漾濞文艺网

搜索
漾濞文艺网 首页 民间故事 查看内容

卧牛山

2015-3-16 17:00| 发布者: 杨宏观| 查看: 1309| 评论: 0|原作者: 阮镇

  与漾濞苍山石门关相望的金牛小村,有一座小山丘,名叫卧牛山。从石门关流出的纯净清泉,顺着卧牛山脚流入漾濞江。这山,这水,还有一个真情故事呢。
  相传,苍山脚下,漾濞江边,有位英俊壮实的猎人,名叫石牛。他力气过人,曾徒手与黑熊搏斗,照准黑熊的致命穴,只一拳,就将黑熊打死。他从小就在漾濞江里游泳,经历过风浪,练出了一身好水性。他天性好强,还认死理,人称石牛筋。
  苍山上有个净水潭,四周密林环抱,潭水清澈平静,蓝天白云倒映潭中,真是水天一色。传说,潭里有一块净水石,谁把净水石捞出来,谁就能与净水姑娘结为百年之好。可是,谁也没有见到过净水姑娘,只是说说而已,人们并不以为然。可是,石牛却当真了。他在潭边搭了一个窝棚,守候在这里,期盼着奇迹的出现。
  他潜入潭底寻找净水石,可是,潭底白茫茫一片,根本看不见任何东西。他不死心,一有机会,就下水去摸。一晃,三年过去了,他还是没找到什么净水石,也没有什么奇迹出现。
  这天,他打猎归来,照例点上三柱香,对着净水潭祈祷。只要他回到净水潭,都要这么做,从不间断。他祈求上天让他找到净水石,让他与净水姑娘结为百年之好。夜里,他做了一个奇奇怪怪的梦,他梦见,一位美貌的姑娘,手里捧着一块洁白的石头,从净水潭里冒出来,对他说:“石牛哥,这就是净水石,你收好,我俩有缘。”石牛激动万分,伸出手接过净水石,刚想说什么,她却沉入水中不见了。他大声呼喊,醒了。他的手里没有什么净水石,却是一个鸳鸯香荷包。他高兴得浑身发抖,自言自语:“上天显灵了,我不但见到了净水姑娘,还得到净水姑娘给我的定情之物。”
  他在清冷的月光下,看着平静的净水潭,在心中默默地呼唤:“净水,净水,你是仙,还是神,你怎么知道我叫石牛?你出来啊,净水……”
  突然,平静的水面旋转起来,那漩涡越来越急,越来越大。梦中的姑娘从漩涡里冒了出来,手里举着一块洁白的石头,急迫地喊叫:“石牛哥,快来拉我一把……”
  说时迟,那时快,石牛纵身跳入潭中,奋力向姑娘游去。不料,漩涡突然反转起来,一眨眼的功夫,姑娘不见了,水面恢复了平静,好象什么也没有发生。
  石牛闷闷不乐地在潭边游荡,突然看到了一个山洞。他十分好奇,这里从来就没有什么山洞,怎么会出现这个山洞呢?正自猜疑时,只见净水姑娘从山洞里走出来,说:“石牛哥,你终于来了,快,快跟我来吧。”说着,就把石牛领进了山洞。
  山洞里还有山洞,洞洞相连,净水姑娘领着石牛七拐八拐,拐到了一个象屋子一样的山洞里。从洞的深处,传出一个苍老但十分生硬的声音:“姓石的小子,你好大胆,竟敢闯入我的禁宫。快快退出去,免得粉身碎骨。”净水姑娘忙说:“爹爹,你别怪罪石牛,女儿等了几千年,终于等到了他。”
  那苍老的声音十分冰冷:“女儿听好,几千年来,没有谁能捞起那半块净水石,因此,你耐不住性了,就主动替你的心上人捞起净水石。你这般以身相送,将后患无穷。我想告诉你的是,那半块净水石只能别人捞起送给你,而不是你捞起送给别人,不可弄反了。切记!切记!”
  净水姑娘幽怨地说:“爹爹啊,自从你把女儿的爱情和净水石联系在一起之后,女儿就成了可望而不可及的星星了。等到我陨落,也不会等到谁能捞上那半块净水石。因此,女儿只好自己动手了,你却抓住女儿的脚不松手,让女儿再一次失去爱情的机会。”
  石牛明白了,净水姑娘做的这一切,完全是为了他。他被再一次感动了,决心誓死与净水姑娘相爱,海枯石烂,永不变心。”
  苍老的声音十分无奈,重复着刚才的话:“你替你心上人把净水石捞起。结果怎么样呢?结果是,你心爱的人眼睁睁看着你被水淹没,而无动于衷,这样的爱情还叫爱情吗?你醒醒吧,我的好女儿。”
  净水分辨道:“不对,不是石牛哥无动于衷,而是他没有法力,无计可施。他已经尽力了,不能怨他。再说,你把我的爱情拖成了传说,人们早就不当一回事了。唯有石牛哥心中有我。可是,你却让石牛看不清潭底,以至他无法找到那半块净水石,有意拖延……”
  那声音变得烦躁起来:“好了,好了,什么也别说了,我收回成命就是,由你自作主张吧,从此,我不再见你,你好自为之吧。”
  一阵风过后,山洞不见了,他俩置身在净水潭边。石牛回味着刚才的话,似懂非懂,问净水:“你的爱情为什么要和那块净水石联系在一起?”
