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2019-12-12 12:16: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莹莹子期 于 2019-12-12 12:19 编辑

 一

  仇九的眼镜店开了有几年了,仇九不只卖眼镜,他在门口放了一个冰柜,顺便也卖卖冷饮和啤酒什么的,生意不好也不坏,好歹可以糊口。仇九觉得自己和老传是好朋友,但老传不这么想。因为老传根本看不起仇九。老传看不起仇九的原因是他觉得自己比仇九强,最起码他觉得他可以洞察一切,而这些对于深度近视的仇九做不到。永远也不可能做到。老传在仇九的对面开了一家音像店。

  老传喜欢京剧是小街公认的,每天他的音像店放的不是《空城计》就是《坐宫》再不就是《贵妃醉酒》,只要小传不回来,这里就是他的天下。这是他的乐趣所在。当然老传还有另一个爱好那就是下棋,而老传下棋的对象永远是仇九,每次都杀的仇九大败而归,这让他很有成就感。

  而对面的仇九他的乐趣永远在他一群儿女身上。这让老传觉的可笑。仇九脑子锈住了。儿女长大就不再是你的了。就像被困住的车,再有威力,一旦被连环马套住,那就只有死路一条。可惜仇九不这么认为,他觉得下棋是下棋,儿女是儿女。只要孩子们来看他,他就屁颠屁颠地围着孩子们转,虽然他什么也做不了,他能做的就是用手摸,摸摸满贵胖了瘦了,摸摸桂叶头发长了短了。有几次老传亲眼看到他摸喜贵时候,喜贵向后躲着身子眼里充满的鄙视,老传也总能从仇九那些鲜亮时尚的儿女和仇九寒酸节俭的生活对比中看出些什么,但是仇九感觉不到,他永远都是乐呵呵的,老传有时候想其实看不清楚也挺好的。

  在他这里老传觉得只要小传不回来,他就是最幸福的。小传回来有两点不好,第一:只要小传一进屋他的京剧很就被那些你情我爱的流行歌曲所替代:一会儿是欣宝儿的《站着等你三千年》,一会是佳得乐的《是不是我们不长大你就不会变老》一会儿又是蔡旻佑《你看不到的天空》,这让老传无限郁闷。

  第二个小传回来不好的最主要原因是找老传要钱,除了钱,他好像没有别的要求了。老传说:我的钱都给了你了。就剩下一点生活费了。但是小传不信,他总能在老传藏匿的地方找到一些票子,然后揣着钱一会儿就无影无踪。只留下老传浑身哆嗦:造孽啊,造孽。当然小传有时候也会很洒脱地甩给老传一叠钱,很威风的样子。他的脚伸在柜台上,抱着手机和小娜,或者小美说:哥们这几天手气爆棚了,炸金花,赌大小,斗地主,打麻将无论哪个,老子一上场他妈的他们全不是个,咋样,爷威武不?……

  整个过程老传只能看到但是听不清楚他说什么,当然小传也无意告诉老传自己在做什么。

  有时候他看着小传觉得他是如此陌生。这不像是自己一手拉扯大的儿子,倒像是一位借住的客人。他知道儿大不由娘,同样儿大也不由爹。小传早已不在是那个在他腋下钻来钻去的小捣蛋鬼,小传在七八岁时就经常偷他的三五牌香烟,有一次被他发现。他把小传夹起来,脱下他的裤子在他白白胖胖的屁股上狠狠地留下自己的巴掌印,一个叠着一个像刚出锅的烧饼,但如今老了,老了噢,打不动了,他管不了了。无论小传在外面如何惹是生非,嚣张跋扈他都管不了了。他只能坐在这店里有的没的帮着照料生意。

  店是小传开的,小传说反正后屋闲着也是闲着就收拾出来,进了些碟片,挂了牌子,就算开业了。老传的生活从那时候起就充裕起来。他把喇叭调到最大声,然后沏了茶,什么也不去想,靠在那张躺椅上听着梅葆玖,李维康或者高盛麟他们抑扬顿挫的唱腔。那是他失去老伴梅婷以后唯一的依靠。

  好在小传不在家的日子多,他就可以多享受一下这样安逸的休闲日子。但动静实在太大了,老传不但放京剧自己还跟着唱,本来座山雕的形象非要唱出杨子荣的气势。真真是要了一条街人的亲命。他的门口常常有人聚集闹事:老传,老传,你这声音不能小点么?老传,老传你这是要搞地震么?人群中有人高声喊。

