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春天远不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4 14:57: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梓满枝 于 2019-7-7 05:33 编辑

                                                                                 春天远不远

                                                                                        1

    “菜籽跑了!”这是我在火车站遇到苏贞子时,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我吃了一惊。吃惊不仅仅是因为菜籽跑了,还有她说这话的突兀。当然,她是苏贞子,苏贞子说话的思维方式自然与常人不同,是不需要理由和前提的。
     我答“哦”的时候,脸上也努力做出听到这种话时应该有的表情,一边在记忆里拼凑关于菜籽的影子。好像只有一丁点。记忆中的菜籽不过三四岁,过大的头容易让人有倒栽葱的担忧。
     天黄黄的,像是要下雪。缩着脖子的苏贞子脸也是黄黄的,像个多褶的老南瓜。桀骜不驯的短发横戳在额头,跟我第一次见到她时一样,好像它们从来都没有顺从过梳子的走向。
     突然,苏贞子做了个让我等她的手势,弯腰拎起鼓囊囊的大袋子,蹒跚着向两个正往垃圾桶丢饮料瓶的年轻人走去,我才发现她的袋子里装的是大大小小的饮料瓶子。



                                                                                             2

     苏贞子是我租住在巷子里12号时的房东。不过那是二十多年前了。
     那时我和亮子刚结婚。我们在小城找了同一个厂上班,为了省钱,找了一间靠近郊区的房子。那是一溜低矮的平房,为了腾出一间房子出租,苏贞子两口子挤在另一间屋里,把有限的空间塞得满满当当。
      屋后是一大片菜地,附近的住户除了种菜卖菜,恨不得把自己折叠了生活,好腾出更多的空间出租。苏贞子家也有一小块菜地,有时候我早晨起来上班时,她早拔了鲜灵灵的菜放在我的窗台上。她男人起早去卖菜了。至于她不卖菜的原因听说是因为不会 计算。
星期天不加班的时候,我和亮子才在家开火。因为怀疑她有病,每次苏贞子试探到我家串门时,亮子总像铁塔似得堵在门口,脸上的冰冷是傻子也读懂的不欢迎,让我很尴尬。好在她是苏贞子,是不介意的,只是隔着“铁塔”和屋内的我说几句话,灰土土的转回她的小屋。
苏贞子那时不过三十多岁,脸色蜡黄浮肿,病恹恹的样子。每天早晨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在煤炉上炖药,中药的味道就在风里四窜。我只在心里揣测她的病,我是个不爱打听的人。当然,苏贞子是不需要打听的,只要有人愿意倾听,她极其享受倾诉的愉悦,并倾其所有。苏贞子告诉我,她吃药是因为多年来怀不上孩子,看了好多中医,总不见效。
      她的男人长脸,黄牙、又黑又瘦。靠拉板车维持生活。大概长期拉车扛重物,佝偻着背,看得人着急,总有想上去用力扳直他的冲动。亮子背地叫他“越南鬼子”,我觉得很形象。
     苏贞子的时间多半花在洗洗涮涮上,好像有洗不完的东西。也许是想让她的男人看到:她苏贞子不是白白吃闲饭的,她也是忙碌的。实际上,苏贞子是个爱干净的女人。只是衣着的不合体,看上去有些邋遢。
      “苏贞子—— 药凉嘞———”有时她男人靠在门边抽烟,喊着苏贞子的时候,引起一阵喘急的咳嗽,排山倒海,身体也曲成虾状,听得人心里发堵。即便这样,他在苏贞子面前总有一种优越感,他对苏贞子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孬——子.。”声音弯而上扬,眼神里是不屑。这种自我良好的优越感只有每次他岳母来时收敛一些。
     他的岳母是个黑而壮的妇人,有股菜场菜霸的气派。每次来的时候会拖着粗重的嗓音喊:“苏贞子——我买了排骨哎。”或是坐在门口抽烟时,从口袋掏了钱让她女婿去买烟买酱油。她女婿接钱的时候,腰似乎更弓了。听苏贞子说,她妈做了多年生意,余了一点钱,常常补贴她。
在我们准备搬走的那年冬天,苏贞子抱养了一个女孩子,就是菜籽。之后,空气里便不再弥漫中药的味道。菜籽来的时候大概两岁的样子,还不太会说话,有时候到我的小屋,有些呆呆的。
再后来,听说那一片拆迁了,改建成环境优美的公园。我偶尔会想,苏贞子总算住上了新房子。


