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梦游白竹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28 22:42: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罗廷辉 于 2019-6-28 22:47 编辑

梦游白竹山
文/罗廷辉
        据说,要是在秋高气爽的日子夜宿紫金山,于次日旭日将升未升之际,伫立峰巅西望,隐约可见白竹山顶霞光中一蓬巨竹直插云天。那竹子通体玉白,白竹山因此而得名。
        传说听多了,却终无缘一睹白竹风采,徒余一腔憾事。
        据说,白竹山峰巅下有一迷谷,迷谷内林木遮天,丰草掩地。谷底有一潭灵池,池中央是一个灵泉,灵泉常年迸涌,四时一般大小,灵池经年盈盈满池,旱不落,涝不溢,谷内景色绝好。
        传说多了,却终无缘一览迷谷胜景,又添几许失落。
        有遗憾有失落就会有惋惜,惋惜扯出牵挂,牵挂久了也就积蕴成了梦幻。一枕绮丽的梦幻,圆了我蛰伏心头多年的伫立紫金遥观白竹,亲游迷谷饱揽胜景的夙愿。
        似乎观皎月聆清风坐以待旦,在紫金山顶待了一整夜,又像是恍惚间明丽的白昼就换作了静谧的黎明。银狐刚沉,金龟未升,头顶上铁青色的天幕越来越清晰。紧接着,才一眨眼,苍莽间的沟壑、群峰尽皆被曙色同化。
        当第一抹朝晖由东山头箭射而出,越过紫金山顶落在白竹山巅,那里赭色的雾霭于霎那间被点燃了。点燃了的山峦、天际,迅即蓬勃出万道绮丽的霞光,绮丽的霞光间显现出一蓬硕大的龙竹。龙竹如重重壁垒似的根隐在了山后,赫然入目的是竹节遒劲分明,枝叶舒展茂密的成竹,还有支支茁壮着腰身,或高或矮如矛尖似箭镞直指云天的肥硕的竹笋。竹竿、竹笋和枝枝叶叶在霞光的映衬下尽显白玉光泽,悦目赏心,看着,看着,不由得醉了,痴了。看着,看着,不由得浮想联翩,直以为缘竹攀上,即可直抵南天门。
        昙花虽美,终难得久久观赏,白竹犹胜于此。转瞬间,东升的旭日放射出万丈光芒,把那硕大的,令人一触目就无法再转睛的白玉竹子消于无形,登南天门的遐想也就于骤然间被无情掐断。
        唏嘘叹惋之余,足以告慰的是迷谷胜景还在白竹山静候着游踪。
        梦里不知身是客,神游迷谷,梦境中的我比现实中的我考虑得周全,非但预备了用于披荆斩棘开山辟路的长刀,并且还在谷外就紧紧地握在手心,对着一颗树干轻轻几刀,劈削出一块显目的白膘作标记,以便返程时辨认循迹。没走几步又如法施为一次,还没忘了回头看看先头那个标记是不是还在。说起来也倒真是,一片密林就是一个迷阵,稍有不慎必然迷失其间。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森林哟,顶上是参天的古木,古木下还有高大的乔木,随后是一层灌木,一层藤蔓荆棘,见不到一星一点的日光。让人直疑心就算是下瓢泼大雨,那雨水也将全都经由厚实严密的树冠顶端汇流成河,流淌到山下归宗入流了。更让人新奇不已的是密林间通常满地都是枯枝朽叶覆盖着盈尺的腐质土,而这林间根本就见不到这些,平地上铺展着的是翠绿的草毯,行走其上松软舒适。坡地上也尽是柔顺如少女秀发似的绿草,灵动着飘逸的神韵。除了这些,林间还绝无鹿鸣虎啸,草丛间也没有蛇虫爬行,就是连小鸟的啾啁和松鼠的身影也见不到,使人在悦目赏心的同时,也不由得疑窦丛生,无形的疑惧由此而生。游密林最担心的就是遭遇虎狼蛇虫,可鸟雀和松鼠是森林的精灵呀,没有了它们,哪由得人不疑心自己误入了死谷,心情也为之一点点地紧张起来呢?
        这山谷难道真的没有一个生灵吗?如果有,那又上哪儿去了?带着疑虑,在梦境中继续前行,继续每前行几步就削块树皮作标记,继续痴迷地观赏。