  净水说:“净水石原本是一块具有魔力的心形白玉,是爹爹给我的护身符。当时,追求我的男人很多,为了测试谁对我真心,爹爹思量再三,就把净水石分成两半,一半丢进净水潭里,一半自己留着。谁能捞上那半块净水石,让净水石还原成心形,恢复魔力。谁就是我的夫君。我爹爹以为这是一个绝妙的主意,不料,自从爹爹定了这规矩,就再也没有人上门来提亲了。”
  石牛望着神秘的净水潭,小声说:“你爹爹这一招也够损的。”
  净水说:“不过,要想捞净水石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先到虎头山岩脐洞取一百颗百虫石。百虫石是一种象虫子似的小石头,能把净水潭的水吸干一个时辰。但是,那岩脐洞里有凶恶的蛇独大王把守。”
  石牛说:“我不怕,我这就去虎头山岩脐洞取百虫石。”净水急忙阻止道:“你不能去,也不必去。我这就去把净水石捞上来。刚才是爹爹拖住我的脚,现在,爹爹不管我了,我可以自己做主,你就等着吧。”还没等石牛反应过来,净水已经跳进了净水潭,不见了。
  石牛不假思索,也跟着跳进潭中,没想到,任他怎么使劲,就是无法沉进水里,总是飘浮在水面上,急得他大喊大叫,却一点办法也没有。过了好一阵子,还不见净水冒出水面。这可怎么办呢?事不宜迟,他当机立断,决定去取百虫石。
  他拼命赶到了虎头山岩脐洞,洞口戒备森严,根本无法进去。他灵机一动,采取乞讨的办法,对门卫说了讨要白虫石的来意。门卫把他领进洞里,交给洞主蛇独大王。为了取得蛇独大王的同情心,他绘声绘色地讲述了他的爱情故事,最后,竟然痛哭失声。
  蛇独大王阴阳怪气地说:“这么说,你向我要一百颗白虫石,是为了去把净水潭的水弄干,好救出你的心上人净水姑娘,同时取出净水石,达到你与净水姑娘成亲的目的,是不是啊?”
  石牛连连点头,以为蛇独大王会满足他的请求。他哪里知道,他已经面临灭顶之灾了。
  原来,当年,蛇独大王也在追求净水姑娘,也在千方百计地想拿到那半块净水石。既然他手里有白虫石,何不把净水潭的水弄干了,取出那半块净水石呢?这里还有一个讲究,必须是净水姑娘动心的男人,白虫石才起作用。几千年来,令净水姑娘动心的男人,却没有胆魄和能力捞取净水石或者取到白虫石。而有胆魄和能力的人,又不能让净水姑娘动心。蛇独大王就是属于不能让净水姑娘动心的男人。他曾几度潜到净水潭水底,却看不到净水石。他也曾向净水潭投过白虫石,却没有作用。因此,他一直耿耿于怀。
  石牛哪里知道这些恩怨,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就被凶残的蛇独大王一口吞进肚里去了。
  蛇独大王哪里知道,石牛身上带着的鸳鸯香荷包,是用雄黄做的。俗话说,蛇见雄黄骨头稣。加上石牛在蛇独大王的肚子里,拳打脚踢,死命扯拽。蛇独大王疼痛难忍,倒在地上垂死挣扎。石牛生生用手指抠开蛇独大王的肚子,钻了出来。蛇独大王死了,石牛也中了蛇独大王的毒。
  当石牛艰难地回到苍山脚下,还没有走到自己的家,就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他眼巴巴地望着苍山上净水潭的方向,心中一直在叫着:“净水,净水……”
  净水姑娘潜入潭底,却找不到那半块净水石。几千年来,那半块净水石就在一个固定的位置,而且,刚才还捞过一回,怎么现在就不见了呢?难道是爹爹移动了净水石的位置?