  老传半仰在床上,喝着茶水,摇头晃脑根本不管外面的叫嚣,也许是没听见,也许是不在乎。总之这样喊上一阵,大家口干舌燥,也没人敢进去找老传理论,因为大家都知道小传是个呆霸王,横行一条街,曾经有几次旁边卖干货的小马进去找老传理论,结果赶上小传回来,小传就带人抄了小马的摊,小马气得想找人拼命,但是小马看看小传那些满是纹身的地痞流氓,最后也只好忍气吞声。从那以后无人敢去太岁头上动土,大家吵累了,骂累了。老传依然无动于衷。人群渐渐散去,低头耷拉脑袋的回到自己店里纷纷关上门。只有老传依然在屋里高唱:回头我对侍从论,老夫言来听分明:城里设下这千条计,棋逢对手一盘平。锵锵锵锵锵锵以得锵……

  二

  如果说小街上能容忍老传的,除了仇九。没有第二个人。仇九每天手里攥着抹布趴在柜台上一遍遍擦着,东一下,西一下。柜台里的灯光亮的打眼,他也看不见,他支楞着耳朵希望能从外面吵杂声中分辨出一些异样的东西来。

  隔壁面食点的小林气哼哼闯进来:你听听,你听听这外面又在嚎丧呢,每天这样嚎还让不让人活?他一屁股坐在柜台前唯一一把转椅上,转椅刹不住旋转了九十度,他又扒着柜台转回来面对着仇九那一圈一圈好似迷宫一样厚厚的镜片。还有那双暗淡无光的眼睛。仇九收回探出柜台的半截身子,脸上挤出不自然的笑容:嗯嗯,老传就喜欢这口,他爱京剧一辈子了。

  他爱好没啥,可是这一条街的人跟着遭罪啊。他每天放这么大声……

  仇九面对着小林讪笑:他,他不是半聋么?他,他听不见,大家多包涵包涵吧。

  小林嘴里的热气几乎喷到仇九脸上了:你真不嫌吵?要不咱整他一下子?

  仇九愣了一下尴尬地笑着,近三千度的眼镜片发散出一个昏黄的世界,还有昏黄的人小林让他越发觉得整个世界都是混沌的:何苦呢,邻里街坊的,再说你就不怕小传抄了你的家?

  小林似笑非笑地看着仇九,然后坐回到转椅上:说着玩的,说着玩的,就是真整,你也不会同意的,那老传可是帮了你不少忙么?比如帮你上新货,比如帮你交税?我们都知道的,知道的。

  仇九就笑笑:都是邻居么,帮帮忙,帮帮忙的。

  小林的胳膊肘支在柜台上盯着他:不过仇老哥,不是我说啊,你看你这也不方便,你那么多儿女咋不让他们来帮忙啊?

  仇九尴尬地笑笑:孩子们都忙,再说我自己能行的。

  小林冲他撇撇嘴又说:这老传好像每次不白帮忙吧,他那么爱占小便宜的人……小林眼睛冲屋子扫了一圈,目光锁定在门口冰柜上:啤酒可是没少喝你的吧?

  仇九推推那厚厚的镜片咳嗽两声:没喝多少,没喝多少。然后他用指肚敲打着柜台:小林啊,我这里有最新进的货,你要不要看看……

  小林扫了一眼柜台里一排排闪闪发亮的眼镜,又看一眼仇九,侧着身子恨恨地无声说了几个字:真是瞎子。这边却又堆起一脸笑:不用了,仇老哥。你先忙,我先走了啊。然后站起身离开柜台向外走去。那把转椅左右摇晃两下又恢复成最初的形态。

  仇九感觉眼前的视线又亮了起来,想起小林的话他若有所思。

  三

  仇九不搭理老传,不代表老传会放过仇九,小传好几天没照面了,老传过了几天逍遥日子后照例提着棋盘来找仇九下棋。仇九刚从三轮车上卸下一箱啤酒,雪花牌的。老传老远就看见那个送货的小车了。他招呼仇九:仇老哥忙着呢?仇九顺着声音看去,阳光射进眼底,只有一个模糊的身形,他知道是老传。他站住看着老传笑:咋,今儿没放京剧?

