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流浪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3 14:46: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流  浪  狗
王善林

  院子里,大黄支愣的耳朵微微一耸,呜呜,汪汪,扑向院门口的大铁门,两只爪子不停地扒挠,嗤拉嗤拉,大黄知道挠腾不开,它已经试过无数次了。每每听到外面的同伴汪汪地叫,心里就像长了草,想方设法跑出去,为这不知挨了主子多少打。可是今天,它却隐隐地嗅到了母狗发情的讯息,它躁动,张望,就是被主子把腿打断,也要冲出去。

  主子老胡撮着嘴,吹着口哨,骑着已经掉了一块块油漆的小破嘉陵摩托,从镇里参加完婚礼,晕乎乎地往家赶。老远就看见自家斑驳的两层小楼,屹立在峭壁的山前。这不,镇里着急忙慌地盖楼,好几台挖掘机天天轰轰鸣鸣在挖峭壁上的沙石,每天都要从下到上啃掉一块,轰隆隆的,山石像塌方,更像雪崩,灰土飘半天才散。任谁看着都胆颤心悬。老胡没等上边下来动员,就主动去拆迁办签了字,他怕山体滑坡,吞没了他唯一的小楼。再说这座小楼是祖上遗留下来的,有点像要到寿的老人,已经不起风雨。不过楼后的山前,有一条欢快的小溪,溪里有泥鳅还有柳根儿,秋季时,有蛤蟆。溪边有花有草,还有人人爱吃的山野菜――猴腿儿。虽离镇有段距离,但老胡喜欢这里清净,空气新鲜,没任何的污染。

  到了院门口,老胡就听见大黄呜呜着扒挠门,边下摩托边亲切地喊:“大黄,我回来了,给你带回肉和骨头了。”

  吱呀呀,老胡用膀子推开铁门,大黄腾地就蹿出去,它嗅到老胡身上带回来母狗发情的微弱气息,已远远盖过肉和骨头的味道。它不想和老胡像以往那样亲热,而是寻着气息,一溜烟汪汪叫着狂奔而去,任凭老胡怎样吆喝,都不管不顾。

  老胡伸长脖子,直到看不见大黄的影,才把方便袋装的骨头和肉扔院里,带上门琢磨:这挨千刀的,急着尥出去干啥?就算外面有母狗,也不该不理主人和好吃的!老胡跨上摩托,寻思好追撵的路线,并发恨道:“撵上一定再好好教训这眼里没主子的杂种。”

  镇里镇外各个垃圾点以及大饭店及小吃店的前前后后,这些流浪狗经常出没的地方,都转两圈了,也没看见踪影,还打问了好几个熟人。老胡揣想:不能让人逮了去吧?大黄这么大,肉可不少。也许这会子没准跑回家了,这家伙还是欠揍,咋就不长点记性!老胡气着恼着,但仍惦念着,免不了着急,手上加劲,油门一下子就拧到了底,小破摩托没好气地突突,屁股冒着蓝烟,在街道上往家疯跑。

  下摩托,老胡没听见一丝熟悉的动静:“坏了,这家伙还没回来,到底死哪去了?”但仍抱着一丝侥幸边推大门边喊“大黄”。院里传来鹅鸭混合的叫声。

  老胡又大声喊“老婆”,进屋就噔噔噔上了二楼卧室,一屁股坐在沙发里,恨恨地骂:“杂种又跑了。它妈的,畜牲就是畜牲,对它再好,它也改不了吃屎的性。如若晚上不回来,以后回来,那也非打断它的狗腿不可!”

  “能回来,看你猴急的样?上几次不都是自己尥回来的吗?离了咱家,没有更好的地,如若有,也轮不到你捡它回来。”

  “那倒是,可恨这忘恩负义的东西,不是当初我把它抱回来,现在不说饿死,也得被狗咬死或被车轧死了!”

  前年冬天,老胡从锅炉房下班出来,已是灯火通明了,骑上冻得轴像锈住了的自行车,身子往前一探一探的,两腿一下一下地交替,咬牙切齿,死乞白赖地狠踩,自行车却像蜗牛那样,吱嘎嘎一点一点向前滚动。忽然,街边胡同里传来撕心裂肺的狗嚎,一只黄色半大子狗,支愣着小耳朵,一瘸一点,夹着尾巴,仓皇逃出来,后面跟着一老一小,手拿着棍棒,大声吆喝着:“打死你这个偷嘴的!”老胡心说:“该!谁让你偷嘴,换是我,揍更狠。”

  过了月余,老胡又骑自行车慢悠悠地去上班,刚进镇不远,又听见狗吱哇地叫。寻声透过冷雾,又见那只半大子狗没命般地逃,后面跟个上气不接下气的老妇人拖着铁锹追赶:“它娘的,老娘好心收留你,你它娘的倒好,不是撵鸡就是抓鹅,看老娘不拍扁你的脑壳!”

