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一只无法火化掉的三寸金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22 14:26: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萝卜半个 于 2019-11-26 06:28 编辑

     一
    
  
一只火化不掉的三寸金莲
    文\熊信步
    一
    苏重听到窗外清脆的鸟叫声,还想再眯一会儿。
  一声鞭炮声从空气中撕裂过来,钻进他耳朵里,他睡意全消。随着鞭炮声,山间大道上有人传言,黄老太太死了。
    黄老太太已经一百一十八岁,子孙已繁衍下两百余人。她独自住在老宅中。老宅旁边一块杂地里葬着她五十年前离世的男人。那座双穴墓,是在他们夫妻俩四十岁不到修建起来的。那时蛇仙坞的人大多活不过五十岁。男人出了十五岁就要忙着寻媳妇,女人十二三岁结婚生娃的也是常事。也有的女孩刚生下来,就让人抱到男方家,做了童养媳。而蛇仙坞日子稍过得去的,就作兴活着时修一座双人穴,墓修起后,墓穴洞口先空着,待有人去了,将棺材送进去,在侧旁按上墓碑。夫妻另一方送进墓穴后,再将墓碑按到正中。黄老太丈夫去世后,黄老太太常常坐到墓穴前与丈夫聊天,碰上下雨天就躲进自己那孔空穴中避雨。
  昨天傍晚苏重出去散步,还专门绕到老太太门口,老太太拄着拐杖,立在门口,望着枣树下那堆双穴墓,与墓里的老太公唠叨着什么。苏重还上前与老太太打着招呼,要搀老太太回家休息。老太太挥着鸡爪子一般的手,要苏重一边去,她还健着呢。
  没想到天还没亮透,老太太就离世了。
    老太太的骨灰从火化炉里出来,一只脚掌直竖在炉板上,五个脚指头死死地缠在一起。所有碰到炉板上那只脚掌的目光,都流露出了恐惧的神色。火化工快速地用铲子拍打着那只脚掌,想将它击碎,一铲拍下去,脚掌啪地一声弹跳了起来,弹得老高。落下来时吓得跪拜着的儿孙们将头扭动着,祈祷着千万别让那只没有火化掉的脚掌砸中。脚掌落到了程桥的头上。程桥跳了起来,叫了声:“妈咦!”
  程桥跳到一边,看着落在地上的脚掌,脚指头一个个弯着,几乎要勾走他的魂。程桥胸口一闷,一声惨叫,跌到在地,脸色铁青,晕了过去。
      二
    这一天夜深人静,苏重刚刚熄了灯,门外传来了程桥的叫唤声。程桥声音低迷,带着阴气。苏重惊出一身寒气。
  苏重迟疑着,担心程桥将一身阴气带到自己家中。可他也将程桥拒之于门外,就没有人有胆量与程桥交往了。苏重就打开门,让进了程桥。
  程桥疲软地坐到八仙桌旁。苏重微笑着,从一边碗橱中取出一盆瘦肉炒青菜,一盆煎鱼,一盆花生米,搁到桌上。又取出一瓶没有开封的白酒,用牙齿咬掉瓶盖上的封胶,打开酒,给两只酒杯满上酒,招呼着程桥。
    程桥长得像很瘦,头微微地低垂着。程桥见苏重递过一双筷子,伸手接过筷子,那双手像鸡爪子一样,指甲已经长到三四厘米了,发出一阵阵寒光。
    苏重向程桥举起杯子,示意了下,喝了一口。程桥说医院查不出什么病,只是打盐水,这有什么用?他几个姐姐、嫂子说,是让老太太吓掉了魂了,就找了会巫术的人,替他招魂,也无济于事,每天上午要好一点,下午就疲软得像没有骨头一样。
  程桥抿了一口酒,说道:“所以,我专程回来,看看你有什么好法子!”
  苏重问道:“你老太太那只没有火化掉的脚掌,在哪儿?”
  程桥说,那只脚掌应当随着骨灰一起埋葬了。
  苏重嗯了声,迟疑了片刻才说道:“最好的办法,找到那只脚掌,正视它,直到内心没有恐惧感,郁积于你心头的阴气自然就会化开!”
