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河流(外一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9 08:59: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殷金来 于 2019-8-9 09:02 编辑

                  河流

村庄被谁割破了血管,汩汩的流动着,跳跃着。
它在村庄的深处,它是村庄的七经八脉。
它的头朝着大地,脚面对天空。
这是河流倒视的意向。它自东向西,逆势而行。
背道而驰,反向里能看到更多的真实。
我站在河岸,看川流不息的水,像是竖琴在弹奏着风的声音。
这是自然的颤栗和刺痛。
这是生命的流动和静止。
树的耳朵,花草的心灵,猫头鹰的眼睛。它们在完成同一个动作。
谛听。
它们或柔驯或汹涌,或平静或激昂,或妩媚或狂暴。
在跌宕起伏中完成一次又一次的洗礼与升华。
河水不停的冲洗,撞击。
世界变成一粒沙,一滴水,一滴村庄的尘埃。
一尾游动的鱼。一株水底的草。一朵向上的莲蓬。
物质回归最初的形态,混沌之初,天地鸿蒙。
河流像一面镜子,在看得见的影子里,五千年的文明溯流而来。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
我站在关关雎鸠的和鸣里,看一页泛黄的诗经,
字像叶片一样柔柔的展开,蓬勃着一葱葱青笼的绿意。
像是树木抽芽的新翠,像是草木花开的声音,像是吹皱的一池涟漪,像是鱼儿沉入水底。
自西向东,自东向西。自南朝北,自北朝南。河流总有同一个方向,回归深沉如许的大海。
就像源头,在五千年的历史之外。
就像历史,总有一条河流,连接古今时空的两头。

                       狗尾草


一半是春天一半是秋天。
一半是烈日一半是冬寒。
狗尾草
承载着一天天加重的低温。
努力直起并且坚挺。

春之句芒、夏之祝融、秋之蓐收、冬之禺疆,被上帝召唤。
时间的光芒照耀大地。
弯刀镰勾落了秋天。
我们收获了一些稗子和果实。
萧瑟和金黄。
狗尾草柔软的穗在风中轻轻的摇摆。
在一层层腐朽的枯枝积叶里,狗尾草伸展出新的叶绦。
这些叶绦是它的思想。是它的生命之泉,源流之水。
为了主义,狗尾草以身为薪。
它洗濯过苦难,经历过自然刀割斧削的风化,才由卑微而挺拔。
裸露的根须赭红而苍白,像鹰的趾盘留在高处。
有风刮过。有风从森林而来,从高原而来。
一株狗尾草栽植在花盆里。
狗尾草充满情绪,它想逃离,爬过城市的墙壁。
狗尾草像是丢失了一些方言。
草木的语言来自古老的氏族。来自叶与叶的致意,来自蕊与蕊的秘语,来自根与根的交融。
来自血脉和古老的传承。来自智慧和诚实。
来自泥土和雨水。
光阴之步,是回流之水,是追羽之簇。
像鹰笛鹤唳长空。
寒风萧瑟,孤绝而惨烈。
这是狗尾草的旗帜和宣言。

狗尾草贴着土地跪伏着。
它的姿势,
是它对土地的虔诚。



作者:殷金来
邮编:725307
电话:18717561391
地址:陕西省紫阳县双桥镇街道
邮箱:1426884572@qq.com
发表于 2019-8-9 09:29:53 | 显示全部楼层
应当是散文诗,移动到华章来了。内容没细读,应当不错。
 楼主| 发表于 2019-8-9 09:32:18 | 显示全部楼层
松林湾 发表于 2019-8-9 09:29
应当是散文诗,移动到华章来了。内容没细读,应当不错。

谢谢老师,是散文诗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必点,问候
 楼主| 发表于 昨天 08:4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各位老师点评。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