                                                                                                  3

    火车到站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恍惚。我看到苏贞子正厥着屁股追一个被小孩踢滚的可乐瓶,又喘着气走来。
    “我现在搬走了。”
    “哦,我知道,你们那块早就拆迁了吧?新房子在哪个小区?”
    “早卖了。菜籽十岁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医生说准备二十万,我跟菜籽爸讲不治了。你晓得我们,我把她从尺把长养大,我也是不舍得的,哪有办法?可菜籽爸说卖房子。刚拿钥匙的新房子,我去看过,我跟菜籽爸讲,我要是能在这么好的房子里住一天也是快活的。有什么法子呢?还是卖了!好在治好了菜籽的病。”
    苏贞子叹口气接着说。
    “想着菜籽病好了,老了也有了指望,可菜籽大了,心也大了,她说她跟着我们苦怕了,就跟一个做生意的广州老跑了,还给她爸留了字条,说挣了钱就回来。”
    苏贞子板着手指头算,一年,两年,三年.....五年。
    “你看,都五年了。在外面打工的人都在年边回家,我总是在车站转,我怕菜籽回来找不到家了。房租越来越贵,菜籽爸腰不好不能拉板车了,就收破乱,我们现在就租一小间地下室。”
     我的手机响了,女儿说到站了。我跟苏贞子说我女儿放寒假了,我来接她。苏贞子的脸上是羡慕的神情。
    “你说菜籽会不会回来?”苏贞子回头看着匆匆的人流,像是问我,又像自语。
    “总会回来的。”我安慰她。却感到自己的话苍白而空洞。
    天空开始飘起雪花,像春风扬起的漫天柳絮。一个年轻的女孩拖着行李出来,经过我们身边时,我看到苏贞子紧紧盯着她,提着大袋子跟上去。我在心里想那个女孩是不是有些像菜籽?那个女孩走近绿化带,就在她把一个绿茶瓶化成一道优美的弧线抛向垃圾桶时,苏贞子伸出了手..........




  地    址:安徽省宣城市宣州区广凯丽景嘉园3栋203室     李四云
  
  邮    编:242000
      QQ:1137300715
发表于 2019-7-4 15:28: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虽短,却意犹未尽,各个人物描写得既形象又有个性。为老朋友点赞。
 楼主| 发表于 2019-7-4 23:01:17 | 显示全部楼层
清风剑 发表于 2019-7-4 15:28
小说虽短,却意犹未尽,各个人物描写得既形象又有个性。为老朋友点赞。

谢谢清风好友,敬茶!
发表于 2019-7-5 17:33:16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来到核桃源,希望在这里过得开心!!
发表于 2019-7-5 17:37:0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小说的人物很鲜活,用轻描淡写的笔法来描写底层人物的苦难,不过,我感觉有点像一个片段,似乎还有更多故事需要发生,建议可以再增加一些内容,把故事写得更完整一些。
 楼主| 发表于 2019-7-5 21:22:36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9-7-5 17:37
这篇小说的人物很鲜活,用轻描淡写的笔法来描写底层人物的苦难,不过,我感觉有点像一个片段,似乎还有更多 ...

谢谢版主,朋友推荐,核桃源是个氛围特别好的论坛。
向各位老师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19-7-5 21:22: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梓满枝 于 2019-7-5 21:28 编辑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9-7-5 17:37
这篇小说的人物很鲜活,用轻描淡写的笔法来描写底层人物的苦难,不过,我感觉有点像一个片段,似乎还有更多 ...

感谢版主的点评和提议,向各位老师学习!
发表于 2019-7-9 20:58:44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写得形象生动,人物立体,挺好的。
发表于 2019-7-12 21:06:42 | 显示全部楼层
梓满枝 发表于 2019-7-5 21:22
谢谢版主,朋友推荐,核桃源是个氛围特别好的论坛。
向各位老师学习!

希望您在这里过得开心!!
 楼主| 发表于 2019-7-15 20:54:49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9-7-9 20:58
小说写得形象生动,人物立体,挺好的。

谢谢暗香版主鼓励 ,遥握。
 楼主| 发表于 2019-7-15 20:55:55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9-7-12 21:06
希望您在这里过得开心!!

谢谢!
发表于 2019-7-19 09:10:5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人物鲜活,文字简洁。稍稍有点单薄。
 楼主| 发表于 2019-7-26 14:42:34 | 显示全部楼层
古琴 发表于 2019-7-19 09:10
小说人物鲜活,文字简洁。稍稍有点单薄。

谢谢古琴老师鼓励并指出不足,感谢!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