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2019-6-4 09:22: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天黑了,熟悉的炊烟味道袅袅传来,乡间的傍晚,好像是骑在炊烟背上飘来的,当炊烟从各家各户的烟筒里冒出来,轻轻掠过村边的菜园子,在一望无际的玉米叶子上袅袅飘逸的时候,红日落山后的黄昏也就到来了,一股股炊烟飘来一种甘甜的味儿,给人以馨香扑鼻的感觉。往常这个时候,德旺就会心情膨胀,因为他的脑海会准时浮现出媳妇巧莲灶前忙碌的身影,巧莲是他刚过门不到一年的媳妇儿,长得那个俊,比天上的七仙女都好看,七仙女好看但跟不上巧莲手巧,里里外外针头线脑,巧莲拿得起放得下,关键是那杨柳的小腰肢,在队上干劳力活,一点也不含糊,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也顶不过她,每天和男劳力一样拿十分工,这让所有的男人既羡慕又嫉妒,就是看德旺的眼神也有了敌意,德旺不傻,乐呵呵跌在了蜜罐里,感觉是世界最幸福的人。
  此时的巧莲在德旺心目中活现起来,这时的她也许正守着炽热的干锅汗流浃背地给他贴菜饼子,也许正在案板前扭动着风摆枝般的腰肢给他擀面条,也许正用新摘下的豆角儿给他炒菜,那已经煮烂的败火的绿豆小米粥,也许已经盛在碗里放在小吃饭桌上……一想到这里,那种被女人爱抚的幸福感便油然而生,禁不住的心潮澎湃。
  如今德旺却无心回家,蹲在庄稼地前,依然吧嗒着旱烟,一股说不出的烦躁吞噬着他的心,让他坐立不安。
  气愤、懊悔、烦恼一股劲在眼前晃来晃去,让他无所适从。
  德旺摊上一件大事,可有如鲠在喉如芒在身,说不出道不得,真有点窝囊。
  可是细细想来,不怨巧莲,还是怨自己,不是,怨秋生这个王八蛋,想到秋生,德旺的牙齿咬得嘎巴响。
  一切是个圈套,是阴谋,现在想来,那秋生分明给德旺设了局,让他步步进入,好阴险!
  上个月,刚刚过了大秋,生产队长秋生从德平集市买回了一头牛,人们都议论纷纷,那头牛又干又瘦,怎么能拉梨上套?秋生心里有数,买了牛当晚顶着满天星光,来到了德旺家。
  秋生和德旺是光腚伙计,德旺老实憨厚,秋生伶俐调皮,小的时候没少占德旺的便宜,长大后别看秋生学习不咋样,初中没毕业就被学校辞退,扛起锄头没几天,和村里老支书打得火热,赢得老支书器重,才20出头就当上的队长,这是那个年代全公社最年轻的队长。
  德旺呢,学习一直是名列前茅,在老师眼里是大学生的苗子,可偏偏人生和他开了玩笑,决定人生的时刻他偏偏阑尾炎发作进了医院,错过了改变人生的机遇,出了院,也只有极不情愿地扛起了锄头,不过,他是全公社唯一的高中生。
  说也奇怪,原先两个人来往很频繁,发小吗,自然没当外人,下雨天还常常喝顿小酒,醉了就趴在德旺炕上呼呼大睡,可自从德旺娶了巧莲,秋生仿佛人间蒸发,这是第一次来他的家门。
  刚跨进门,德旺的大黄狗呲牙咧嘴就要扑上来,吓得秋生连连后退——什么时候养得这家化!德旺喝退了黄狗,尴尬笑笑,这黄狗是爹那边的,只从娶了巧莲,德旺就把狗牵到了家里,秋生自然不知道。
  秋生开门见山,德旺,咱队了买回了一头牛,是弱了点,可是省钱,咱村里的人我挑了又挑选了又选,过了五遍筛子六遍罗,发现只有你合适,你勤快能干,关键还是高中生,牛有什么病灾你也能治,养一冬天,明年养得体肥膘壮,开春咱还指望它拉梨种庄稼呢。
  德旺的一双眼睛闪出迷惑不解的光,那张年轻而富有生气的脸显得红润而平静,他是一个慢性子,憨厚而朴拙,再大的事情也激动不起来。
  德旺看看秋生,咱村这么多人,干吗偏偏让我去?德旺心里一万个不愿去,最大的原因是舍不得巧莲,谁愿意舍下宝贝媳妇去陪着老牛睡。
  秋生看了看一旁的巧莲,笑得有点坏,拍拍德旺的肩膀,原因我不对你说了嘛,咱村没有再赶上你细心的了啦,那牛是咱队上的半拉家业,派别人喂养我真不放心,万一有个闪失,我这队长怎么给社员们交代?兄弟,你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
  我喂养你就放心?
