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2019-11-24 09:39: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投稿,散文,2700字

       《云朵》

    作者:索付

         我出生在一个北方的偏僻小村,土房,柴草垛,篱笆墙和驴车,是小村的样子。村民们从春种到秋收,风里来雨里走,延续着原始耕作方式。收成有限,可是,还得交农业税和公粮,以至人们勉强解决温饱。嘴馋是天性,每天餐桌上,不变的是粗粮和咸菜,长年累月地吃,就厌了。盼过年过节,因为能改善一下伙食,亲友们来串门,带来点糖果,吃上一口,感觉像做梦一样。
         榆钱,是村民的最爱。
         家乡漫山遍野全是榆树,春风吹绿杨柳枝头的时候,榆树也跟着改变身姿。灰褐色枝条,先是鼓满小点,几天后,小点就会绽开,成为黄绿色的小花。这些小花,像注射了兴奋剂似的,激情四射,远处一看,像个一身褶皱的人穿身鲜艳衣服。这些小花,叫榆荚,中间鼓,边缘很薄,黄绿扁圆,像缩小版的铜钱,于是,有了榆钱这个别名。
        榆钱可以生吃,也能炒菜,做馅和煲汤,还可以腌咸菜,这是我母亲的发明,而且流传很广。
         “老榆树,春天酷。榆钱露,芳彩矗。采一把,回家煮,馋嘴巴,留不住。”这首童谣,是我家邻居史三爷教我的,春天穿行在榆林的时候,童谣就经常挂我嘴边。
         小树榆钱,没等人采,就被牛马骡驴吃光了。牲畜吃不到的高树榆钱,是人们挑战的对象。上高树,不是件容易的事,需蹬枝握杈一点点往上爬,就像塔吊司机上塔吊一样,要灵活的四肢和一颗勇敢的心。
        我四肢不算十分灵活,但胆子大,经常爬树。摸索出一套爬树经验,常在小伙伴们面前讲,就像老师给学生讲课一样。可有次还是失手了,由于观察不够细心,爬到两米多高时,脚蹬住一根被虫子咬伤的枝干。伤残的枝干,承受不住身体重量,瞬间断了,我就像跳伞一样,身体猛地往下坠。我是幸运的,坠下一米多时,被根结实的枝干兜住,如果摔到地面,不死也得残废。可胳膊还是被枝条刮伤了,一道三厘长的口子,送进医院缝好几针,很长一段时间才好。
         随着国家政策改变,人们的日子一天天好转。
         读初中时,学校和我家不在一个村子,几十里距离的中间,有两片坟地。我家人口多,与人口少的家庭比,生活差一些。没钱住校,就与几个和我同样条件的同学,每天起早贪黑地在令人恐惧的坟地穿行。学校食堂伙食费比较高,父母为节省家庭开支,中午让我自己带饭。家里最好的食物他们舍不得吃,留给我,算是内心愧疚的补偿。
         学生们开始骑自行车,我没有,同学们异样的目光,让我很自卑,感觉抬不起头。我知道家里买不起,经过一番思考,决定靠双休日和放学捡废品,换钱买自行车。有梦想目标就不怕吃苦,寒来暑往,乐此不疲地翻各个垃圾堆,脚磨出泡,手扎破皮,都不在乎。随着时间推移,我家院里的纸壳,铁片,塑料,玻璃瓶,堆得像小山一样,不知道的人,都以为我家开废品收购站。可一天放学后,发现我的废品不翼而飞,问母亲后得知,废品卖钱给妹妹交学费了。面对破灭的梦想,我大哭,母亲一边用手给我擦泪,一边安慰我说:“废品钱是借用,等到秋收卖了粮食,就将钱还你买自行车。”
        我盼着秋收卖粮食,可是,卖完粮食父亲就病了。粮食钱不仅没够用,还借很多,才将父亲病治好。我见买自行车无望,整日愁眉苦脸,父母再次安慰我,说家里猪快下崽了,等卖掉猪崽就买自行车。我已不抱希望,我知道卖猪仔钱,得还父亲治病的借款。家里买来自行车的时候,我已去县城读高中,车用不上了,只能是妹妹上学的交通工具。
