手电,让它有受宠若惊的感觉。
        稻草人身体颤抖着,回答:“没认出来,你换身衣服,形象更加帅气了。”烛火没想到能成为它的偶像,自信满满,跳动的火苗再次高升。吹耀起来:“我是黑暗拯救者,我的同伴千千万万,聚集一起,能胜过太阳。”
        稻草人确信不疑,更加崇拜烛火了,和烛火一起舞蹈起来。
        接触半天,烛火还不知稻草人叫什么,问:“你真好看!叫啥名字?”稻草人见烛火夸自己好看,得意起来,舞姿开始不规则地加快。回答说:“我叫稻草人,是看管麦田的。”烛火吃了一惊,它听过稻草人的大名,没想到,眼前站的就是稻草人。心中敬佩让它产生爱恋,不自主地将心里话说出来:“见你第一眼时,就被你的美丽和高大折服,麦田警花,我爱上你了,特意来向你表白。”
        稻草人有些自卑,说:“我是平凡的,”烛火否决它的话:“不,你不平凡,你的美丽和敬业精神,谁都比不了。”稻草人说出苦衷:“其实我过得很累,追求我的风,多次要带我私奔,都被我拒绝了。我伪装人类,看着那些怕我们的飞鸟,欺骗感时常折磨我。”
        烛火开导它:“你不能这样想,麦田没你们,人类劳动成果就会大打折扣,伪装,是你们存活和贡献的价值,骄傲才对。”稻草人听后,自卑感消失了, 不自觉地向眼前这个知音靠拢。
        风吃醋了,褪去温柔,发起怒来,猛推稻草人。烛火被它扇个耳光,手劲太大了,差点将烛火打死。稻草人被风推到烛火身边,烛火被打得弯起腰来,它俩贴身了,干柴烈火相遇,瞬间激情四射。旁边的麦子们,被它俩的激情传染,点亮身体,成片蔓延。
        高温烤醒麦田主人,他望着眼前火海,大惊失色,赶忙找来个大树枝,扑打火苗。他的力量太单薄,根本压不住火的气势,衣服很快烤焦了。情急之下,打电话求救,消防队离麦田太远,消防车赶来的时候,麦子们已全化为灰烬。焚身的硝烟还在升腾,一堆堆漆黑的骨抹,像战场的炮灰。
        麦田主人恨自己糊涂,满身灰尘地蹲在地里,抓着头发,嚎啕大哭。
        烛火和稻草人这场不能自拔的爱情,是品尝禁果的悲哀,留在人间的,是警示。世间万物,都有存在理由和利用价值,如果是错误场合或用法不当,就会带来不敢想象的灾难。
        用物,要排除危险,否则,就会陷入悔恨深渊。


        作者简介:索付,本名:刘索付,男,生于孝庄皇后故里。十五年前开始尝试文学创作,现今已在《辽河》、《椰城》、《草地》、《骏马》、《短小说》、《牡丹》、《速读》、《有荷文学》、《陇中文学》、《诗词月刊》、《长江诗歌》、《世界日报副刊》、《潮头副刊》、《边城副刊》、《内蒙古日报副刊》等大陆和港澳台及国外华语文学刊物,发表小说、散文、现代诗歌、古体诗词1000余篇(首),并多次获奖。现为内蒙古通辽市作家协会会员。
        作者索付通联:内蒙古通辽市科尔沁区大林镇邮局索付信箱收,邮编:028018,手机:15247501052



发表于 2019-6-5 11:01:45 | 显示全部楼层
挺好的一篇语言文章,推荐欣赏!
 楼主| 发表于 2019-6-5 23:29: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老师的鼓励。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