漾濞文艺网

搜索
漾濞文艺网 首页 民间故事 查看内容

铃铛石的故事

2015-3-17 09:19| 发布者: 杨宏观| 查看: 1294| 评论: 0|原作者: 孙家宾

  清凉山深处,有一个不起眼的深沟,到此的人如果运气好,会捡拾到一种像铃铛一样能响的石头。
  相传,彝族的先民们勤劳、智慧、友善,世代相传,可不知是那朝那代,在一个寨子里出了一个叫瓦德样的恶霸,此人欺男霸女,无恶不作,他的三儿子样路男更是胜出老子一筹,人们视他们就像瘟神一样,避之不及。
  冬去春来,溪水欢笑,碧草青青,随处可见的核桃树开满一串串花蕊。人们开始了一年劳作,真是处处忙碌人,时时山歌声。样路男领上几个家奴,背弓搭箭,漫山游荡,四处物色着下手的对象。他们正漫无目地走着,发现一个姑娘急匆匆朝这边走来,样路男向家奴使了一个眼色,他们便横排成一队,把个原本不宽的山路堵的严严实实。姑娘见无路可走,躲到路旁规避,样路男及其家奴上前就把姑娘围住,样路男见姑娘还有几分姿色,阴阳怪气地对家奴说:“把她带到府上,让老子好好享用享用。”没等家奴下手,姑娘夺路便跑,样路男眼见到手的“山雀”又飞走,恼羞成怒,吩咐家奴:“给我追!”姑娘见他们追来,更是没命地向对面山坡上跑去。
  姑娘叫阿兰,十六岁,自幼失去母亲,同阿爸相依为命,依靠祖上留下的核桃园艰难度日。阿兰在核桃园帮阿爸干活,听到对面山坡上的情歌,知道是心上人阿壮,和阿爸说了一声,便去约见自己的阿壮,没曾想碰到了样路男这帮恶棍。
  阿壮是个勤劳的小伙子,阿爸死的早,同阿妈过日子,今天和往常一样,阿壮把自家的羊群赶上山,他看着自己的羊儿悠闲地吃着草,不觉想起阿兰妹,情不自禁地唱起了情歌,他知道阿兰妹就在不远。
  阿兰上气不接下气地跑来,阿壮吓了一跳,他止住歌声,急忙上前扶住阿兰,关切地问:“咋了?别急,慢慢说,”阿兰喘着粗气,指了指身后,阿壮一看,认得是恶棍样路男,他扶着阿兰继续向山上跑,样路男和家奴像一群疯狗,没命地追喊,阿兰和阿壮慌不择路,跑到了一处悬崖边缘,二人看见前面无路,正想折回,样路男和一伙家奴赶到,堵住了她们的退路,样路男撸了一把满脸的汗水,皮笑肉不笑地说:“跑啊,谅你也跑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又回头吩咐家奴:“把这个小妞绑了。”众家奴上前撕扯阿兰,阿壮上前阻拦并同他们打斗起来,样路男趁阿壮和家奴打斗,拿住了阿兰,阿壮终因寡不敌众,被打伤倒地,阿兰见阿壮倒地,突然挣脱样路男,跑向阿壮,样路男又迅速把她抓了回来,阿兰急红了眼,照着样路男的手就是一口,样路男一阵杀猪似的嚎叫,一根手指被阿兰咬掉,阿兰跑过去,抱起阿壮,样路男捂住伤口,眼里充满了血丝,疯了一样地叫喊:“把他们扔下悬崖摔死!”众家奴蜂拥而上,抬起阿兰和阿壮,阿兰和阿壮死死地抱在一起,她们被众家奴推下了悬崖。
  阿兰和阿壮相拥着掉下悬崖,悬崖半腰突然生出一朵白云,把她们拖住,慢慢地落到了地面,她们觉得身体之下软绵绵的,站起身来,发现自己没有摔死,并和相爱的人在一起,喜极而泣。
  阿兰和阿壮并不知道,原来是此处的山神救了她们。
