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2020-2-1 09:14: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月半 于 2020-2-1 09:44 编辑

辞岁2020  

中午饭后楼下小区的花园走了一阵儿,雾霾消散,树挂银池,阳光普照,由于武汉疫情,哈尔滨的小区基本都是封闭状态,小区基本没人。我闲逛时只觉得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心无繁杂,如无这场突变,真是理想的好日子了。今年雪大,无论在哪里都有厚雪笼罩,唯独路面与商铺前的积雪被清扫,想起少年时冬季被组织集体扫雪,那种感觉亦是异样的,怀旧里倒有些排斥,分明又是有些矛盾的心理了。

年味到底来了。本来新历新年到来的时候,这篇辞年的文字就想写下来,后来想,旧历的新年毕竟才最像是新年,正好琐事叨扰,于是便放了下来。是的,己亥旧年是马上要过去了,还记得年初的时候,翻到龚自珍氏《己亥杂诗》,就想着三百余首,慢慢地阅读,一年为期,就能读得半熟,亦确是如此。但亦感触命运的乖戾与诡异,龚氏当年,是愤然出京,一路上吟咏不绝,留下了数百名篇,而自己,亦确是在夏末初秋的天气里,发生了太多的烦心事,何其相似,虽然一年里并没有写下多少文字。己亥终究,是让人难以忘却的了。这一年是终于要过去了。

凡事不在乎,便觉心宽舒坦。早先流行的话说,天空飘来五个字儿:啥都不是事儿。很神,是很神的一句话。又有诠释者说,今天以为很重要的事,明天就是小事;今年觉得是很重要的事,明年就是小事,所以说啥都不是事儿。当然是对的,时位相移而已。自然,上了年纪的人最易说这样的话,因为终究,人生的多半已是过去,该成就的已然成就,没有成就的多数无期,亦只好随它而去,所以结局分明,只好啥都不是事儿了。

人生如白驹过隙,过年期间窝在家里跟朋友聊微信,说某某上周刚过世了,某某现在医院住院,怀疑是武汉肺炎,我听起来有恍若隔世之感。是的,生老病死,亦为人生常态。可是这种有预警的死亡,总是让人可畏。却也有无畏的人,奔赴这场来临的未知,有壮士断腕的大悲情。“哪里是什么白衣天使,只不过是一群穿了制服的孩子……”无关于“时不我待”“这是被逼着必须完成的“使命”隐瞒疫情,却让这泱泱大国承受了巨大的代价!武汉市长“自责、愧疚、只有上报获得批准才能通报、愿意革职以谢天下”…………呵呵,这也是也在政坛混了一辈子!我话音刚落,老同事陈菊就调侃道:“妈的,一个基层的小混混,还什么政坛政坛的,真可笑!”这都是当下最鲜淋的记忆。

我家住的房子楼层较高,几盆临窗的绿植,让我夫人规矩的实在是葳蕤极了,常要剪裁了枝干,水养起来,案头、床边格外葱郁。

今年读书无多,经常翻阅的也就鲁迅、周作人、沈从文、汪曾祺、苏轼、张岱几位,买书倒是不少,但大多局限于粗略翻翻,聊以遣兴而已。文字亦没有写下多少,仍然是往年的样子,六、七十篇罢了,且都含金量不高,实在不值得一提。前几天,几位企业家的朋友约写新年寄语,觉得突兀,想来外人眼里,仍以老师视之,于己则心里是惭愧的,因为老师者云,总须是拿学术说话的,只好愧疚着应付了。

无论如何,时光总是不等人的,这一年终究要走过去,高兴也罢,痛苦也罢,有所收获也罢,无所收成也罢,一年又一年,花开花又落,往事如浮云,都作流水去。晋张季鹰谓“人生贵得适意尔”,何曾不是人生觉醒的明白话?

                                                                                                                                              李津生 2020 2月1日
                                                                                                                                               哈尔滨华园糊涂斋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可能这样的文字会被回避,文字让性格、精神融入其中,有惜有痛,还有怨。祝好!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也问 发表于 2020-2-13 11:45
可能这样的文字会被回避,文字让性格、精神融入其中,有惜有痛,还有怨。祝好!

文字不就是写性情的嘛?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