  老传张着嘴没接话,仇九听老传没回话又趴在他耳边大喊:今儿咋有心情出来逛了?

  老传咧着嘴哈哈大笑:唉,在屋里听了好几天,快发臭了,这不出来找你这个臭棋篓子下两局。

  仇九连忙摆手:不行,不行,我不行。每次都输。

  咋不行,这近一个月了,你这棋艺该有长进了,这回我让你两马一炮咋样?

  仇九还是不吭声,老传等了半天没听见动静,以为仇九同意了,不由分说搬出他家的小茶桌就摆上棋盘。两边有闲着无事的,看到他两对阵,都聚拢过来看热闹,仇九只好坐下来。

  老传一抬头看着围观的人来了兴致,两手捋着袖子对仇九说:这么多人助阵,看来要好好杀你个老将——围磨,象——喝水,他一不小心念了京剧里的对白出来,大家都哈哈大笑。

  仇九却是浑身不自在。他对老传说:老弟,你硬要下也行,我也不用你让我棋子,但不能白下,咱两带点成本的好不好?

  老传没听清仇九说的啥,有人高声跟老传传了一遍。

  下赌?好啊,我早想这样了,就怕你输不起。你说吧赌啥?人群中看热闹的噢,噢一阵起哄。

  仇九沉了沉说:这样,不赌别的,我输了,他指着自己刚卸下的啤酒,我请你喝啤酒……

  噢,好啊……人群又是一阵欢呼。

  但是你输了,仇九又接下去说:你输了,不能放京剧,你同意不同意?说到最后他感觉自己心跳加速,气也喘不匀了,整张脸都是红的。人群一下突然静下来。大家都看着仇九。有人在人群中高喊:好!

  又有人把话传给老传,老传看着仇九沉思片刻如惊雷似得喊了一声:好!就依你说的算。人群中有人鼓掌。这次不同以往,以往下棋两人在屋里,仇九都是戴着眼镜拿着放大镜,这次因为比较郑重,所以仇九找小林代为走棋。

     几步棋下过后,两边都稳定了局势,真正的对垒开始了,很快老传吃掉了仇九一个炮,又困住了他的一个车。捎带还将了老将一军,仇九形势有些不利。仇九有些着急。围观的人群也暗暗着急,但没人敢说话。仇九也越来越小心,脑门上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珠。但是越小心越出乱,几步之后虽然他解了老将的围,情急之下却又丢了两个马,还有两个已经过了河的卒子也损失掉一个。而老传那边除了对换掉的一个马,和两个卒子之外,他的大营还完好无损。老传洋洋自得的翘起二郎腿哼起了小调,催促着仇九,仇九看不清棋子,他一边想着对方的棋路一边苦苦思索着对策,小林看着他:仇老哥,你下一步走啥?下一步,下一步,他嘴里念叨着,突然灵光一闪,他让小林把车送出去,老传果然中计,他刚把车吃掉,仇九这边当头一炮将了老将,老传想滑仕来救驾,却早已被仇九埋伏在那的卒子和车困住,老传不甘心但是再无转圜的余地,只好缴枪投降。

  这是自和仇九下棋以来老传第一次输棋,他自是不甘心,要和仇九再来一盘,说应该是三局两胜。然而对于仇九这一局已是险胜,所以老传的要求再无应承,大家也说说好了愿赌服输。当初没有讲明白,只能是以第一局为准。

  老传答应以后不再扰民,但是他必须要扳回两局,让大伙看看他的实力。仇九说这个好说,咱两屋里下如何?

  人群又是一阵起哄:臭棋篓子对臭棋篓子还怕看?仇九对臭棋篓子这个称呼不在乎,但老传可不愿意和仇九站在一条线,赌约是赌约,自己这个面子他必须要扳回,就这样两人下到夕阳西下,终于以老传连赢三局为胜。

  仇九怕老传反悔一个劲地叮嘱他:说好了,以第一局为准的。

  行,第一局就第一局,看你个小气样。他冲仇九肩膀上捶了一拳,我是故意卖给你一个破绽,要不然你能那么轻易就赢了?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么?

