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现代诗)喊一声十八玍水库,鸟鸣就一哄而上(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2 09:16: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白象小鱼 于 2019-7-5 12:49 编辑

喊一声十八玍水库,鸟鸣就一哄而上(组诗)
文/白象小鱼


清泉石上流


水库上游的小溪,身段柔软
轻歌曼舞,怀抱里一颗坚强的心
闲云与野鹤侍立,一个像丫鬟,一个是书僮
种花的是陶渊明传人
垂钓的,在修炼独钓寒江雪的境界
游泳的那个叫白象小鱼,爱写歪诗,喜饮茶
大樟树下的棋局,两人不是将鸟鸣推过河
就是将鸡叫声送过界,算是棋逢敌手
掌灯时分,聚在农家乐的餐桌上
各自有几分醉意,嵇康不在,没有广陵散
但鸟鸣、鸡叫声安静下来,那淙淙溪流声
突然突兀起来,就那么穿透了我的身体
整个人一下子通透起来
忘了自己
还要返回小镇的烟尘里去,坚守糊口的稀粥


人约黄昏后



惺惺相惜的人,我已在十八玍水库
薄备溪流声、桨板和农家米酒
这里的桃树已结下小小的果实
顺着油桐花和柿子树的曲径
就会抵达祖传的老屋,它的屋檐滴过民国的雨水
檐头瓦片上的精美图案,纹着三国、鬼谷子和梁兄的千里孤坟
我的先辈们,手绘了隐居的乡村、湖泊和层叠的梯田
只要喊我的名字,鸟鸣就一哄而上
我在暮色里端出一盘鸡,冒出的热气
提着灶堂里的柴火声,和三二声咳嗽
身后湖泊,乘着夕阳西下
慢慢收拢蜻蜓、鱼跃、倒影,静静地像一粒胶囊
染上人间烟尘的人
请服下此药,以柴火温热的酒为引
在你灵魂上,那道被人间稀粥烫伤的伤口
将不疾而愈



湖边或寂静


在湖边,寂静是一部无言的经书
属于木鱼的那部分,由鸟鸣来反复敲打
阳光所到的地方,再卑微的事物
都有了温暖,那袅袅的炊烟
和柿子树新结的果子,让人心生欢喜
湖水微澜,轻易地就洗去倦容
初夏的风,亦足以掀过生活的一地鸡毛
我的悲喜和烟尘,一轻再轻
轻入寂静里去
如一颗飘落的尘埃

午后

午后,找一个离鸟鸣最近的地方
树荫下,溪流边
我要席地而卧
借来泥土、青草的气息和淡淡的花香
卸下肩上的尘烟
我要沉沉睡去,去梦里的南山靠一靠
我的疲惫不告诉任何人
体内的马匹,有多快就跑多快
如果能遇上博尔赫斯、曼德尔施塔姆、阿赫玛托娃、杜甫或王维诸人
请替我要一个签名,就马上回来
我不敢睡太久,生活的镣铐还在
必须赶上闹钟的叫声,醒来
返到人群里去,回到熟悉的市井
坚守我的稀粥
                       
忽有一种悲壮


“内心的那片蔚蓝,开始滚烫”
手指着湖泊的方向
忽有一种悲壮
这颗常常在梦里闪烁的泪水
我是沉浮于其中的
一粒尘埃
身上有洗不去的乡愁,洗不净的滚滚红尘

就像一踏上这熟悉的土地
乡村就奏响独有的三弦琴
鸡叫、鸟鸣、狗吠,各据一弦
弹拔的流水喧哗,柿子树光秃的枝桠张牙舞爪

“一个人的悲喜人生,浮现的尘世如深渊”
香樟树、枣树、桃树垂手而立
早开的梅花如呐喊
“幸好湖泊尚在,还有颓废的渡口
可以停泊悲欢离合”

白象小鱼,本名陈铸宇,70后,乐清人氏。诗歌偶发于《诗刊》《诗潮》《星星》《诗歌月刊》《绿风》《中国诗歌》等,入选多个诗歌年度选本。
地址:浙江乐清市建设东路134号陈铸宇收
邮编325600       手机13706770908
发表于 2019-7-2 20:55: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人的悲喜人生,浮现的尘世如深渊”
香樟树、枣树、桃树垂手而立
早开的梅花如呐喊
“幸好湖泊尚在,还有颓废的渡口
可以停泊悲欢离合”
发表于 2019-7-2 20:56:36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意解读,深刻有味。欣赏佳作,问好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