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2019-12-14 13:13: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小雪
小雪节气到了,不是那个叫小雪的姑娘。小雪和阳光走在了一起,歌唱小雪的歌词还没有改好,但有人在试着清唱。
比如北风。呼呼,呼呼,又仿佛绽放。
小雪是名词啊,但大多数的人喜欢用作了形容词。或许有某种关联,内在的,外在的,都已经注定。
荡秋千的那个小丫头,也叫小雪。喊小雪的时候,小雪欢快地答应,像风一样跑过来。像个传说中的小女神。
一天没有下雪,连个雪毛都没有。这是一年前的约定啊。
我把这一天在日历上标注为空白。
冬天的旷野
白茫茫的,似有雾霾。再远的地方,仿佛就是一个词,我却找不出来形容。
有鸟在飞,自由自在的,它把宁静的旷野,弄出了一点响动,把平面直接变成了立体的。画面感,产生美,衍生美。
陌生的色彩,在旷野,在旷野的上空,开始爆炸。或者说还有燃烧。
天是阴的,但是云朵不是孤立的。它们聚在了一起,酝酿了很久,雪花是不能再隐瞒了,该飘落的时候就会飘落。
有过冬的麦田,有闲置的黑土地,还有放牧的羊群,在北风中,保持某种默契。
那些都是结冰的时间,到了春天,才会慢慢融化。
午睡时分
只是某个时间节点,唯有真的睡着了才会有意义。否则,那个时刻就是路过而已。陷入,略带苛责。
需要些痕迹,作为证据而非玩偶。可以随意删除些盲从,让自己更理智。
一切将会慢下来,课本上的文字,挨在一起的就是缘分。任意的组合,词义就会不一样,就会变得微妙。触及到灵魂,可以点一个赞,可以睁着眼想心事,不诉说,不虚构,也感觉不到重量。
一念,仅仅。发酵,仅仅。水,仅仅。
为自己做无罪的辩护,午睡时分,我在床上把肉体安置了一分钟,就离开了。
一只蚊子嗡嗡嗡嗡,试图飞出我的房间。

发表于 2020-1-7 08:35:24 | 显示全部楼层
清扬拜读,问好可风老师!
发表于 2020-1-10 08:50:05 | 显示全部楼层
喊小雪的时候,小雪欢快地答应,像风一样跑过来。像个传说中的小女神。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