  “你在开什么玩笑?要是再见到那般恐怖的脚掌,还不被吓死?”程桥摇着手说,这是完全行不通的方案。
  苏重也不强调要程桥采用这一手段。他对程桥很有感情,却又不喜欢程桥的为人。与程桥有过孩子的女人就有五个。五个孩子最大的已经可以娶媳妇了,小的才三岁。与程桥睡过而没有孩子的女人,就无法统计了。程桥家族中的男人没有一个不好色的。他们家族中的男人没有人会忠诚于爱情。女人也没有忠诚爱情与婚姻的。程桥的老太太虽然是个小脚女人,又是出生在清末时期,妇道还是没有约束住她的性情,她有七个儿子,庄上人传言是七个男人所生的,只是名分上是一个父亲。
  而苏重一直过着苦行僧式的生活,他在乡间一边种田,一边研究心理学。苏重以为,人不可能没有欲望,而能拯救自己灵魂的,只有将全部精力放在一个课体上,让欲火转化成能量之火。所以,找到老太太那个没有火化掉的脚掌,让程桥正视,也未必能拯救程桥的灵魂。而乡下人还有根深蒂固的习俗,葬好的坟,不能重新启动。只是有些人为了挖蛇,古骨,才会偷挖坟墓。程桥的一位堂兄就是专挖古骨,研成粉末,作为治风湿痛的良药,到处出售。
  苏重敢断定老太太没有火化掉的三寸金莲,是个无价之宝,价值应在陨石之上。七里岙要有别人想到了这一层,黄老太太的坟墓肯怕不稍三天就会让人挖开。
  程桥冷不丁地说道:“我要隐居起来,唯一放不下的是你。真的。我到今天才发现,我对你的友情是超过任何人的。你的精神让我看到尘世间还有一点光明。而我又无法追随你,我忍受不住孤寂与贫穷。我在尘世间又无法融入到喧嚣之中。所以,我要隐居起来。我在隐居前,就要对你说出我的内心话!你在我心目中就是一个圣人。”
    苏重呵呵地乐了起来。苏重提起酒瓶,给酒杯中添了酒,眯着眼,微笑着问程桥:“——你要隐居到哪里去啊?”
    “隐居,就是连最好的朋友也不能知道的,否则就不叫隐居!”程桥说着,一滴眼泪掉进酒杯中,溅起了一朵小酒花。
    苏重发现他那滴泪水,笑道“一个要隐居的人,其实是接近于僵尸的,连泪水也不应该有,有泪水就说明你是有感情的人!”
    “我真的厌恶尘世了。我看透了,人一辈子就冲着钱财、权色,吃了,喝了,就死了,毫无意义!”
      苏重与程桥聊了许久,程桥才告辞。苏重送走程桥,刚熄了灯,窗外一声轻唤,声音有点像黄老太太那种低沉而沙哑的声音……
    四
  窗外有人轻敲着窗户,要苏重开开门,他有东西送上门。
  苏重最终听出是程桥的堂兄程桂。程桂平时在砖瓦厂打工,一当不加夜班,就出去捕蛇,抓野免子,也常常挖古坟,掏古骨,研成末,当药出售。程桂一张脸瘦得像张鬼脸,脸上一丝肉也没有,一天要抽四包劣质香烟,老婆又好偷男人,他管不住老婆,就进县城去找小姐消费。
  苏重对这种人是不屑一顾的。
  可程桂说有好东西送他一看。苏重就拉开窗,灯光斜到了外边,照到程桂的脸上。程桂笑嘻嘻地问道:“我老太太那只脚掌,你要不要?”
  苏重顿了下,世上要真有这种东西,就是无价之宝。就算不是什么宝贝,供自己研究研究,说不定对宇宙物质构造会有惊人的发现。苏重想到此,就要程桂绕到大门上,他开门让他进来。
  苏重转到堂屋,刚刚将大门打开一条缝,程桂就缩着身子,闪了进来,回身将门关严,冲苏重悄声说道:“小声点,别让隔壁人听到了!”