  仇九笑眯眯地说:我知道老弟是承让。

  他打开两瓶啤酒递给老传。老传也不客气,一仰脖,一口气干了半瓶对仇九说:老哥,你呀就是看不清局势,这下棋是这样,生活也是,比如关键时刻孩子是靠不住的,有时间好好看看眼睛吧……

  这是仇九最不想听到的话,他没有说他需要看耳朵他凭什么揭他的短。他站起来把茶桌收了进去。

  老传喝完一瓶,又抱起另一瓶打着酒嗝对仇九说:老哥,我这话你还别不爱听,以后你就知道了,哦,明天你的新货要到了,老规矩,等着我给你排价。然后他一步三摇地回去了。

  四

  老传的音像店果然不在震天响了,小街安静许多。大家看到他经常戴了耳机抱着mp3在听,大家都说老传其实是个很仗义的人。日子不咸不淡地在时光中穿梭,很快中秋节到了。

  那年的中秋节和十月一是一天,是一个喜庆的节日,也是仇九七十岁生日。在那之前孩子们就说好了要来看他,这让仇九高兴的不能自己,他早早开了店门,依然摩挲着把所有能擦的地方都擦了一遍,然后把前一天托人买好的月饼和水果都拿出来摆好,等待孩子们的到来。当然他没有忘记给秀芝也摆了一份,他摩挲着秀芝的相片喃喃自语:秀芝啊,又一年了,不知不觉你走了已经五年了。一会儿孩子们就来了,可惜你不在了,唉,当年要不是你从火场把酒醉的我背出来,我这命早没了。

  他叹了口气又说:秀芝,你别着急,过几年我就找你去,有我和你在一起,你就不寂寞了。

  他笑笑用手抹一把满脸的泪水:不说了,不说了,如今孩子们都大了,都成材了,都可出息了,不是科长就是老板。一会儿孩子们来了都让他们给你磕个头吧,也好让你看看他们现在的样子。

  仇九让人买了两份中秋节礼品,自己留了一份,剩下一份他给了老传。小传一天不在家,过节么,总该热闹热闹的。老传对此并没有客气,理所应当地就笑纳了。

  不过那天对老传来说却并不是什么黄道吉日。最先停在老传店门口的是一辆警车,然后车上下来两位人民警察,老传一见那警服心里就咯噔一下,他心里有了不好的预兆,果然后面跟进来的是他的儿子小传,与以往不同的是小传手上戴着一个冰凉的手铐,手铐明晃晃的像一把利刃,把老传的心都剜出来了。老传知道儿子迟早会有这一天,却没料到这一天来的这样早。小传在砸银行自动提款机被当场抓获。被逮捕以后央求见老传最后一面。老传看着小传,小传看着老传,父子两就这样对着看,除了哆嗦的嘴唇,除了眼里的不舍,千言万语都变得苍白无力。

  “爹,今儿中秋,让儿子陪您再过一个节日吧。”小传终究先开了口。

  老传在儿子的口型中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把仇九给的月饼拿出一个掰开一半喂到儿子嘴里,就像小时候他喂儿子吃饭,月饼是五仁馅的,是小传最爱吃的。

  好吃么?老传笑着问。

  嗯嗯,好吃,好吃。小传点着头,嘴里的月饼咸咸的。他喂儿子吃完月饼,小传扑通一下给老传跪下:爹,您多保重!小传磕完头又被警察押上了警车。老传站在门口,面对人群所有目光坦然地笑着,就像儿子不是去服刑,而是去远行。

  对于这些仇九根本不知道,但他依然能从对面传来的一系列声音中辨别老传出事了。与老传不同的是,这时仇九门口也迎来了最高峰。尊贵开的是一辆丰田,桂枝是马自达,桂叶是本田雅阁,满贵是雪铁龙,最小的贵喜是一辆奥迪a6,五辆豪车风风光光停在仇九门口。人们很快把目光从老传家转移到仇九家,唯一不同的是,对老传是同情、惋惜还有那么点幸灾乐祸,而对仇九便是羡慕,赞叹和嫉妒。

  同样是儿女,人与人就是这样不同。有人说。

  就是,仇九一看就是有福之人。还有人说。

  你看看人家这孩子咋一个个这么有出息……

  老传目光越过街对面,越过所有人头,他看到仇九又开始屁颠屁颠地忙活了,他什么也没说,笑笑,转身进屋去了。

  五

  下午时分,仇九的儿女簇拥着仇九在小城最繁华的东来顺大酒店摆了一桌丰盛的酒宴,看着一桌美味佳肴,精美的蛋糕。看着一群儿女不知怎么他就老泪纵横。

  满贵说:爹,您咋哭了?