        也不知道走了多远,多久,耳畔才听到百鸟啾啁禽鸣兽欢,眼前已是一片豁然开朗。抬头一看,头顶是块圆形的天,天幕上飘着几丝云彩,云彩洁白轻盈,把天幕映衬得分外蔚蓝,蓝得让人心醉。天幕四周是一周或高或矮参差不齐的山峰,一座座翠色四溢,绿得也是让人心儿又醉了。眼前的世界是一个既大且深,大得深得无法朋比的盆,盆沿是有些破损残缺,但这不仅不影响什么,反倒自成景致。
        眼前遍地是如茵的芳草,满目是流淌的翠色。在碧翠的芳草地上,或浅蓝,或淡紫,或鹅黄,或嫣红,盛开着各色各样的山花,似浑然天成,又像是匠心独运的艺术家精心搭配过点缀过,促使人流连顾盼目不暇接。一树树丝条拂地的垂柳散布其间,使人遐想的门户顿开,不由自主联想到阿娜多姿蹁迁起舞的窈窕淑女的身姿,联想到秀女临窗梳理的飘逸的秀发。柳树间有走兽飞禽四散惊走的身影,并且没有一个回眸顾盼,均于瞬息间逃之夭夭,我不由得为猿人先祖选择直立行走姿势的高明而抚掌叹绝,不要说它们群起而攻,就是仅有熊先生和虎壮士迎上前来单挑,看似高大威猛,实则文弱怯懦的我也只有苦于没有土行孙的本事无法土遁罢了。
        再前行几步,我终于知道方才何以在森林间遍寻小鸟雀和小松鼠的踪迹而不见了,原来小家伙们都汇聚到风景独好的这边厢来了。这不?小鸟雀们正扑楞楞地飞行于柳树间,跳跃在枝条上,载歌载舞向我致迎宾曲呢。而小松鼠们却像山村里既怕生又好奇的小顽童,在枝叶间探头探脑,让人顿生几分怜爱。
        从小精灵们热情地夹道欢迎的情景看来,灵潭灵泉已近在眼前了。
        我的猜测果然没错,拨开门帘般悬挂在面前的一排柳条,一股清凉潮湿的山岚扑面,一阵美妙动听的水声悦耳,一泓明镜似的清泉赫然夺目。走近前一看不由得抚掌叫绝——那潭潭底潭边竟都是用山顶那丛竹子一样悦目的白玉雕琢镶嵌成的!再看那水,一潭水就是一片天,湛蓝,湛蓝。此天更比彼天诱人不知凡几。头顶的蓝天只飘动着几丝白云,难免单调,久观之下心里空落落的,泛起莫名的惆怅。而眼前的这片天却游弋着金黄的,浅灰的,银白的,翠绿的,火红的五彩缤纷的“云彩”,一看之下就让人感到心底里盈盈充实,久观不厌。那金黄浅灰银白的是鱼群,翠绿的是繁茂的水草,火红的不用说就是倒影其间的山花了。
        那泉水是喷泉,银柱般的水柱约摸一人来高的样子,让人疑心那是炽热的地心涌出水面,正要射向苍穹的激情,但我却宁愿相信那是一个刚出浴的少女,轻拥薄纱含羞带赧亭亭玉立。她养在深闺,不受外界喧嚣的侵扰,不羡凡思俗趣的绮丽,自甘把满腔忠贞的爱恋都献给这灵潭,献给那些天天汇集灵潭边柳林间群饮群嬉的森林子民们。甘愿守望着这座灵山,守望着那蓬白竹,海枯石烂,地老天荒,穷尽时空。
        我为入谷前唯恐迷失此间,不惜耗尽体力挥动砍刀削路标的愚行而哑然失笑,想到的已只是取妻将子来此繁衍生息,星转斗移易尽岁寒暑酷。谁敢说这世外柳园不比陶公的桃园强?
        正心猿意马,却觉得自己已经离开了灵泉,正伫立于白竹山巅。白竹山的风,不似别处高山上的风一般如冰冻的皮鞭一样地生硬,抽得人呼吸不畅几欲窒息,抽得人汗毛倒立恨不得把头缩进肩胛骨。白竹山的风,柔柔的,暖暖的。
        在柔柔暖暖的山岚中伫立白竹山巅放眼四顾,南面是绵延的无量山麓,东南有巍宝山,东边是紫金山,东北有苍山、鸡足山,北方接踵排列着普映山、老和尚山和太保山,西头极目远眺隐约可见高黎贡山,这些山峰都静默在淡青色的雾霭间。山峰间有河谷,河谷底有明镜似的洱海,有白绸似的西洱河、漾濞江和澜沧江。山脚下,坪坝间,山腰上,或城镇,或村庄,或山寨星罗棋布,或金黄的油菜,或碧绿的麦苗,或苍翠欲滴的核桃树美妙点缀尽情渲染。所有这一切,如烟似幻,让你分辨不清究竟是人间还是仙境……
        刚从梦境中醒来,又被心间温润地洇开的热油拥回了梦境……

作者简介:姓名,罗廷辉,男,彝族,农民。除了喜欢文学,就还剩喜欢文学,再也没有什么可值得介绍的了。


家庭住址:漾濞县顺濞镇哈腊左村委会菜坪1村31号
邮政编码:672503
手机号码:13378728105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