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缺唇货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20 08:58: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缺唇货郎

                              楼云
       “当啷当啷!咚咚咚!”这个声音在计划经济年代是一种很悦听的声音。这是货郎摇拨浪鼓的声音,货郎担,顾名思义,就是用挑子挑着货物走乡串户卖货收废品赚钱的生意人。在我童年的记忆力,货郎的营生是最赚钱的一种营生。计划经济年代,村民买所需的生活必需品,只有村委会的代销点。代销点也只是大一点村子才有,小的村子根本办不了代销点资质。代销点货物也不齐,货架上的货物三三两两,很多商品都是空缺。售货员是供销社职员,吃皇粮的工人。那年月就是没有个体经销店,农户买油盐酱醋针头线脑,非要去代销点才能买到。绝对不允许私营的经销店,买有的商品村民要走很远的路去集市上才能买到。在这种情况下,货郎是最好的营生。货郎担可以说肩膀上的百货店。只要听到“当啷!当啷!咚咚咚!”拨浪鼓的声音,妇女们就会从各自屋里出来,拿着鸡毛,鸭毛,破铜烂铁来换自己所需的商品,跟着货郎讨价还价。
      我们村子小,不可能有代销点,买商品要走两三公里的村委会代销点买。因此村里农户买东西图个方便,有货郎来了,拿破铜烂铁换商品,代销点只收现金,不要破旧废品,能有废物利用的时机,农户当然是求之不得的事。每次货郎来了,都能满载而归。
     来我们村里最勤的货郎是一位年仅六旬的缺唇货郎,他个子瘦高,秃顶,夏季天天戴一顶发黑的麦草帽子,冬季戴一顶军帽。嘴唇缺了半边,用一块白布条兜着,说话口水直流。他喝水,一半在嘴里,一半在嘴外,茶水顺着他的嘴角流到下巴再流到衣服上。衣服的胸口常常湿了一大块。他吃饭,是自己带在身边的冷菜冷饭,用小汤勺一小口一小口的喂到嘴里,其吃饭样子让人看了很费劲。
      货郎来到,村里热闹了,婆娘们围着他的挑子转。大家七嘴八舌与他讨价还价,一只母鸡毛三分钱,一只公鸡毛五分钱,一只鸭、鹅毛八分钱。他不给现金,只能换他挑子里面的货物。挑子是两个箩筐,箩筐用来装换的废品,每只箩筐上放置一只木盒子,里面隔出十二个小方格,每个方格里放着一种商品。他的换针头线脑,钮扣价格最实惠,比别的货郎可换多给一枚针一粒钮扣。他喜欢与婆娘们开些不伦不类玩笑,婆娘们也喜欢与他嘻嘻哈哈闲聊,玩笑开得过分他也乐呵呵地不发脾气。为什么母鸡毛比公鸡毛贱?缺唇货郎说,这还要问吗?女人本来比男人贱。三娘说,女人贱,没有女人,哪来的男人,没有女人你们男人像疯狗一样找女人。缺唇货郎说,没有男人,连女人都没有。女人不抬腚,男人想风流也无法。缺唇货郎说话吐词不清,也许跟他缺唇有关,但大家还是能够听懂他的话。生意往往就在这样的玩笑里开开心心做成。缺唇货郎赚了婆娘们的钱,婆娘们以为自己在缺唇货郎那里捡了便宜。婆娘们开心了,缺唇货郎嘴上抱怨自己吃亏的同时乐在心里。其实,公鸡毛的尾部与脖子卖给鸡毛加工厂,收购价还比较高,加工成鸡毛掸子。剩余的毛连同母鸡毛直接卖给生产队做农机肥料。鸡毛和粪便、木灰搅拌一起用在稻田里,稻谷长势才会好。鸭毛、鹅毛、羊毛卖给织布厂,鸡内金卖给药店,牙膏皮卖给代销点,破脚鞋塑料卖给废品收购站,货郎有一套变卖的流程。
      “当啷当啷!咚咚咚!”缺唇货郎摇的拨浪鼓与别的不同,他的拨浪鼓比别的大一点,敲打拨浪鼓的珠子也大一点,摇出的声音自然比别的货郎的拨浪鼓要响。 “缺唇货郎来了!缺唇货郎来了!”在操场玩家家的小孩,一哄而散。飞步来到货郎跟前,紧紧地围着货挑子。有的拿出家里的破铜烂铁,破凉鞋胶鞋换糖,换玩具,有的小孩回家在大人面前哭着嚷着要一分钱买糖吃。