  原来,山神正在悬崖里睡觉,头顶上一阵打闹叫喊声惊醒了他,崖上的叫喊声他听得真切,山神提起开山斧刚要出去,发现两个人从上面掉下,他急忙伸手将二人托住,慢慢放到地面。山神对样路男的恶劣行径早有所知,碍于人间凡事,不便干预,今天的事就发生在自己的头上,他十分震怒,翻身跳上悬崖,念动咒语祭起开山斧,只见开山斧飞到半空,闪出一道道刺眼的金光,伴着“铮铮”的凌厉地响声,山神一挥手,只听一声巨响,远处的一块巨石被砍开一到石洞,山神的手又一划一推,一阵狂风把样路男和他的家奴吹进了石洞,山神收了开山斧,双手一合,两扇石门关闭。样路男和他的家奴消失的无影无踪。
  瓦德样丢失了儿子,急得团团乱转,派出人去四处找寻,都是无果而归,无奈之下,瓦德样备上供品和老婆去了山神庙,祈求山神庇护。山神庙里,瓦德样夫妇跪倒在山神脚下,大发宏愿:山神老爷,我们祖祖辈辈都是您的良善子民,儿子样路男更是心慈意善,您可千万保佑他平安归来,若能如愿,定能对您重塑金身,世代供奉,修桥补路,济穷救危。二人一句一拜,一副虔诚恭维的样子。他们宏愿发过,忽听庙外天空有人说话:“瓦德样夫妇听好,你儿子欺男霸女,草菅人命,恶盈满贯,已被打入石牢,你们的誓愿暂且记下,念你们愿改过自新,给你们一次机会,今晚会有人带你们领会你们的儿子。”声音洪亮威严,在天空和远山里回荡。
  夜晚,瓦德样和老婆焦急地等待着来人,时近三更,屋里突然闪出一人,此人招呼瓦德样:“跟我走吧。”瓦德样起身跟来人来到屋外,老婆刚要跟随,来人和瓦德样便没了踪影。瓦德样感觉耳边一阵凉风吹过,发觉自己已经站在一处石崖前面。仔细看,石崖上镶有两扇石门,石门两侧刻有一副对联:人前人后人,心里心外心,横批:法眼通天。来人指着石门说:“你的儿子就在里面,能不能领出你的儿子就看你的了,记住,一直向前走,千万不能后退半步,否则,你不但救不出儿子,连你自己也将掉进无底深渊,去吧。”来人说完猛推瓦德样一把,石门“吱呀呀”打开,瓦德样被推进石洞,石门随之关闭。瓦德样惊恐地环视四周,发现洞内别有天地:四周灰蒙蒙,雾茫茫,远处的东西飘飘忽忽,若隐若现,低头看,一条小路弯弯曲曲伸向远方,路旁白骨横竖,骷髅凌乱,瓦德样不觉倒吸凉气,他只好硬着头皮向前走去,走着走着前面一个小孩跪在路中央,小孩面黄肌瘦,衣不遮体,哆哆嗦嗦地伸出干瘪的双手,向瓦德样乞讨,小孩双眼充盈着渴求的泪光,这样的乞丐瓦德样平时没少见,他见小孩挡住自己的去路,猛地一脚把小孩踢到一边,他万万没想到,小孩就地一滚,变成一条毒蛇向他扑来,瓦德样抱头鼠窜,毒蛇在后面穷追不舍,瓦德样只恨爹妈少生两条腿,正跑着,一条河横在了眼前,河水湍急,尸骨漂流,一条独木桥横跨两岸,桥上有几个翁馊蹒跚其上,瓦德样顾不了许多,把几个翁馊推下河,跑过了独木桥,桥这边,两扇大门豁然打开,瓦德样急匆匆跑到了门外。门外艳阳高照,百鸟齐鸣,瓦德样回头看,自己身处悬崖底部,昂首悬崖,上书:绝路。此时,瓦德样想起自己是来领回儿子的,突然,瓦德样大笑起来,笑完又唱,朝着离家的远山而去。
  不知过了多少年,悬崖上空电闪雷,暴雨如注,一声巨响,关押样路男的那块巨石被震得粉碎,大大小小的十石块被暴雨冲下了悬崖。日后,来到悬崖下的人,发现有的碎石像铃铛一样,用手一摇“铛铛”作响,有人说的更为玄乎,说是用力摇个不停,会听到里面有人“哎吆”的声音,人们都说那是恶棍样路男在求饶。
  以后,那个悬崖下的山沟叫作——铃铛沟,会响的石头叫作——铃铛石。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