  老胡又道声该,哪有这样气人的玩意儿!

  接下来的日子里,老胡去菜市场买菜,时常能见到这狗浑身脏兮兮,围着垃圾箱寻寻觅觅,一群流浪狗不怀好意地虎视眈眈。

  老胡就骂:“该!傻东西,让你放着福不享,就该过流浪的日子。”

  春暖花开,老胡换骑小破摩托,大灯早不知摔哪去了,下班只能摸黑回家。快出镇时一拐弯,突然一颠,呜嗷一声惨叫,老胡左拐右拐了好几下,才稳住小破摩托。回头一看,又是那狗,转着圈呜呜低号着瞪视老胡,心说:“你瞎呀,我这么大,你愣往我身上轧!”令狗没想到的是,自己挨着轧,老胡还走上来狠踢两脚:“妈的,轧死你不打紧,要是摔了老子,老子弄死你都不够本;就是光把小破摩托摔坏,老子也饶不了你。”

  狗被踢得滚了好几个滚,最后仰躺在地上,眼望着老胡,哀哀戚戚地叫。仿佛心里在抱怨:“你咋这么霸道,是你瞎,轧得我,又不是我故意钻你摩托底下!”它看着老胡仍不解气,又来踢,便也怒了,哪有这样得寸进尺的,一下子含住了脚,已示警告。它也知道,只要稍使劲,就能咬坏,可它不敢,明白咬坏人家,很可能会带来致命的后果。

  老胡眼望被含住的脚,瞬间惊出了一身汗,如若破皮,就得打预防针,可打预防针,又不是个小数目。连忙缩脚,哪里能缩出来。

  狗有些得意,看来无论是谁,都不该一味地软弱,适当地强硬一把,兴许就能给自己带来好处呢。果然,见那人俯下身躯,抚摸着它的头,“黄黄,黄黄”似求饶般地叫。

  黄黄闭上眼,想:如果马上吐口,会不会继续挨一顿胖揍?不吐口,总不能这样耗着,耗时间长了,还肯定得挨揍。犹豫了半天,还是吐了口,随后起身,准备逃。然而,它竟被轻轻地抱起,放在小摩托把中间:“黄黄,跟我回家!”

  黄黄被老胡的老婆接过去,放水盆里,从头到尾给洗了个热水澡,又见她拿出刷子,刷得身上这个舒服。小儿子跑前跑后,翻来小饼干和糖块,不停往它嘴里塞。黄黄咯嘣咯嘣嚼着,听老胡歪在沙发里,喋喋不休地讲着黄黄以往的劣迹,并再三强调,要老婆密切监视,然后蹲下身,抚摸着黄黄的头:“如若发现,立马打死,听见没?”

  老婆拂开老胡的手:“俺们小黄知道错了,以后不再犯就是!”老婆起身去了厨房,黄黄也紧跟着进去,见她煮了两个鹅蛋。黄黄就蹲在老婆跟前,伸长舌头,嘀嗒着口水,等着剥光壳,掰成一小块一小块地抛过来。小儿子也从妈妈手里抢,然后抛给小黄。小黄兴奋地舔舔小儿子的脸,小儿子直缩脖子,闭上眼,一副怕痒的样子。

  第二天,阳光依旧灿烂,小黄跟着老婆和小儿子下了楼,刚到院子,就听见嘎嘎呱呱地叫,一群鹅鸭,好像一点也不欢迎它这个不速之客。小黄看见这么多鹅鸭,很是兴奋,几步冲进群里,就听见身后怒喝:“小黄!”

  小黄回头的功夫,被反击的大白鹅拧了一下,它本能地一叫,往后一挣,再往前猛一蹿,鹅鸭顿时炸炸起翅膀四散。小黄又听见一声怒喝,接着背上便挨了重重一竹扫帚。小黄惊叫着往前跑,鹅鸭立刻四处飞逃。

  老婆追着喊着打着。

  等老胡下晚班回来,小黄先是挨了几脚,而后就被吊在一楼,两只后爪刚刚挨地。如果不使劲站直,脖子就勒得喘不上来气。小黄只能在心里骂:“老胡,你够狠,我只是跟它们玩闹,你就用这损招教训我!”直到老胡困了,小黄也实在撑不住了,才放下来。小黄顿时产生想逃的念头,好在老胡扔过来两个煮好的鹅蛋,狼吞虎咽后,想着以往的好处,才蜷曲身子,呼呼地打起鼾声。