  净水从潭底回到禁宫,一问,果然是爹爹转移了净水石。她生气了,说:“我不要什么净水石了,我要去与石牛哥相聚。”
  那个折磨人的声音缓慢地响起来:“女儿啊,别耍小孩子脾气了。我已经把你的灵魂注入净水石了,无法更改了。没有净水石,也就没有你。你只有找到那一半净水石,和我手中的这一半净水石相拼凑,恢复成心形,才能让净水石还原魔力,你也才有救。如果你一意孤行,找不到净水石就去与石牛相聚,你二人将面临灰飞烟灭的下场。”
  净水无奈地问:“那么,爹爹把那半块净水石移到哪里去了呢?”
  那个讨厌的声音很低:“还在潭底,你找吧。我累了,你去吧。”
  净水只好再回到潭底继续仔细搜寻,她看到潭底白茫茫一片,什么也分辨不清楚。她知道,自己急火攻心,收不住心性,导致视物不清。她急忙浮出水面,到潭边打坐平定心气。当她好不容易平静下来,恢复了视力之后,才发现石牛不在潭边。
  她四处呼喊,也不见石牛的身影。她突然想到,自己在水下耽搁太久,石牛心急,一定是到虎头山岩脐洞去取百虫石了。她暗叫不好,那蛇独大王是个恶魔,不会放过石牛的。她心急如焚,向漾濞江对面的虎头山而去。
  她急急忙忙下到山脚,只见石牛倒卧路旁,奄奄一息。她把石牛抱在怀中,石牛断断续续说了经过。她知道石牛已经毒入肮脏,命在旦夕了。唯有心形的净水石,才能驱邪除毒,救石牛一命。可是,那半块净水石还没有找到。
  她匆匆取出另一个鸳鸯香荷包,与先前的那个鸳鸯香荷包拴在一起,吹了三口气,捂在石牛的心口上,默默地祈祷:“石牛哥,石牛哥,上天保佑我的石牛哥……”
  石牛慢慢有了一些力气,艰难地抬起手,抹去她脸上的泪水。虚弱地说:“净水妹妹,你别哭,你哭我心里难受。”
  她哽咽着说:“石牛哥,你一定要等着我回来,等着我回来。”
  石牛虽然不能动弹,但是有那两个鸳鸯香荷包护着,心里还明白。他知道,净水姑娘不要命地往苍山赶,是要到净水潭取那半块净水石。那半块净水石是他俩的生命和幸福,他死死地盯着苍山上净水潭的方向,默默地祈祷上天保佑净水姑娘逢凶化吉,心想事成。
  石牛万万没有想到,净水姑娘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净水姑娘赶到净水潭,不顾疲劳,一头扎进潭中。因为,心急气躁,她又视物不清了。情急之下,她咬破自己的中指,刹那间,潭水染成了红色。透过红色,她依稀能分辨出潭底的景物。她紧张地搜寻,终于看到了那半块净水石。可是,那半块净水石,却死死地卡在潭底的一道岩缝中,怎么也取不出来。幸好,那半块净水石的断面露在岩缝外面。她灵机一动,心想,用爹爹手中的那半块净水石,与岩缝中的那半块净水石相合,不也是一样的吗?
  于是,她立马到禁宫,向爹爹讨到那半块净水石,旋即返回潭底,两块净水石拼成了心形。她念念有词,让净水石恢复魔力,借助净水石的魔力,让石牛转危为安。
  净水姑娘没有料到,她的血,赤诚纯净,融入净水中,让净水石产生了无穷的魔力。她还没有念完全部咒语,净水石竟然钻进岩缝里去了。就在净水石钻进岩缝里的一刹那,倒卧在苍山脚下的石牛,只觉心口上的那两个鸳鸯香荷包突然发烫,窜出一道红光,向苍山上的净水潭射去。
  原来,蛇独大王的阴魂不散,他不死心就这么放弃,他得不到净水姑娘,也不让石牛得到。他从药王宫摄来防风丹,消解了鸳鸯香荷包里雄黄的功力。正巧净水石魔力大发,强大的召唤力,触动了鸳鸯香荷包的精气。蛇独大王的阴魂,就趁机与鸳鸯香荷包的精气一道,射向净水潭。
  那道红光尾随净水石钻进了岩缝里。突然,山崩地裂,轰鸣声不绝于耳。
  净水潭的水顿时沸腾起来,一眨眼的功夫,净水姑娘就被熔化在净水里了。
  石牛眼睁睁地看着苍山裂开了一道大大的口子,沸腾的水汹涌而出,向漾濞江滚滚而去。
  如今,净水早已冷却下来,变成清凉的甘泉了。不过,还有一股净水没有冷却,还是热的呢。
  净水潭不存在了,石牛也早已守望成卧牛山了,但是,净水源源不断地流出石门关,顺着卧牛山脚流进漾濞江。净水姑娘与石牛一直在一起,一刻也没有分开。那潺潺的流水声,不就是净水姑娘向石牛永远倾诉不完的情话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