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静观世态,细品人生(评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4 08:35: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许荣波 于 2019-11-4 09:12 编辑

静观世态,细品人生



      朱琳的文集《等爱的狐狸》出版了,当我翻开散发着墨香的书,沉静于灯下,一页页耐心展读,看完了所有篇章后,禁不住掩卷赞叹 。
以前,经常在《茂名日报》《茂名晚报》上读过朱琳(笔名红美玉)写的文章。她的文字运笔自如,干净利落,没有矫情与虚饰,没有故作高深和扭捏作态,更没趋时应景之作,有的是对生活进行了筛选过滤,最后才形诸文字。因之,她的文字朴素自然,经得起咀嚼,与时下流行的快餐文化以及所谓的时尚文化有着天壤之别。
      别的不论,单说叙事。如《爱看粤剧》《我考粤剧团》和《我考播音员》等系列篇章,叙事抒情一气呵成,写的都是作者亲身经历过的“有心栽花”和“无心插柳”之举,其结局却大为迥异。越过时光烟尘,文中所带出的精神层面的东西,所包含的意义自非寻常。只有从那段迷惘、彷徨岁月走出来的人,才能有更多更深的体会。
      《一个难忘的陌生人》,写作者在车上遇到了一群醉汉百般纠缠的际遇。那个年代,许多东西的位置、顺序发生了颠倒,以当时的社会风气,旁人一般都会采取冷眼旁观的态度。正在她一筹莫展之际,一个陌生人替她解了围,解围后,自己连一句感激的话都来不及说,陌生人就下车了,只留给她一个难忘的回忆。全文以细腻的笔触,展示出陌生人的沉实、温煦的一面,以及士子高风,君子懿德。我相信,在写作时,一定有某种东西触动了她。
《新街火神庙》是写作者童年生活过的地方,所以她对火神庙的人文景观了如指掌,凭着记忆,用自然朴实的文字表达出来,将童年往事依次呈现。这是一篇要用心去感受的文字,不管是从火神庙的今昔对比抑或是对童年的回忆,都能深深地打动人。这篇文章具备了文学作品的诸多要素,并能以小见大,所以能带给我们诸多思考与体味。
      《七夕雨,木籁瀑》是一篇游记。读游记,读者一般都是徜徉于纸上时空,如捉水月,只挹清辉。但这篇游记,角度新颖,笔法轻盈,文字单纯明净,错落有致,诗一般的语言勾勒出木籁瀑的清峻,很有韵致,是不可多得的佳构,绝非那些庸俗浅薄之作可比。
朱琳不仅散文写得好,小说也非常引人注目,如《一条悬浮在空中的鱼》,写一场哀怨缠绵的恋爱,极凄婉。这样的小说选材可谓难得,而一旦陷于叙事,就会削弱了主题。然则朱琳却工于此道,调动了真情实感,将波澜再现,让读者随主人公情感跌宕而悲喜。这篇小说,无论是选材还是文笔运用都相当见功力,描写生动,布局精巧,兼之整篇文字情感丰沛,波涌涛立,展现了恋人之间的恩怨爱恨,给人一种震撼。在文学作品里,悲剧元素往往最能攫住读者的心,这种情感一经展现,加上有强烈的视觉冲击感,整篇小说顿时生动起来。
      值得一提的还有《流泪的龟》《三个避孕套》等小说,切入点都不错,分寸也拿捏得特别好。在这么短小的篇幅里,将世情都渗透到里面去了,对社会不良现象进行了辛辣的讽刺。毕竟不是长篇宏文,难以对世态进行多角度的审视。在这种情况下,换作别个,就可能会失于浅薄。而朱琳的目光却能穿透平凡世象,不蹈故常,独出心裁,见人所未见,发人所未发,言人所未言,恰如其分地对现实的不良现象发出责问。
这些文字,虽善说者不能一语,唯会心者知之。
      实际上,朱琳是传统写作的秉持者,文字继承了传统文化的基因,但又不拘泥于形式,相反,她的文字结构与叙事方式更趋圆融,行文胸有丘壑,笔有藏锋,善于用变化来进行演绎,不停留在叙事论述层面上,能巧妙地通过渲染增加感染力。写作为文,就是要摆脱了拘守一隅的局限,寻常巷陌,鼎沸闹市亦无不可。大体须有,定体则无,有时候苦苦经营的文字,总难免会带有匠气。而一些率心随性的写法,往往更能打动读者的心。除此之外,那就是语言特色。要超越平庸,遣词造句方面也更为考究。写作就和加工艺术品一样,宜一次次检视。朱琳的文字也是这样,多方润色,几番雕琢,已具不凡气象。
      或许,文学创作本该如此。
其实我身边并不泛热衷于写作的朋友,有才华也具潜质。但如朱琳这样执着写作的人却并不多。说到底,写作实在是一件寂寞的事,需要有耐心蛰伏与孵化。朱琳能避开喧嚣,默默耕耘,留存着一片清澈与纯真,实在不易。真性情方有高境界,高境界可得大文章。生活积淀往往能引发写作的冲动,加上她在文学天地里面浸淫良久,行文有真性情,有大境界,出手不俗自是一种必然。



广东省茂名石化公司港口分部第一作业区       许荣波
邮编525027
2019年11月1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