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左侧

今夜,这只鹰是我唯一的神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1 10:20: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殷金来 于 2020-2-2 09:22 编辑

一只真正的鹰是孤独的,只有天空才是他的归宿和永恒。
但我依然要献上我的歌声和赞美。
我崇拜父亲,他是天空一只矫健的鹰。
他的心中只有森林草原雪山和高峰。
他是森林里的甘露,供养着我的欢乐。
以天空的名义,给我辽阔和高远。
以他的仁爱博大给我教诲。
以安拉之名让我领受启示。

巨大的杨树和星星草,在云上歌唱
我拉开弓,射出我的情歌。
射向光明,射向阿佛洛狄忒,射向阿波菲斯。
光明和黑暗是两只眼睛,它是智慧和欲望。
我准备去见我看不见亮光的阿妈,她正在忙着将鲜奶制作成奶酪。
我俯下强壮的男人的身子,送给她我收集来的一束白光,
然后亲吻阿妈的额头和她告别。

那时有一只苍鹰从我的头顶上空飞过,它带着天边的一丝朝霞。
父亲交给我一只鹰。
鹰落在我的肩上,父亲的灵魂在鹰的羽上。
我带着父亲的灵魂。
一个男人应该有自己的羽毛,有属于自己的领地,有自己的风骨。
有自己的女人和孩子。
这是一个男人写在草原上的挺拔和威严。
一个男人不能成为一方山河的大帝,也应该是一柄无坚不摧的长矛。

有水流过,有马头琴的旋律淌过,有踏踏的马蹄卷起骤雨雷鸣。
我的长发在烈风里舞蹈,像鞭子炸在空气里开出耀眼刺目的火花。
我扬起手臂对着漫天黄沙山呼海啸劈出月光一样的刀影。
这是我今夜高声的抒情,是我入口的烈酒,是我迎着西风仰天的一声长啸。
这是我的殿堂,是我的辽阔和高远。
叙述的部分,已经被时光打磨成尖利的铁器,它们像草原的风过处哗哗作响。
它们将风干的鹰隼钉在经蟠上。
像鹰的化石在黑夜的深处燃起草原的篝火,像图腾在猎猎炸响的风里鹤唳。

寒冷化作温暖,冰冻融化河流。
死亡涅槃新生,荒芜繁衍繁华。
我抓起一把破碎的阳光,连同雪山的圣洁,献给远方的阿妈。
我用我的血肉祭祀冰冷消亡和重生。
今夜,这只鹰是我唯一的神祗。
在鹰的翅膀上能看见深邃的天空。
它是黑夜里看得见的灵魂。
它是能看见永恒的眼睛。

作者:殷金来
邮编:725307
电话:18717561391
地址:陕西省紫阳县双桥镇街道
邮箱:1426884572@qq.com
发表于 2020-2-9 12:02:26 | 显示全部楼层
光明和黑暗是两只眼睛,它是智慧和欲望。
发表于 2020-2-9 12:02:29 | 显示全部楼层
光明和黑暗是两只眼睛,它是智慧和欲望。
 楼主| 发表于 2020-2-10 10:19:49 | 显示全部楼层
飞非 发表于 2020-2-9 12:02
光明和黑暗是两只眼睛,它是智慧和欲望。

感谢老师赏读!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