  小黄逐渐发现,只要追鸭撵鹅,不但挨老婆的打,还挨老胡的揍;而抓咬死老鼠,就能得到一块肉或一个馒头的奖赏。

  小黄在院子里呆得实在太寂寞了,就蹦蹦跳跳去抢小儿子的球。球轱辘着,它咬半天,也咬不住,逗得小儿子嘿嘿,嘿嘿地直笑。有时候看着老婆推着儿子,也抢叼着车把,满院子乱转。乐得小儿子站在车里,拍着把手直喊。

  有时跟着老婆和小儿子出院门外放鹅鸭,小黄撒欢跑到溪水边,冲着轰鸣的挖掘机不停地吠,直到山被倏地切下来一刀,吓得小黄腿肚子打颤,扭身跑进院里,好几天不敢出来。

  时间长了,小黄也就习惯了山的咆哮,可不习惯一整天的寂寞难耐,特别一到傍黑,从镇里传来一声声犬吠,小黄都要跟着响应半天。该死的老胡,老是干预,小黄被干预烦了,就开始策划,如何跑出去会会朋友。

  早上,趁老胡开门,去推摩托的空,小黄撒丫子跑出门外,老胡撵得快,它就跑得快,老胡撵得慢,它就跑得慢。进镇里,穿街绕楼,直奔朋友们的聚集地。

  见到昔日的伙伴,它们一个个还是那样没精打采,灰溜溜的眼神,似在告诉小黄它们的日子从没好过。小黄细细地端详,发现少了几个老朋友,又多了几个新面孔。和它们嬉闹了一会儿,怎么就快乐不起来,和想象中差得太远。它逮住一只小狗,搂住后腰,学着成年狗的样子,在屁股后面,一下一下动起来。

  玩了两天,实在没什么好吃的,而且常为了一块吃的,兄弟们立刻反目,哪有一点子义气。小黄就讪讪地跑回家,当然,没轻挨老胡的揍。

  慢慢一年就过去了,小黄变成了大黄,挨揍的次数逐日地减少,可当嗅到母狗发情的气息,它还是选择了义无反顾。

  进镇里,总算搭到母狗的影,左右前后围着七八条,母狗蜷曲着尾巴,微微晃动,似在招摇。大黄快跑到近前时,母狗尾随着主人不情愿地走了。大黄紧紧地跟着,并汪汪地想驱散其它狗。母狗进了一个大院,大黄趁没关上门之际,挤了进去。其余的狗都挡在了外面。大黄对母狗的屁股又闻又嗅的时候,一条锁链锁住了脖子,大黄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牢牢地栓在院里的柱子上。挣了半天,发现还在原地,歇一歇,只能跳着脚叫。

  老胡在家托着腮想:大黄你为什么又跑?即使去跑骚,跑完骚就回家吗,难不成外面还有更好的地?

  老胡暗暗地发誓,就像渔夫在海里捞到那个瓶子里的魔鬼,现在回来,啥说的没有;胆敢玩够了,饿晕了,再回来,立马打死。

  一眨眼,过去了约有月余,不见大黄回来;又一眨眼,树叶泛黄,零星开始飘落。老胡一家对大黄早没了恨意,反而开始怀恋它了。随着季节变幻,淅淅沥沥下起了秋雨,虽然不大,可是没完。半个月过去了,太阳从没露过脸儿。小溪平潮了,退了,又平潮了。天黑乎乎的,再继续下,恐怕溪水会漫过来,淹了一楼。老胡很是担心,时刻守在家里,随时准备搬东西。老婆也跟着担忧,一声一声叹着气。小儿子也似乎感到了不测,也不哭也不闹,乖觉地跟着爸爸妈妈身后,上楼下楼地徘徊,张望。

  老胡穿好雨披,要去溪边细看个究竟,刚出屋门,就看见鹅鸭叫着往院门口汇集。老胡连连吆喝:“回窝!都他妈回窝!”

  “汪汪”,院门外传来熟悉的叫声,老胡三步并做两步,跩开院门,见大黄浑身湿漉漉地站着。看见大黄,老胡激动得眼睛竟有些潮湿,上去抱住脖子:“大黄,你去哪了?”早发的誓言,顷刻间已荡然无存,“老婆!儿子!大黄回来了!”返身跟着大黄往屋里奔时,猛发觉手上粘糊糊的,低头一看,怎么是血?再细看大黄的脖颈儿,有一道深深的勒痕。老胡不用猜也能感觉到,大黄是被别人绑了,刚挣脱回来。唉,难怪!