  不放心我来找你?我闲得没事干了?这是个好差事,村里好多人争着干呢,我都没同意——我不能拿着集体的财产开玩笑。
  一天比一天冷了,夜里我嫌冷。
  这个我想好了,屋里给你点上炉子,队上从外贸买回来500斤砟块,全给你烧。
  天天熬夜,睡不了安稳觉……
  熬夜加工分,兄弟,夜里给你和白天男劳力一样的工分,你挣双份,只要你把牛喂得滚瓜流油,村里还不是你哥说了算。
  门外吹进了一丝风,吹得德旺心里起了涟漪,自己家离着牛棚不远,抬腿就到,一早一晚的确辛苦,把草铡细,把料拌匀,牛肥了,人脸上也有光,家里的活耽误不了,还能挣双倍工分,只是有利便有弊,把床铺搬到牲口棚,新娶的媳妇岂不孤单?
  秋生走了后,德旺就很忏愧地去盯巧莲的那张白净净的瓜子脸,盯久了,巧莲就有些不好意思。
  巧莲娇嗔道,死鬼,看什么?
  他憨憨地笑,看脸蛋,看眼睛……
  巧莲说,有什么好看的?
  德旺痴痴说,你脸上有花,你是咱村最美的媳妇,其实我也想喂牛,怕冷怕熬夜都是借口,其实我舍不得你……
  巧莲红成了一朵花,刮了刮他脸,呸,没出息!
  德旺想了想,挠挠头皮,这样吧,以后你夜里睡觉不要插门了,我在牲口棚喂牛机动灵活些,该去就去,该回就回,城里误不了,乡下耽不下,两全其美一箭双雕,反正那牛也不会去秋生那里告状。
  他那张黑脸在灯下闪着青光,等到巧莲羞羞说了句,依你,俺在夜里等你的话后,心里便更加得意。
  直到快结束的时候,巧莲突然觉得不对劲了,才觉得一切陌生,才觉得气息绝对不是德旺。
  她伸手狠狠朝那人脸上打去,忙扯过被单盖住下身,羞愧地骂道:畜生,畜生!
  暗夜里就有了嘻嘻的淫笑,哈哈,真过瘾!真细嫩……
  秋生!
  知道了秋生已经晚了,人家心满意足地抱起衣服一溜烟跑了。
  等德旺回来,巧莲痛断肝肠,一把鼻涕一把泪,让德旺去告秋生,让他去蹲大牢,让他身败名裂……
  德旺脑袋大了,就像一座石雕,沉默了好久,看着满面泪痕的巧莲,无奈地抱着头蹲下,长叹一声,行吗?那你不就暴露了,以后日子咋过?再说你也有责任,不分青红宅白,不打招呼,就……稀里糊涂……唉……
  巧莲委屈地又掉下了泪,是你让我不插门的,每次也不需要报什么名字……
  德旺一想也是,就狠狠捶捶自己胸脯,怨我,怪我,怪我认不清秋生这个色狼的真面目,中了他的圈套,让他钻了空子,可是,不能告啊,他秋生是队长,村里的土皇帝,上头有人,咱掀不倒他,咱没有证据,会让他倒打一耙,让咱抬不起头来,再说,你以后怎么做人?
  巧莲沉思半响,不再坚持去告他,也是,秋生是实权派,在村里一手遮天,什么话也说得出,什么事也做的出,再说家丑不可外扬。
  看看一脸痛苦的德旺,巧莲说你不要去喂牛了,咱不图那点好处,在家安心过日子,他秋生也不敢来了。
  德旺吧嗒吧嗒吸着烟,烟雾遮住了因为愤怒扭曲的脸,媳妇,你又错了,这事能怨牛吗,怨人,怨你,怨我,篱笆扎得紧野狗钻不进——以后晚上睡觉千万插好门,我就敲三下门,就敲三下,两下你别开,四下也别开,三下你要问谁,答对了就开门,咱是哑巴吃黄连,再说我和那牛也有了感情,眼看着长胖了,我心里欢喜,舍不得。
  巧莲撅起了小嘴,你呀你,你可真行,人家变着法儿欺负咱,你倒好,还惦记那条牛——就这么白白便宜了秋生吗?