小孩子对货郎的商品产生兴趣只有拉炮,发令纸,玩具枪和生姜糖。生姜糖一分钱三粒,比代销点的糖便宜,代销点的糖,一分钱一粒。只要缺唇货郎来到,大人反对小孩子买缺唇货郎的糖吃。熬制生姜糖,先将生姜切片煮水,然后,将姜汤加进红糖里,在锅里熬制。红糖融化后,用擀面杖使劲在锅里搅拌,稍微不烫手,手里擦上熟香油,用手将锅里的红糖捞出。再将糖稀往钩子上甩,然后使劲拉直,再甩再拉,如此循环,拉的越透,生姜糖越发有嚼劲,做生姜糖是很费劲事。然后将红糖揉成条,用剪刀剪成蚕豆大小。生姜糖呈深褐色。香脆甘甜、微带姜辣味,清香爽口,小孩子最爱吃。大人心知肚明,缺唇的生姜糖不卫生,为制止孩子买姜糖。吼道,你吃了会跟他一样缺唇,讨不到老婆。孩子不会听父母的话,依旧偷偷买来吃,那年月生姜糖对孩子的诱惑力太强了。
      生产队仓库保管员整理出一些烂铁卖给缺唇货郎,有一百多斤。三娘跟他开玩笑,你个缺唇,今天这挑货把你另一半嘴唇也挑没了。缺唇货郎说,你个娘们坐上来我一起挑回家暖被窝,你信不?坐上试试。
     关于缺唇货郎缺唇,村里人有传言,他的缺唇由女人引起的。跟他好了两年的女朋友跟别人好上了,他想挽回女朋友的心,来到女朋友家。谁知女朋友已经悄悄住在男朋友家,他拉住女朋友理论。她现任男朋友见状气不打一处来,抡起菜刀向他砍来。他的半边嘴唇就这样被砍掉。那年月医疗条件差,砍下的缺唇没法接回。别人怎么问他缺唇原因,他红着脸说,天生的。缺唇货郎只字不提耻辱的往事,也怕别人在他面前揭伤疤。
      在计划经济时代,货郎也是受管制,做货郎,要有大队开的介绍信。没有介绍信,村里的干部可以将它送到公社治安室,治安室会以投机倒把为由没收货物。缺唇货郎每天出门,他的介绍信是贴在货框里的,缺唇货郎的介绍信是这样写道:兹有我村残疾人耿某,利用农闲来贵地鸡毛换糖,请予以方便。开介绍信要向大队缴纳误工费,农忙一天三毛,农闲一天一毛。开几天缴纳几天误工费。
      有一天,缺唇货郎出来急,忘了带午饭。他肚子饿时,拿着挑子里的货物,向多家农户换午饭吃。村人不愿意换给他,三娘说,看你这邋遢样,喂狗也不喂你。缺唇货郎听后瞬间生气了,他说,我就不信有钱换不到一餐午饭。缺唇货郎,打开他盒子里的小抽屉,倒出里面的一把硬币说,谁愿意卖我一碗饭,这一块钱就归谁。我这一块钱,到县城饭店有酒有肉的吃一餐也用不了。几位妇女见状立马上前,三娘动作快捷,接过缺唇货郎的钱,给他来了一碗腊肉丝炒饭。咸的缺唇货郎一口饭一嘴水,边吃边骂,你个臭婆娘,竟会整治人,再咸老子也要吃掉。三娘在一旁捂着嘴偷笑。
      那时,来村里的还有一位货郎,他年纪比缺唇轻一些,有五十岁左右。他做生意比较死板,一只母鸡毛三分就换三分的货物给你,你想多要一枚针那是不可能的。他板着一副脸,没有一丝笑容,村里的婆娘们不喜欢与他做交易,他在村里很难换到货物。他说村里婆娘们傻,一个缺唇老头。每天口水直流,他的货物每一件都流有他的臭口水,还愿意买他的货物。特别是小孩,缺唇的口水熬的糖也吃得下,恶心,阿呸!谁的价格实惠就买谁的货,村妇们说,农村的孩子有几个不是脏吃脏长的。咱没有这么讲究,眼不见为净。
       缺唇货郎有段时间没来了,村里的婆娘和孩子有些想他了。女人有针头线脑钮扣要买,孩子想吃生姜糖了,男人们,抽烟需要火柴。终于有一天,大家盼来了缺唇货郎,他额头有伤,货挑子换成新的。村人问他怎么回事,这久没来了。他气呼呼地说,哼!跟老子斗,没门!老子有亲戚在县里上班。同行生嫉妒,说我搅乱生意,卖的太便宜,抢了他们的生意。还说我的生姜糖用我的口水熬制的,我熬制生姜糖,请我侄子熬制的。他身体强壮,臂力有劲,制成的生姜糖才有嚼劲。这吃的东西,我能马虎吗?把我打伤了,还把我的货框砸烂,公安把他们三个抓了,还赔了我新框和医疗费。
      改革开放初期,年过五十的父亲也请人做了一对货框,到义乌廿三里,那个商贩们偷偷摸摸提着篮子卖货的小百货市场,买来百货,到嵊州做起了货郎。
      那年我初中毕业,才十六岁的我也买了一对货框,跟随父亲做起这个辛苦吃力的货郎生活。
               
发表于 2020-1-2 10:40:12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不易啊
发表于 昨天 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版主应就主题、作品有缺点等进行点评,而不是就情节应付情节!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