  尊贵接过来说:爹看见你做爷爷了,高兴的呗。是啊,是啊,爹,忘了告诉您,今儿您又添了一个大孙女,恭喜爹。

  哦,哦,是么?仇九抹把泪把头转向满贵。

  是的,爹,这不是您大孙女的相片。满贵拿出一张相片在仇九脸跟前一晃。就塞回兜里。

  好,好,仇九笑盈盈地从身边那个破破烂烂的皮包里翻出一些钱约莫数了数递给满贵,这是爹给大孙女的见面礼。

  爹,不用了吧?满贵问。

  要的,要的,多少是爹的一点心意。

  啊,那我就谢谢爹了,爹,您真好。满贵搂着仇九一脸的笑。

  尊贵冲着对面自己儿子小乐眨眨眼,小乐端了一杯酒绕过来:爷爷,祝您生日快乐。

  仇九脸上乐开花:哎,好孙子,咋今儿放假了?

  爷爷,您记性不好,我都上大学了。小乐嘟着嘴说。

  真的?好孩子,好孩子。仇九拍拍小乐手背:这么好的事咋不早告诉爷爷,来来,爷爷也有赏。仇九又从皮包里摸出一沓钱塞到小乐手里。

  爷爷,这不好吧?小乐说着抬头看看尊贵,尊贵冲他点了点头。

  那谢谢爷爷。小乐脆声声道谢后及时把钱装进兜里。

  旁边的桂枝转过身子数落仇九:爹,您就是偏心,您外孙女也考上中专了呢……

  哦,哦,要给的,要给的。仇九又去摸皮包。

  桂叶和喜贵也都围过来敬酒。

  爹,眼镜店生意好么?尊贵体贴地问。

  还好,还好,这是你妈过世后留给我养老用的,让我千万不能卖。

  那是,那是。大家异口同声。

  这顿饭吃的大家都心满意足,当然最后结账的是仇九自己,虽然孩子们也争着抢着要结账,但仇九自有主意,孩子们挣钱不容易,而且都有家庭,要过日子的,哪能花孩子们的钱,只要他们隔三差五能来看看他就好了。他不在乎那些礼物呀酒席呀的虚伪形式。酒足饭饱后儿女们各自散去,开着自己的豪车回去了,席间他听到好像是老大尊贵说要请弟弟妹妹们去k歌。他好像还听到桂枝偷偷问妹妹桂叶要不要仇九也去,老大尊贵就用咳嗽和眼神制止了姐妹两的悄悄话,尊贵端起酒杯对仇九说:爹,祝您老寿比南山!

  对对对,爹,祝您福如东海!儿女们都端起酒杯对着仇九说。仇九用手抻抻那件发黄的皮夹克,那件夹克还是秀芝在世时买的,穿了已经好多年了,袖边已经泛起白。他堆起满脸笑容和儿女们一一碰杯,杯子在包房发出一连串清脆的声音。

  仇九抱着空空的皮包被送回去时候已经日薄西山了。推开门他看到秀芝的遗像,才想起忘了让孩子们给秀芝磕头了,他抱着秀芝的相片不知怎么就嚎啕大哭起来。

  六

  中秋的月亮静静地高高地挂在天上,那么小,那么亮,又那么远。放佛在天的尽头。吱呀一声街两边的门不约而同就开了,这边是老传,那边是仇九,淡淡的桂花香远远地,远远地飘来……



     地址:北京市大兴区黄村镇天河北路2号院内兴钢广源贸易有限公司。
     王英兰
     电话:18210900654

发表于 2019-12-19 09:02:27 | 显示全部楼层
娓娓道来,很有韵味,高亮推荐一下,请大家都来品评!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5 13:21: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莹莹子期 于 2019-12-25 13:24 编辑
心有波澜 发表于 2019-12-19 09:02
娓娓道来,很有韵味,高亮推荐一下,请大家都来品评!

谢谢老师高亮支持,问好快乐。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样的孤寡老人,不一样的人生。小说叙述不疾不徐,详略得当,赞!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