  德旺把自己卷的旱烟摔到地上,用脚狠狠践踏,就像践踏秋生,把半截烟卷踩了稀巴烂,咬牙切齿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如今咱在人家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不共戴天!等有机会……
  巧莲瞪了德旺一眼,不屑道,有了机会你也是个窝囊废,三脚踹不出一个屁来,我怎么这么命苦,被人家欺负了却做缩头乌龟,呜呜……
  挨了巧莲骂,德旺并没有气急败坏,反而慢声细语地说,你等着,太阳总有从西头出来的时候,等我有了本事,看我怎么收拾他,我不是吃素的!
  德旺继续喂养那头牛,秋生还是队长,还是常来牛棚转转,一点事也没发生,德旺还是德旺,秋生每次看着德旺,说牛养的不错,德旺平静如水,说应该的,挣了双倍工分,就应该尽力,秋生看着德旺的眼,看了好久,想看出什么端倪,可是什么也没有,德旺还是那个德旺,和原来一点也没有区别,秋生于是就大咧咧走了大咧咧来,他们和原来一样亲近,只是每次秋生提出来家里喝酒,德旺总有正当的理由拒绝。
  时间过得真快,到了七十年代末,全国刮起了承包到户热,生产队解散了,家家户户分了田地,人们干得更欢了,德旺呢,居然把赖以生存的土地转包了别人,卷起铺盖上了南方,据说南边一个城市有他一个远房的表舅,他投奔表舅去了,当然是带着媳妇巧莲一起去的。
  花开花落草长莺飞,一下十多年过去了,这一天村里突然开进了一辆崭新的黑色轿车,有年轻人低声嘀咕那是奥迪,几十万呢,从车下走下一对夫妇,人们瞅了好久,天,那不是德旺俩口子嘛?真的不敢相认了,德旺西装革履带着茶色眼镜,大老板的派头,巧莲呢,一袭黑衣,贵妇人的打扮,人们于是窃窃私语,德旺衣锦怀乡了。
  不错,德旺回来了,回来的德旺成了当地政府的座上客,书记县长亲自接见,他是回家投资的。
  先是修路,挖掘机轰鸣着,村里祖祖辈辈的土泥路变成泊油路,开通那天特别热闹,电视台来了好多记者,德旺戴着红花和县长握手的照片在报纸头条特别醒目。
  德旺成了红人,德旺成了名人,德旺成了有钱人,不然的话,他不会出钱为村里修了过马颊河的桥,不然的话,他不会出钱为村里盖了一座很洋气的教学楼,不然的话,他不会在村里开了一个专门出口的玩具厂……
  春风得意马蹄疾,德旺的事业风生水起,他之所以这样做,就是分明做给一个人看的,那个人就是秋生!
  如今的秋生可谓落魄至极,昔日的威风八面早已不见了踪迹,承包到户以后,他这个队长黯然下台,和别人一样分了几亩田地,由于当队长这些年什么农活也没干过,自己种起地来才感觉到了艰难,受苦受累不说,庄稼真的摆弄不好,改定苗了改除草了该打药了该上肥了,一切对他是未知数,因而不用问,你去大田看看,哪里的庄稼最差那块就是他的。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耀武扬威的年代过去了,庄稼人再也不对他低声下气,反而那些得罪过的人常常给他出难题,很多场合给他难堪让他灰溜溜下不了台,他也无计可施忍气吞声。
  德旺找他的时候是面带微笑,当然,发迹的德旺去看儿时的发小,最正常不过了,不过,德旺忘记不了他秋生给他的奇耻大辱,他平静如水内心却翻江倒浪,笃定见了面,准备要他一条腿或者一条胳膊,他不差钱,找人把他做了,十万完全能办得好好的。这个秋生,给他德旺的人生打上了一个终生无法消除的耻辱烙印,如今,天地轮流转,他就让秋生生不如死。
  怎么弄死他才解恨呢?
  德旺正这样想的时候,就到了秋生的门口,有个女人露了一下头,接着缩了回去。虽然只有惊鸿一现,但那个女人的清丽还是被德旺收在了眼底。
  德旺大摇大摆走进了家门,一脸猥琐的秋生哈着腰走了出来,想称呼什么,嘴嗫嚅道,兄弟——不,董事长——
  那个女人也慢慢跟出来,德旺在内心深处赞叹了一声,这么多年了,秋生媳妇还是那么漂亮,尽管年过半百却徐娘半老风韵犹存。
  看着一脸小心的秋生看着有点羞涩的秋生媳妇,德旺一瞬间忽然改变了主意。
  他忽然笑了,笑得非常灿烂。
  德旺说,大哥多亏你当年的照顾,我不会忘记的!看你日子很不富裕,明天去我的玩具厂打工,工资是最高的!