  第二天一早,刮起了风,老胡想:刮风好,兴许就刮晴了,好去上班。多长时间没看见太阳了,哪都潮乎的,都要发霉了。八九点钟的时候,风越刮越大,刮得玻璃都颤巍巍地响,甚至整座小楼都跟着晃悠。鹅鸭嘎嘎呱呱地叫,有的随风扇动起翅膀,飞出院子。老胡赶紧出屋门,大铁门随之被风吱呀呀卷开,鹅鸭蜂拥往外冲。老胡边骂边追出去拦:“快回来,难道你们也要学大黄?”老婆这时也已跟出院门,大声哄撵。

  这当口,大黄却叼咬住儿子的肩膀,拖拖捞捞出了院门。鹅鸭正嘎嘎呱呱顺着公路往南飞跑,老胡听见儿子的哭喊,忙停住脚,回身叉开胳膊拦:“大黄,放下我儿子,不然老子要你的命!”大黄理也不理,低着头只顾往前冲。老婆已变了动静地嘶喊:“大黄!大黄!”小儿子一声一声地哭喊:“爸爸!妈妈!爸爸……”鹅鸭的叫声也跟着增大。

  老胡没拦截住大黄,知道靠腿撵不上,急忙跑回院,一脚踹着小破摩托,跨上去,就往外追。风呼号声已掩盖住摩托声。

  老婆刚要拦住老胡,却发现鹅鸭和狗都没有顺着公路一直跑,而是攀爬上了对面的山坡。山坡上小树,接连被拔起,又咔嚓嚓拦腰吹折好几株。那鹅鸭和狗还是继续往上攀爬。天空的黑云滚滚压来,真像到了世界末日。老胡到了山坡根,下了摩托,随手一推,一湿一滑就朝山坡上爬:“儿子!大黄!”老婆紧跟在后呼号。忽听后面山崩地裂一阵巨响,老胡和老婆回头一看,瞬间惊呆了:灰尘翻卷着恶浪,朝这边涌来。轰隆隆声仍不绝于耳。半天才看清:楼后的秃山,整体滑坡,早已吞没了他们的二层小楼。山上的大石,骨骨碌碌往这边翻滚,老胡和老婆道声“好险”!赶紧返身,快速往山坡上攀爬。

上面凸起的大石下,大黄傍着小儿子,还有鹅鸭,正等着他们呢。


河北省廊坊市霸州市华鑫道399号搏强塑料厂
王善林
手机13273233809
QQ2950124325



 
发表于 2019-6-3 18:20:26 | 显示全部楼层
王老师,我提一点意见啊,这篇小说对狗的描写很细致,不过,在写的过程中,加入了对狗的心理的描写,就有点不太严谨了,毕竟不是童话,其次是重点没有突出出来,因为这篇小说的重点在后面的狗救人上,我建议不如把前面的部分缩减一下,简单交代狗的来历,然后写主人公因为误会把狗撵出去了,后来狗冒死前来搭救,这样的话,重点就突出出来了。
发表于 2019-6-4 13:16:32 | 显示全部楼层
挺感人的一篇小说。动物也是有灵性的。
发表于 2019-6-4 13:16:39 | 显示全部楼层
挺感人的一篇小说。动物也是有灵性的。
 楼主| 发表于 2019-6-4 18:51: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9-6-3 18:20
王老师,我提一点意见啊,这篇小说对狗的描写很细致,不过,在写的过程中,加入了对狗的心理的描写,就有点 ...

谢谢波澜老师的指点,容我慢慢改来。
 楼主| 发表于 2019-6-4 18:51: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9-6-4 13:16
挺感人的一篇小说。动物也是有灵性的。

谢谢老乡,祝快乐吉祥。
发表于 2019-6-4 20:43:53 | 显示全部楼层
清风剑 发表于 2019-6-4 18:51
谢谢波澜老师的指点,容我慢慢改来。

客气了,我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希望对您有所帮助
 楼主| 发表于 2019-6-6 13:38: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9-6-4 20:43
客气了,我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希望对您有所帮助

都是老朋友了,应该这样,我也非常喜欢这样。再次感谢波澜老师。
发表于 2019-6-9 16:30:22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语言生动,叙述了一只流浪狗人性化的一面,情节安排合理,故事动人心弦。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古琴 发表于 2019-6-9 16:30
小说语言生动,叙述了一只流浪狗人性化的一面,情节安排合理,故事动人心弦。

多谢师姐鼓励。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