  苏重嗯了声,看到程桂手上提着用一件旧衣服包扎着的布扎。苏重感觉到那扎东西中透出一股股阴气。苏重想让程桂搁在堂屋中,他话还没有出口,程桂已经进入房间,将东西搁在地上,到一边拉上窗帘。苏重家的屋后是山坡,不会有人看到,可程桂干的事,大多是阴事,他处处提防着人。
  苏重回到房中,程桂就打开那扎子,一只没有火化掉的女人的三寸金莲就裸露在苏重眼前。苏重不免倒吸一口寒气,这世上果真有这号东西,这真是怪了。苏重很快做出了判断,很有可能人活着的时候这只脚就已经死了。就是说,很有可能是意识集合而成的“死而活的脚”。现代科学已经发觉,人的意识是一种不会死亡的物质,人类要有技术提取出意识这种物质,这种物质就是宇宙本质的能量,具有无可估量的能量。老太太小时候裹脚时,遭受了难以承受的罪,她以强烈的意识集中到这只脚上,等脚掌裹成了三寸金莲时其实已经是“意识凝聚而成的死而活的脚”,只不过没有人会发现黄老太太拥有一只由宇宙本质能量组成的脚,并且脚掌那一段是“死而活的”。
  苏重料定程桂不会想到这些。不过当下信息大爆炸,七里岙的人也吸收到大量的信息,知道某些文物是无价之宝。程桂居然挖开自己老太太的坟,盗出老太太的脚掌。
  苏重已经在心底下横心要买下这只脚,不过,他要将价格压低。苏重戴上一双白手套,蹲下身子,翻看着黄老太太的脚。他确信这是黄老太太的原脚,他从小常常与程桥上老太太家玩,常常看到老太太坐在门口,将脚搁在一块鹅卵石上,搓下一条条脏物。那时他就发现老太太的脚背上有一块不规正的红斑。老太太说那是胎记。
  眼前那块红斑虽然被火烧得不是很明显,可是一眼就可以分辩出来。
  苏重为了进一步确定,找了根棍子,忽然朝老太太的脚砸了下去,老太太的三寸金莲咚地一声弹跳了起来,弹得高高地,才往下落。苏重眼看着那脚就要落到自己床上,那也太恶心了,就横着扫了一棍子,正中老太太的脚。老太太的脚就往一边撞到墙壁上,才落到地上。
  “你是刚刚从坟墓里偷来的?”苏重问程桂。程桂叼上一支烟,点上火,哼哼笑道:“我会那么傻。那天火化时我见这只脚没有烧掉,肯定这里面有文章。他们大家说是沾不得的,不让老太太骨灰放到家中。我说,就放我家去,老太太从来没有住过楼房,就让她死了也住一回。骨灰盒放到我家时,我乘人不备,把这只脚拿出来了。我看这东西也没有人懂,就给你看看。你看着给多少,就多少!”
  苏重嗯了声。程桂说老太太骨灰搁到他家中时偷下来的,是可信的,因为长辈火化回来,骨灰要搁到子孙们家中停放一下,可老太太子孙太多,下葬又有规定的时辰,所以在程桂家搁一会,是常理。程桂后边的话,苏重是不信的,小镇上就有几名做古玩生意的人,到处收购古墓里的东西。程桂已经在外边打探了一圈子,而这货没有人敢要,才来打他主意的。此时,自己也刚好杀杀程桂的价。苏重开口说给程桂一千块。程桂哼笑着说:“你随便吧,反正我放着也没用,要是让我老婆发现了,还要挨骂!”
  苏重脱了手套,从办公桌抽屉中取出一只黑色皮夹,从中抽出一千块,交到程桂手上。
  苏重送走了程桂,回到房中,又带上手套,独自研究着黄老太太的脚。他要找下出得起价钱的主顾出手。苏重在网络上认识几个科迷,他们肯定对此会有兴趣。
  苏重突然想到程桥,他曾建议程桥正视老太太的脚,何不让程桥见识一下?说不定就将程桥的病治好了。程桥要将这只脚要回去,也该还给人家。
  五
  苏重刚刚打定主意,就接到南方一位朋友的电话,要他天亮后坐飞机到南方开个会。苏重半个月之后才回到家,他于会时与人提起过手上有只火化不掉的三寸金莲,还将照片发给几位朋友看。大家不敢置信地球上会存在火化炉里也化不掉的人体。  
    苏重想起程桥很有可能还没有好转,掏出手机给程桥打电话,可是电话无人接听。程桥的父母几年前就离世了。苏重上程桥的几个兄弟那儿去询问,程桥的兄弟说,他们兄弟从来没有什么来往。
  苏重决定到县城去找程桥以前的女朋友青莲,也许青莲知道程桥去了那里。
  这一天早上,苏重提着一只小箱子,箱子里装着老太太的三寸金莲,找到青莲开的一家化妆品店。
  苏重走进店中,一个穿着红色吊带裙的年轻女子坐在柜台后的计算机前,不知是在玩游戏,还是在理帐。苏重上前问了声,青莲这天是否过来?