  忐忑不安的秋生张大的嘴能吞进一个鸭蛋,还没有说声谢谢,那德旺一股烟儿没了踪迹。
  秋生去德旺的玩具厂做了一个工人,很多时候,德旺坐在一旁喝茶抽烟,看秋生在车间来回穿梭,心里别有一番滋味,尤其痛快的是,他指挥他干啥他就干啥,让他快点他就快点,让他慢点就慢点,秋生总是看他脸色行事,谨小慎微勤勤恳恳周周到到,不知道他昔日吆喝别人的威风跑到哪里去了。
  但是德旺从不盛气凌人,还是那么憨憨厚厚,朴朴拙拙,说话就称大哥,而且只要加班加点,给他点现钱还赠送香烟,秋生当然很感动,疯一般干活,忙得像个高速旋转的陀螺。
  此后的几天,德旺不理厂务,每天都到秋生家串门,门口有两个保镖守着,不让别人进来。
  每日,德旺都和秋生媳妇说些城市发生的一些奇闻趣事,女人听得很高兴,每日里敬茶倒水,眉目含情。而德旺却严守君子之道,不曾越雷池半步。
  有一天,秋生回家,却被德旺的保镖拦住了,在门口足足等了一个时辰,才见妻子满面春风地送德旺出来。
  德旺走后,秋生质问媳妇,德旺和你在屋里做了些什么?
  媳妇如实回答,德旺只是喝茶说笑,未曾做过什么。
  秋生不信,却又不敢拷问媳妇,怕德旺知道了降罪。
  第二天,秋生就求见德旺,低三下气地说,媳妇承蒙兄弟垂青,如兄弟不弃,我愿将她献与兄弟。
  德旺勃然大怒,喝叱道,朋友妻不可欺!你当我德旺是霸人妻眷的恶人吗?
  秋生便不敢再言。
  那一段时间,德旺的厂子到了淡季,很多车间停工了,他就频频地去秋生家串门。
  秋生感觉到周围的人开始视他为异类了。不但是工厂的同事,就连处了几十年的街坊邻居也向他投以鄙视的眼光。有一天,德旺手下的一名保安喝醉了酒,竟然将一顶绿帽子直接扣到了秋生的头上。
  这秋生曾经也是一条响当当的汉子,哪曾受过这样的侮辱,就和那保安打了一架,不想那保安看似弱小,却是久经沙场的老兵,游刃有余地将他戏弄着打了一顿,他只好在众人的嘲笑声中灰溜溜往家走去。
  秋生到了自家门口,保镖却不让他进,争执之下,两个保镖又将他摁在地上暴打,偏偏在这时候,他的妻子又满面春风地将德旺送了出来。
  过去秋生多年来一直称霸村里,如今在媳妇面前被打得狼狈不堪,悲愤交加,当晚就抑郁成疯了。
  德旺要的就是这种结果,扬眉吐气的同时,心里却涌起淡淡的痛。第二天他走进秋生的家,看着呆滞麻木的秋生,对他媳妇说去省城给他治病,我和他两清了,花好月圆,谁也不该谁的了!
  他扔给秋生媳妇一叠钱,那钱掉在地上,发出了一声响,像极了德旺的叹息。

山东德州市陵城区糜镇政府邮编253509微信号15206971419QQ1121672144手机15206971419 身份证:372421196706206577

发表于 2019-6-4 13:12:37 | 显示全部楼层
德旺的隐忍不发和秋生的小人得志描写到位,故事情节也不错。高亮推荐。
发表于 2019-6-4 13:13:12 | 显示全部楼层
另外,文字错别字较多,发文时请老师多加注意。
 楼主| 发表于 2019-6-4 15:43:21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9-6-4 13:12
德旺的隐忍不发和秋生的小人得志描写到位,故事情节也不错。高亮推荐。

发表于 2019-6-4 21:06:11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到结尾的地方行文有点仓促。
 楼主| 发表于 2019-6-9 08:45:05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9-6-4 21:06
快到结尾的地方行文有点仓促。

我再看看
 楼主| 发表于 2019-6-9 08:45:06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9-6-4 21:06
快到结尾的地方行文有点仓促。

我再看看
发表于 2019-6-9 16:35:21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不错,略显粗糙。问好高山流水文友!欢迎继续投稿。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古琴 发表于 2019-6-9 16:35
故事不错,略显粗糙。问好高山流水文友!欢迎继续投稿。

多谢支持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