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诗歌专号散文诗】入川散记(组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29 11:08: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入川散记(组章)
张道发

1
黄四娘家树篱小院的南瓜花,与满山的蝉声一起盛开。
明晃晃的阳光笼罩着一树黄桷兰的暗香,每一片泛光的树叶都是蝴蝶的翅膀。
我在高大浓密的柚子树下独坐,看山、听蝉,迎来黛青色黄昏。
一弯泉溪从山涧牵来潺潺的月光,将夜色洗得那么明亮。
走散了多年的宁静重又回到心里。

2
沿着芭蕉沟镇长长的铁轨散步,暮晩的虫声里,黄村井方向的山顶升起柚子似的月亮。
山影盖住茂密的竹林,一支麻辣情歌来自岩后男人沙哑的嗓音。
溪声顺山而下,为他伴唱,几只黄粉蝶循香而来,草虫欢愉地飞过,也是唱歌的节奏。

3
在蕉坝中药店对面的饭店吃豆花饭,店家的小嫂像极了年青时的妻。
我侧过脸就看见了那片桉树林,二十多年前,我们在林子里快活地恋爱。
那时,还不知道有那么多暗桩挡在我必经的路囗。
而今,我越过坎坷的岁月又坐在这里,心里面安静极了。

4
盘山公路直达碗厂沟一带的山峰,而妻和我仍选择旧时弯曲窄小的石阶路,一身热汗地登上峰顶,看十年前就睡在这里的岳父。
夏日的陈蒿蔓草将岳父的坟遮得严严实实,妻弯腰拔草时,我泪眼婆娑地望见山下的老屋升起炊烟。
老岳父曾在那里生活六十五年。而今,只有山风来去,草虫嘤嘤。

5
插在竹溪上的鱼竿,只微微甩动,一枚夕阳拍着尾巴蹦跳在柚子树下。
花椒树在身后散发好闻的麻香,我随便摘几个海椒,穿过石径回到山后的妻妹家。
泉水煮鱼,配上嫩笋和菌菇,喝两盅自酿的青梅酒,若有月亮升起来,今夜
会变得更加醇厚。

6
经过打鼓山的林荫小径,两只蓝蜻蜓在一朵黄桷兰上花震。她们随风起伏,安静而满足,薄翅映出妩媚的山影与流云。
这是今年夏天最轻盈的爱情,喧嚣的人世已很难遇见。
我在这朵黄桷兰前流连、发呆,斑斓的山色穿在身上,半个下午过去了。

7
站在蜜蜂岩的顶峰,望见远处连绵的群山,与大片流云一直堆到天边。
这时,芭蕉沟镇那边的蒸汽小火车,冒着白烟哐哐开过,呜呜的鸣笛声涨满了山阴道。
两个女人背着竹篓颤悠悠晃来,她们的竹篓里盛着李子、菜瓜和野菌菇,还有一串麻辣辣的笑语。
恰时,一条发情的小青莽甩着尾巴穿过芭蕉林,带过的风撩乱我的头发。

8
一夜清梦,山间凸起的曙色吹动碎花窗帘,帘外的楠竹林已被鸟叫声闹翻了天。
鸟声中,山泉的叮咚之声,捎来昨夜细雨的明亮和清幽的花香。
溪畔捣衣的邻家少妇撩起水声,洗白了远处浓密的山影。
一阵风打落甜李噼里啪啦堆满窗台,这是打鼓山赠给我的礼物。

9
我来的时候已经晚了,错过今年的柚子花期,听说柚子花香很细腻。
眼前的柚子是喜人的,一个个垂挂在树叶间,像时光之钟,在山间缓慢摆动。
每回经过柚子树下,我都要悄立片刻,伸手去触摸柚子。柚子的皮肤凉凉的湿湿的,流露青涩的香气,这一个个青衣女娃在山风里悄然长大,由酸变甜。
在川西的夏天,我心疼女娃样的柚子,更心疼母亲样的柚子树。

10
夜风磨碎了竹林的雨滴,绵长的声音慢慢融入心灵。
这是芭蕉沟镇一个平常的雨夜,门后的泉溪又亮开了嗓音。
白天,我曾在泉溪边的桫椤树下静坐,一只彩蝴蝶路过,引领我攀上高高的蜜蜂岩。我与白云融在一起。

11
山上人家的小羊在叫唤,婴啼一样绵柔的叫声在夜里听来,教人的心不由得变软。
山夜宁静而空旷,泉溪与羊咩穿行在陡峭的月色中,一刻不停。
傍晚,我路过那家的竹篱院,院墙上挂着各色花朵,两只小羊在花椒树下埋头吃草。木门上锁,主人还没有从后山回家。
我走的时候,摘走几颗鲜花椒,小羊望了我一眼,眼晴温润……
听着小羊哭告似的声音,我在猴子坡的夜里睡不着了,真想起身去看看它们。

12
大暑下是密麻麻的阳光和蝉声,各色瓜花织遍了山村的树篱与屋顶。
一片一片竹荫在漂移,山腰人家的黑瓦在阳光中明亮得耀眼。
前院井台的水缸里,黄四娘刚刚提着水桶回屋,那只旧瓜瓢和云天一起安静地荡漾。
谁家挂着柚子的木格窗,漫下来一阵婴儿的啼哭。

13
在芭蕉沟镇,我的每一个早晨都是被竹林的鸟雀叫醒的。
抄起屋前的泉溪洗把脸,再折竹为竿,钓几尾草鱼。这时,晨阳从锯齿形的山口站起来跟我见面,交给我一把花椒味的风。
我握好钓竿蹲在溪边,一只蓝蜻蜓停歇在我的肩头,它的眼眸倒映出裹着雾气的山影。
泉溪夹着落花漫过我的脚背,对山的两只鹧鸪一唱一和,婉转的调子让我的心瞬间变得轻松宁静。
这一刻,我已打算放弃世上的野心,跟生活作一次和解的长谈。
发表于 2019-8-9 09:31:40 | 显示全部楼层
亲切的一组,写川的,都喜欢。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