    女人抬起头,回答了一句,声音很细。苏重没有听清,又重复问了一句。女人忽然高声地回答道:“青莲在厕所里!”她说着,又抿嘴笑了。  
    苏重坐到一旁的椅子上候着,可是青莲在厕所中久久地不出来。苏重等得脸上泛上了焦躁的神色,才听到里面传来了开门的声音。很快就从后面一扇小门中走出来一个女子,她看到苏重,笑道:“很久没有看到你了。研究出长生不老的秘方了吗?”
    “我不是研究长生不老,而是研究死亡究竟对人有多大的心理如役力!”苏重应答着,又问了句:“你这两天看见程桥吗?”
    “我不见那畜生了,那是个畜生,他到我这儿拿去二十五万,到现在一分钱也不还我,孩子的生活费也不说起。不还钱也就算了,打电话给他,他也不接,就是接起来,也只是一句我在外面包工程。他还有什么工程可包?你知道吗,我前几天听人家说,他在他老太太死后,故意制造出一只无法火化的三寸金莲,还让人在火化时故意敲打那只脚,跳起来,刚好砸中他。他又故意晕了过去,就推脱说魂掉了,要隐居起来。其实他是在逃避现实。”
    苏重坐在椅子上,上身自然地挺直。可他听得如雷贯耳,感觉到自己被人戏弄了。程桥确实具有这种本事,他甚至可以变魔术般地在众人不注意的时候,将事先做好的一只三寸金莲搁置到火化炉板上。那自己从程桂手上用一千元买下来的不就一分也不值?自己还傻瓜似地推断很有可能是意识超密集地集中到老太太那只脚掌上。
  不过,程桥要逃避现实,也犯不上拐这么大的弯,做这样无聊的事啊?
  苏重听了青莲的话,更想找到程桥,如果这只脚是真的,要让程桥正视,调整心理。如果是假的,说明程桥的心理走向另一极端,更需要面对现实。
  苏重温和地对青莲说道:“我担心程桥走上极端,你要是知道他的住处,可以告诉我,我去找他谈谈。”
  青莲抹着泪骂道:“我不管他的死活,他想死就去死吧。”
    苏重呆看着青莲,没想到青莲会说出如此刻薄的话。苏重从小憨厚,拙嘴笨舌,看着青莲,一时没有了言词。  
    苏重回过头,目光触碰到计算机后边的女人。女人的目光,好像有话要对他说,又碍于青莲在场不好直说。店门口有人唤着青莲,青莲应着,转到店门口去了。
  计算机后边的女子轻声对苏重说道:“程桥十几天前来过,与青莲吵了一架,就走了。”
  苏重不知道如何向青莲打听程桥的去向。那女子要苏重加她的微信,她寻着机会帮着打听一下。苏重取出手机,女子扫描了苏重的微信,苏重就起身告辞了。
  苏重到店门外,与青莲打了个招呼,横穿过马路,到一家店中买了一包烟,点上一支烟,掏出手机,给城里的儿伴们打电话,问看到程桥吗?回传过来的消息,都说没有看到。
  程桥平日里轻诺寡信,儿伴们都已经疏远他了。
  苏重很清楚,越是让人疏远的人,越需要关心。
    某一丝温暖,足可以换回一条生命。况且程桥确实是病了,需要得到心理上的疏导。
  苏重不以为程桥是人渣。苏重以为程桥就是一个人,很普通的人。苏重走在大街上,希望走着走着,就碰上程桥。可是他转了好几条街也没有碰上程桥。
    他突然收到一条微信,他掏出手机看了看,是刚才青莲店中那个女子发给他的。信息很短:“我们可以一起吃个饭吗?”