        我努力学习,想让知识改变命运,终于迎着二十一世纪的曙光走进大学校园。学费很高,家里为供我读书,到处借钱,拮据得一分钱掰成两半花。为减轻家里负担,我利用暑假和寒假勤工俭学,当过饭店服务员,送过报纸和煤气,在建筑工地搬过砖。
         苦累压不倒我充满希望的心,将心中美好憧憬写成文章,开始投稿。功夫不负有心人,半年后处女作发表了,之后陆陆续续又有很多作品发表。
         毕业走出校门,心想拿着毕业证,就能找到份体面工作。然而错了,求职的人多如牛毛,竞争激烈到残酷,一次次失败的应聘,让我身心俱疲。为生存和读书欠下的债,只能再次卖苦力。面对父母电话里的询问,不提有钱人奚落和老板的白眼,编造一些让双亲安心的谎言。
        最怕过年,囊中羞涩,觉得愧对父母的栽培,不好意思回家。每当这时,便谎称工作加班不给假,坐在冰冷的出租屋里,看着窗外回家人流,非常渴望团聚的温暖,眼泪一滴一滴往下掉。
        母亲电话里说父亲病了,让我回家。心急如焚的我,也顾不了太多,急忙坐上归乡的火车。家乡的土房,柴草垛,篱笆墙和驴车,还有日思夜想的父母,像电影一样浮现脑海。
        走进家乡,眼前一切,让我不敢想象。土房,柴草垛,篱笆墙和驴车都不见了,眼前是整洁平坦的水泥路,两旁有鲜花和路灯及卫生箱,就像城里街路一样。一排排新建的砖瓦房被绿树包围着,还有超过绿树身高的二层小楼,它比瓦房高贵,骄傲地俯视着我。 各家的院子里,除种地的拖拉机外,还有小轿车,城里人的出行工具,农村人也都有了。
         这是自己家乡吗?变化太大了,感觉像做梦一样。总以为进城可以成为风光体面的有钱人,可事实却相反。我这个进城的人没富起来,原地不动的乡亲们,却走进富裕的天堂。
        父母已在家门口等我多时,他们俩看着我,两眼直直的,闪着泪花。我见父亲走路平稳,面色红润,不像生病的样子,于是产生疑心,向母亲问父亲的情况。母亲说是骗你的,我哭了,责怪母亲不应该谎称父亲生病吓唬我。
        母亲说我和你爸猜出你在城里不如意,不用这种方式,自尊心强的你,怎肯回家。现在国家政策好,给农民建房修路,种田实行两免一补,看病还有合作医疗。这两年,不仅还清你念书欠下的债,还有了点积蓄。
        走进宽敞明亮的屋里,父母端上一桌为我准备好的菜肴,都是我爱吃的,他俩不停地往我碗里夹。这时,村里广播响了,说南方山区受灾,村委会正举行捐款。父亲和母亲听后,放下碗筷,起身就往村委会走。我见状,赶忙说:“爸,妈,等等我。”
        走进村委会大院,见院里挤满了人,都争先恐后地往捐款箱里投钱。我眼前一亮,感到十分震撼,乡亲们不仅富裕生活,同时也富裕了心灵。
         村长过来和我打招呼,说你是读过大书的作家,回来就别走了,我惭愧地向他点点头。村长又说,曾经的你,是块飘走的小云朵,现今你变成块大云朵飘回来,明天,这里需要你降下甘霖。我听后,感觉有很多重担压我肩上,再次向他点点头。
         这时,看见院里所有人,一齐用期待的目光注视我。

   




    作者简介:索付,本名:刘索付,男,生于孝庄皇后故里。十五年前开始尝试文学创作,现今已在《辽河》、《椰城》、《草地》、《骏马》、《短小说》、《牡丹》、《速读》、《有荷文学》、《陇中文学》、《诗词月刊》、《长江诗歌》、《世界日报副刊》、《潮头副刊》、《边城副刊》、《内蒙古日报副刊》等大陆和港澳台及国外华语文学刊物,发表小说、散文、现代诗歌、古体诗词1000余篇(首),并多次获奖。现为内蒙古通辽市作家协会会员。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叙述从容,文字流利。问好~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