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最爱青莲(散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荷锄叟 于 2019-6-12 06:22 编辑

DSC_7679.JPG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莲花作为文人墨客钟爱的意象,早就入诗入画了。可自从宋代大儒周敦颐的《爱莲说》传世以来,一千年间,便很少有关于莲的好的诗文传扬,原因很简单,《爱莲说》写得太好了,的确已经达到了后人难于达到、无法企及的高度。
      《爱莲说》总共119字,描写莲花的也就“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这短短42字,然而,形象、意蕴,丰满周到,几乎把莲的一切形象与意象都涵盖尽了,再也不容后世稍有置喙。
      上个世纪初,朱自清先生在北京清华园写下了《荷塘月色》,一下子就被奉为经典,至今传唱不衰。我觉得朱先生很聪明,他绕过直接描写荷花的形象  而写月下之荷花,别有一番韵致。文字也不多,只一小段,一百来字,但荷叶、荷花、荷香,应有尽有,又一律笼罩在朦朦胧胧的月色之下,既巧妙地回避了《爱莲说》里的形与意,另辟一条小径,开发出一个全新的领域,而且清新自然,意蕴无穷,温婉可人。
      我并不是不知轻重之人,也没有讨巧的小径可行,只是,前几天偶然拍下几朵青色的莲花,给照片配诗的时候,却忽然发现了这青莲的“清廉”意味。小诗《夸青莲》云:“出水芙蓉隐逸仙,清廉圣洁喻先贤。池边君子才夸罢,那畔何人说爱莲?”这夸青莲却也有了“夸清廉”的双关趣味。
      至于“莲”的双关,老早就有了。南北朝时期的民歌《西洲曲》里有一大段写“莲”。“开门郎不至,出门采红莲。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置莲怀袖中,莲心彻底红。忆郎郎不至,仰首望飞鸿。”一句一“莲”,反复咏叹,将“莲”与“怜”水乳交融,尤其“置莲怀袖中,莲心彻底红”句,“莲心”那“怜”的意味更是清晰得很。还有初唐时期的那位少年英才王勃,在《采莲归》里说:“牵花怜共蒂,折藕爱连丝。”这“怜思”,谐音双关得居然那么亲近而贴切。
      我说的青莲,是莲花不同色彩的一种,就像红莲、白莲一样,以色区分。青与白按理说分明异常的,所谓一清二白可知。然而,在莲花,却有些模糊了,好多时候人们习惯将红与白区别,把青莲唤作白莲了。公园里随处可以听得:“你看,你看,那有一朵白色的荷花!”其实,在我看来,青莲白莲的区别还是很明显的。那青莲花瓣的脉络中,是夹杂了荷叶的色素的,是白里透着的绿色,是冷色调的,给人以清新、雅致、凉爽的快感;而白莲呢,是白里衬着红的,它的花瓣的脉络中,掺进了荷花的色素,是略带暖色调的,往往在花瓣的顶尖,着一丝嫣红,似美人的腮红、唇线,给人以艳丽、妩媚的娇羞之感;有的白莲是纯粹的白色,一丝旁色都不着,像睡莲,花瓣的纹理不见,一色圣洁晶莹的白。
      我不知道我的这样的区分是否科学,反正,我就那么认为了,而且偏执地喜欢上了青莲。白莲倘若掺杂红色,哪怕只是一缕、一丝,多少还是会生出些“妖艳”的味道来的,而青莲却大不相同。
      每至夏日,烈日当头,微风不起,酷暑相逼,古时的闲人绝无此时的空调冷风享用,那最好的去处,自然就是树阴下的荷塘了。倘若再让他们静对几朵青莲呢?那份清静自然的凉意还是可感可知的。我有小诗《青莲静对》,约莫可以触及彼时的一点意蕴:“夏日乘凉哪里去?荷塘四面气萧森。青莲静对无言语,隔岸黄鹂送好音。”
      青莲是可以让人心思沉静下来的,所谓“心静自然凉”是也。而这种清凉之感,恰是红莲、白莲所无法提供的。那青莲,从淤泥之中吸足了水分,又借得阔大厚实的荷叶碧绿的精髓,将叶脉化作花瓣的经络,从花萼的底部,向花瓣延伸、铺展,再于花瓣的顶尖收束,于是乎,每一片嫩白的花瓣,就都流淌着清新翠绿的血液了。嫩绿的经络在嫩白的花瓣上铺开,花瓣的纯白也就随着经络的或疏或密,幻化成或淡或浓的青白青绿,然后,再一瓣一瓣排列布局,聚拢舒张,绽放出一朵一朵怡人耳目又沁人心脾的青莲来。
      青莲之可人,关键在于一个“青”字。青者自清。青色在古人的眼里,总与冷色调相关,却又协调于蓝、绿、黑之间。青山绿水,水墨丹青,不见刻板的  纯一色的凝重,兼具灵动的浑然天成的调和,自然而然,平易近人。青莲,青中有白,白里见青,青白相融,相得益彰,清清白白,像极了超凡脱俗的人格,以及清新雅致的人品,与人清雅洁净与闲适安宁。
      当然,这青莲,将身挺出田田的莲叶,一枝独秀,傲视群芳,天然的一段高雅风姿,自然的一股潇洒飘逸,“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但又不嫌弃根下的污泥浊水,也无意与周遭的莲叶比绿,绝不跟红莲白莲争艳,就那么清新自然。“绿水青莲碧水生,纤尘不染世人惊。高标不为夸颜色,且看南山一带横。”
      大诗人李白,自号青莲居士,人们都知道这雅号源自他成长的四川江油青莲乡,然而,很少会想到这青莲与他的名、字之间的关联。李白,姓李,名白,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很清晰的一条“青白”的主线。“人的名,树的影。”不知道你是否已经揣摩到了什么,但傲然挺立、潇洒飘逸的形象,是不是可以将李白与青莲联系起来了呢?但是,他的诗句你当牢记,“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就这么纤尘不染,就这么飘逸洒脱!
      如今,喜欢莲花的人确实越来越多了。一方面,我们仰慕古人的高风亮节,见贤思齐焉,欲与之比肩;另一方面,这莲花被佛教广泛应用,成了佛教的象征之物,“一步一莲”的传说与莲座的配置,都让人清心净肺,这也使得我们身边参禅信佛的人越来越多了。这里面自然有其信仰的力量,我也更觉得,这正是人们对世间浊流看得更清楚以后,渴望一种清净自保的心理需求而已。
      我喜欢青莲,喜欢它的出淤泥而不染,喜欢它的濯清涟而不妖,喜欢它的清静自然凉,喜欢它的孤高与无争,喜欢它的潇洒与飘逸,尤其喜欢它的名字——青莲!
      如此说来,喜欢莲花,最爱当是青莲!


邮编:050031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槐中路554号 27中学     贾晔
电话:13313113093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莲之高洁,出淤泥而不染。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宋小铭 发表于 2019-6-15 13:43
莲之高洁,出淤泥而不染。

青莲一一清廉的谐音!谢谢版主!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很美的一篇散文。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来访!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