  苏重迟疑片刻,回过去两个字“可以”。
  六
  苏重很快就来到那女子约下的一家临街的小饭店中。女子已经点好了菜,等着他了。女子见到他,示意他坐下,她让外边的服务员开了一瓶红酒过来。女子将两只空杯子满上酒,苏重举起杯子,向她示意了一下。女子也举起杯子抿了一口,笑道:“你不用去找程桥了,他肯定还在城里,有钱就赌,没钱,就饿一顿,饱一顿地活着。他已经欠下六百多万债务,翻不了身了。”
    苏重惊讶地看着女子,那青莲说程桥造出假三寸金莲,假装让老太太的脚砸中,掉了魂,来博取众人的原谅,就完全有可能了。程桥这种心理也是一种病。
  苏重决意无论如何也要找到程桥。
  女子呵呵地乐了起来,她敬服当下还有人像他这么傻地看待朋友。女子说道:“其实,青莲知道程桥租住在何处的,只是不告诉你,以免她心肠一软,让你给带进程桥的事情中。所以,你以后不要去麻烦青莲了,让她清静地生活着。”
  苏重嗯了声,点点头,答应了女子,既然程桥在城里,他会想别的办法找到他的。
  女子告诉苏重,她的网名叫“情归何处”,就叫她“情”吧。
  情严厉地喝斥着苏重:“程桥能回心转意吗?程桥是用他自己的思维模式一步步地往深渊里走去。我希望你不要去找了。你找到他还能帮上他吗?你救不了他。我以前的老公,输了五万,我就提出离婚。我不信一个男人染上赌博还有回转的余地。”
    苏重抬头看了情一眼,他就是想救起程桥。
  情忽地涌出了两滴泪水,吞了一口酒,说道:“你知道吗?我今年才三十五岁,却已经离了三次婚了,第一个男人爱赌博,第二个男子爱喝酒,酒后还有家暴。第三个男人就在我结婚的那天让警察带走了。几年前他因为一位乡邻骂了他一句,居然拔刀将人砍死了。从外地躲到我们萤火县来。我不知道我后面还会遇上怎样的男人!这个世界上人的灵魂真正让我感到恐惧。所以我看到你这样重情重义,我真的为你感动。我很乐意与你做个朋友。”
    “可我没有钱!”苏重说着,低头抿了一口酒。  
  “我是说我与你做个朋友,不是已经决定要嫁给你了,所以,不谈钱,房子的问题!”情举起酒杯,向苏重示意了下。
  “我还以为你已经爱上我了。我这样一个没有钱的人,要是得到你的爱,真正让我感到意外!”苏重微笑着说道。他喝了一杯酒,话也就多了起来。
  “你美了!”情说着,与苏重聊着一些闲话,感叹着人生。
  苏重与情吃了饭,就赶往车站乘城乡公交车,回乡了。
  苏重回到家感觉累了,和衣倒在床上,好像走到老太太、老太公的双穴墓前,看着老太太的墓碑,与老太太说,程桥不见了。
    苏重一会儿又感觉是在自己房间里,打开一部厚厚的萨特的著作,忽然手机响了起来,他取过手机,是情打给他的,问他在干什么?
    他回说在读书。情正在与他聊着,外面山坡下传来喊叫声,说程桥回来了,就在他的门口立着。
    程桥还活着。苏重跳了起来,要让程桥正视老太太那只没有火化掉的三寸金莲。苏重跑到门外,就见程桥立在门口,低着头,一声不吭。苏重将程桥唤进屋,拿出酒,倒上两杯,问程桥,这段时间究竟上哪儿去了?
    程桥坐下喝了一口酒,说道:“我已经是个死人了,你还与我喝什么酒啊?”
    “胡说!”苏重举起酒杯,笑道:“我已经拿到你老太太那只脚掌了,只要你正视它,你内心的恐惧就会慢慢地消失的。你的魂还会回来的。你欠下的赌债,还可以等你病好后,将老太太的脚卖了,还上。从此后过上安稳的日子!”
