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时光散韵(组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6 22:14: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河南棠棣 于 2019-11-6 22:15 编辑

时光散韵(组章)

作者:棠棣


让花朵开出笑靥……


让花朵开出笑靥,让笑靥凝着泪珠,让泪珠盈满疼痛,让疼痛渗着幸福。
我希望自己站直了身形,在不知所终的路上走着。
荆棘划破手掌,花瓣流溢红艳。我抚着结痂的伤口,欣赏晚霞。
能够抛弃的,全数留下:叹息、压抑甚至愤懑,我在拐弯的地方选择直行。
错误,恰恰美丽着行程。石罅中的松,以一枚枚青针刺绣着时光。我必须慢下来,慢成醉意或假寐,用余生体味根向下深扎的痛与欢愉。
路有消失的可能。但内心敞亮着,即便不知道距离,方向不会出现误差。




和一朵花一起凋零


和一朵花一起在时光的岸上凋零。
涛走云飞后的空,以月的冷亮彻寂夜。
记忆的丝弦绷紧在浮掠而过的风中。余音隐约,凤尾竹在月光的清冷中湿透。当安于河床的水在月光里涌动,浮着花瓣的河水流过我眼神的苍茫。一抹红艳妖冶成伤逝。
花落花飞。时光不复疗救内心的伤痛。今夜过后,眼角的鱼尾纹将勾勒出镜子的窃喜,而内心海平如镜。
低眉颔首的温柔,曾让暗香来去。花开时分的欣慰,安放在子夜的月影中。从无到有,再从有到无,花开花落,以短暂的行程破解人心的妄念。
在月光下掬水,掬一捧光阴的冷暖,看一枚花瓣晕染出昨日的嫣红。


我们都是风中的叶片


我们都是风中的叶片,从来都左右不了自己的方向。
谷雨渐近,风中的跫音打破白日的静。我们疼痛于时光的吻痕。
绿。像祖母的童年,开向傍晚的罗绮。我们眼睁睁看着,却认不出岁月的影子。因为我们从未见过祖母。
颂歌任何时间都可以咏唱,只要我们没有老去。青春作伴,我们可以没有酒。但,我们知道岁月酵变后的味道。
黑暗中的星群最好可以映亮我们身后抽空的光阴。风里,我们从不放弃毫无意义的摇摆。
生活在三维空间的现实与虚拟中,我们从不抱希望,却也从未放下梦与远方。




走过,在风的清瘦中


走过,在风的清瘦中。
粉红的记忆是属于花朵的。我走在枫叶与雁阵的行列,霜把裤脚收紧。
雁鸣滑过,一湖散养的云朵。
我希望看到一条鱼儿跃出水面,定格成黄昏的绝唱。
夕阳开出菊花的冷艳,山腰有炊烟升起。黍米的香打开记忆中的山坳,一只红狐曾经温暖了生命的冬季。
谁曾弯弓,让花瓣纷纷坠落。谁曾掮着袋子,一路翻检放不下的往昔。当晚月爬上山头,心和夜色一样,凉薄如水。
没有走不出的夜晚,但总有跨不过的白天。在尘世的散曲中,你,我,他,我们各自划亮火柴,用灰烬圈出若即若离而又互不相干的圆。




等待……


等待,一朵菊白色的期冀,让彼岸的风逡巡在城市的街头。
沉静,略显薄脆。在暮色降临之前,对影照水,饮一觞苍茫的孤寂。
从落日的的回眸中,我读出悲悯。
穹顶的暗影压伤流水。隔岸的灯火渐浓,繁华与喧嚣在大街上涌动。
收起的寄托如含羞草合十的叶片,我在夜色的麻痹下选择遗忘。抽干的稻田,蛙声依旧。
拾起脚边的石头,却抛不出,内心灌满铅质的液体。旧梦重温,在花瓣上,一粒蠕动的夜露如泪珠。
朝着城市的方向,晚霞晕染出七色的憔悴。山河相隔,粗犷与细腻总是难以完美的调和。近岸,水边的蚌张开钙化的壳,待月。
我把整理好的思绪编织成水的韵律。天色幽暗,沉重的云或者黑扣紧流水。
我从水的呜鸣中学习隐忍和钝。阙口在打开的瞬间关闭,逃逸只是一句虚妄的诺言。在岸上,我袒露全部秘密,然后,坐等天明……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细腻温婉的一组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