    “有那么多的钱,吃饱了,出去找个女人发泄一下,这样的人生能忍受下去吗?如果卖出上亿的钱,我大胆地赌就是了。”程桥说着,哈哈地大笑了起来。
    苏重看着程桥,突然看到一片树林里烟雾重重,他看到程桥倒在地上,让一群蚂蚁扛着往前走。他想赶上去救下程桥,苏重赶着,赶着,一脚踩空,全身一震,醒了过来。他这才发现自己是在梦中。
    第二天,苏重听到蛇仙坞里有人喊叫,程桥死了,是在县城里一个小弄堂的出租房里,死了不知多长时间了,三只老鼠叼出程桥一条胳膊,房东才发现,报了案。
  公安局勘察后给出的结论是绝食而亡。
    程桥安葬出去的那个夜晚,苏重独自坐在房间里,呆看着老太太留下的脚掌。他敢肯定这确是老太太的真身,也是如他估计的一样是意识高度集中所至。不过,他是否该拿出去卖了呢?本来程桥在世时,他遇上难题,喜欢打电话与程桥聊聊。程桥少年时也是个科迷,对许多问题有极深的见解,后来进了荧火县城工作,不知何故,居然染上了赌博,嫖女人,将少年时的壮志丢了。
  苏重忽然想到了情,他何不听听情的建议?情听了苏重的话,笑道:“你怎么到现在还执迷不悟啊?青莲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了吗?那是程桥造出的脚,是想借此逃避现实!”
  “程桥造不出这种东西。”
  “那你出售出去啊?你不是没有钱吗?出售出去还可以得一大笔钱啊?你出售出去了,我就相信它是真的!”
  苏重暗暗地叹了声气,他想不到情的见解是如此地一般。他感到异常孤寂,这世上程桥相信这只三寸金莲是以实物存在于尘世的“意识集合体”,现在他唯一的知己死了。
  过了几天,苏重收拾起老太太的脚掌,到南方一个大都市,找到一个大佬,拿出老太太的脚,一股阴沉的气息顿时缠绕着整个房间。大佬凭着这股阴气,确信这是奇异之物。他要苏重自己报价,苏重犹豫了片刻,刚要报出价码,又微笑着说,他不是想出售,而是找个人看一下,这东西是不是天然生成的。
  大佬原意出一千万,买一个小脚指头。这一点要求不为过吧?苏重微笑着答应了。
  苏重的帐号上突然转进了一笔巨款,他眨眼间从一个穷人,变成了富翁。他现在有能力回萤火县城买下一套房子,将情娶进门,可是他知道,他要走进情的圈子里,与青莲她们一块,就会陷进程桥的陷井中。他在她们圈子中情感是找不到出口的,赌博成了情感最便捷的出口,后果又将是另一个“程桥”。他要在远离乡土的城市买下一套房子,静心去研究宇宙奥秘。
  苏重在离开故土时,提着一只箱子,到程桥的坟墓前,默默地对程桥说道:“程桥,其实你老太太的意识是有意砸中你,给你留下巨大的财富。可惜,你让老太太的三寸金莲吓得掉了魂魄!”
    总字符:8440
  原名:熊根土
  地址:浙江省常山县大桥头乡新村村29-1号
  邮编:324204
  邮箱:YIDAIREXU@163.COM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2 14:29:2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从前的从前在这儿放了一个叫《厌世者》的稿子。最近闲着没事,将此稿做成压缩饼干了。删减了一万五千字。所以,再放一放。
发表于 2019-11-27 14:38:03 | 显示全部楼层
熊兄,你的想象力可真够丰富的!!
发表于 2019-11-27 14:39:0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给你高亮一下,让大家都来学一学,开开脑洞!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7 15:39:25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9-11-27 14:38
熊兄,你的想象力可真够丰富的!!

波澜侠,写着玩的。开心,开心。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7 15:43:56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9-11-27 14:39
我给你高亮一下,让大家都来学一学,开开脑洞!

谢谢波澜侠。向波澜侠学习。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萝卜半个 发表于 2019-11-22 14:29
我从前的从前在这儿放了一个叫《厌世者》的稿子。最近闲着没事,将此稿做成压缩饼干了。删减了一万五千字。 ...

问候熊老师,冬天快乐!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9-11-27 14:38
熊兄,你的想象力可真够丰富的!!

确实,熊老师的想象力极其丰富,佩服!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9-12-5 22:59
问候熊老师,冬天快乐!

问好陈老师,你老人家好。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凝暗香 发表于 2019-12-5 23:00
确实,熊老师的想象力极其丰富,佩服!

陈老师我是个地道的农民老头,字也识不得几个。你是真正的好人,我从上面的则信息上发现,这个网站会关闭了。我留个扣号这儿:1363330855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